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科幻小说 > 十二天劫 > 366-鬼店遇故人
    毛道长这么一说,我终于明白了他先让我们往身上涂抹尸油的目的了。

    而这时白龙、三哥和媪也已经赶紧围了上来,毛道长赶紧告诉大家镇定自若,虽说周围那些玩得正嗨的鬼认不出我们来,可难保会被竹中益次郎的人发现不对。

    大家赶紧都点了点头,不敢再多说了。于是假装成那些鬼客人的样子开始在鬼群里穿梭,尽量仔细地查探着周围的情况。

    查探情况时,毛道长又告诉我们说:“没想到日本的阴阳师竟然会利用这间废弃仓库召集这么多的孤魂野鬼,难不成是想利用这些鬼魂做什么坏事?”

    听毛道长说完,我在旁边回答道:“道长,兴许他们召集这些鬼的目的不是为了利用他们做坏事,而是……”

    “打探消息?”三哥也已经心领神会,毕竟这是之前杨道爷已经用过的方法了。

    而我俩这么一说,毛道长也恍然大悟,点了点头说:“有道理,虽说竹中益次郎已经和巫鬼教展开了合作,但他毕竟已经离开了中土十年之久,未免有差池,利诱这些鬼魂为自己效力来做耳目也不是没可能……”

    说着话。我们穿过鬼群继续往前走,只希望能尽快找出那两个日本阴阳师,以及被他们抓过来的孙凯。

    可还没等我们发现什么问题呢,忽然就听背后有人叫道:“小马?你是小马吗?”

    听到那声音传来我猛地一惊,再一看身边白龙等人也脸色大变,我心说糟了,难不成是被人认出来了?

    这时候,背后那声音又一次伴随着激荡地旋律传来,而且已经越来越近——

    “老三,你也在这儿?”

    这一下三哥也吓得脸色煞白,显然,躲是肯定躲不过去了,没想到百鬼之中我们竟然还遇到了‘老熟人’……

    三哥我俩相视一眼,索性壮着胆子回头看去,而回头时我心里也已经想好了,不管后面的是谁。肯定都是死鬼,反正我们身上也擦了尸油,不管他为什么,大不了我们就是不承认,只说自己也死了就行了……

    可转头望向那声音来源的一瞬间,我俩还是齐刷刷地倒吸了一口凉气,就见立在身后不远处正望着我们的,是老丁……

    “老,老丁……”

    一见竟然是自己的结拜兄弟老丁,三哥大惊失色,这时就见老丁的目光却朝着白龙扫了过去,这一看不要紧,刚刚因为认出我们还面带喜色的老丁,瞬间就沉下了脸来……

    这也难怪。说起来之前老丁一直被白龙和刘大洋利用,如果不是他们两个,他也不会沦落到这种地步了。说不定还在好好当自己的黑帮大哥或哪个夜场的看场呢……

    “左白龙,你,你也在!”

    一扫见白龙,老丁顿时瞪着眼又朝着我们吼道:“我刚才见你们也在这里,还以为你们也已经死后沦为孤魂野鬼了呢,但左白龙可不是这么容易就会死的,你们……不是鬼……”

    老丁说话的功夫,就见白龙偷偷一抖手。已经从衣袖里晃出了一张黄纸符来……

    可还没等他符咒出手,我就先把他的手攥了住,深吸了一口气,朝着对面满面怒容地老丁笑道:“丁哥,好久不见了,可我记得你应该被杨道爷打散了魂魄、已经魂飞魄散了才对呀?”

    听我这么一问,老丁的脸色稍微有了些好转,冷冷一笑说:“是啊,虽然已经是这么久之前的事情了,可我直到现在还记得清清楚楚,确实,那次就差那么一点儿,我就被杨道爷把元神给打散了,可该着老子命大……”

    老丁说着一拍胸脯,忽然又改口说:“不对,不应该说是命大,应该说是运气好,我竟然没死,不过当然也不敢再去找你们的麻烦了,于是含着一口怨气到处游荡,游荡来游荡去,没想到竟然发现了这个地方……”

    “这是什么地方?把这废弃仓库变成这样的又是什么人?人在哪里?”

    我顿时惊问了起来,但老丁却只是冷冷地一笑,眯着眼说:“小子,你们想套我的话?没那么容易!咱之前的仇,可还没了呢!”

    说话间就见老丁目露凶光,我心说这下可完了,如果他现在揭穿了我们的身份,可就把我们的大事给耽搁了。

    虽说我们也清楚,周围这些孤魂野鬼虽然人数众多,但现在显然不是我们的对手,可沦为孤魂野鬼也不是他们自愿的,眼下真打起来把他们都打得灰飞烟灭的话,我们难免也会有些于心不忍……

    想到这些我一阵发愁,而这时三哥已经上前一步,朝着老丁一翘下巴说:“兄弟,以前咱们确实有过节,可你用得着这么恨我们吗?你之所以会变成现在这样,还不是因为你糟蹋了胡曼玉……”

    三哥说话时,就听我的脑海中频频传出三妖和花小云地吼声,似乎是胡曼玉正在不安分地吼叫骂街,想要从我身体里钻出来再找老丁报仇,而阿杙和凤儿当然会拦着她,免得她因为冲动而破坏了我们的大事,花小云也跟着劝说了起来……亚扔尽亡。

    他们你你一言我一语在我脑海中吵个没完,我更是头都大了,这时就听三哥又冷眼盯着老丁说道:“另外,后来我们可没害过你,因为你的死我还伤心了好一阵子呢,可是没想到你竟然上我的身要害我们,老丁,这到底是谁亏欠谁?你活着的时候虽说不是什么好人,好歹也是个热血男儿吧?现在就他妈的这样对我们?”

    “呵,我怎样对你们了?我可还什么都没说呢……”

    老丁再度冷笑了起来,这一笑,脸上的横肉直颤。

    忽然,他朝着我们一招手,又说道:“你们跟我来。”

    说着话他先转身朝着夜店的角落里走去,白龙我们相视一眼,一看也没别的办法了,于是只能跟他走了过去,一边走就听三哥一边悄声对白龙说道:“兄弟,你跟毛道长小心着点儿,要是老丁想耍什么花样,就尽快解决了他……”

    看起来,三哥为了顾全大局也是对这位昔日的结拜兄弟下了狠手了……

    随后,老丁把我们带到了夜场角落里的一张沙发前坐了下来,说也奇怪,我们在外面往这座空厂房里望时,里面除了一些没用的货物和到处堆着的铁架子之外几乎看不到别的东西,可进来之后又是舞台、又是酒水又是沙发的,而且竟然全都是触手可及的真实物体,根本就不像是幻觉,甚至老丁把我们带到沙发前时,我们直接落座,连沙发都是实物。

    见我面露惊讶,毛道长坐下时在一旁说道:“不用太吃惊,这些东西确实都是实物没错,所以我说这种日本阴阳师的结界之术,比道门的障眼法还要更加精妙……”

    “可是,可是这怎么可能呢?我们明明身在一间废弃厂房里,就因为一个法术,所有的东西都应有尽有了?”

    “不,我们并没有在那间厂房之中。”

    毛道长淡淡笑道,又说:“简单来说,布置在废弃厂房门口的结界,就像是一个无形的出入口,在外面看,里面只是普普通通的厂房,但穿过那结界时我们已经来到了另外一个完全不同的地方,也就是说,我们现在在哪儿是未知的,而来到这里的唯一方法,就是穿过厂房门口的结界……”

    毛道长说完我恍然大悟,原来,是这样。

    沉默了一下我又问道:“可是,咱们没进厂房之前我和媪听到的那声音又是怎么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