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科幻小说 > 十二天劫 > 357-怪妖出没
    那怪物走到我床边时,俯着身子开始盯着我看,身子一凑过来,浑身立刻散发出一股骚味,听得人想吐,而我攥着扇子的手心也已经开始出汗了。但依旧没有先下手为强,只是眯着眼睛静静盯着那怪物,看他到底想要打什么鬼主意……

    在我全身上下看了个遍之后,那光着身子的怪物忽然一扭头转过了身去,就跟神经病一样调头又往门口走,一边走一边左看右看似乎是在寻找什么东西一样,而这时我也看到,那怪物的屁股上竟然长着一层厚厚的白毛,简直就像是屁股上挂着两把毛茸茸的扇面一样。

    一看到这里我更奇怪了,心说这到底是个什么玩意儿?看着傻乎乎的,造型又这么奇怪……

    可还没等我想明白呢,那怪物的目光忽然锁定了一旁书桌上摆着的一个花瓶,立刻又‘哒哒哒’地跑了过去,紧接着一伸手把花瓶抬了起来。举在头顶上就又转身朝我走来,走到我面前手忽然一晃,似乎是想用花瓶砸我的脑袋……

    我心里一惊,这下可不敢再继续装睡了,趁着他手里的花瓶还没砸下来,我一只手在床上一撑,当即窜了起来,趁着那怪物还没反应过来,另一只手里的白泽扇立刻朝他头上砸了下去……

    紧闭着的扇子先猛一下敲在它举过头顶的花瓶上,‘哗啦’一声花瓶粉碎,瓷片立刻跟下雨一样砸了它一脑袋,可他还是一动不动,甚至连高高举起的手都没放下。

    我也没管它这么多,砸碎花瓶之后扇子顺势落下就拍在了它头顶上,只听‘啪’地一声闷响传来,我原以为以先天至宝白泽扇的威力。这一下子怎么也够这妖怪受得了吧?

    哪儿知道,扇子落在它头上之后,它却依旧用那双贼溜溜地大眼睛瞪着我,脸上仍然毫无表情,甚至躲都没躲一下……亚斤以圾。

    这一下,换我愣了住,心说这是个什么玩意儿?白泽扇对它无效?

    我心里一震,赶紧又一晃手从怀里抽出了三张黄纸符来,想都没想就‘啪啪啪’连续贴在了它的胸口上,黄纸符贴中它胸口的一瞬间顿时炸出三团火焰,然而那怪物还是盯着我看,不出声也不动弹……

    这回我更慌了,完全傻了眼,可就在这时。忽然就见那怪物脸上的表情瞬间扭曲,紧接着‘啊’一声惨叫,捂着脑袋就蹲在了地上……

    可刚一蹲下。怪物又是一声惨叫,俩手忽然捂着胸口在地上打起了滚儿来,我在立在床上看到这一画面,直接就傻了眼,脑子里彻底混乱了……

    而这时三哥和白龙已经听到声音赶过来看,进屋一开灯看到这怪物,当时也惊了住……

    白龙瞬间反应过来,眼看那怪物要爬起来。赶紧又祭出一道火符贴在了它的额头上,火符‘呼’地一声在它额头上炸开,烧得那怪物满脸漆黑,可它依旧跟刚刚一样全无反应,倒是满面怒容地朝着白龙扑了过去……

    白龙一惊,这时就听三哥吼道:“这怪物交给我!”

    说着话三哥已经抢先一步冲向了怪物,双手一攥拳,猛一通拳头就朝着那怪物的脸上身上招呼了过去,打得怪物连连后退,嘴里却没有发出一点声音来,脸上也全无表情……

    三哥也有点傻了眼,可就在这时,那怪物已经一捂额头,又是‘啊’地一声惨叫,又往后退了几步,三哥都不打它了之后它才开始捂着脸和身体开始一声声惨叫了起来……

    我趁机跑到了两人的身前,一见两人也都傻了眼,赶紧惊慌地说道:“白龙、三哥,这怪物好像反应迟钝啊,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两人傻愣愣扫了我一眼,都摇了摇头。

    趁着怪物还没继续攻击,我赶紧朝着那怪物惊问道:“喂,你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可那怪物根本理都没理我,忽然又把床上的枕头抄了起来就往我们身上砸,三哥气得一瞪眼,又吼道:“他妈的你还敢动手?再不住手小心我……”

    三哥话都没说完呢,忽然就听那怪物憨憨地声音从嘴里吼出——

    “嘎哈呀?动你了咋地呀?”

    那怪物话一出口,一股浓郁的东北口音立刻朝我们扑面而来,根本没等我们反应过来呢,那怪物已经又一叉腰,朝着我们吼道:“山炮!不打赶紧搁(给)老着(子)滚犊着(子),逼逼啥玩应(意儿)啊?”

    我们三个愣在门口彻底懵了……

    而就在这时,忽然就听见一声尖叫已经从走廊中传来——

    “啊!救命啊!”

    我一听就是媪的声音,听他叫得那么凄惨,显然是遇到了危险,情急之下我赶紧在三哥肩膀上拍了一下,转身一边往外跑一边说道:“三哥,你看着这怪物,我去看看媪!”

    “放心去吧!”

    三哥应了一声,紧接着一个箭步就朝着那怪物窜了过去,而白龙也赶紧跟着我冲出了房间。

    我们径直狂奔到媪的房间门口,忽然就听里面又传出一连串地惨叫声,可还没等我们推门进去呢,就见媪已经‘嘭’地一声从门里飞了出来,连门板都给撞碎了……

    而媪刚一摔在地上,一只周身长着漂亮羽毛的长尾巴大山鸡已经呼扇着翅膀也从房间里冲了出来,没等媪爬起来呢,一双锋利地爪子立刻在媪的身上拼命撕扯了起来,一时间就见羽毛伴随着媪身上的‘羊毛’漫天乱飞,疼得媪是嗷嗷惨叫,可抱着脑袋完全没有还手之力了……

    而这时我们也已经认出,那正攻击媪的山鸡,岂不正是之前在天诛府永州分部门口出现过的那个雌性的陈宝?

    上次因为她破坏了我和姑姑的对决,又骂婆娑双僧了因了果的老秃驴,结果让好几个天尊级高手群起攻之打得毛都没了,最后好不容易薄了一条命逃走了,现在怎么又在这里出现了?难道又是来找媪寻仇的?

    我和白龙发愣的功夫,就听媪已经抱着脑袋连连求饶了起来:“姑奶奶啊!我真不知道你在这儿!求你就饶我一次吧!”

    “饶你?我正愁没地方找你去呢,今天你自己送上门来,看我不宰了你!”

    那陈宝说话时一双鸡眼瞪得老大,显然是真下了狠手了,见媪快要坚持不住了,我跟白龙也不敢在耽误时间了,赶紧扑了上去,白龙祭出黄纸符,我也已经甩手放出了几团妖火,齐刷刷就撞在了陈宝的身上……

    黄纸符和妖火几乎同一时间打中陈宝,一时间就听‘嘭’地一声,伴随着一团火光,陈宝已经被撞得倒飞出了好几米,疼得顿时一声惨叫……

    而她的惨叫才刚出口,从背后我的房间里又发出了一声惨叫来,我回头一看,竟然是鼻青脸肿的三哥已经从门口倒飞了出来,紧接着就见那光着身子的怪物已经满脸焦急地从房里冲了出来,一见陈宝倒在地上,顿时瞪着眼吼道:“日尼麻个凑(臭)b玩意儿,老娘们儿都削哇?不嫌磕碜啊!整个浪的干仗冲哥来……”

    说话间,那怪物已经埋头朝着白龙我俩冲了过来,而就在这时却听‘吱’地一声,身旁一个房间的门已经开了,紧接着就见还带着手铐的小茹已经揉着眼睛从房间里走了出来……

    我心说糟了,小茹出来时那怪物正好冲到她门口,这要是突然调转攻势攻击小茹,我们救都救不了她。

    果然,一听到响动那怪物立刻朝着小茹脸上扫去,而出人意料的是,忽然就见那怪物瞪着眼睛惊了住,倒吸了一口凉气的同时,脸上竟瞬间飞过了一缕红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