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首辅 > 第531章 螃蟹宴
    秋高气爽正是河蟹肥的时候,钦差大人说是要吃大闸蟹,厨房一口气蒸了上百个,又备下锤、镦、钳、铲、匙、叉、刮、针等吃蟹八件宝。

    螃蟹虽美,但性寒凉,用温补的黄酒能够保护肠胃,一大坛子花雕正是最好的选择。

    良辰美景,美酒佳肴,要是妻儿环绕,哪怕给个神仙都不换。奈何媳妇还有儿子都不在身边,一出来就是好几个月,小平安八成都能满地跑了。也不知道回京之后,小家伙还认不认得自己了。

    唐毅还有点落寞,很快他就恢复了状态,外面说笑声不绝于耳,茅坤、朱先、孙可愿、蒋洲、还有吴天成、唐鹤征鱼贯而入,看到了满桌子的大闸蟹,他们都愣了。

    尤其是吴天成张大了嘴巴,唐鹤征一脸怪异,捂着嘴想笑不敢笑,强憋着脸都红了。

    “你们怎么回事,嫌螃蟹不好吃吗?”唐毅摇头晃脑道:“鼎司费万钱,玉食常罗珍。吾评扬州贡,此物真绝伦——说的就是这扬州的大闸蟹,可是我特意让人快马送来的,你们要是不吃,我可就自己吃了。”

    “哪能啊!”茅坤急忙坐了下来,一伸手挑了一个大个儿的,熟练地拿着工具,把螃蟹拆成了十八般模样,闷着头大吃起来。

    朱先也凑了上来,一口螃蟹,一口美酒,连吃带喝,酣畅淋漓。孙可愿和蒋洲互相看了看,别愣着了,都开吃吧!

    最后剩下吴天成和唐鹤征,两个人觉得站着有些尴尬,也入了席,螃蟹的香气直刺鼻孔。唐鹤征停顿了一下,也加入了老饕的大军。唯独吴天成闷坐在位置上,面前的美味好像根本没有看到般,整个人都神游物外。

    唐毅啃干净了一个螃蟹,打着饱嗝儿,一抬头正好看到了吴天成。顿时唐毅就皱起了眉头。

    “要是不喜欢吃螃蟹就说,厨房有包好的饺子,给你煮二斤。”

    “多谢师父关心。”吴天成张了张嘴,抓起一个螃蟹,瞪了好半天,气呼呼把螃蟹放在盘子里。

    “师父,我一肚子话,吃不下去。”

    “有话就说呗,谁拦着你了。”唐毅随口说道。

    没等吴天成说话。唐鹤征抢着说道:“师兄,刚刚我和师侄打赌来的。”

    “打什么赌?”唐毅好奇问道。

    唐鹤征得意一笑,说起了经过……唐毅把任命为大理寺少卿,最兴奋的人莫过于吴天成,奋斗了这么长时间,总算到了收获的时候。

    接下来只等着唐毅大手一挥,把那些大盐商挨个干掉,两淮的盐利就落到了他们的手上。

    为此吴天成还发表了一段精彩的两分天下论!

    “今晋商以历百年。占天时而号令天下,此诚不可与争锋。交通行据有江东。已历十载。秉开海之利,蒸蒸日上。夫天下大势,晋商与东南,二分天下,江南、闽浙、湖广、江西、两广、四川诸省无不唯交通行之命是从。山东、山西、河南、北直隶、陕甘九边,悉数在晋商之手。铁板一块,密不透风。两淮盐商,居二者之间,把持天下盐利,最是丰厚。夺下两淮。北上击败晋商,一统天下,非交通行莫属……”

    吴天成滔滔不断,大有一战而定江山的架势,说起来他描绘的前景还真够诱人的。

    从目前来看,态势也地区如此,晋商根基深厚,东南势头迅猛,论起财力,二者应该是四六比,东南稍微占优势。

    但是晋商有两淮盐商作为盟友,足以弥补劣势,双方势均力敌,如果拿下了两淮,夺了盐利,就等于卸了晋商的一条臂膀,然后在趁胜追击,打败晋商,还真有些眉目。

    就在吴天成眉飞色舞,说得起劲儿的时候,唐鹤征突然冒出了一句,“师兄才不会急着动手。”

    “怎么不会?”吴天成不服气道:“师父说是请我们吃螃蟹,什么意思,螃蟹八只爪,正好是王履太他们八家盐商,师父这就要下手!”

    八个爪就是八大盐商啊!

    你想的够多的!

    “我怎么觉得就是普通的酒宴。”

    “不可能!”吴天成斩钉截铁道:“要不咱们打赌如何?”

    “好啊!”唐鹤征少年心性,立刻同意。唐鹤征押了一把老爹的宝剑,吴天成押了一串沉香手串,足足值五千两银子,茅坤和朱先他们就是见证人……

    唐鹤征说完之后,把手伸到了吴天成的面前,晃了晃。

    “怎么样,师侄,愿赌服输,快把东西交出来吧!”

    吴天成把手串摘了下来,突然又犹豫了。

    “我声明在先,不是舍不得一个手串,我就是想不明白,为什么大好的机会,不赶快动手啊!”

    吴天成一脸疑问,看着唐毅,朱先和孙可愿也有些迷糊。倒是茅坤老神在在,微笑道:“朝廷若真是想大人处置盐商,应该给刑部侍郎,或者都御史,这样才名正言顺,而不是给一个大理寺少卿,老夫看这个职位,更像是给大人回京之后准备的。”

    “鹿门先生一语中的啊!”唐毅感叹点头,看了眼吴天成,微微摇头,“你这些年,总是在地方打拼,地方上的规矩,和朝廷不一样。回头你把手里的事务都交给下面人,去国子监捐一个监生,好好在京里看看学学,多多用心琢磨体会!”

    师父惩罚了自己啊!

    吴天成吓得脸色狂变,慌忙站起身,低头侍立,浑身不安地颤抖着。

    作为一个团队的领袖,不光要任恩,也要任怨,简单说就是赏罚分明。吴天成私自行动,唐毅看在往日的情分上,可以原谅他,但是不给一点处罚,就坏了规矩,下面的人会接二连三暴走,给唐毅招来无数的麻烦。

    从一个大权在握的交通行管事,变成一个学生,这就是唐毅早就想好的处理办法,不过是借着今天的机会,说了出来。

    见到吴天成战战兢兢,惶惶不安的模样,唐毅有些不忍,可脸上还是冷冷的,不假辞色。

    “天成,你管我叫了好多年的师父,实际上我只是教了你几天记账的本事,至于别的……说起来也是我这个当师父的失职,也罢,今天就让我给你上一课吧!”

    “做事要讲究分寸二字,盐商弄得天怒人怨,这一次盐价波动,险些酿成民变大祸,让朝廷,让陛下意识到,食盐是民生物资,被操控在一群人手里,会有多么大的危险。故此我打压盐价,哪怕严党都不敢说什么。陛下给我大理寺少卿,就是对我的嘉奖,却不是让我大开杀戒的信号。道理和前面一样,陛下不愿意看到大盐商把持盐价,能愿意一个臣子掌控食盐吗?”

    吸!

    冷汗顺着吴天成的鬓角就流了下来,他总算明白了自己和师父的差距。

    他就像是水里的小鱼,只看到了饵,没有看到后面的钩。只看到了一片形势大好,却忽视了后面的隐藏的危险!

    唐毅站起身,负着手叹道:“眼下朝局微妙,绝非外人能够看透。严徐双方固然到了决一死战的关头,可是双方纠葛十几年,徐阁老和严格老还是儿女亲家,你中有我我中有你,朝臣更是如此,不说别的吧,景王的老师袁炜曾经是徐阁老的学生,他却和严世藩交好,人们都说景王一党依附严党。可是前不久,正是袁炜出手,把严党干将之一的吴山赶走,并且取而代之。”

    唐毅说的云淡风轻,可是在场众人,除了经验丰富的茅坤之外,其他人都听得心惊肉跳,不寒而栗!

    朋友的朋友未必是朋友,敌人的敌人,还是敌人,乱糟糟,一团麻,哪怕是局中人,也未必清楚自己扮演的是什么角色。

    唐毅为什么敢对盐商下手,他难道不怕盐商背后的晋党吗?更令人奇怪的是晋党为什么没有站出来帮忙呢?

    说穿了,就是杨顺一案的后遗症。晋党设计干掉了杨顺,占据了九边。严党害怕晋党倒向徐阶,故此认了倒霉。

    可是他们就甘心吃亏吗?

    这不,唐毅一出手,他们也乐得看晋商倒霉,至于徐阶,他也想看着唐毅和晋商闹起来,然后逼得唐毅不得不彻底倒向徐阶,寻求庇护。先前徐阶吃的亏就能找补回来。

    听完了唐毅的解说,大家伙全都一身冷汗,我的天啊!

    这水有多深,简直让人不寒而栗。

    吴天成脸彻底垮下来,抡起巴掌,就给自己左右开弓四个嘴巴子。双膝一软,心服口服跪在了地上,“弟子险些给师父招惹了大祸,弟子该死!”

    “起来吧。”唐毅长长叹息道:“我现在就是在刀尖上跳舞,稍有不慎,就会千疮百孔,死无葬身之地。”

    吴天成羞愧难当,“师父,您老赶快抽身撤退吧,反正盐价也下来了,弟子这心里头害怕啊!您要是有一点闪失,天就塌了,我们这些人可怎么办啊!”

    茅坤突然睁开了眼睛,冷笑道:“总算知道害怕了,大人就是太仁慈了!”他点到为止,一转头,对唐毅说道:“大人,以老夫之见,陛下已经赏官了,您也能功成身退了。”

    唐毅迟疑了一下,笑道:“鹿门先生,我可不是虎头蛇尾的人,大家伙也都放心,主动权还在咱们手里,再说了那几只螃蟹已经八成熟了,不吃到嘴里,我是不会收手的!”(未完待续。)

    PS:在那个复杂的时候,大杀四方的后遗症貌似真的不小,小唐不想作死,大家有什么剧情的意见,可以多提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