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悠闲 > 第1033章 十万块(26/258)
    其实叶雷阳从未相信过媒体对于******的报道,也没有相信任何一方言辞的想法。

    不管是最后的案情披露也好,还是媒体的报道也罢,在叶雷阳看来,和自己又没什么关系,把社会道德的下滑归咎在某个个案上,本身就是一个笑话。

    任何时代,都会有好人,任何时代,也都会有坏人。

    用年龄或者言语来判断一个人的善良与否,本身就是不公平的。

    想要真正了解一个人,行动永远比语言更加真实。

    就好像现在叶雷阳和肖正军看唐根水,不管之前两个人对他的了解如何,起码从这件事上面来看,唐根水的表现,无疑是很有担当的。

    身为老板,自己的员工出了事情,且不论对错,他并没有选择包庇或者逃避责任,而是主动把责任扛在肩上,这样的人自然也会得到别人的尊重。

    果不其然,唐根水的话,让情绪原本有些激动的老人家属,态度也稍微缓和了不少。

    “这事儿,咱们到医院去检查之后,再说吧。”

    老人的大儿子对唐根水说道。

    在他们看来,母亲被撞伤了,自家没有报警,只是要求去医院检查,已经算是网开一面了。

    “可是,可是我没撞她……”薛丽丽哭泣着从唐根水的背后探出身子来说道。

    “丽丽!”

    唐根水转过身,瞪了自己的员工一眼,现在这个情况下,不管她到底有没有撞伤这个老人,事情都已经发生了,在没有目击证人的情况下,这件事她浑身是嘴都说不清楚。

    薛丽丽忽然觉得自己整个人生观都崩溃了,怎么做好事扶了老人,居然还变成错误了呢?

    这时候,叶雷阳迈步走进了人群,看向唐根水:“老唐,很久不见了。”

    唐根水一怔,随即看到了叶雷阳身边的肖正军,还没等他和两个人打招呼,叶雷阳已经转过身,面对着围观的人群和老人的子女,缓缓说道:“我出十万!”

    “什么?”

    所有人都是一愣神,看着这个明显和超市老板认识的年轻男人,不知道他这是什么意思。

    “十万?”

    老人的几个子女也都愣在了那里,他们理所当然的认为,这是对方给自己老母亲的赔偿金,原本以为最多能够得到几千块钱补偿的他们,顿时就眉开眼笑了起来。

    结果还没等那几个人说话,叶雷阳已经继续开口说道:“十万块,如果有人能提供这件事的关键证据,不论是向着哪一方的,这十万都是他的。”

    他的声音并不算高,但却清清楚楚的传递到了每一个人的耳朵里。

    “什么?”

    “证据?”

    一时之间,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被吸引到了叶雷阳这边,这里围观的人当中,有的是路人,有的则是附近的商户,他们每一个人都见证了刚刚发生的事情,但怎么都没想到,居然有人突如其来的冒出来,用十万块钱买一个证据。

    肖正军傻眼了,唐根水也傻眼了,就连那几个老人的子女也全都目瞪口呆的看着叶雷阳,在他们看来,这家伙是不是疯了?

    “叶子……”肖正军犹豫了一下,对叶雷阳说道:“算了吧。”

    在他看来,这无疑是叶雷阳有些意气用事的举动。

    叶雷阳摇摇头,他喝了不少酒,此时此刻正处于一个非常亢奋的状态下,换做平时,就算遇到这样的事情,他也不会去理会,因为这样的事情在华夏以前发生过,以后也会发生,根本就无法判断到底谁是好人谁是坏人。

    媒体的话,有时候根本不能全信。

    对于那些记者的德行,叶雷阳太清楚不过了,他们要是有所谓的底限和节操,那这个世界就不可能被一团祥和所掩盖。

    换句话说,金陵******也好,还是后来的各种案子也罢,很多时候都是被媒体炒热的,人们总是习惯被引导,却忘记了,不仅有老人被撞了讹诈扶人的年轻人,同样也有年轻人撞了老人之后死不承认,非要说自己是做好事。

    这样的事情,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下,谁又能够说的清楚呢?

    有些人动不动说什么公安机关办案的时候,首先要按照无罪来定论嫌疑人,也就是说,人性本善才是正确的,人性本恶是错误的。

    其实他们根本就忘记了,我们每个人出生的时候,是没有善良或者邪恶这种属性的。

    每个人的成长,都源自于后天的环境熏陶。

    说白了,你不能因为一个满身的纹身你就说人家是坏人,同样也不能因为某个人年事已高,就说他一定是个好人。

    公交车上起身让座的也未尝不可能是逃犯,对着辛辛苦苦上了一天班没有起身让座扇人家耳光的,难道不也是头发花白的老人么?

    这个世界上最恶心的一群人,就是圣母党。

    叶雷阳最讨厌的就是这种人,总是喜欢站在高高的道德制高点上,动不动就质疑各种黑幕,但凡事情不符合他的逻辑,就嗤之以鼻,认为肯定有内幕存在。

    在他们看来,只要不赞同他们观点的人,就是错误的,就是知识不足。

    一叶障目不见泰山,对于很多人而言,有些时候不是看不见,而是故意看不见。

    叶雷阳站在那里,冷眼旁观着众人的反应,很明显大家都被吓坏了,不知道他这么做是什么意思,十万块钱买一个证据?

    而且众人听的很清楚,不管这个证据最后是倾向哪一方,证明谁说的是真话,只要能还原事情发生的真相,他就出十万块?

    一时之间,所有人的眼睛都亮了。

    “我再说一次,我需要的证据,必须足够可靠,不要拿什么目击证人说事情,我需要的是视频!”叶雷阳冷冷的开口说道。

    对于口供这种事,他是根本不相信的,上嘴唇一碰下嘴唇就能冒出来的言论,对于某些无底线的人而言,根本不算什么。

    毕竟财帛动人心,面对十万块的大蛋糕,会选择出卖良知的大有人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