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不觉,周博发现自己已经到家了,推开门后,青龙的声音突然间响起了。

    “把那启阵木拿出来吧。”青龙的声音略微有些急迫,看来他对那启阵木也是非常的好奇。周博听后迅速从冰凝环中拿出那三块黑漆漆的启阵木,在手上细细的把玩着。

    “我现在要分出神识进入这启阵木里,你要记住,在我回来之前,你千万不能将手中的启阵木扔掉。”周博听后重重的点点头,不自觉的握紧了手中的三块启阵木。这时周博突然感觉有一股热流顺着自己的经脉流向右臂,然后在周博的手中发出一阵青光,将那启阵木包裹住。

    只过了一会,那启阵木突然开始剧烈的摇晃,眼看就要挣脱周博的双手,周博用尽了全身的力气这才将那启阵木按住,紧接着,周博感到手中的那道青光逐渐变淡,最后慢慢的消失不见,正疑惑时,青龙沧桑的声音却是突然在心底传来了。

    “没想到啊!这里面装的竟然是紫荆天雷阵!”周博在听到紫荆天雷后,瞬间就想起自己半年前见到的那霸道无比的强大力量,心中非常惊讶,难道说这三块小小的木头之内竟能装下那种力量吗?

    “紫荆天雷阵是五级阵法,其实这种阵法本身并没有威力,充其量算是一个二级的五行阵法,但其厉害之处却在于它可以瞬间引下紫荆天雷,将阵中的一切击成粉碎,可以说,这紫荆天雷阵是所以阵法中威力最大的一种。”青龙说话的声音微微颤抖,看来这紫荆天雷阵的出现真是让他吃了一惊。

    这时青龙突然话锋一转,对着周博严厉的说道:“这三块启阵木你绝对不能让别人发现,不然会招来杀身之祸。你只有在性命攸关的时候才可以使用它,因为它可以引下天雷,所以也可以算是一个救命法宝。”周博还是第一次听到青龙这么严厉的对自己说话,赶紧点了点头,表示明白了。

    “好了,现在快拿出纸笔,我将那风速拳的功法传授于你。”周博听到青龙要传给自己那套功法,顿时喜笑颜开,忙就拿出纸笔坐在桌子旁认真记着。

    不一会,周博便将青龙所说的全部记下来了,看着手中的功法口诀,周博满意的笑了笑。

    “风速拳,二级技能功法,攻击类,所需灵胚二品,修炼者可将体内灵力在瞬间移至双臂,依靠快速的出拳进行攻击。”

    不再多想,周博迅速将意念沉至心神,开始了今天的修炼。

    一位少年,一间破房,仿佛与这世界格格不入,但正是这份忘我的孤独,使得他在日复一日间,慢慢成长……

    半年后,古南大陆龙纹城

    “呵呵……大家先静一静,今天我把大家召集过来主要是要宣布一件事。”顿了顿,声音再次响彻:“修真大派同青门今日来了两位修真高人,想要在我们这招收几位有资质的徒弟,如果谁想跟着高人修行,只要是年龄在十五岁左右的儿童,明天清晨八时都可以来广场集合,记得可别迟到哦。”

    龙纹城城主郑冬青拖着圆圆的大肚子,在龙纹广场不慌不忙的说出了这句话。他倒是不急,可是看台之下的群众听到这句话,无疑相当于一声惊雷,人群一下子炸开了锅。

    修真,在他们的生活中基本上接触不到,活了一辈子没见过一个修真高人的也是比比皆是,而这次竟然开始公开收徒了,他们能不兴奋吗?

    “同青门是哪啊?我怎么没听说过,该不会是骗子吧!”

    “就是就是,还是多长个心眼比较好,别到时候被骗了。”

    周围传来的阵阵疑问,毕竟在这里偏安一隅,百姓很少听到修真门派的名号。而声音由几千人同时发出,已经不是一般人可以承受的界限了,看这阵势,倒像是民众要把城主吃掉一般。

    “麻烦大家静一静,容在下说两句话可以吗?”这句话仿佛轰雷一般炸开,一霎间,便沿着虚无空气钻进了每一个人的耳朵中,声音虽然说不上大,但就是带着一种让人信服的威严,人群也马上变得安静了。

    只见站在城主身后的一名青衣男子缓缓移步,他刚走出城主那硕大的身躯之后,便微笑着看着人群,刚才他在声音中融入了少许的灵力,现在看来,他应该对产生的效果很满意。

    男子长的很帅,修长挺拔的身材配上一身青衣,炯炯有神的眼睛不时流出道道光芒,扫视着场下的一切,容貌颇为俊俏,器宇轩昂,看似有些单薄瘦弱的身体,却好似蕴含着无限的力量。男子一出现,这使得场下的女子眼里哪还有修真,恐怕都只有这位男子的面容了吧。

    “在下周文,北方五百里同青山同青门法涵真人坐下弟子,前几日受家师之命外出历练,途径宝地,发现天灵地气非常充沛,就想在此替本门招收几名灵胚不错的弟子,可以匡扶我同青门。希望大家回去相互转告一下。”在说出这段话以后,这位男子微微一笑,向人群抱了下拳,安静的等待大家的反映。

    “我这就去和我儿子说去。”一位中年女性转身就走,急匆匆的喊道。

    “他不是还在家里读着书吗?”闻言她相公一把拉住她。

    “可以去拜神仙师傅,谁还去读书啊!”中年女性一把甩开被男子拉住的手,急急忙忙往家里跑去。

    “大家先别着急,刚才师兄没有说清楚,明天其实并不算真正的拜师收徒,只是给我们认为具有一定灵胚的人一本入门功法,传授他们一些修炼的窍门,然后让他们自行修炼,至于结果好坏,我也不便揣测。不然就以一年为限,一年之后我和师兄再来贵地,如果谁能达到我们的要求,那么便正式收之为徒,决不食言。不知大家意下如何?”

    这句话是从男子旁边响起的,刚才一会城主,一会周文,人群尖叫一波接一波,根本就没有她说话的机会,这时才发现说话的是在站在城主另外一侧的一名女子。

    这是怎样一张面容?无可挑剔的脸颜,杏眼瑶鼻,黑色的眸子仿佛会说话一般闪耀着光芒,一身白裙配上白净的皮肤,束带不偏不正的系在腰间,凸显出绝美的身材,背着一柄通体泛着白光的剑,还有那好听的声音,好似仙女一般的美丽模样,一下子成了全场的焦点。

    女子的出现使得现场气氛怪异到极点,场下这些人从来没有见过这般容貌的人,男的俊俏,女的美貌。使得所有在场的男人全部扑闪着一双迷离的眼睛盯着女子,而所有女子也是饱含幽怨的看着台上的青衣男子。

    纵使再好的定力同时被几千人盯着心里也不会舒服吧!此刻,女子脸庞顿时变成红扑扑的,低声问周文:“师兄,刚才我哪说错了吗?”

    “没有啊!”

    “那这是怎么回事?”

    “这个……我也不知道。”

    “咳咳,时间也不早了,我看大家还是回去准备准备吧!明天早晨六时在这集合,可别忘了,现在大家都散了吧!”

    还是城主看出了端倪,瞧着这两人的俊俏模样,估计再不说散会,场下这群人估计还会一直这样傻站着。

    人群很快就散去了,大家都迫不及待的回去跟别人分享和讨论这件天大的事情。

    “呵呵,方才多谢城主解围,在下与师妹常年苦修,倒是忘了怎样去讲话,刚才的场景实在是窘迫的很啊!”等人群散去,周文这才幡然醒悟,对城主笑道。

    “没事,没事。倒是他们失态了,两位高人不要在意。”城主急忙拦住周文的话。

    两人又闲聊了一会,城主方才发现那名白衣女子独自站在角落。

    “对了,不知这位仙子如何称呼?”城主转身面对女子走过去。

    “城主叫我林玲就好了,别叫我仙子了,我可承受不起。”女子听到声音这才转过身。

    “呵呵,那行,那明天就有劳两位了,今日想必两位也累了,待我安排房间让两位休息,呃……”城主突然欲言又止。

    “那就安排两间房吧,多谢城主了。”女子听出了城主的意思,轻声道。

    “呵呵,没问题,两位这边请。”城主摸摸肚子,憨憨的笑了笑。

    随着几人离开了广场,刚才沸腾的广场顿时陷入一片寂静。

    当夜,周文,林玲两人便随着城主回到府邸。

    “两位仙长,我已备上好酒好菜,还望两位可以前去赏个脸。”城主笑呵呵的对刚踏进府邸的周文与林玲说道。

    “哦,城主客气了。”其实他们的修为都已经到达了引胚阶段,在修真界也算得上实力不俗的高手。平常几个月都不需要吃饭,只依靠吸收大自然的灵力便可补充身体所需要的能量,但看在城主如此热情,所以也就没有拒绝。

    “好的,好的,两位这边请。”

    几人一同踏入大厅,大厅的摆设顿时使人眼前一亮,屋顶每隔一米便镶嵌着一颗龙牙晶石,如月牙一般的淡白色光芒照亮了整个大厅。金碧辉煌的装饰随处可见,流光溢彩的花瓶,栩栩如生的木雕,煞是好看。

    而最为显眼的则是房间正中,一尊非金非铜的紫金色方鼎极为特别,倒是引起了周文和林玲的注意。这鼎高越有两米,周身布满了棕色的浮云花纹,细色的龙鳞图案缠绕着方鼎的两只把手上,不规则的花纹仿佛有生命一般在互相蠕动,近看方鼎的内部则布满了奇怪的文字,让人大呼神奇。

    “最云鼎!”周文惊讶的喊出声,稍微愣了下,接着说道:“这可是三品的炼药鼎啊,不过这不应该是凡药宗的药鼎吗?怎么会在这里?”

    城主一看周文竟然认识这方鼎,当即对周文更加的崇拜了。

    “呵呵,这药鼎其实不是我的,是一个朋友寄放在我这里。”

    “哦?朋友?”周文一听,更加好奇了。

    “恩,他是本城的丹药师,名叫赵同牧,好像过去也是修真人士,但因为修真资质有点差,所以没修炼多久就放弃了,转投凡药宗门下,现在是一名三级的丹药师,不过倒是因为一些原因,最后也退出了凡药宗。”城主说完,露出一脸崇拜的目光。

    “哦,原来是凡药宗的朋友啊!”周文恍然大悟。心想丹药师最少也是要四品灵胚。而这个赵同牧竟然是位三级丹药师,也就是凡阶丹药师,资质可见一般!而他因为一些原因离开了凡药宗,是什么原因呢?周文此时心中对这个赵同牧充满了好奇。

    凡药宗与丹仁宗是古南大陆的两大炼药门派,因为是专门培养丹药师的门派,所以特别受人尊敬。丹药师在古南大陆其实算是比较普遍的一种隐藏职业,但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它毕竟也是一种隐藏职业,所以要比一般的修真者要厉害一些。

    修真的话,只要有二品灵胚便可以,后天通过苦修便可弥补天赋的不足。但丹药师则不同,刚开始便需要四品的灵胚,这无疑在先天条件上就否决了许多人,并且还要是天生火属性灵胚,如若不然也是不可以。所以想成为一名丹药师还是一件很困难的事。

    一名丹药师在古南大陆上的尊贵地位可想而知,他所牵动的链条也直接影响到修真者修为的晋级快慢,谁如果想要在修真后期提升修为单靠苦修是不够的,这还需要需要机缘与历练,而丹药更是不可获缺的一个环节,一颗适合自己的丹药对修为的提升有着至关重要的影响。所以,许多修真门派与世外高手都和这两大丹药门派保持着非常要好的关系,于人于己都没有坏处。

    周文想到这,便止住心头思绪,轻声问向城主:“城主,不知在下是否可以见一下这位丹药师?”

    “呵呵……真巧,他听说你们来了,一会也要过来呢。”说着,城主便笑呵呵的道:“都先坐下吧,我们边吃边等他。”说完,他就招呼着大家坐下。

    “哦,那好吧。”此时他对这个赵同牧更是期待了,如果可以的话,他倒是希望可以将这个赵同牧招致自己门下,毕竟一名三级丹药师还是很难见的。

    而三人坐下没过多久,门外突然传来了一阵急迫的脚步声。

    “郑城主,别来无恙啊!”

    “刚说着您,您就来了。”听到门外声音,城主赶忙起身对着门前走去。

    只见,站在门口和城主寒暄的是一位瘦弱中年人,虽然像他们这种修真之人看外表是看不出真实年龄,但单从外表来看大概有四十多岁,身材不算高,应该说是瘦小,细小的眼睛配上佝偻身形,却有种极为阴森的感觉,恐怕没几个人会看出他是一名三级的凡阶丹药师。

    -- 上拉加载下一章 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