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女生小说 > 娇宠令 > 第五百零一章
    这就是他的小叔即将娶进门的女子?

    顾明暖笑意盈盈,萧越却有被一条蛇盯着的感觉,她耳朵上珍珠耳坠丝毫没有缓和她渗透出来的冷意。

    她弥补了萧阳最不在意的一面,萧阳娶了她……萧家后宅的女子只怕很难在她手中讨得便宜。

    萧越念头闪过,是不是把殷茹叫回北地?

    “来人,把萧烨同萧炜带下去。”

    萧越冷冷的睨了一眼顾明暖,却对着萧阳道:“不耽搁小叔同嘉宁郡主,这本就是侄儿的家务事。”

    顾明暖又小声嘀咕了一句,萧越宁可当作没听到,转身带着两个儿子离开。

    夏氏低头对太夫人道:“我扶着您回去吧。”

    得到萧越暗示的太夫人对顾明暖同样很忌惮,佯装倦怠的点头,“改日再邀嘉宁郡主。”

    又对萧阳说道:“太上夫人不理俗物,小叔子定亲迎娶有不明白的地方,尽管来找我。”

    太夫人到是很想帮萧阳操持定亲迎娶的事宜,除了能展现她的能力外,还可以在萧阳身上刮点金银,萧阳一向对金银看得不大重,只要把事情办得漂亮体面,他不在意花多少的银子。

    而且他对萧家族人也很大方,即便同萧越有些矛盾也从未在金银等小钱上斤斤计较。

    以前殷茹时常侍奉太上夫人,萧阳每个月交到公中的银子绝不是小数。

    当然这些金银,萧越也是不在意的,太夫人大多算计成自己的私房银子,藏在自己床下。

    萧阳淡淡的一笑,道:“不必劳烦二嫂,我已把此事托付给了族中长辈操持。萧越后院最近不太平,正是该二嫂出面,我岂能让二嫂亲生儿子不管,为我操持婚事?”

    族中长辈?

    是谁?

    太夫人心头一凉,萧阳辈分本来就很高,能被他称为族中长辈的人屈指可数,千万千万别是那人!

    顾明暖实在很好奇萧家还有哪位长辈能让太夫人露出惊恐心悸的神色?

    太夫人笑容很是勉强,“其实能不麻烦长辈就不要麻烦了。”

    谁耐烦头顶上多个惹不起的人?

    亏着太上夫人是个安静的,太夫人都快抱上重孙子的人了,再在长辈面前立规矩,她哪受得了?

    “也算不得麻烦,我保证过娶亲时,他定会来做主婚人。”

    萧阳唇边噙着愉悦的笑容,“还真有件事麻烦二嫂,早早把那座院落收拾整理出来,我打算多留他几日,等燕王府修缮好,我自当接他去王府。”

    真得是他?!

    太夫人身体打了个寒颤,面若死灰,连连摇头:“该是我们孝顺他,侯爷早就想求得他指点一二了。”

    开玩笑,就算是让她天天立规矩,也不能让他去燕王府上居住,他在哪里,萧家最最精锐的势力就再哪?

    他虽然对萧阳另眼相看,但对萧越也是不错的,一旦能把他拉拢过来,萧越还需要惧怕萧阳?

    “他老人家来一次不容易,我这就亲自去收拾院落。”

    太夫人撇开夏氏的搀扶,健步如飞的快速离去,夏氏目光闪过一抹光亮,匆匆向萧阳和顾明暖方向行了礼,小跑般跟上太夫人的脚步。

    “他是谁?”顾明暖问道:“萧爷?”

    号称萧家最神秘莫测的人物,足以制衡萧越,萧阳的长辈?

    恐怕在萧家内部,萧爷要比听到的消息更为恐怖。

    萧阳说道:“我给他送了消息过去,直到现在他还没到,应该是路上耽搁了。”

    真是萧爷?

    曾经顾明暖想过萧阳是不是就是萧爷,现在看来是她猜测错误,老天爷真是厚待萧家,惊才绝艳的人物出了一个又一个,莫怪萧家把谢家从第一的宝座踹下去。

    “他同你的关系……”

    “自我懂事起,二哥就把我交给了他,谁也不知他在萧家的辈分,只以萧爷称他。”萧阳低声说道:“真正算起来他应该是我的师傅,教我许多东西,对我……尚算不错,有他在,无论是我母亲还是二嫂她们都别想为难你。”

    怎么听起来萧阳和萧爷的关系不是太好?

    似萧阳这样聪明绝伦的徒弟不是每个师傅最喜欢的?

    顾明暖笑嗔道:“我会怕她们?你根本不用把人大老远的请回来,太上夫人,她是你生母,就算不大喜欢我,我也会努力改变她的看法。”

    怕萧阳伤心,他看似冷酷无情,但对至亲之人总是特别容忍纵容。

    倘若萧越不是萧阳二哥唯一的儿子,萧越能不能活到今日都很难说,萧阳给萧越足够深刻的教训,却没想过取走萧越的性命!

    萧越夫妻越来越让萧阳失望,萧阳对萧越的容忍程度也是越来越低。

    顾明暖挽起袖口,有大干一场的感觉,“你尽管去忙外面的事儿,家里的一切琐事交给我。”

    前生她在那么艰难的状况下都能让婆婆信任自己,今生有萧阳全心的信任和爱意,她怕什么?

    未必就不能扭转萧阳生母的偏见。

    “娶妻子进门不就是操持家务,侍奉公婆?我没有公公,对婆婆一定尽心。”

    顾明暖温柔的一笑,萧阳低头轻声道:“我娶你进门只想着……你为我生养儿女,同我一处……”

    混蛋!

    顾明暖胳膊肘狠狠顶了萧阳的胸口,满脸羞得通红,怎么做才能生出儿女?这事她怎么可能不知道?

    萧阳也是个纵欲的人?

    怎么同前生的记忆差别那么大?

    “呜呜呜。”

    顾明暖猛然听到呜咽的声音,紧接着是一连串的脚步声,一身新娘子妆容的女孩子堵着嘴捆绑这押到喜轿里……萧宝儿满眼的绝望,见到顾明暖时,眼里闪过亮光,似要求助,一张大红的盖头蒙在她的脑袋上,旁边燕喜的嬷嬷低声道:“新郎官已经到了,快些起轿。”

    萧宝儿什么都看不到了,无论她怎么晃动脑袋都无法甩掉盖头。

    顾明暖方才还好奇既然萧烨回来了,萧宝儿怎么没冲出来寻求萧烨的保护,看到押送萧宝儿的诸多很有力气的婆子和婢女,她才明白萧越已经做好了完全之策,萧宝儿不可能冲出她们的束缚。

    花轿悄无声息的抬出静北侯府,没有宾客的祝福,没有热闹的场面,显得那么安静,说怜悯萧宝儿,谈不上,可若说高兴解气也不全是,顾明暖缓缓的说道:“静北侯有枭雄之姿却无慈父之心。”(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