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科幻小说 > 十二天劫 > 236-黑影
    听着张一一不停的叫骂,燕七倒是没着急说话,一直等到她嗓子都骂得嘶哑了,燕七才又笑了笑说:“你骂也没用,据我所知,毛小方已经和十二尊之一的仙灵子道长在永州远郊会合。似乎是在寻找巫鬼教设置在永州一带的据点,不过,显然他们两个什么都不会发现,因为我已经怀疑两人身份很久了,已经提前派人过去清理门户,就算毛小方不死,也逃不掉,等被抓回来的时候,他是什么人,你就清楚了……”

    听燕七说到这里时,我终于听不下去了,坐在牢房里冷哼了一声说:“燕七。毛小方是什么人我不知道,可你他妈的是什么人,我现在比谁都清楚……”

    我朝他瞪着眼恶狠狠一笑,指着他的鼻子又说:“小子,你他妈给我等着……”

    燕七依旧嘴角带笑,但听到我的话。还是由于愤怒而抽动了一下嘴角。

    他根本没有回答我。只一甩手,一张黄纸符已经‘啪’地一声贴在了我的右腿上,紧接着我只感觉腿部忽然一阵灼热,符咒已经在我的腿上熊熊燃烧了起来……

    “兄弟!”

    我疼得一阵乱滚,三哥也吓得赶紧帮我拍打腿上的火焰,好不容易把火拍熄了,气得三哥叫骂着就往铁栅栏上撞,恨不得隔着铁栅栏就想把燕七撕碎一样。

    可高手就是高手,燕七依旧不动声色,只是目光深邃地盯着我们。忽然冷冰冰地又开了口:“这些年来,巫鬼教已经在暗中把天诛府搞得支离破碎,现在天诛府中还好端端活着的任何人,都值得怀疑,要想清理的话,我宁可错杀一千,也不会放过一个……”

    “燕七,那我呢?”

    一个女人的声音从他背后传来,前一秒还表情狠毒的燕七,忽然态度一转。已然是满脸地惊慌。

    走过来的是千里雪,他也已经扔掉了手中的拐杖,步法轻挪地走过来,没有一点声音。

    燕七慌张地转过头去,和千里雪四目相对,彻底慌了神……

    “小雪,你又过来干嘛?”

    “我……”千里雪欲言又止,大概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燕七显然也察觉到了不对,赶紧双手捧住千里雪的双肩,笑了笑说:“你?我当然不会怀疑你了,你放心吧。只不过现在我们天诛府里鱼龙混杂,我这么做,也只是想替组织清理门户而已……”

    “是,是吗?”

    千里雪点了点头,又张了张嘴却没有说话,低着头沉默许久之后,才勉强挤出一丝暖暖地笑容来,说道:“对了,我还有事要做,先走了。”

    燕七也随即一笑,答道:“恩,你可别累着,情况这么紧张,还等你主持大局呢。”

    千里雪点了点头,没再多说什么,偷偷瞟了我们一眼之后,快步就又走向了大厅。

    大概是因为一直来回走动没有静养的关系,她用绷带包裹着的后背上已经渗出了一大片血迹来,娇小地身影微微颤抖,似是在强忍着疼痛,眼下更又添了几分没落,虽然我们不算熟悉,但看了还是让人不禁心疼。

    见千里雪离开了,燕七也没再多说,冷冷扫了我们一眼之后也匆匆走了出去。

    他一走,张一一赶紧问我们说:“燕七这是怎么了?他以前可不是这样的!”

    “呵呵,他以前当然不会这样。”

    三哥朝着燕七离去的方向啐了一口,冷哼道:“如果一直这样,他不早就被拆穿真实身份了……”

    “真,真实身份?老三,你这是什么意思?”

    “傻丫头,你还没看明白吗?燕七是巫鬼教的人……”

    三哥话一出口,张一一猛地倒吸了一口凉气,半天没再说出一句话来……

    “老三,燕七是天狩十二尊之一,那可是我们天诛府的至高权利,你可别乱说……”

    “乱说?你瞎呀,你不是自己也看到了?”

    三哥瞪着眼吼道:“他不光在毫无证据的情况下就冤枉我们是巫鬼教的人,现在连你也是我们的同党了!”

    三哥一句话,张一一彻底哑口无言了,沉默了一会儿之后,眼圈见红,竟然哽咽了起来。

    “那,那他说要对付我师傅,怎么办啊……我师傅会不会有危险?”

    我和三哥都没有回答,毕竟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我们自己都已经自身难保了……

    紧随其后的,又是一阵死寂地沉默,我们三个人并排靠墙坐着,谁都不说话了,我就感觉心口发堵,喉咙也发堵,这种无比压抑的感觉我二十年来就感受过一次,就是小茹离开我们的那天,这,是第二次。

    晚上七点来钟,一个天诛府白袍人来给我们送饭,可我们三个哪儿还吃的进去?

    他见我们没吃也没关我们,扔下饭就走了,夜幕越来越深,我们愣坐在冰冷的牢房里提不起一点儿精神来。

    这一坐也不知道坐了多久,但耳听着大厅里白袍人之间的聊天对话提及时间,似乎已经是后夜了。

    又过了一会儿,一阵急促地脚步声忽然打破了这毫无声息的沉寂,紧接着就听有人在大厅里吼道:“快,全员备战!”上页有号。

    那人喊声一落,整个大厅里立刻沸腾了起来,我偷偷扫了坐在旁边的张一一一眼,甚至听到那喊声,连她的神色都不自觉地紧张了起来,但随后又归为平静,继续闭目养神。

    “怎么回事?”我小声朝着张一一问道。

    张一一眼都不睁地说:“不用问也知道,又是巫鬼教来偷袭火鸟塔了,这段时间,我们每天会派十几个人乔装成游客、商贩或过路人,二十四小时在火鸟塔周围警戒,怕的就是巫鬼教打火鸟塔的主意,可巫鬼教还是不放弃,每次都被我们打退,却没过几天又再度攻上来……”

    “他们在乎火鸟塔里的东西,这我理解,可还有一点是我不理解的……”

    我皱了下眉头,又说:“火鸟塔上那块铁牌子是什么?似乎有那块铁牌子在,巫鬼教根本就打不开火鸟塔的封印,为什么还要一直来自寻死路呢?”

    “那是当年柳宗元留下的《逐毕方文》。”

    张一一回答说:“其实我也不太明白,柳宗元并非道门中人,更不是任何派系的驱魔人,为什么可以以一介凡人之力镇住毕方?这是一个千古谜团,但毫无疑问的是,他所留下的逐毕方文是一件用于封印毕方的强**器,只要那块铁牌子在,毕方的魂魄就逃不出来,不过,之前我说过,火鸟塔的封印已经越来越薄弱了,我指的就是那块铁牌,巫鬼教并非完全没办法破除封印,而是我们天诛府时时戒备,他们无法仔细研究那块铁牌罢了,不然,恐怕毕方之魂早就逃出生天了……”

    我们正说话的功夫,忽然就听见一串急促地脚步声朝着我们这边走了过来,随后脚步在我们所在的牢笼前停了下来,我抬眼一扫,立在眼前的是脸色凝重地陶璟慧和汤耀。

    见到故人,我忍不住对他们笑了笑,可两人都手持桃木剑垂着头,谁都没说话。

    “你们怎么了?为什么不说话?”

    又是一阵沉默,过了一会儿才听汤耀叹了口气说:“师傅已经带着所有人去救援火鸟塔了,留下我们两个新人,看着你们……”

    “师傅?什么师傅?”我愣了一下。

    汤耀又嘟嘟囔囔地说:“就是,就是燕七,他已经收我们做了徒弟,带我们入了天诛府……”

    听完汤耀的话,我一声冷笑。

    “所以说,你们现在是燕七的人了对不对?”

    燕七微微皱眉,张了两次嘴却没说出一句话来,最终只能默默地点了点头。

    而就在这时,从走廊的房顶上,忽然渐渐吊下来一个倒立的人影,一声不响地落在了两人的背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