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女生小说 > 娇宠令 > 第二百一十四章 告状?真相(二更)
    萧阳居高临下站在树枝上,桃树上已经结出小小青桃碰触他的脸颊,萧阳穿了一件丈青直裰,俊逸飘飘然。

    他这是显示功夫很好吗?

    顾明暖想到顾衍防贼似的防着萧阳,唇角高高扬起,“我爹不在。”

    女孩子扬起的俊秀脸庞,眸子若春日的朝阳,明媚清澈,阳光被树荫剪碎若碎金一般洒落在她眼底,更为她平添一抹妖魅之色。

    很漂亮!

    萧阳道:“我知道。”

    “你是怎么进来的?”

    顾宅就算是办喜事,也不会轻易放没有请帖的人进门,从凉州来的人多是做了顾衍的侍卫随从,顾衍曾经吩咐过他们,保护顾明暖。

    就算萧阳功夫好能翻墙进了顾宅,他是怎么知道她在玉桃阁的桃林呢?

    萧阳平淡望了一眼远方,他的侍卫为引开顾衍侍卫的注意力正围着顾宅上蹿下跳呢。

    他进来一趟废了很多功夫。

    自然不会只站在树枝上同顾明暖遥遥相对,或是学谢珏那副谪仙公子的样子。

    直接从树上跃下,萧阳走向顾明暖,虽然付出了不小的代价,但他仍然表现得很寻常,仿佛翻墙而入的不是他,他是正正经经从顾宅走进来似的,“进顾宅很难吗?”

    顾明暖:“……”

    真没见过比他还‘不要脸’的人。

    萧阳已经在眼前了,她总不能高声尖叫。把父亲或是伯祖母召来,先不提她名节的事儿,萧阳被人当做擅闯顾宅的登徒子。她心里隐隐有点不舒服。

    “去桃林中凉亭说话。”

    顾明暖暗呸自己又对他心软了。

    “桃花凋谢了。”

    萧阳眸子一亮,慢吞吞跟着身姿高挑婀娜多姿的顾明暖,前面的女孩子腰肢柔韧纤细,似他一只手就能揽住似的,象牙一般莹白的脖颈,让纯白的布匹都黯然失色。

    记得初次相见,她的皮肤还不是太好。如今她已经不比自幼养在深闺名门的女孩子差多少了。

    她一定得了美白的秘方。

    显得年轻得过分的姜太夫人对她到是很好。

    他心里的角落化成水,轻轻的荡漾了起来。

    顾明暖尽量忽视萧阳的目光,心思都放在他的话上。回头笑道:“花落结桃,等结桃子熟了,我送你一箩筐。”

    “将来啊。”

    声音略有点遗憾。

    萧阳慢吞吞的提出要求,“桃花饼还有吗?”

    还是先把桃花饼吃到口中再说!

    他不是贪吃的人。怎么向她要起吃的了?

    四角飞翘的凉亭位于桃林中间。一张石桌,四个石头凳子,飞翘的角下垂着铜铃,风吹玲动,厚重的铃声嗡嗡声响。

    萧阳坐姿笔直,手垂放在膝头,看向呆滞惊讶的顾明暖,抿了抿嘴唇。辩解道:“待客之道,不懂吗?”

    顾明暖去北海别院。他可是好茶好水的招待她呢。

    “桃花饼还剩一些,我让人去取,见到你,怎么办?”

    顾明暖提醒萧阳,你来路不正!

    萧阳小声嘀咕:“看到了挺好的。”娶她也就没那么难了。

    “你说什么?”

    “看到就看到呗。”萧阳漫不经心,他还怕了谁不成?

    那股子傲气袭来,顾明暖默默点头,这才是萧阳嘛。

    示意宁氏姐妹取桃花饼和茶水,顾明暖大方的坐在萧阳对面的石凳上,两人目光交汇,面面相觑,谁都不肯轻易一移开目光。

    直到桃花饼等茶点摆在桌上,他们还沉浸在目光的交锋之中。

    宁氏姐妹站在凉亭外,戒备保护顾明暖。

    萧阳嗅到桃花饼的香味,目光落在盘子上,六菱形的桃花饼让人食指大动,不客气的拿起一块,口感松软,尝不出白砂糖的甜味儿,但口中却是甘甜的,咀嚼中有股桃花的味道。

    他是个很挑剔的人,不由得点头:“不错,不错。”

    萧阳用得香甜,顾明暖有一瞬间满足,前生她也曾为李玉准备精心准备吃食,却从没换回他的感谢,仿佛她做一切都是理所当然。

    原来她也希望得到称赞,希望她的付出获得感激。

    用过两块后,萧阳端起茶盏轻轻抿了一口,再可口的东西也只用几块,不会纵容自己的贪念,顾明暖觉得他真不像是萧家子弟。

    有种天潢贵胄般的自持。

    “昭贤妃娘娘给殷氏送了一盒礼物。”

    萧阳话语平淡,顾明暖却感觉汗毛倒竖,后脊背发凉,“礼物?什么礼物?”

    他越是平淡,她越觉得礼物非同小可。

    顾明暖可是知晓昭贤妃有多强悍的,也知昭贤妃有多疼她。

    “一双漏了脚趾的鞋子,味道跟臭咸鱼似的,嗯,顶风能臭出二三十米吧。”

    “……还有吗?”

    萧阳似说别人家的事儿,语气不带任何的波动,昭贤妃这巴掌仿佛没扇在萧家脸上,轻轻用茶杯盖撇茶叶沫,“还有一顶绿色帽子。”

    他睨了一眼顾明暖。

    顾明暖强忍着震撼,对昭贤妃的佩服连绵不绝,一巴掌下去,静北侯和殷茹都得被扇得头晕目眩,找不到北,有人为她出气,她自然不能露出胆怯来,在萧家面前示弱,“凑齐这两样挺不容易的。”

    这话大有深意,一个抛夫弃女的荡妇,一个得了妻子前夫相助,萧越就算是静北侯,他脑袋上也隐隐泛着绿呢。

    再没有比这两样东西更能代表静北侯夫妻的了。

    萧阳抬了抬眼睑,顾明暖面上震惊,心中却打鼓,萧阳很在意萧家的,他会不会一时气愤对自己动手?

    应该不会!

    顾明暖否定了刚刚涌起的念头,“你来就是告诉我这件事?”

    “俗物只是小事,我早就说过这点非议,萧家承受得起。”

    萧阳不仅没有为此羞愤,恼怒,反而有一种光明磊落的豁达。

    即便两世为人,顾明暖都做不到萧阳这般豁达,莫怪前生萧阳被赵太后如此忌惮。

    “我命人杖责殷氏。”

    “杖责?”

    顾明暖惊讶的前倾身体,小心翼翼的问道:“萧家媳妇犯错是杖责吗?”

    萧阳慢条斯理的说道:“你不必担心将来被谁杖责,一来你不会轻易犯错,二来萧家长辈中,我位份最高,只有在你面前立规矩的侄媳妇,断然没让你立规矩的长辈。”

    谁说这个了?

    顾明暖气得两腮都鼓了起来,“我不奉陪了!”(未完待续。)

    PS:感冒发烧,脑袋昏沉沉的,争取三更。你们非得逼我把‘礼物’写明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