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科幻小说 > 十二天劫 > 073-书生
    突如其来的变化让我们全都目瞪口呆了。

    而那女人一袭古典白裙,从艾娜后背上抽出之后只用手轻轻一挥,就将那四枚打向艾娜的棺材钉弹飞了出去……

    没等我们反应过来,那女人已经转身落地,紧接着微微屈膝朝我行了一礼。娇媚一笑说:“小帅哥,没想到这么快就能再见面,小女子这厢有礼了……”

    女人话一出口,我猛然间倒吸了一口凉气,因为她这举止,她这口吻,我似曾相识。

    但仔细一想,之前同样用这语气跟我说话、并且举止如此的可并不是她,而是……

    刘大洋。

    “你又是谁?”

    我妈挑剑朝她一指,但问完根本没等她回答,两张黄纸符已经各自贴在了三哥搬来的那对石狮子上。又念了几句法咒,从一对石狮子嘴里立刻传出齐声怪吼,紧随其后就见两个狮子光影从石狮子的身体中跳出。朝那女人扑了过去……

    可女人躲都没躲,只是微微一笑,眼看着两只狮子已经扑到身上时,女人这才不紧不慢地抬起双手掐诀念咒,十指结成法印往前一指,只轻轻喊了一声‘破’,两道狮子光影瞬间消散无踪。

    我妈一下就愣了,惊呼道:“怎么会这样?你竟然懂得天师道的破法之术?”

    女人娇媚一笑,没等说话我先喊道:“妈,我记得她!她,她是刘大洋!”

    这话说出来连我自己都不信,一时间所有人都愣住了。

    倒是被我胡乱招出来的书生似乎跟她是旧相识,又朝女人一拱手笑道:“步小姐,数年不见可还安好?”

    “一直都不错。可如今又遇见了你,我实在是没心思再玩下去了……”

    女子说话间又一阵掐诀念咒,随后往后退了一步,瞬间就在自己原本站立的地方,地上的土壤逐渐升高。随后就见一个人影破土而出,我们一看,刘大洋……

    难道这小子一直藏在地底下?

    而刘大洋一露面,那女人身子往前一倾就钻进了他的后背里,紧接着刘大洋也像那女人一样翘起了兰花指,将我们一个个打量完,娇笑着说:“我本打算好好陪诸位玩一玩,没想到却看见这么讨厌的人,现在什么心情都没有了……”

    他说着又扫了一眼倒在地上一动不动艾娜。一声冷笑后又开口说:“你们破了这女人的法、钉了这女人的魂,现在对我来说根本全无用途,既然如此不如就留给你们了,作为交换,我也得拿走你们一样东西才是……”

    刘大洋自说自话,说完话后一阵狂笑,可我们愣在原地根本就没有听懂他话中之意……

    可根本没等细想,远处已经传来了我爸的惨叫声,我们这才想起我爸来,赶紧望了过去……

    这一看不要紧,就见我爸已经一个踉跄倒在地上,手里的铃铛也被个弯腰驼背的老头儿夺了去,一见我们望了过去,老头儿二话没说拿着铃铛就往墙上跳……

    看清那老头儿的样子,三哥第一个傻了眼,惊吼道:“白,白老爷子?我分明把你给扔进水里了呀……”

    而一见刘大洋,小茹的情绪也激动了起来,指着对方问道:“你快说,我二叔在哪儿!你到底把他怎么了?”

    刘大洋只是微笑不说话,我本想跟大家一起冲上去收拾他,但又往后扫了一眼,之前被我爸招走的那些死人已经都大摇大摆地朝着我爸围了上去,这我妈我俩可不能不管。

    “爸,我来救你!”

    我妈我俩赶紧杀进尸群,小茹和左白龙等人自然也明白救人为重,于是也没管刘大洋,帮我们在尸群里杀开了一条路,把我爸给救了出来。

    我爸之前摇铃铛的右臂上弥补一条条细密的刀口,不用问也知道是被白老爷子所伤的,这时刘大洋却立在远处又冷笑了起来,那声音已经不再女里女气的,恢复了之前的威严。

    “我想要的东西已经到手了,三件已得其一,接下来还有太多事情要做,就先不陪你们玩了,各位,咱们有缘再见……”

    刘大洋说着话转身溜溜达达就想走,气得我们赶紧追了过去:“刘大洋你还想跑?老子宰了你……”

    可刚往前冲了没几步,整个身体突然就软了,冲在最前面的三哥我俩‘噗通’一声就倒在了地上……

    我心说糟了,又是之前在阴洞就就坑了我们一回的泥马阵……

    知道地上不知什么时候多了陷阱,其他人也不敢冒然前进了,可还没等想办法绕过去阻击刘大洋呢,少了九香摇魂铃的约束,那些尸体已经又张牙舞爪地朝着我们围了过来……低华央血。

    这墓园很大,埋葬的死人少说也有几百具之多,早就爬出来的一大堆没等干掉,之前被李书海的人绑住手脚埋回去的又已经咬断绳子挣扎了出来……

    一时间见情况紧急,大家哪儿还顾得上李书海啊,我妈赶紧先解了刘大洋布下的泥马阵,随后带着我们聚道一起,先应付这些死人带来的危机。

    不过这下可没人再听李书海的屁话了,不管是黄纸符、桃木剑还是板砖,招招打头,不一会儿的功夫就打得那些死人横七竖八躺了一地,早就被吓得躲到墙边的李书海看到这场面直哭,估计是在心里偷偷算计赔钱账呢……

    这回可有的我们忙了,好不容易把几百具活过来的死人都‘爆头’干掉,眼看着天已经蒙蒙发亮了,我累的‘噗通’一声就坐在了满是死人脑浆的地面上,这才抽空想起了之前那个都不知道怎么回事就被我招出来的书生来。

    朝着我们摆祭坛的地方一看,也真是奇了怪了,铜盆里的火已经灭了,可那个书生还是立在火盆上,正双眼带笑地盯着我们看,一动没动,一声没发。

    这个人(鬼)倒是有意思,一来了兴趣,我撑起身子朝他走了过去,笑了一下说:“你之前说你叫什么来着?”

    “不才徐家伟,见过公子。”书生拱手作礼。

    “你刚刚说什么步小姐,她是谁?”

    “哦?各位不是都已看见了小姐?”

    书生一阵惊愕,忽又挠挠头说:“步小姐本为小生同乡,自幼青梅竹马,奈何却一心向道年方十六便入龙虎山修行,哎,可叹我俩天定良缘就此荒废啊……”

    书生作势欲哭,我刚要劝,我妈已经和我爸互相搀扶着走了过来。

    刚一走进,我妈甩手一张黄纸符就贴在了火盆上,书生的脸色立刻就变了,一摆手说:“哎呀这位婶婶,小生未曾离开只因与各位难得一面之缘,为与各位道声珍重而已啊!您为何出手害我,困了我这孤魂野鬼啊……”

    “少给我文绉绉的,再不说人话我削你!”

    我妈瞪了他一眼,随后往地上一坐,又一翘下巴问:“你这只鬼倒也奇怪,我问你,之前那女人附在艾娜的身上连我们这些修道之人都没看出来,你是怎么看出来的?”

    “哎呀,此事在下实不知情,还请婶婶网开一面,让小生我……”

    “再废话,让你魂飞魄散。”我妈说着朝小茹一使眼色,小茹立刻心领神会地掏出了张符来,就要往那书生的脸上贴。

    书生这可吓坏了,赶紧求饶说:“别别别,婶婶手下留情,我说,我什么都说!”

    “早这样不就行了。”

    我妈冷哼了一声,又冷冰冰地问:“我问你,你到底是谁?刚刚那个女鬼又是什么来历?第三问,你跟六魔将军,到底有什么关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