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历史小说 > 大明文魁 > 八百一十章 林延潮审案
    公堂之上一片肃然,马光等六县一州七位州县官员,各自坐在公案的两旁。

    他们看着林延潮公案上堆叠得高高的卷宗,脸上都是露出各等表情,就差没写上'呵呵'二字。

    林延潮此纯属狗拿耗子多管闲事,把他们从各自州县的官衙叫来,这不是找茬是什么?你林延潮只是暂署府事,何必操那么多心?外头那些以诉讼为能事的刁民,你林延潮来对付看看啊。

    不说案件难易,就是这八十多宗各州县积累上来的疑案悬案,就立即能把你问趴下了。

    不说你一日能审得完,眼下已过了小半日,剩下的案子,我看你又如何审?

    林延潮升堂已毕,这时候两名刑房书办,一人一个各捧着一叠山高的卷宗来至林延潮的公案旁。

    领头的刑房司吏道:“启禀司马老爷,这是今日之告状诉状,一共三十六卷。”

    听了这刑房司吏的话,马光等官员要么是唇角一动,要么是捏须摇头晃脑。

    积累的八十余宗,加上今日放告的三十六宗,这一百多宗的案子,林延潮要今日里要审完,那简直是痴人说梦。

    听完禀告林延潮点了点头道:“放下。”

    几名刑房书办跟上来帮忙,但见卷宗实在太多,连公案都堆得放不下了,索性就放在公案一旁的地上。

    面对如此多的积案,林延潮仍不着急着抓紧时间审案,而是慢条斯理地喝了口茶道:“列位都是一州一县的正印官,本司马身为佐贰官,又不是在提刑按察司兼差,本不该拿这诉讼之事来问诸位。”

    马光等人听了林延潮话中所有松动,都是释然。这也是,高高举起再轻轻放下,才是为官之道嘛。林延潮将他们抓来问个话,表示一个不满态度,如此与自己撇清干系,以后他们该干嘛干嘛,这官不都是这么当的。

    却见林延潮继续道:“但是本官既代掌府事,那么就不能坐视不理。诸位身为正印官,怎可见得百姓冤屈不雪,至于一旁不问,批驳而回,令百姓告状无门,走投无路,不得不来府衙上控。”

    “百姓呼诸位为老父母,但岂有父母至子女于不闻不顾?若各位人人都如此怠慢公事,那么本丞是不是要日日都跟在诸位背后给你们收拾烂摊子?”

    众官员听林延潮这么说,知他是要真追究了,但是道理说得好听,也人人会说,可是谁又能做到呢?

    几位县官都知林延潮不是好相与的,不敢抗声,唯独目视知州马光。

    马光咳了一声,当下道:“司马所言甚是,但道理人人会讲。我等为亲民官,也有许多难处,就以本官而言,州内不仅仅是诉讼之事,我还要劝农劝桑,兴以教化,不可一一面面俱到,故而有所疏忽大意,也是难免的。”

    “至于司马骤暂府事,不知下情也是理所当然,久而久之也是自会明白了。”

    马光这话几乎就是说,林延潮你站着说话不腰疼,你翰林出身,了不起也就是当过一任佐贰官,你我易位而处,你来当这基层亲民官试试看啊?

    林延潮看向马光问道:“哦?马知州是忙着劝科农桑,以致无暇处理刑名之事,导致贵州治下,贺姓苦主,其家人七月而亡,暴尸至今日仍不得下葬,只因凶手仍逍遥法外?”

    马光闻言面色一变道:“此事另外有内情,司马不要听信刁民一面之词。贺姓刁民让其兄暴尸半年不得下葬,此乃孝悌乎?”

    “也好,司马既不以为然,今日在此,不如让我等见识一下司马审案的手段,也让我等一长见识。”

    马光说完,下面几位县官都是附和地道:“是啊,久闻司马大名,今日正好见识一二。”

    “司马有三元及第之名,又曾是帝王师,想必断案的水平定是高于我等好几筹。今日也让我等见识一下,开开眼界。”

    “不错,不错,百闻不如一见,闻名不如见面,要见识的,要见识的。”

    这几名县官看似吹捧林延潮,其实用意就是在于捧杀。你林三元不是很厉害吗?好啊,等会有你丢人的。捧得越高,摔得越惨,听过没有?

    林延潮哪里不知这几人用意,微微一笑道:“本丞虽是不才,为官资历也不如各位,但论及实心用事,比诸位还是有一日之长的!”

    众人听了心底都是怒,好啊,你林延潮是说我们不实心用事,那你实心用事给我看。

    马光冷笑拱手道:“实心用事之言,我等不敢苟同,话说眼下日已过午,这案司马审还是不审?”

    他们这几人一打岔,正好日已正午,半日过去了,剩下半日,他们就是挖了眼睛,也不信林延潮能审完。

    就在这时,林延潮点点头道:“多谢马知州提醒,本丞正要看卷宗。”

    马光等七品州县官闻言不由莞尔,什么林延潮竟连案件卷宗都没有事先看过,这是毫无准备啊,就你这水平还敢来审案,简直笑话。

    林延潮持一卷宗,飞快过目,边看边对堂下道:“哪个是宁陵县苦主于二苗?张大狗。”

    两名百姓上前跪下道:“小人是。”

    林延潮继续看卷宗,口里发话问:“你说邻居张大狗抢你之栲栳,有何凭证?”

    于二苗当下开口诉说案件,林延潮一面听,一面又取了另一案子的卷宗过目。

    于二苗道完,张大狗正要分辩,林延潮止住问道:“你们二人用着栲栳盛什么?”

    于二苗道:“装菜籽。”

    张大狗道:“盛米。”

    林延潮不假思索地道:“命衙役用棍敲之这栲栳。”

    于二苗,张大狗被请至一旁。

    说完林延潮拿起手上卷宗问道:“许大,王二何在?”

    两名百姓上堂,二人穿着富贵,看来是有钱人家。

    许大说了情由,原来许大昔日家贫,将子寄养给王二,后许大发迹,想将子讨回,王二不肯。许大将王二告上衙门。

    许大诉说案件,衙役上禀道:“击栲栳见菜籽。”

    林延潮当下道:“将栲栳判给于二苗。”

    于是林延潮手书判词,这边许大说生恩大于养恩,理应儿子归宗,王二说养恩大于生恩,理应儿子归王家,且子不识许大,也不愿认生父。

    林延潮写完判词后,于,张二人心服口服退下堂去,而许大,王二当堂吵作一团。林延潮将惊堂木一拍喝道:“先将二人拖下去杖六十。”

    许大,王二抗声申辩,表示不服。

    马光等人也是一晒,林延潮这简直乱来。

    林延潮冷笑道:“依大明律,只可收养本宗子弟,若有收养异姓子弟者,送养者,养者皆杖六十。”

    许,王二人听了都是大惧,一并跪下道:“此小民不知,求老父母饶命,替我们二人裁断,只要不受杖责,如何我们都听。”

    林延潮当下又传二人,一面听一面手书判词:“例载归宗,姓难乱也,王二不从本宗子弟中收养,收养异姓子弟,已是违律在先,本不正焉言末正,怎能以生恩养恩论之,判子归许大。”

    王,于二人对视一眼,只能领判。

    至于马光众官员对视一眼,都是心惊,争子案,事关儒家最重视的伦常,十分难判,一个弄不好老百姓骂,按察司复查时也要问责。

    但林延潮一句话摆平王,于二人,断案更是合情合理,更难得是片刻间作出决定,手书判词时,还正看着下一案的卷宗。

    对此众人只能送上一个大写的服字。

    众人看林延潮手书判词,笔下不停,口中发落,耳边听判,断案无有任何失当之处。任何疑难的案子,到了林延潮口中三言两语立解。

    就算有豪右权贵仗势压人,但林延潮也是轻而易举从中缓解,不偏不倚,判一个两边都接受的结果。

    但见每审一案后,听判的老百姓无不心悦诚服,连连叩头而去。

    马光此刻唯有惊呼,此子真乃奇才?三国演义中庞统决案也不过如是。

    此刻不消多久,但见公案旁如山高的卷宗,如冰融雪化般消解,马光等七人各个都是面无血色。

    但见林延潮一口气连审百件大案,没有半刻疑难。马光方才不是说案子没空一一审问吗?林延潮一日审百案给你,在众人面前狠狠抽你两记耳光。

    月台外老百姓见林延潮审案无不拜伏,大声谈论着方才的案子,待卷宗还剩数案,外边仍天色尚早。

    林延潮忽投笔一旁,离开公案向马光等问道:“诸位以为审案难乎?不难乎?”

    众人皆是垂头不语,无一言以对,马光更是连连咳嗽,以掩饰尴尬。

    “本丞知尔等欲看我之笑话,但不到半日,百案已决,尔等以为如何?”

    “莫说是百案,就是千案,本丞又有何惧?”

    闻言众官员战战兢兢不敢言一字,一旁刑房司吏,书办,以及衙门官员皆是大开眼界,他们就算是久历案牍,精通刑名几十年的老吏也不能如林延潮这般决案。

    他们都是打心眼里佩服,想起方才马光等刁难,都有替林延潮吐气扬眉之感。

    这时马光忽立起道:“林司马或许真是百里之才,但是也不过如此。只敢拍得苍蝇,却不敢打老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