大文学 > 科幻小说 > 十二天劫 > 434-婚礼,葬礼
    媪一开口,保镖也吓晕了狗也吓跑了,我们也没空管,趁着周围没人发现赶紧抬着那晕死的保镖先藏进了院子角落的草丛里,这才跟着陈薇进了别墅。

    穿过门厅走廊,陈薇带着我们进入了别墅的大厅。今晚这别墅里的气氛跟昨晚明显不同,昨晚进来时,到处都是金碧辉煌的,顺着走廊往前走一路上灯光锃亮,当时我还琢磨呢,这得费多少电啊,有钱人真会摆阔。

    而今晚不同,今晚走廊里的灯光都调得昏沉沉的,而且两边墙壁上的壁灯以及屋顶的吊灯上都被蒙上了一层鲜红鲜红的纱布,灯光透过红色纱布透出来,把整个别墅照射得到处都血红血红的,光是看着那气氛,就感觉有点儿慎人。

    而这还不是最奇怪的,最奇怪的走廊过道的墙壁上明明每隔几步远就贴着一个硕大的‘喜’字,看起来喜庆非凡。可喜字的下面,却戳着一丛丛雪白雪白的花圈,花圈上的纸花是白的、挽带是黑的,被红布裹着的灯光一照,就他妈跟染了血一样,把整个别墅里的气氛渲染得更吓人了。

    往前走时,就听白龙说道:“阴婚这种事,红白相搀,古时候不知道害了多少好人家,没想到不凡道长为了抓鬼竟然连这种方法都想了出来,他这次可作孽作大了,说句难听的话,简直是令同门中人不耻……”

    说着话,陈薇已经将我们带进了大厅里,大厅里的布置和走廊里差不多,尤其房顶正中间价值几十万的大吊灯也已经被红布着了起来。血光从天而降那叫一个慎人。在往最前方一看,正堂的冥婚应用之物已经摆放妥当,布置得简直就像是一座灵堂,但又真像是结婚拜堂的礼堂。

    正堂靠墙的最深处,摆放着一口棺材,棺材盖子紧紧闭合,里面也不知道是空的还是放了什么,而棺材前面摆放着一张红木的供桌,桌子上摆着一对龙凤烛、一对龙凤贴,最中间的位置摆着两张照片,其中一张黑白照片里的人竟然是陈旭,而另一张照片是空白的。里面什么人都没有,可两张照片的上面都盖着两条白布,并且在中间摆上了一朵大红花,红花两段输出了两条红色的丝带来,各自顺着两张照片的相框围了一圈,绑在了一起。

    除此之外,供桌两边还摆放着几口箱子,我们一看,又是绫罗绸缎一匹匹布料、又是金银珠宝各种的收尸,显然应该是嫁妆,而这么多箱的嫁妆只有一半是真的,另一半全都是用纸糊的。

    每个箱子的后面都立着一个用纸糊成的纸人,有男有女。有的浑身披红挂彩像是古代娶亲队伍里的媒婆、壮汉和小丫鬟,有的身上披黑挂白一脸的悲伤,就像是出殡时随行的死者亲朋和抬棺夫。

    这种场面我还是第一次见到,正惊讶时就见陈薇在一旁点了根烟,满脸不屑地说:“看到了吧,这就是不凡道长给出的好主意,一天的时间,我们好端端的一个家已经被改装成一座地狱了……”

    听陈薇一说,我笑了笑答道:“不过你爸可真有办法,一天的时间就把好端端的别墅给布置成这样可不是谁都能办得到的,光是这些纸人纸马可就都是手艺活啊,一天内就能弄来这么多,可真不容易……”

    “这些对我们陈家来说都不算什么……”

    陈薇一脸的傲气,又说:“毕竟这是我弟弟生死攸关的大事,我爸完全信任那位不凡道长,当然会全心全力配合他,今天从早上开始,我爸就派人到全市所有的扎纸店棺材铺去收东西,只用了半天多一点的时间,就把这些应用的东西都准备好了……”

    说着陈薇看了看表,随后又说道:“时间快到了,我爸和不凡道长正在后厅等时间,恐怕也快过来了……”

    “那我们怎么办?”我问道。

    “一会儿我会带你们混进外面的保镖队伍里,然后你们见机行事就好。”

    未免被不凡道长和陈天启撞到,陈薇说着就带我们出了大厅,果不其然,家里的老管家已经在院子里召集了一队保镖,大概二十来个人,让保镖们都排成三队排列整齐之后,老管家开始让人给那些保镖分发东西,我偷偷瞄了一眼,是孝带和结婚用的嘉宾红花,这可好玩了,这到底算是出殡呢?还是结婚呢?

    这时就见陈薇朝着那老管家走了过去,笑了一下说:“刘叔,这儿交给我,你去忙别的吧。”

    “知道了,大小姐。”以团他扛。

    老管家说完点了点头,于是就离开了,随后陈薇给我们使了个眼色,让我们混进了保镖队伍之中,又继续给我们发起了东西来。

    东西发到手里之后,陈薇让我们把红花和孝带全都戴好,我偷偷一看表,马上就要十二点了,而就在这时,院子外面忽然传来了一阵吹吹打打的声音,没多久的功夫,就见一支披红挂绿的迎亲队伍已经吹吹打打朝着院子里走了进来,跟在吹打队伍后面的是一个八人台的大轿,轿子是四四方方的,里面很大,而且没轿帘,往里面一看,轿子里摆着的是一口红木棺材……

    而轿子的后面又跟着十来个人,这些人可不是披红挂绿了,全都披麻戴孝,每个人手里都捧着东西,其中一半人手里捧的是什么绸缎尺头、金银财宝之类的真货,而另一半人手里捧着的是纸糊的皮、棉、夹、单衣服各自一件,锦匣两对,里面装的是耳环、镯子、戒指和簪子之类的首饰珠宝,看起来就跟灵堂里摆设的差不多,都是真假两搀。

    而就在这时,只见不凡道长已经带着陈天启以及又一队家里的仆人从后厅走了过来,那些仆人的手里也都各自捧着个托盘,前面人端的托盘里摆的也都是纸糊的衣服首饰,而后面的托盘里摆放的是鹅笼海酒、龙凤喜饼和香喷喷的肘子喜糖,这些可就都是真的了。

    虽说看起来有点诡异,可这些老风俗我还是明白的,外面进来的是送亲的队伍,那些人带的都是所谓的新娘的‘陪送嫁妆’,而那些仆人带出来的,以及灵堂里摆着的,显然就是‘彩礼’。

    走出门之后,不凡道长并没有发现我们混在了人群中,于是背着手大摇大摆就朝着那抬轿的队伍走了过去,朝着轿旁边一个脸色不太好看的媒婆问道:“怎么样,你们在周围绕了几圈?”

    “回您的话,按照您的吩咐,我们围着周围正绕了七圈、反又绕了七圈,这才敢回来,您说的我们都照办了,一路上撒纸钱,不敢说话出声,一直到了大门口才开始吹打乐器……”

    那媒婆说话时脸色越发地难看了起来,说完之后忽然又抿了下嘴,深吸了一口气又说:“那什么,道,道长啊,我们都是正规的婚庆,这种事真是第一次做,这,这也太吓人了,您能不能,能不能跟陈老板商量一下,再多给加点钱?”

    “放心吧,只要你们做得好,不会亏待你们的。”

    不凡道长随口应付了一句,就没继续再理她,而是朝着后面的轿子走了过去,随后立在轿子前一撩红纱帘,用手在棺材上一连敲了七下,随后皱着眉头细听,似乎是在等什么回应。

    大家全都屏气凝神看着,大气都不敢喘了,而等了一会儿之后,不凡道长忽然又转身朝着那媒婆说道:“新娘子没到,你们再去转,还跟刚才一样转……”

    听不凡道长说完,我不由地朝着身旁的白龙悄声问道:“白龙,这老东西干嘛呢?”

    “迎亲。”白龙答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