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玄幻小说 > 五行天 > 第六百七十八章 焦躁的魔神
    云海之上,一座红色阙楼摇摇晃晃,喝醉了酒一般,令人担心它随时都会掉下去。

    摇摆不定的阙楼上,一个身影扶着柱子,身形佝偻,看上去十分痛苦。

    “何必这么执拗?只要你答应,我可以给你无穷的力量!你现在就能成为天下宗师之一,而这还只是开始。”

    “只要你够强大,你马上就会成为天下最有权势的人!”

    “你不是想报仇吗?踏上宗师,你才能报仇,才有资格挑战帝圣!”

    ……

    他在循循善诱,每一句话都充满令人无法拒绝的诱惑,可是无论他怎么巧舌如簧,体内那个家伙依然在疯狂抵抗,他终于失去所有的耐心,情绪失控破口大骂。

    “你他妈的到底在想什么?”

    “你这个爬虫!废物!”

    哗啦,红色阙楼突然崩塌,他的身体伴随无数长剑急速坠落。

    “混蛋!”

    他咬牙切齿从牙缝中挤出两个字,半空中身体猛地扭转,双掌在空中虚按,口中暴喝:“结!”

    如同雨点般坠落的血剑,立即如同听到命令的士兵,朝身下汇集。

    眨眼间,阙楼再度成形。

    他神情透着傲慢和轻蔑:“你以为你这点伎俩……”

    话还没说完,咔地一声轻响传来,他的脸色一变。剩下的话来不及说,只听得哗啦一声,刚刚成形的阙楼,再次崩塌,长剑倾泄而下。

    他脚下一空,身体再度坠落。

    情急之下,他再度暴喝:“结!”

    无力坠落的血剑,恢复灵动,再度向他身下汇集。它们就像一群游鱼,托住他的身形,止住下坠之势。啪啦啪啦,血剑好似有一双双无形之手,它们层层相叠,阙楼再次成形。

    他来不及松一口气,咔地一声脆响,再次传入他的耳中。

    “够了!”

    他突然暴怒,面容狰狞得骇人,脖子上青筋根根暴绽,目光凶狠。就像一头愤怒的狮子,直欲择人而噬。恐怖的威势轰然释放,血色波纹如同海浪轰然炸开。

    刺啦,周围五十丈内的元力瞬间被点燃,产生各色火焰。

    此刻的他恍若天神下凡,连空气都几乎凝固,风都不敢吹到他身边。

    咔。

    轻微的脆响,在这片死寂之中,异常清晰。

    他满脸狰狞的表情好像突然被冻住,眼睛瞪得老大。

    哗啦,刚刚成形的阙楼,再度崩塌。

    “结!”

    “何必呢……”

    咔,哗啦!

    “结!”

    “有完没完……”

    咔,哗啦!

    “结!”

    “够了,我告诉你……”

    咔,哗啦!

    “有话好好说……”

    咔,哗啦!

    “……”

    咔,哗啦!

    咔,哗啦!

    ……

    缥缈无边的云海之上,一座红色阙楼,忽而崩塌,忽而成形,如此往复,好似没有尽头。就在这不断的循环中,能看到一个身影浮浮沉沉,还夹杂着不绝于耳的怒骂。

    刚刚苏醒的魔神,觉得自己快疯了。在他近乎无限的生命之中,从来没有遭遇过如此离谱如此荒唐的事情。

    偏偏他无法杀死对方,本以为能鸠占鹊巢的他,没想到陷入如此尴尬的境地。

    如果上天再给他一次重新选择的机会……

    天啊,自己是魔神啊,怎么被逼到产生如此软弱想法的境地?

    意识到自己在想什么的魔神快哭了。

    环绕游动的剑胎,不时能看到雷霆闪动。如果透过层层剑意,会发现在剑胎中心,一个光团忽明忽暗。

    那是艾辉的意识。

    如今他才深刻地明白,心神的修炼比元力的修炼更加凶险万分,稍有不慎便会陷入万劫不复的境地。元力修炼倘若有所偏差,总会有种种征兆苗头。可是心神修炼,却是危机潜伏,表面风平浪静。而当你稍露破绽,情况瞬间逆转,来不及做出任何反应。

    借助血眼幻境,他吞噬了神血蕴含精气神的部分,而把其余的部分,导入剑阵之中,最终炼成一万八千道神剑。剑阵和神剑吞噬血修战部,他亦没有放在心上。

    无法吸收的力量导入神剑,是当时情急之下艾辉想出的办法。然而他低估了神血的威力,也低估了吸收血修血灵力的副作用。

    神血的部分力量导入剑阵,炼成一万八千把“神剑”。随后剑阵又吞噬了银霜血部,吞噬了神狼部,神剑成为魔神苏醒最好的温床。

    魔神意识在神血之中隐藏之深,超出艾辉的想象,那是他还没有探索、触碰到的领域。这给他上了极为生动的一课,陌生而未知的力量总是有着未知的危险。

    魔神的意识,潜伏在神剑之中,没有流露出丝毫征兆。

    而在艾辉的心神遭受冲击受伤,出现一丝裂痕的时候,魔神突然发动。

    不过艾辉的反应同样非常迅速,在第一时间意识到不妙的时候,他的意识躲入剑胎之中,而且瞬间布下雷霆,挡住了魔神意识的侵蚀。

    现在艾辉的状态非常奇特。

    一万八千把神剑,在魔神的掌控之下,亦是魔神如今的“躯体”。

    而能够驱使神剑的剑胎却在艾辉的掌控之下。

    艾辉的身体,处境则更加奇妙。神剑的血灵力在不断侵蚀艾辉的身体,而剑胎中不断释放的雷霆,又在不断净化艾辉的身体。魔神不过刚刚苏醒,正处在最孱弱的状态,雷霆对他依然极具威胁。

    更糟糕的是,他无法破坏艾辉的身体,因为它受到神像图布的保护。

    当年魔神即将陨落时,他全身的精血,化作十滴神血,那是他复活的种子。他的躯体化作一具铠甲,而那张神像图布,同样散落人间。

    没想到竟然落到艾辉手上,更没想到的是,它吸收了艾辉的血液,成为艾辉的宝物。

    虽然神像图布没有恢复曾经的威能,面对世界其他强者的时候,能够发挥出来作用并不大。但是对刚刚苏醒,还极为孱弱的魔神来说,却有着天生的约束。

    魔神觉得他大概是最倒霉的魔神,自己的宝物,成了别人的保护伞。

    而且也正是之前神像图布借助梦境,把魔神转生告诉艾辉,才让艾辉有所防备。否则的话,对神血一无所知的人,一定没有丝毫抵抗之力。

    到现在魔神也搞不明白,神像图布为什么会选择艾辉?

    但是无论是什么原因,曾经的护身法宝,成为如今他最大的障碍。

    当时魔神第一时间就想抢夺楼兰手上的两滴神血,倘若能够融合楼兰手上的神血,他的实力将会暴涨。

    然而他遭到艾辉极为激烈的抵抗,当时艾辉表现出来同归于尽的决心,让他选择了退缩。

    阙楼就这么一会儿崩塌,一会儿汇集,就在魔神快要崩溃的时候,忽然耳朵一动。

    他的听力极为敏锐,能够听到非常远的动静。

    有人打斗?

    恩?等等。

    他的鼻子抽动两下,眼睛一下子明亮起来。

    傅思思万万没想到,对他们动手的竟然是牧首会。她当然知道牧首会,而且知道曾经牧首会就是夫人非常倚重的左膀右臂。只是后来夫人把所有的资源和精力,全都投入到大师之光的计划之中。

    大师之光成功之后没过多久,便传来牧首会叛变的消息。

    天心城的牧首会立即遭到了围剿,牧首会元气大伤,有四位牧首横死当场。从此之后,牧首会便销声匿迹,就像钻进下水沟的老鼠。

    没想到他们竟然胆大包天,把主意打到天叶部头上。

    令傅思思感到不安的是,牧首会似乎有更深的企图,他们似对大师之光充满了兴趣。虽然不知道牧首会是想打造自己的大师之光,还是想寻找天叶部的弱点,但是无论哪一点对他们而言,都不是好消息。

    噗。

    傅思思把手掌从一名灰袍人胸膛中抽出来,丝毫不在意温热的鲜血溅在她的身上。

    死在她手上的灰袍人,超过十人,但是对方却没有流露出半点畏惧之色。

    果然不愧死夫人曾经倚重过的势力!

    真是一群悍不畏死之徒!

    她有点喘息,彩色雾气明明没有毒性,但是让她的元力运转异常艰涩。牧首会的混沌元力,傅思思听过这个名字,交手之后大吃一惊。

    五行元力!

    虽然比起天叶部的五行元力环,混沌元力还是显得粗糙、简陋,但是傅思思却仿佛是看到五行元力环的前身。

    难道大师之光和牧首会也有什么联系吗?

    她也一下子明白,牧首会为什么会对大师之光如此感兴趣。

    眼角余光发现一名天叶队员惨叫一声,身上插着一根五彩斑斓宛如毒蛇的箭矢。

    傅思思的瞳孔骤然收缩。

    金木水火土,五种元力绞死缠绕而成的箭矢!

    “啊啊啊啊!”

    中箭的天叶队员发出凄厉地惨叫,他的身体剧烈颤抖,更加可怖的是,他手上的五行环印记,散逸一缕缕彩色的光芒,印记正在逐渐变淡。

    怎……怎么可能?

    傅思思的脑袋嗡地一下。

    手掌的印记外人以为只是天叶部的象征,只有他们自己才清楚,这个五行环印记,是他们所有力量的根源!

    雾气中突然飞出一根软索,卷住这名队员,拖入雾气之中。

    傅思思心底陡然升腾起一股寒意,其他队员也被这一幕给吓到。牧首会仿佛也需要时间喘息,没有动作。

    一时之间,战场陷入诡异的安静之中。

    双方都在积蓄力量,等待下一轮火拼。

    哗啦。

    一声仿佛货柜垮塌的声音,毫无征兆在众人头顶响起。

    所有人一愣,下一刻寒气从后背升腾而起,毛骨悚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