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玄幻小说 > 五行天 > 第两百五十四章 艾辉的愤怒
    第两百五十五章廖南

    铁塔血修像雕塑一样呆立,雪白的云染天枪尖抵在他胸膛,师雪漫保持前冲的姿势,同样一动不动。

    松间城杀声沸天,仓库门口却一片死寂。

    廖南和三角眼血修,此刻表情凝固,眼中满满的震骇。

    铁塔血修艰难地低头,这个动作如此迟缓吃力,就像锈死的机械咔咔转动。他的目光空洞、惊愕、不能置信,低头看着自己的胸膛。

    洁白的云染天散发着缭绕的白色雾气,枪身另一端的身影,在他的视野中已经模糊一片。

    苍穹铁制作而成的枪尖,就像蔚蓝的宝石,晶莹剔透。薄如蝉翼的枪尖边刃,倒映着他此刻苍白如纸的脸。

    枪尖直抵之处,蜘蛛网状的血色裂纹,以枪尖为中心,向四周蔓延。

    这模样……真像残破的瓷器。

    原来自己的身体像瓷器一样脆弱……

    他对自己的身体最为自信,但是此刻才知道,这种自信是多么可笑。

    强大的力量来得太突然,知道得也太晚。偏偏没有什么愤怒和不甘,只有解脱,这样的结果……也挺好。

    铁塔般沉重的身体,仰面而倒,扬起几缕尘土,便回归寂然。

    师雪漫缓缓收枪,她神情平静,就像做了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她的目光沉凝,看不到半点惊惶,眉宇间也没有任何的担忧,她就像在自家的道场。

    “师家之女,枪法云鲸,请赐教。”

    清脆的声音能听出铿锵之意,手中的云染天轻轻一摆,少女目光湛然。

    三角眼血修眼中闪过一丝畏惧。他刚才故意挑逗,把话说得那么****就是想挑起同伴的**,让其先动手。那个蠢货的死,他半点都不伤心,他在意的是师雪漫的实力超出预期。

    刚才那一枪,委实惊艳。

    啪啪啪。

    鼓掌声响起。却是廖南。这位昔日的城主亲卫,此刻满脸动容和赞赏:“听闻师家传承【问水】,包罗水行万象,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枪法如此沉重如山,势不可挡,不负云鲸之名。更没想到,如此刚猛霸道的枪法,在师小姐手中,如此光华万丈!廖南佩服!”

    廖南端端正正行一礼。

    师雪漫无动于衷。持枪而立。

    三角眼血修冷冷道:“姓廖的,别假惺惺了,咱们一起上?”

    “一起上?”廖南轻笑一声:“我可不敢,前车之鉴,咱们还是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过我的独木桥。”

    三角眼血修听到这话也不在意,只是冷笑:“既然如此,那你就和女神好好叙旧。在下就不奉陪了。”

    他屈膝一弹,身形如电。消失在断壁残垣之中。

    师雪漫心中微微松一口气,紧握枪杆的手掌,微微活动一下。刚才那一枪虽然看上去她轻描淡写,但是实际上对她的负荷极大,她体内气血翻腾,此刻才渐渐平息下来。

    那一枪名叫【破海】。云鲸一撞,云海破碎,故称之为破海。【破海】的强悍之处,在于能够凝聚力量,全身元力。从八宫同时发动,汇集于枪尖,产生惊人的破坏力。独特的蛛网状裂纹,是其特有的特征。

    【破海】的威力,和控制的元力数量有直接的关系。每增加八道水元力,它的威力便会更上一层楼。

    师雪漫现在刚刚能够控制八道元力。

    【破海】的修炼难度很高,只有踏入内元之境,才能够修炼。对现在师雪漫来说,【破海】还是有点勉强,她使出之后,会需要大约三十秒左右的恢复期,在这段时间内,她的战斗为零。

    师雪漫敏锐地察觉到三名血修之间彼此顾忌,所以她决定赌一把。如果陷入围攻缠斗,她的处境会更加危险。

    所幸,她赌赢了。

    另外两人都被她刚才凌厉一枪震慑,一名血修离开,只剩下廖南,而且她已经恢复战斗力,这是个完美的结果。

    她紧绷的神经放松下来,廖南的一句话却让她陡然又紧张起来。

    “我知道你在拖延时间。”

    廖南脸上似笑非笑:“我对院甲一号队的求救信号很熟悉。”

    师雪漫不为所动,只是握紧云染天,只要云染天在手,她就无所畏惧。哪怕再艰难的处境,她都不会失去勇气。

    “要战便战!”

    远处爆炸产生的忽明忽灭的光芒,倒映在师雪漫清冷绝美的脸上,就像磁石一样牢牢吸引廖南的目光。

    廖南就像欣赏世界上最美的杰作,忽然道:“知道血修的区别吗?”

    “什么意思?”师雪漫皱起眉头。

    廖南语气轻松,就像在述说和自己毫不相关的事情,嘴角还带着一丝笑意:“只要中了血毒,心智就会被血毒侵蚀,逐渐沦为野兽。不,是不人不兽。你会残留一丝意识,身体却别兽性支配,会暴躁,会渴望杀戮,对,你控制不住它。不人不兽,生不如死。”

    师雪漫心神震动。

    对于松间城任何一位幸存者,伤兵营都是不愿意提及的所在,而那些伤兵的命运和结局,没有人敢于面对。

    师雪漫也不敢,那太令人绝望。

    此时从廖南的口中听到,她的心微微颤抖。

    “这个时候已经没有挽救的余地,想要活下来,只有一种方式,成为血修。”廖南语气一顿,哈哈一笑:“我不是想博得你的同情,我对现在的处境很满意。刚刚开始当然有些难以接受,现在我却想通了。既然已经没有牵挂,那么换一种存在这个世界的方式,有什么不好?”

    师雪漫一言不发,只是眼睛低垂,周身的杀意顿时大盛。

    “哦哦哦,别激动!”廖南轻笑:“我可是知道仓库里面是什么,你若是冲动,那些东西损坏了,那就惨了。”

    师雪漫正准备冲出去的身体一滞。没错,仓库里的金针,绝对不容有失。她刚才看城主和院长的方向,应该是朝绣坊方向,现在她只能依靠自己。

    韩师的【以城为布】的计划,是他们现在唯一的希望。

    和仓库里的金针比起来,廖南什么都不算。

    “所以我们就聊聊。”廖南看了一眼天空,悠然道:“能和女神如此聊天,可是在下以前不敢奢望之事。所以说,换一种方式,也许有机会呢?女神对血修可有了解?”

    师雪漫心中一动,却没说话。

    廖南自顾自道:“从血兽人变成血修,需要凝结血纹。唔,当时的感觉很奇妙。就像在黄泉九幽茫茫血海中浮浮沉沉,忽然有个声音在呼唤你,然后你不自主朝岸上走。当你踏上岸,就重新回到生机勃勃的人间。”

    师雪漫暗自希望端木黄昏他们快点抵达。

    眼前的廖南并不讨人厌,反而非常有风范和气度,而且他的遭遇也令人同情。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师雪漫对其有本能的不喜欢。

    她脑海中忽然浮现艾辉的身影。

    那个家伙身上没有半点风度可言,还总说些刻薄的话,一点都不讨人喜欢。然而无论什么时候,那个混蛋的眼睛中,都是对生存的渴望。那种渴望是如此强烈,如此坚定,没有任何东西能够动摇,最重要的是,他的眼中没有迷惘,一点都没有。

    眼前的廖南,眼中总是不自主流露出一丝迷惘、颓废和对生存的厌倦。

    是遭遇吗?是的,遭受这样的命运和创伤,很容易变成廖南这样。

    不是所有人都像那个混蛋那样油盐不进!

    师雪漫嘴角的笑意一闪而逝。

    廖南注意到师雪漫嘴角的笑意,精神一振,语气变得更加真诚:“结出神纹,哦,你们叫血纹,便会产生血灵力你就会变成血修。每个人的天赋不同,血修自然各不相同。但是大致上却是三种。”

    师雪漫忽然问:“哪三种?”

    廖南轻轻一笑:“第一种称之为神卫,血灵力能够不断淬炼你的身体。比起元力,血灵力的效果要出色得多。修炼速度一日千里,灵力就是灵力啊。身体会变得刀枪难伤,强健有力。有的人速度暴增,有的人变得极为灵巧,有的人力量变得极强,还有的人能够自我恢复。此类血修数量最多,几乎占去六成。”

    “第二种?”

    “第二种称之为神巫,他们天生对周围环境更加敏锐,擅长与天地沟通。他们能够从召唤魂魄,能够修炼血煞。巫对天赋的要求极高,十人之中只有三人能够胜任。”

    “但是最稀少的,却是神祭,他们擅长心神攻击,能够制造幻象,甚至能够控制敌人心神。神祭最为稀少,不到一成。神祭的攻击方式,最为诡异难测,若是遇到,最好逃离。”

    师雪漫忽然想到那位可怕的红衣少女,这样看来,极有可能是一位神祭。

    她忽然道:“为什么和我说这些?”

    廖南挑挑眉,洒然道:“虽然我们各为阵营,但是在下可不想女神那么早就陨落。这场战争,只不过是开始,注定漫长无比。若是女神早早陨落,那我岂不是太寂寞?我可是希望女神好好活着。”

    “我一定会好好活着,我们各为阵营。”目光低垂的师雪漫语气认真,接着抬起头,目光冷冽:“就是敌人。”

    “授首吧!”

    清冷的声音掷地有声。

    师雪漫一枪刺出。(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