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历史小说 > 攻约梁山 > 第197节煞星
    三瘟无意中招惹了那么个一点不比他们的歹毒和心机弱的土著对头,以他们那点帮派势力和衙门关系网如何能抗得住打击?幸好也是消息灵通的,做案时察觉点风声,虽然逃得仓皇匆忙,把聚敛的财富全丢下了,但总算能抢先逃走,逃出了京城,却还是被死咬着追杀......逃亡路上连折了几个一同逃亡的心腹手下,被追得丧家之犬都不如的满京畿藏匿逃窜......

    正惊恐愤恨又茫然无措时,文成侯府拍卖......巨款引暴的京城人口黑幕及严打发生了........

    那秀才狗头军师在严打官员眼里属于武当了兵、干活当苦力也是废物没用的,却是满肚子坏水的极度危险分子,最典型的,自然,那秀才直接被砍头抛到乱坟岗喂野狗蚂蚁.......

    死盯着.三瘟的可怕对头就这么没了,但他们并没得好过........正陷入海盗之灾的朝廷本就惊恐,被堂堂天子脚下居然也能成为黑帮事业繁荣昌盛的绝佳天堂这一事一闹就更吓坏了,一反宋王朝治国的温吞吞风气,空前绝后严厉起来,京城严打不是停止了,而是越发抓得紧。

    而三瘟这样的家伙,虽然只是京城中不起眼的寻常街面小帮派中的一个,本不应该成为官方注意的对象,更不用说成为重点注意对象了,奈何,三瘟帮太有......特色了,

    大家都知道有特长特色的总能闯出名头,令人分外瞩目,容易上头条让人一眼就印象深刻并牢记难忘,是最容易红起来的,对三瘟混社会拉势力谋发展以前是利的一面,很容易地就竖起旗号招到小弟,由独自讨生活的苦逼无奈芸芸众生一员转瞬就成了话事一地一帮的大人物,特色鲜明,名号响亮能震住百姓和场子,格外有威势有面子,小弟也格外敬畏忠心,但严打中也成了敝的一面,官方不但注意到他们这伙漏网之鱼,并且对三瘟这样的害人能力极强而且手段突出容易隐秘杀人于无形的恐怖黑势力格外忌惮而重点搜捕.......

    还有,曾经的黑帮分子武打骨干没死的都摇身一变了成了体面的禁军甚至是小军官,很多的都认识甚至极熟悉了解他们,却成了执法者参与接下来的对整个京畿地区的持续严打管治和抓捕工作,且都想立功.....

    曾经饱受三瘟帮祸害和威胁的京城百姓对长相俊雅气质讨人喜欢实质却如毁家灭门阴魂不散恶鬼的三瘟也格外印象深刻,念念不忘.......属于黑恶势力一般却民愤极大极恐惧的团伙。不除不能安心而后快......

    这种种情况下,造成三瘟不但无法重回京城潜伏起来逍遥再图后事,而且在整个京畿地区都不安全起来.....哪都可能有认识他们的官兵,到处乱窜随时可能遭到抓捕处死.......

    这让身无分文的三瘟一伙本已经就够难够险的了,仓皇不可终日......可见,太红了有时也不是好事。树大招风啊.....

    谁知又发生了海盗使节敲诈大宋事件......禁军在整个京畿以及附近州县严厉查抄金银财宝布匹......为凑够海盗索要的数目,简直是拉网似,不,是梳头的篦子一样细细把京畿搜了个遍......

    奇葩的大明王朝搞闭关封海锁国,自大的美滋滋我大天朝上国......明朝人曾经饱受倭寇的祸害,尝到过海盗之祸的滋味。玩过改革,大开放,商业繁荣贸易广通世界的宋王朝,非出海人群哪知道海盗的滋味,宋朝人哪经历过这种来自海上的灾难,事发时,连见多识广自负智慧无边的朝廷都是蒙的,被海盗引发的灾难和后果吓坏了,何况是下面的普通人。

    三瘟这样的自觉是京城人,不是没见识的土鳖,对上这种史无前例的灾难却也是土鳖,懵了,叫天叫地叫老妈,求神求佛求祖宗,都没用,不知该到底怎么做才是对的,大搜查下弄得三瘟一伙总一日数惊,似乎藏都没地可藏躲都没地躲去不说,连偷鸡摸狗,在东躲西藏流窜中没钱却照样能吃得好的这点小得意好事也没了......海盗敲诈的项目包括牲畜家禽甚至土狗。闹得连皇帝都没得肉食蛋奶吃了,京畿只剩下鸡毛牛粪.....何况是三瘟这样的见不得人的流窜犯........

    三瘟一伙只能扒地瓜土豆蔬菜生吃或冒险翻墙越户小心翼翼偷点冷饭填肚子,就这样还得陷入人人喊打........混黑混得一度有钱有势风光得意吃香的喝辣的,习惯了奢侈美妙生活,突然沦落到这样,他们哪受得了这个苦逼绝望啊。被逼得整得是泪流满面,呜呼哀哉的,大叹人生无常、人生太不易.......

    但邪恶入骨早成了本性,也习惯了当坏蛋的好处,他们自然不会忏悔和悔改,也舍不得离开繁华而熟悉的京城老家,在不得不逃到外地穷乡僻壤甚至山野中煎熬避开了大搜捕大查抄的风头后,他们试探着又潜回了京畿地区,一看京城管得更严了,仍然无法返回城里混,就只得在城外的京畿到处流浪,寻找可藏匿落脚谋生的地方,结果逃窜中无意中撞到了这片河边竹林,一见此地之僻静和方便藏匿及潜逃,有这么好的一个酒店可供掩饰身份逍遥谋生.......好处太多了,顿时就起了意......

    别处偷了衣服、洗澡.......好好收拾打扮了一下,去掉了乞丐一样的狼狈不堪,找了个合适机会装过客上门吃饭,一看酒店连老板到伙计总共只有不到十个人,自己一伙却是能打的十多个人,就改变了行凶计划,立即露出本相动手了......一动手才惊骇也有惊喜知道,闹了半天这伙店家也不是什么正经原主,原主在国难中悄然叛逃国外了,如今这伙也是特么流浪的歹徒严打漏网之鱼,不是混京城中的而是乡下的土黑帮地痞凶徒,和三瘟他们一样也是仓皇苦逼流窜中无意间撞到这处妙地,正好无主没人就盘踞下来装守法店家,自是母夜叉孙二娘那样的肉包子黑店,暗中做些杀人越货勾当,借通京城的河运、码头便利较稳定的有客来有钱赚有货拿.......藏这很是逍遥快活,也和三瘟一伙一样想下药行凶收拾对方......三瘟大为庆幸,幸好是自己果断先下了手,否则被暗算药倒了.......幸好自己更凶恶胆大也更凶强能打.......

    只能窝在乡下得瑟的土鳖混混黑帮团伙就是不行,不是在京城都能混出名堂来的强者同道的对手,只能全死光了,做了山中地下的枯骨野鬼,肉还被包了包子充当野味卖给了过路上门的势大牛逼商主船家,为凶手创造了额外利润.......

    三瘟一伙也不是没有付出牺牲,也死了好几个,至此只剩下七个人,有点七星缘的意思,相依为命.......在此落脚后正赶上冬天降临,运河渐渐封冻,没船走这去京城了,又远离人烟,没有陆地过客,也就没了生意,好在前任留下了吃用的.....熬过了冬天,运河开启,生意又来了,生意却也自然不可能兴隆,这地方虽环境优美甚至优雅却属于幽静冷僻......可能有危险的可怕之地,加上国难历练,灾后宋国没几个好人了,滞留宋国的人也都多了警惕.......但三瘟和手下都是形象极具欺骗性的坑人害人高手,逮着合适的对象就能轻易人财两得,人,收拾了,身上有用的留着熬骨头汤、做包子什么的,没用的埋到远处无人去的荒山中,船和货物转到运河上远些地方装货主商家悄然处理了........如此,有惊无险,过得倒也逍遥自在......并越干越贪婪胆大,不料今日遇到了行家旧识的对头,一时大意失荆州,怕是要全栽进去了......

    三瘟心中恼恨之极却也生了怯意,正欲寻机逃走,不料那貌似识破他们根脚的汉子突然抽身后退大叫一声:“大家暂且住手。我有话说。”

    三瘟正发愁生死系一线怎么能脱身逃走,闻声当然大为赞同住手的建议,也招呼手下暂时住手。

    双方拉开一段距离以防对手使诈。

    刘无忌瞧着三瘟胆已丧极怕死却色厉内荏的架式,笑道:“三瘟,你们是昔日京城混花胳膊的。我,”指指杨适,“和他也曾经是。尽管你们是混街面的(无疑于地痞泼皮的下九流)。我们是混帮闲的(上九流),不是一路人,以往也没啥接触,没交情,但你们的大名、形象和本事,我们是知道的。我们呢,家,曾经的家就在你们管的那片街面不太远处的富人区,我刘无忌和我兄弟杨适的名号,想必你们也听说过。咱们混得盘面不同却也算同行,怎么也该有点同道相惜同道情吧?眼瞧着你们如今潜藏在此偏僻地,和我们哥俩一样也是落难了在京城立不得脚混不下去了吧?”

    这是给三瘟体面的说法了。三瘟的身份说白了就是人渣,最邪恶最凶残歹毒最该死的那种。

    三瘟听了这话,都不禁心中一动。

    静下心重新仔细瞧了瞧刘无忌和杨适,嗯,有点印象,认出来了,虽然刘杨二人的形象气质甚至模样和昔日在京城时都有点改变,但应该就是他们曾经羡慕嫉妒恨却怎么无法混到那层次的同行“邻居好汉”,而且似乎有善意.......

    正担忧性命不保呢,三瘟这样的混社会的狡诈阴险无耻之徒看到了台阶,哪会不立马顺着下的。

    老大黄瘟带头哎呀一声,收刀一抱拳:“原来真是二位同道。当初也听说过二位遇到事不得不离开了京城,不想今日有缘还能得见,真是幸事。只是你们似乎变化不小,猛一见却是没认出来。这事闹的。误会。全是误会。看二位这”

    他说着示意杨刘二人不张扬却也很体面的打扮,“这是混得不错呀。遇难却呈祥,是有本事也有好运气。不象我们兄弟几个。不知兄弟如今在哪高就得意在哪发财呀?“

    毒瘟眼珠子一转,满脸化为真诚豪杰相:”咱们是同道,又是京中邻居,不说打断骨头连着筋那么亲,却也是有乡里乡亲香火情在。我们几个兄弟往日可是着实羡慕过二位的能耐和风光,只是本事低微,能力有限,羡慕不来,也不敢凑上去高攀.......后来听说你们出事了,也曾经大叹世事无常,英雄好汉总不得好报,甚为遗憾.......”

    这些话说就连宋江都有些触动感叹,对这三个不知什么瘟的肯定不是什么善类的家伙却情不自禁有了些好感甚至欣赏之意。

    杨适看了看刘无忌,一笑,伸手示意宋江这,“三位同道的问题先别急。且先让我向你们介绍一位了不得的英雄。”

    “这位就是闻名山东河北,甚至江南也多有耳闻的好汉,人称山东及时雨宋江宋公明哥哥。”

    对三瘟这样的恶徒介绍人,就不必提宋江的孝义黑三郎什么的了。三瘟哪会在意什么孝不孝义不义的。他们只在乎利。及时雨这绰号才是最能打动这三个家伙的核弹。

    果然,这么一介绍,三瘟立即瞪大了眼睛仔细看着既黑又胖矮的宋江,心中极不屑宋江的其貌不扬太平凡甚至属于丑陋鄙薄,但却个个是表演高手,不约而同都是满脸惊讶、敬佩、猛然遇到偶像的欣喜.....等表情,又不约而同一齐抱拳躬腰施礼,异口同声道:“想不到居然是及时雨哥哥当面。我等久仰哥哥大名,不想却是这种方式相见。惭愧,惭愧呀。我等有眼不识泰山,让哥哥受惊了。请哥哥大人大量勿要见怪。”

    这番假亦真来真亦假,真真假假难分辨的到位表演,虽然远达不到宋江最喜欢的那种听名纳头便拜的程度,但刚经受了惊吓从死亡中逃出来的宋江此时倒也没感觉三瘟虚伪作作、诚意不够,场面上更不会计较太多。

    他嘿嘿一笑,“三位好汉客气了。宋江不过是寻常人物,文不成武不就,略得江湖兄弟抬爱吧了。能行走江湖都是江湖兄弟们给面子,可担不得三位在卧虎藏龙的京城都能混得名声响亮的好汉如此情谊。再者,看你们如今这情形,所为怕也是迫不得已。生活所迫嘛,都得穿衣吃饭,这年头活着不易,理解,理解。”

    宋江的话让这些日子苦逼憋屈久了的三瘟神心中感触,不禁大为受用,对宋江起了敬畏戒心,也有了些好感,再说话,那态度就真诚了不少.......友好起来,进店重新开宴一述......

    三瘟应杨刘二人邀请,加上宋江得知这三人的拿手本事后不知怎么的心思一动,由警惕、厌恶转为欣赏,也愿意与晁盖一封书信推荐一下,这伙恶徒就上了二龙山入伙,成了在山外远处四方酒店负责监视官府动静的探事头领.......既得逍遥,有继续开店做恶的便利,不用受身在二龙山的严厉山规拘禁,又能享受二龙山的肉食等好处.........甚是欢喜。

    二龙山又多了三个情报好手,更兼索命无常煞星.......

    -- 上拉加载下一章 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