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科幻小说 > 十二天劫 > 203-三羊玉佩
    仔细一琢磨,我忍不住发问道:“你们说……当年害了花婉晴的那个薄情人,现在会在哪里?”

    “废话,当然是死了!”

    三哥想都没想就答道:“都几百年前的事情了,他不死才怪。”

    听三哥说完,我又接着问道:“这我当然知道。可是按照道家的理论,人死了,不是会投胎的吗?”

    我这一问把大家都问住了,整个大堂里瞬间鸦雀无声。

    隔了一会儿,才听白龙问道:“你是不是想把当时那个书生的魂魄召出来,从而借助他来化解花婉晴的怨气?”

    “没错,我就是这么想的。”

    我点头答道:“之前我用道法招过我爷爷的魂,第二次还弄错了把倒霉鬼给召来了,假设当年那个书生没有投胎的话,那他的魂魄肯定还在地下,或者沦为了孤魂野鬼,我们要是能把他召出来。让他当面对花婉晴忏悔的话,说不定可以消除掉花婉晴身上的怨气……”

    “这确实是个好主意,不妨一试。”

    白龙随后又说:“但是,万一他要是已经投胎了呢?毕竟都这么多年了。恐怕都不知道已经轮回几世了,这你还怎么招?”

    “额……这确实是个问题……”

    我想了想,答道:“算了,等缚三清锁被消掉之后再说吧,现在咱的道法都使不出来,说什么都是白费,今晚咱好好休息什么都别管,等恢复了精神和道法。再研究其他的……”

    说完话我也没再多想,毕竟已经一整天没睡了,张中添帮我针灸时,我靠在椅子背上没一会儿工夫就睡着了。

    再睁眼时,已经天亮了,我身上的银针不知什么时候被拔掉了,而且不知道被谁给弄进了屋子里,正躺在一张大床上,旁边躺着三哥、猴儿哥,三哥怀里还抱着媪,都睡得正香呢……宏投鸟技。

    我伸着懒腰下了床,就觉得浑身上下精力充沛,做了个深呼吸,更是神清气爽精神百倍,一看表竟然都快中午了。这才开门走了出去……

    出去一看,张中添正坐在中堂的太师椅上忽悠人呢,太师椅前面摆着好几个蒲团,十几个穿金戴银的有钱男女盘腿坐在蒲团上,都在闭着眼打坐。

    张中添斜眼扫见我出来了,趁着那些人打坐赶紧跑到了我跟前,嘿嘿笑着问:“师傅,您的身体怎么样了?”

    “挺好,觉得比之前舒服多了。”

    我刚一说完,就听花小云在我脑中笑了起来:“你这不是废话吗,如今有我在你身体里为你调节正邪两气。你身上的缚三清锁又已经解了,你不舒服才怪……”

    “缚三清锁已经解了?”

    听到这话我一阵激动,赶紧脱了上衣扭着头看,还真是,背上手上的那些黑色咒文已经全都消失了……

    心里一激动我就想小试身手,赶紧双手结日轮印,念完咒语剑指直直朝着挂在对面墙上的一把宝剑点了过去——

    “起!起!起!”

    连叫了三声,那宝剑动都没动一下,我心说这是怎么了?我这调令五行‘齐’字印失灵了?

    我正纳闷儿着呢,就见正前方坐在蒲团上的一个二十七八岁少妇忽然睁开了眼,张中添一见,赶紧呵斥她说:“打坐养神的时间还没到,谁叫你睁开眼睛的?现在睁眼阴阳气逆行,刚刚聚起来的真气又退回丹田,会前功尽弃,可就续不成阳寿了!从新开始又要我再发功一次,可得多加五千块钱……”

    看他一脸威严说得头头是道,还真能骗。

    而且那少妇还真信了,吓得脸都白了,赶紧慌张地说:“师傅对不起,我,我错了……我内衣带子忽然嘣开了……”

    她话一出口,就听见旁边几个女孩儿也纷纷表示自己的内衣带子刚才也突然嘣开了,不过没敢睁眼没敢动……

    听到这话,张中添瞪圆了眼睛盯向了我,忽然‘噗通’一声就跪在了我面前,抱着我大腿就喊:“师傅!求您老人家传授一二啊!”

    我可没心思搭理他这茬儿,就把他拽进内堂,问他兔儿娘有消息了没?

    张中添说,赵总大清早就赶紧出去找线索了,说顺便帮我们去找花家村打听一下,当年那个薄情寡义的书生叫什么名字,兴许能有线索。

    我点了点头,虽说心里还是担心,但也只能暂时忍耐下来了。

    随后我又问他,为什么一起床我就没见到白龙?

    张中添告诉我说,我们都睡着了之后白龙根本没睡,他刚帮我们把身上的缚三清锁解除,白龙就把我们小心翼翼都抱进了屋里休息,随后自己打了会儿坐,早起的时候也跟着那个光头赵总一起去找花家村的村长了。

    有白龙跟着一起去,我瞬间放心了不少,毕竟我们这一大帮人里,就他一个是真正办事的人。

    随后又过了没多久,三哥、猴儿哥和媪也已经都醒过来了,显然都睡了个好觉,一个个精神头都挺饱满的。

    张中添又出去继续把那些有钱人骗完之后,就带着我们去外面饭店吃了顿好的,这两天,可是把我们都给折腾坏了,又饿又累,现在总算是舒服了。

    而且没看出来这个张中添还真够意思,吃完饭见我们身上的衣服都破破烂烂跟乞丐似的,竟然还主动带我们去商场一人买了套新衣服,我心想,估计这次是沾了白龙的光了,毕竟血浓于水,这个做二爷的第一次见到自己的好孙子,哪儿能不高兴啊,光是吃饭的时候,就一句接一句地问白龙的事问个没完。

    吃饱喝足也买好了衣服,张中添又把我们带回了伏羲堂,让我们好好休息一下,随后到了大概下午三四点钟,那光头已经开车带着白龙回来了。

    见两人一进门,我赶紧迎上去问有没有兔儿娘的消息?可换来的,却是两人无奈地摇头……

    白龙见我满脸的失落,忽然劝我说:“小马你别激动,兔儿娘虽然失去了法力,但终究是修行千年的大妖,不会这么轻易就被凡人所害的……”

    我叹了口气答道:“这些我也知道,可终究心里不放心。虽然她不是小茹的生母,但小茹怎么说都是从她肚子里出生的呀,要是她出了什么事,等咱见到小茹,可怎么跟她交代呀……”

    “别担心了,她是只善良的妖,一定会逢凶化吉的。”

    白龙暖暖一笑,随后忽然把一直背在背后的手拿了出来,手里竟然拿着一条烟,冬虫夏草。

    “你什么时候学会抽烟了?”我问。

    白龙却摇了摇头说:“我不抽烟,可老三猴子你们不是都会抽,这一路上……多谢你们照顾我,这烟是我跟赵总借钱买的,就当是一点心意……”

    他一提赵总,那光头立刻挠着头尴尬地笑了起来:“哎呀,小事小事,不足挂齿,不足挂齿。”

    可他再尴尬,也没有此时此刻的白龙尴尬,他伸着手递过烟来时,竟然害羞的跟个不喑世事的小姑娘一样,哪儿还能看得出之前照顾小茹时的大哥哥模样来。

    “谢了,兄弟!”

    我笑着把烟接了过来,紧接着白龙也朝我微笑着点了下头:“不客气,老太爷。”

    “……”

    我带着白龙和光头往内堂走,三哥、猴儿哥跟媪正围坐在张中添身旁听他讲故事呢,什么‘我是怎么借看手相揩女徒弟油的’、‘我是怎么看完手相又骗她说看胸相的’、‘我是怎么借口驱魔偷看大姑娘洗澡的’、‘我是怎么喝多了断片了一宿,第二天从个男徒弟床上爬起来的’……

    当然了,最后一个故事是他不小心说漏嘴说出来的。

    一见我们进去,大家也赶紧围过来问长问短,这时就听白龙答道:“兔儿娘虽然还没消息,但当年那个害死花婉晴的负心人已经有线索了……”

    他说着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块玉佩来,玉佩上,刻着三只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