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科幻小说 > 十二天劫 > 171-反戈一击
    兔子精瞟了那血尸一眼,满脸嫌弃地‘啧啧’了两声说:“我这时倒了什么霉?本来我弄这店作为陷阱,只是想多捕些孤魂野鬼来补身子,怎么突然招来了这么多让人讨厌的东西?”

    一听这话,我当即上前一步解释说:“兔子精,你怎么不知道好歹啊。我们可不是为了抓你才来的,而是为了救你!那只血尸是巫鬼教派来对付你的……”

    “巫鬼教?”

    一听这话,兔子精的神情立刻紧张了起来,瞟了那血尸一眼没说话,忽然一跺脚,竟然不知道是触动了什么机关,大厅的房顶立刻打开,‘哗啦’一声就掉下来了一个贴满符咒的铁笼子,把血尸牢牢地困在了其中……

    血尸吓了一跳,赶紧拽着铁栏杆想要挣脱出来,可才刚一伸手触碰铁栏杆。铁栏杆上立刻冒起了一层白烟来,疼的那血尸一声惨叫连连后退,怒吼了两声之后,竟然蹲在地上想要挖开地板逃走,可刚把上面一层木板刨开,从下面的泥土上就又露出了一层黄纸符来,血尸不经意间用手一抓,又是一层白烟炸散,疼得那血尸又一次乱叫了起来……

    见血尸被关在笼子里上天无路入地无门,兔子精一声冷笑:“你当我这是什么地方,想来就来,想走就走?这些符咒都是以前那些不开眼跑来对付我的道士们留下的,我知道你们巫鬼教肯定不会放过我,索性就学着人类捕兔子布陷阱一样,弄了些陷阱留着对付你们。没想到还真派上用场了,哈哈……”

    说着话,那兔子精竟然蹦蹦跳跳地拍起了手来,见她笑得眉开眼笑俏皮得很,一颦一笑一举一动都跟小茹非常相似,再加上头上也长了一对兔子耳朵,说白了简直就像是个少妇版的短发小茹一样……

    最近我想小茹想得有点发疯了似的,一时间看得出神,‘小茹’二字竟然不由自主地脱口而出,可话刚一出口,忽然就见那兔子精猛地朝着我抬起了手来,五指轻轻一抓。我就像是被一块无形中的强力磁铁给吸住了一样,‘噌’地一下就朝着兔子精滑了过去,再停住时,兔子精的手已经掐住了我的脖子……

    “小子,你刚说小茹,什么小茹?”

    “是,是我女朋友的名字……”

    我惊慌地开口,紧接着背后就传来了三哥叫骂声:“小马,我看你是想媳妇想疯了吧?都这种时候了还占小茹的便宜呢!”

    然而兔子精并没有理会三哥,而是又凝眉朝着我问道:“你说的这个小茹,长什么样?我以前也有个朋友叫小茹。不知道咱们说的是不是一个人?”

    那兔子精长得很美,美得让人都忘了把目光从她的脸上移开,尤其是那对看似池水一般天真无邪的大眼睛,微微闪着光,而那光,就像是散落在水面上的月光一样皎洁,盯着那双眼睛,让人想说谎都说不出来……

    “她二十岁上下。个子跟你差不多……长相跟你差不多……眼睛,也跟你的一样漂亮……但她是长发……”

    我战战兢兢地回答,说话时不经意间又朝她头上那对蹦蹦跳跳地兔子耳朵扫了一眼,接着说:“不过,她和你一样也长着一对很可爱的兔耳,只不过……比你多了个……多了个黑角……”

    “是她?”

    听到说到这里,那兔子精顿时倒吸了一口凉气,这时忽然就听李书海在旁边让人了起来——

    “兔子大仙你搞错了,这只血尸是跟我一起的,我们根本就不是巫鬼教的人,他们才是……”

    一见李书海朝着我指了过来,我气得心火直冒,一指李书海吼道:“李书海,我们一次次给你机会,你竟然一次次又出卖我们,你到底什么居心?”

    哪儿知道我话刚说完,那个名叫胡德山的道士竟然也在一旁帮腔了起来:“老板娘,那行尸说的没错,他们才是巫鬼教派来对付你的人!”

    “德山,你说什么?”

    兔子精皱着眉回头瞟了胡德山一眼,而我们几个人也全都愣了住,之前明明跟那个胡德山聊得好好的,怎么他就突然反咬了我们一口?

    可这时又听那胡德山气势汹汹地指着我们吼道:“主人,我之前在他们身边经过时,还看见这小子在把玩巫鬼教的玉牌,后来见我过去了,就赶紧装进口袋里了……”

    “胡德山,你他妈放屁!”

    我刚要解释,可兔子精已经满眼戒备地朝着我瞪了过来,紧接着另一只手抬起来一吸,我就觉得自己的上衣口袋里忽然就像是有什么东西再动一样,一跳一跳的,没等我反应过来呢,一块玉佩大小的玉牌已经从我的口袋里自己飞了出来,落进了兔子精的手里……

    那玉牌一落入兔子精手中,兔子精的手直冒白烟,显然那是辟邪驱凶的东西,而我趁机扫了一眼,心中猛地一惊,只因那种玉牌我以前见过一次,就在当初自杀冤死的胡曼玉要找李书海报仇的时候,设好局等我们钻套的白龙送了李书海一块能够辟邪的玉牌,那块玉牌就跟现在这块如出一辙,上面刻着四个大字-“巴郡巫妖”,名叫‘巫鬼辟邪符’,正是巫鬼教的信物。

    兔子精攥着那玉牌气得浑身都哆嗦了起来,而我完全已经愣住了,为什么我身上会有这种东西?

    “胡德山,你陷害我!”

    我指着胡德山怒吼道:“肯定是你把这东西偷偷藏在我身上的,他妈的才学了一年的道,竟然就跟巫鬼教串通一气……”

    “你胡说什么呢?”

    胡德山一瞪眼说:“我现在可是死的,是孤魂野鬼,那东西我根本碰都不敢碰,怎么可能陷害我?”

    胡德山一句话竟然说得我哑口无言,确实,当初李书海身上带着这种玉牌,胡曼玉根本就不敢近身,可如果不是他,那到底又是……

    想到这里,我脑子里‘嗡’地一声,赶紧朝着李书海望了过去,就见那小子正立在铁笼子旁抿着嘴冷笑呢……

    妈的,都怪我们太善良错信了他,竟然又被他给摆了一道!

    “李书海,你就是个混蛋!你最好别落在我们手里,不然我……”

    “证据确凿还敢嘴硬?”

    兔子精显然是真急眼了,眼都红了,猛一攥手里的玉牌,挺好的牌子‘哗啦’一声就被捏了个粉碎,兔子精没收手,抬起手来一掌就想往我额头上拍……

    “小马,小心……”

    一见我有危险,白龙顿时一声惊叫,紧接着手里一张黄纸符祭出,直直打向了那兔子精的面门……

    可兔子精躲都没躲,那黄纸符都贴在她额头上呼呼冒白烟了她还在冷笑,就跟完全不痛不痒一样。宏低估巴。

    果然,片刻的功夫那黄纸符竟然就自己化成了灰烬,倒是兔子精一甩手,几十团妖火已经把白龙等人团团围在了其中……

    那些妖火虽小但是显然威力很大,开始的时候像是一只只萤火虫一样围着白龙等人打转,怎么抓都抓不到,可兔子精又一晃手,那些‘萤火虫’开始噼里啪啦地往几个人身上撞,第一击撞向三哥,三哥傻了吧唧直接用胸膛去顶,这一顶,就听‘呼’地一声,一团猛烈地蓝色火焰在他胸口炸开的同时,三哥已经被撞得飞出了好几步远,‘噗通’一声倒在地上站都站不起来了……

    我一看这可糟了,心说这不愧是千年修为的妖精,没想到实力竟然强大到这种地步,可我被她紧紧抓在手中根本连动都动不了,甚至被扼着喉咙连叫都叫不出声音来了……

    本站访问地址http://任意搜索引擎内输入:即可访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