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科幻小说 > 十二天劫 > 290-师徒对决
    一见赤眉摔了下来,我们赶紧冲过去看,只见落入水中的赤眉身体已经恢复了原本的颜色,但由于炽热的身体忽然预冷,周身已经逐渐炸裂出一层层细小的裂纹……

    “赤眉……”

    马丹娜姑姑一看爱徒如此,不禁紧捂着嘴哽咽了起来……

    “师傅……赤眉怕是……不能再和你一起……除魔卫道了……”

    她勉强咧出一丝微笑。而泛起笑容时唇角也已像其他部位一样裂开,最终整个僵硬的身体‘咔嚓’一声破碎淋漓沉入水中,已经再也寻不见她妙曼的身躯……

    “紫沅,你欺师灭祖大逆不道!今日为师要手刃你这畜生!”

    马丹娜姑姑终于彻底动怒,抬头冷眼扫向立在蛇-头上的紫沅,满面怒容。

    “师傅,其实我早想和你公平较量……”

    紫沅立在蛇-头上低头扫向马丹娜,嘴角立刻浮现出一丝冷笑——

    “凭什么?你我实力相当,我又是天资过人的道学奇才,凭什么你高高在上做你的天狩十二尊,而我却要屈居在你之下做你的乖徒儿?我,不服……”

    说话间,紫沅已蹲在蛇的头顶。用手轻轻在蛇-头上一抚,那蛇立刻瞪圆了眼睛开始挣扎乱叫……

    “糟了∠沅用嫁梦术在相柳的一颗头中植入了幻觉……”

    马丹娜姑姑一声惊呼,果不其然,那蛇已经变得比之前更加狂暴了起来,忽然用已被赤眉烫烂的眼睛狠狠朝着我们一瞪,俯身的功夫猛一下就朝我们扑了下来……

    “你们闪开,紫沅由我对付……”

    姑姑赶紧推开了我和我爸妈,盯着张开血盆大口扑下来的相柳,眼中的泪水终于忍不住夺眶而出,只因那相柳的毒牙上,还钉着已经完全没有了气息的橙光……

    而姑姑立在蛇口之下一动不动,眼看着蛇-头已经撞了下来,忽然就听‘哗啦’一声。伴随着达到脚腕深的水面一阵颤抖。四条水柱已从马丹娜姑姑身边窜了出来。没等那蛇咬到姑姑,四条水柱已经如游龙般将蛇头锁住,架在了半空之中……

    这时只听青玄在一旁吼道:“师傅,弟子助您清理门户……”

    马丹娜微微颔首,而这时就见被水流架在半空中的相柳已经挣扎着闭上了嘴,忽然,又一道身影已经从旁边箭步窜了过来,冲到马丹娜身旁猛地一个窜身就跳了起来,直冲向相柳正在合上的血盆大口,双脚蹬住蛇的下颌骨,两只手往上一拖,就像个千斤顶一样,将蛇的血盆大口给生生掰了开……

    是绿鬼。

    “青玄,把它拽下去……”

    绿鬼立在相柳口中一声怒吼,青玄立刻施法,四道水龙已经拽着相柳的脖子开始往下压……

    眼看着蛇-头越压越低,马丹娜伸手间已将橙光的尸体从那蛇的毒牙上小心翼翼地抱了下来,平稳地往地上一放,几团水流立刻将她的身体拖住,缓缓移到了路边……

    “绿鬼退下,这仇,由我自己来报……”

    马丹娜话音一落,绿鬼当即从相柳空中跳了下来,而几乎同一时间,马丹娜已再度抄起了自己的冲霄印,对准相柳还没闭合地血盆大口猛地一拍,瞬间只见一道虚影贯入相柳口中,‘嘭’地一声,虚影从口中传入又从蛇的上颌骨穿出,在相柳的头上留下了一个硕大的血洞……

    马丹娜姑姑脚尖一点,人已经顺着那血洞钻了上去,稳稳落在蛇-头上紫沅的身旁……

    两人四目凝视,双双煞气十足……

    而两人的目光聚集在一起时,我不禁为姑姑捏了一把冷汗,只因紫沅的道法十分奇特,光是对视,已经能将痛苦的幻觉灌输进对方的脑海之中了……

    可眼下却大出意外,即便两人对视了许久,马丹娜姑姑的表情却还是淡然自若,忽地冷冷一笑,已将冲霄印再度举起……

    “师傅,您果然厉害,想不到我的嫁梦术竟然无法植入,但不知道,你这精神再强大,又能撑得了多久!”

    说话间,紫沅已朝着马丹娜扑了上去……

    ‘嘭’,又一声巨响从旁边传来,竟然是相柳甩尾时已经甩飞了一辆停在路边的汽车,那汽车在空中盘旋几圈,顿时朝着几个正在逃跑的普通居民砸了过去……

    “小心!”

    绿鬼正好就在不远处,一见那些平民百姓有危险,第一个冲到了几个居民身前,双手一抬,已经稳稳地接住了汽车,但还是被汽车的巨大惯性撞得向后倒滑了好几步,才稳稳地停了住……

    绿鬼松了一口气,赶紧朝着身后几个普通居民问道:“你们没事吧?”

    几个居民慌张地点了点头,但根本没等回答,忽然就见一根金黄色的铜棍子已经从车底刺出,根本没等绿鬼察觉,那棍子已经猛一下刺穿了绿鬼的喉咙……

    绿鬼身形一颤,两只眼睛瞪得老大,简直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

    而这时候,还举在双手中的汽车车门已经被人从里面一脚踹开,紧接着一个老和尚已经手持禅杖跳了出来……

    “他妈的!是了因!”

    我一声怒吼,瞬间缓过神来就朝那该死的老和尚冲了过去,但绿鬼身子微微一摇,已经轰然倒地,被汽车压在了下面……

    “你这个老秃驴,我一早看你就不是什么好东西!”

    扑到了因身旁,我一扇子就扇了过去,阴风卷积着地上的水珠飞向了因,就跟一把把尖刀一样锋利……

    但根本没等阴风扑到了因身前,了因已经晃起了手中的黄铜禅杖,禅杖上的十几个铁环‘哗啦啦’一阵乱响,而伴随着那声音,阴风已经荡然无存,卷起的水滴也都‘噼里啪啦’地落了地……上土鸟划。

    看起来,这老东西还真是有点儿道行……

    而这时又听一阵厮打声传来,回头一看,我父母也已经跟不知道从哪儿冒出来的了果战成了一团……

    再看三哥、陶璟慧等人,以及剩下的几名阁皂女弟子,都正在相柳的几个巨大头颅上拼命地厮杀着……

    见我出神,了因猛地又一禅杖朝我刺了过来,我闪身时就见两道水流已经顺着了因的双脚盘旋的上,很快就盘到上身将他的双臂给锁了住……

    是青玄正在暗中施法帮我……

    然而那水流根本没能缠住了因多久,忽然就听了因口念惊问,转瞬之间猛一震臂,水流已经瞬间粉碎……

    “就凭你们几个毛头小子,也想跟我动手?”

    了因冷冷一笑,又一次抬起禅杖朝我凶猛地刺了过来,虽是和尚,但这老东西身上杀气十足,冲过来时仿佛那杀气已经化为有形迎面扑来,我心里不觉地微微一颤,但此时此刻怎么能退后?

    我紧攥着两把扇子,正准备迎着了因扑上去时,忽然,只听‘咔嚓’一声,一道淡蓝色的电火已经瞬间在了因的脸上炸了开……

    了因疼得‘哇’一声惨叫,赶紧往后连撤了两步,但脸颊还是已经被点火击伤,血流不止……

    “是谁?是谁偷袭我?”

    “是我。”

    声音没落,伴随着一阵直升机地嗡鸣声,茅山雷火天尊已经从天而降,稳稳立在了我的身前……

    “毛道长,你们终于回来了!”

    我心里一阵惊喜,心说这下可有救了,而毛小方只是朝我微微点了下头,又皱着眉朝了因怒吼道:“和尚,天诛府大难当前,我如何都想不到,你们竟也会背弃天道,投奔了巫鬼教……”

    毛小方不怒而威,说话时手又一抖,剑指已被一层电光包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