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科幻小说 > 十二天劫 > 027-千年丹
    左白龙收回手站了起来,左手掌已经被火烧伤了,小茹一看心疼得赶紧跑了过去,从衣服上撕了块布就要给他包扎。

    可左白龙只是嘿嘿笑了一下,说了句我没事之后,又转身对我说:兄弟,那东西就在洞里,你把东西拿出来这事就算了了。

    你让我下去?那为啥你不拿呢?

    哈哈,因为十几年前的机缘,这东西只有你能碰,你要是不想渡这一劫就算了,就当我左白龙多管闲事

    左白龙说完朝我点了下头,转身就往外走,小茹赶紧拽住了他,瞪着我说:腿短的你怎么不知道好赖呢?我师兄可是好心帮你!

    一看小茹生气了我软了下来,心想反正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一赌气,话都没说直接就跳进了洞里。

    我跳下去时吓得小茹在上面直喊,可我已经全然不顾了。

    那个洞并不深,而且下面都是松软的泥土,我跳下去一屁股坐在地上一点都不疼,可这才想起来自己忘了一件事,下来的太匆忙,竟然连跟蜡烛都没带。

    可现在想上去已经来不及了,我就壮着胆子摸索着岩壁往前走,洞道很窄,窄得估计两个人并排往前走都放不下,我顺着弯弯曲曲的洞道往前摸索,提心吊胆的,生怕黑暗中忽然钻出个什么怪东西来,我的小命就算是交代了。

    可走了一阵子之后,一切平安,我抬头往前一看,从洞的最深处露出了一团微微发亮的红光来,我赶紧加快脚步朝着红光走了过去。

    快走近时我仔细一看,吓得当时就倒吸了一口凉气,那个脸上只有嘴的红衣女孩儿正坐在洞里把玩着当年我扔下的那把破旧红伞,而洞里的红光正是从她身上发出来的。

    没等我走近呢,就听见女孩儿嘴里传出一阵咯咯地笑声,那笑声很清爽,简直就像是个天真活泼的孩子,可她那张和笑声完全不成正比的怪脸,还是吓得我不寒而栗。

    左白龙说让我下来取一样东西,到底是取什么东西?我心说下都下来了,索性先过去再说吧,想到这里,我壮着胆子就走了过去。

    刚一接近,女孩儿的笑声戛然而止,忽然戒备地抱着伞站了起来。

    她看不见,但似乎一直在用耳朵听着周围的响动,我屏息凝神不敢发出一点声音,忽然就听见女孩儿冷冰冰地说:老太公,是你吗?

    不是,是我。

    我颤颤巍巍回答说:妹子,那位老太公已经没了。

    说话时我往后退了几步,心说要是她突然发飙我就赶紧跑,可女孩儿竟然全程平静地听我说完了话,随后天真地问:没了?什么叫没了?

    没了,就是死了。

    老太公十几年前就死了,天雷大劫粉身碎骨。

    我可能描述的不准确,我的意思是说他又死了一次,连怨魂都没了,彻彻底底没了

    我这话说完女孩儿愣住了,又坐在地上蜷缩着身子,低着头不说话了。

    那,那什么,你应该知道我是谁,这次来我不为别的,就想问问你,咱们之间的仇,到底怎么样才能化解?你也该知道,当年我小,遇到那种事我当然害怕,要不然的话怎么可能看着它被雷劈死在泥坑里,活活变了一锅王八汤

    老太公说,它和你的仇不共戴天。

    女孩儿忽然开口,声音有些悲悯:它说你是上天赐给它的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如果那天你推它一把,它一定改过自新藏进山里好好修行,可它行善千年,就这么一次机会还被你给耽误了

    听她的语气似乎并无恶意,我的胆子也大了,就走了过去,壮着胆子坐在了她的旁边。

    我俩就跟搞对象第一次约会一样,并排坐着都羞臊得低头不语,气氛忽然显得有点尴尬。

    为了打破尴尬气氛,我又问:妹子,那什么,有件事我一直不明白,就算你想找我报仇,等我先问完了你再弄死我行吗?

    少废话,有屁快放。

    没屁,我得先酝酿会儿。

    我让你快说!

    女孩儿说着朝我呲了下牙,把我吓得浑身都麻了,我估计她那个表情就跟一般女孩儿瞪眼差不多,可惜她没有眼,她脸上就一张嘴。

    我是想问你,不管我跟那只王八精的恩怨多深,可这毕竟都是我们两个的事情,可你是什么?为什么你也要报仇?难不成你是当年王八精下在河沟子里的一颗王八蛋?

    你才是王八蛋,你们全家都是王八蛋!

    女孩儿又呲了下牙,愤愤地说:王八蛋是骂人的话,我快十四岁了,这话我懂!

    十,十四岁?嘿嘿我还真看不出来,看你发育程度十**的似的,那你到底是什么?

    我是一颗丹。

    女孩儿说:气为精元身为鼎,妖修百年内化丹。我是它炼化的一颗千年丹,是它千年修行所在,你六岁那年天降雷劫,它临死前吐出内丹藏入地下,所以被天雷击碎后并未神形俱灭,怨念又靠着内丹集聚成魂来找你报仇,而我一直在土里藏了将近十四年,才得以化成人形,不过化成人形的时间还短,所以我五官还没发育齐全

    我听得哑口无言,原来当年还有这么一段机缘。

    我笑了笑,又问:可我还是有点不明白,为什么你会一直拿着那把伞?那伞是我当年丢在河沟子旁边的对吧?

    女孩儿点头说:对,这把伞是你的,当年天雷劫时和老太公的尸身一起被埋入了地下,我刚成人型时一直藏在洞里不敢露面,这伞是我唯一的玩具

    她说着忽然把伞抱紧,警戒地问:你想要回去吗?

    你放心吧我不要,我命都快没了还要伞干嘛?

    我笑着说:不过妹子,既然现在老太公已经没了,我还送你把伞,你能不能放我一马?

    不能。

    女孩儿摇了摇头,又说:理论上来说,老太公就是我,我就是老太公,你六岁那年害死了老太公,理论上也是我的仇人

    呵,你个小丫头还挺不讲理!那我问你,如果不是我当年害死了老太公,它会把你吐出来埋进土里吗?如果它没把你埋进土里,你能用十三年的时间化成人形吗?讲理论是不是?那因为我才有了你,理论上我算不算你爸?

    我这人,最不怕的就是耍嘴皮子。

    没想到我一说把女孩儿给说愣了,张着嘴抱着伞半天没缓过神来,我随后又问:当爹的再问你一遍,你是不是非得要找我报仇弄死我不可?

    女孩儿想了一下,狠狠点了点头。

    很好,再见。

    一看情况不对我站起来撒腿就跑,可我一跑,就听见女孩儿的呵呵怪笑声从后面传来:既然进来了,你以为还能跑得了吗?

    说话间女孩儿身形一晃,张牙舞爪就朝着我扑了过来,她动作很快,而我在漆黑中跌跌撞撞的根本迈不开步子,眼看着她就要扑到我的背上,从正前方的阴暗中忽然传来一声怒吼,紧接着就见小茹从我正面迎了上来,一把推开了我

    腿短的,快跑!

    我回头一看,小茹已经张开双臂拦在了那女孩儿的前面,我伸手想拉她闪开,但没来得及伸手自己就跌在了地上

    我刚一倒下没等站起来呢,一道白影已经从我身上跨了过去,是左白龙。

    左白龙瞬间挡到小茹的面前,紧接着女孩儿飞扑在他身上,张开血盆大口一口就咬向了他的脖子,好在左白龙及时往旁边一闪,这一口没能咬断他的喉咙,而是咬在了他的肩膀上。

    白龙哥,我来救你啦!

    冲在最后面的猴儿哥一边跑一边脱裤子,估计是想施展他的必杀绝技,可脱裤子时自己把自己绊倒了,往前一扑摔倒时裤裆正好撞在一块石头上,疼得猴儿哥当时就白眼一翻,死过去了

    我正愣在旁边不知道怎么办才好呢,就见左白龙已经忍着剧痛把小茹推倒在安全地方,随后抽出张黄纸符来回手贴在了女孩儿额头上。

    可贴上没两秒钟的功夫,黄纸符忽然自己引燃呼啦一声化为了灰烬,左白龙一见脸都白了,赶紧朝我喊道:兄弟你得流点血了!当年你从竹林逃走时脚被石头划伤,血染在伞上,天雷击翻土地把伞和妖丹埋在了一起,妖丹染了你的血才得以成人型,你的血能制她

    如果换个时间,这孙子说什么我都会唱反调,不管对错,可现在有危险的不光是他,我怎么能眼睁睁看着小茹出事?

    明白了,就好!

    我一狠心,一口咬向手掌生撕下了一块肉来,忍着疼直冲向红衣女孩儿一甩手,流出来的血飞溅在女孩儿脸上,女孩儿死死咬着左白龙肩膀的嘴立刻就张了开,伴随着一阵凄厉地惨叫声开始浑身乱颤着往后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