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科幻小说 > 十二天劫 > 299-玄龟
    当我从那巨蛇的身体中爬出,那巨蛇还在拼命地狂舞,而在心房中已经突然失踪的李书海,此刻又已立回了九头蛇相柳最中间的头顶之上……

    一见我从巨蛇的血肉中爬出,李书海再度狂笑了起来——

    “哈哈,成了。成了,主人所说果然不假,你这怪物,确实厉害……”

    而一见了李书海,我哪儿还顾得上别的,伴随着一声咆哮,沉重地身躯已朝着立在蛇-头上的李书海爬了过去,而就在这时,另外八颗蛇-头已经全部朝着我调转了过来,李书海一声令下,八个头顿时齐刷刷张开血盆大口,咬向了我……

    眼看着八根毒牙刺来,我无意识地往后一缩。整个身子已经陷入了背上那巨大的壳子之中,紧接着就听壳子上一阵叮当乱响。我知道,肯定是那八颗蛇-头正在朝我疯狂地攻击着……

    而虽然身体已经变化,可脑还是我自己的脑,不由地心头一惊,这怎么可能呢,那蛇的心脏都已经被我毁了,为什么还能……

    见我一直躲在壳子里不露出头去,李书海似乎已经看穿了我的心思,又是一声冷笑,吼道:“小马,你确实已经将这蛇杀死了,但你可知道。蛇的神经中枢遍布身体各个器官。即便死掉身体依旧会继续挣扎一阵子。现在相柳已死,接下来的,将是它更加猛烈地报复和破坏……”上吗有技。

    李书海说话时,我一直在偷偷瞄着那八颗蛇-头,眼看着一颗蛇-头忽然在我眼前一晃,我就如同自然反应一般,毫无意识地已将脖子弹了出去,猛一口就叼住了那蛇的脖子,狠狠一咬,满嘴的血腥,而那蛇-头已被我用口中锋利地牙齿撕扯了下来,叼在口中继续狂舞挣扎着。

    而一尝到蛇血的滋味,我的心情却已变得更加激动了,仿佛就像是低等的动物在血的诱惑下已经逐渐走向疯狂……

    我一口一口吞噬,仿佛是尝到了久违已久的味美,而这时另外七颗蛇-头又一次朝我发起了猛烈地攻势,九头蛇相柳在肆虐,远处军队的炮火也在肆虐,炮弹纷纷从天而降,炸在相柳的身体上,炸在我的壳子上,炸在周围已经被相柳摧毁的商铺门面上,传来一声声地轰鸣……

    我听到有人在身边惨叫,但那惨叫声并不是从平民口中传来,附近的所有平民显然都已在警方和天诛府的努力下被疏散了,但是天诛府的几十名天行者却根本来不及离开,就已经被猛烈地炮击团团围住,只能和那最后肆虐地相柳一起等死了……

    爆炸接连响起,余光扫去,已经有许多身穿白袍的天诛府成员惨死在残砖断瓦之下,整个市中心哪儿还有丝毫之前的繁荣昌盛的模样,楼也塌了房也倒了,街上遍地都是汽车和人的‘残骸’,整个街道完全已被回城了一片废墟……

    而我根本顾及不了这么多了,我的头脑依旧很清楚,但现在唯一能感觉到的,确实‘饿’,我很享受蛇血的滋味,以及像动物一样捕食猎物的快感,很快,两颗蛇-头已经被我用锋利地牙齿给拧了下来,成了我口中之食……

    “不行,不能让他继续吃下去了,这样小马很快就会迷失……”

    忽然,杨道爷的声音从我身旁传来——

    “快!快直至小马,就算拼上性命,也不能让它再吃一口蛇肉,喝一口蛇血……”

    杨道爷话音没落,忽然就听‘呼啦’一声,满地的水流已经凝聚成为几条水柱朝我的嘴里喷了过来,水流很快洗去了我满口的血腥,但随时而来的,却是我的愤怒,我咆哮,余光扫向正立在街边施法的青玄,猛地一个窜身,已经从巨蛇的身体上跳了下去,直扑向了青玄而去……

    “小马,不要……”

    眼看着我张开血盆大口就要吞掉青玄,毛小方道长已一个箭步赶来,以几乎不痛不痒却刺眼得很的雷火将我往后击退了两步,趁机救走了青玄,愤怒之下我刚要追赶过去,就见两个人影已经从天而降,张开双臂拦在了我的身前……

    是燕七和杨道爷……

    “小马,别这样,你现在已被原始的野性所吞噬,如果一直持续下去,你将万劫不复……”

    “万劫不复?你看我现在的样子,难道,还有得救吗?”

    说话间愤怒已又冲上心头,我朝着两人一声怒吼,伴随着吼声从嘴里扑出来的血色阴风已将两人吹得向后连连退步……

    “我……到底是什么……”

    我再度开口,冷眼望着眼前这两个熟悉的人影,却已经再觉不出任何地亲切来了……

    “快告诉我,我到底是什么,留在我身体里的千年丹又到底是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一只千年灵龟竟有如此的道行……为什么连上古蛇魔相柳都会成为我口中的猎物?我到底是什么……我到底是什么……”

    “小马你冷静一点,你……你是玄龟……”

    话一出口,杨道爷赶紧又改口说道:“不,你不是,你是小马,只是你体内的东西……其实……其实是玄龟……”

    “玄龟?什么是玄龟?你不是说过,我身体里的是只修行千年的老龟?”

    “小,小马,你,你听我解释……”

    杨道爷无奈地叹了口气,又说道:“春秋纬云,河以通乾,出天苞;洛以流坤,吐地符。上古时期天地成、乾坤定,黄河出龙马献河图,洛水出玄龟负洛水,从而开始上古至今的九千年文明治世……你……你体内的丹,其实就是上古创世的玄龟……”

    “创……创世……”

    “不错,龙马出黄河献河图于伏羲,衍生乾坤八卦;玄龟出洛水献洛书于大禹,划分九州治世。玄龟颌下有印,从而衍生了古篆字,成为九州文字之祖,随后玄龟曾助大禹治水,鞠躬尽瘁死于洛水之滨,禹将玄龟尸身葬于山中,此山从而得名龟山,而玄龟死后丹元之气不化,物化为灵龟流入人间修炼,每一千七百六十二年经一次天劫生死,被杨死设计与你合二为一的千年龟,正是此物,千年龟虽无上古记忆,但千年丹中的丹元之气却是上古玄龟遗留之气……我们还不知道李书海到底对你做了什么手脚,但是……但是他已成功唤醒了千年丹的上古记忆,你才会变成这副模样……”

    “也就是说……我现在已经成了玄龟?”

    “应,应该是这样……但好在你还保留着自己的理智,但如果你继续以玄龟的习惯肆虐下去,理智最终会被抹灭……”

    话说到这里,杨道爷忽然狠狠地瞪了一眼立在蛇-头上的李书海,怒吼道:“李书海,为什么你能唤醒玄龟的记忆?杨死不过是想利用龟毛兔角实现上古刀柄大劫的预言,根本犯不着将小马变成这副模样,而玄龟一旦觉醒连巫鬼教的神兽相柳都难以匹敌,杨死又怎么会让千辛万苦复苏的教中圣物成为玄龟的猎物呢?不,你绝不是忠心于巫鬼教,你更不会知道这么多事情……隐藏在你背后的……到底是什么人……”

    “什么人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在干什么……”

    李书海嘿嘿一笑:“玄龟的记忆已经唤醒,而我真正的使命也算是已经完成了,至于这条烂蛇,嘿嘿,就算杨死知道是我从中作梗害它刚刚复活就又一次惨死,又能如何?”

    说着话李书海举起左手,掌中江一峰的脸正在痛苦地呻吟……

    “既然相柳真能复活,就说明江一峰的实验已经成功,而现在我和江一峰已是一体同生,我已成为唯一掌握这一技术的人,嘿嘿,杨死能把我怎么样?杀了我,巫鬼教十几年的实验心血将毁于一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