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历史小说 > 大明文魁 > 七百九十五章 打狗给主人看
    向大户募钱,素来是很得罪人的事。

    明朝虽没有‘护官符’这等说法,但每名地方官上任之初,都要打听清楚,当地有哪些大族不可得罪。

    以商丘而论,‘护官符’就是商丘八大家。

    如八大家里的沈,宋两家,沈家有礼部侍郎沈鲤,宋家有保定巡抚宋。

    假如以苏严,林延潮今时今日的地位,如果一不小心得罪了沈鲤,宋这等大佬,尚不至于前途尽毁。

    但得罪了沈,宋家,那就是两回事。

    这等世代簪缨的大族,不仅是一家之力,他们与本地各大家,相互联姻,是扶持遮饰,约定相互照应的。

    得罪一家,就得罪一片。

    苏严再极不好讲话,再如何不讲情理,那也是对属僚,对治下百姓,但对于郡内大族,他若不懂分寸,这乌纱帽早没了。

    所以向大户筹钱,这等得罪人的事苏严不出面,林延潮来干。

    若是将来贼退,他们家在朝为官的人,知道被你重重‘敲诈’过一笔,那就等着一本参上吧。

    众人有心替林延潮说话,但慑于苏严的积威下,不敢说话。

    苏严对林延潮道:“眼下数万乱民聚集城外,一旦城破,不仅你我性命,就算城中百姓也将不保。林司马,我等身为父母官,当以本府百姓为重。”

    林延潮心想,不错,城池都要破了,自己还担心是否罪人?自己如此与明朝国破时,崇祯帝那位国丈有何不同。

    但苏严不出面,却拿自己当枪使,林延潮也不是不知。

    换了一般官员做法,就是面上先答允了,然后阳奉阴违,不肯出力。

    但眼下危及之时,林延潮也不会这么小人。

    林延潮道:“府台所言极是。但大户也是百姓,他们的钱也不是天上掉下来的。故而林某想请府台许诺,给捐钱的大户,免征来年夏税。这钱一来用以与响马讨价还价,二来先拿一部分,犒赏守城将士,安定军心。”

    林延潮说的办法,等于寅支卯粮,提前向大户借明年的夏税,来向响马赎城。

    如此必影响本府明年的税入,身为知府苏严的考绩。

    苏严眉头一皱,一旁让师爷讽刺道:“林司马,你与府台谈条件,那要你出面何用?”

    让师爷这话很不客气。

    “那我出面无用,那由让师爷,你来谈如何?”林延潮沉下脸来。

    让师爷不料林延潮竟敢反驳,他平日仗着自己是苏严心腹师爷,常训斥下面的官员,丝毫不留情面。

    连几位通判,甚至都受过他的气,所谓狗仗人势,也不过如此。

    林延潮这一斥,顿时令在场官员大快人心。

    让师爷冷笑道:“我若为朝廷命官,自当其责。司马大人,你别忘,你才是本府同知,当仁不让的是你。”

    林延潮斥道:“你也知我是本府同知,那么本官与府台大人说话,你三番五次的抢白作何?身无功名,竟如此放肆,信不信本丞治你一个不敬之罪!”

    故而有的人接近权力,就自以为拥有权力。平日大家惧你是因你是苏严师爷,若你没有这个身份,整府官员哪个会将你放在眼底。

    官场上下礼仪,林延潮不可顶撞知府,那是以下犯上。但数落师爷,却没有人说什么不是。

    这就是打狗给主人看!

    吴,周两位通判见两边要闹翻,立即打圆场道:“司马息怒,让师爷也并无恶意。”

    吴通判窥视苏严脸色,向林延潮说项道:“司马啊,府里也不宽裕,夏税虽不多,但也是府里重中之重,我看大家各退一步,免征一半夏税如何?”

    林延潮想了下道:“一年夏税不可再少,我看改以两年夏税,各减其半如何?”

    苏严在本府任期只有最后一年,那第二年减半,对他没什么影响。

    几位通判都向苏严征询,苏严终于通融道:“就如此吧。”

    之后林延潮向城内大户一一商议过去,最后筹来了三万两银子,以及几百名大户家丁。

    商丘知县也从城里募集了一千民壮上城。

    这些民壮家丁虽都是乌合之众,但城下乱民也是乌合之众。

    林延潮筹了三万两银子,不待与苏严分说,先拿了八千两银子给守城的士卒分发下去。

    按人头一数,每个人竟都领到三两多银子,乐得不少人都合不拢嘴

    尽管如此更进一步得罪了苏严,但却安定了的守城士卒的军心。

    一直等至第二天,万历十一年的年初一。

    归德府城头上用吊绳缓缓坠下几十筐柳条筐隔在城下,乱民们不知怎么回事,远远地望着。

    待柳条筐坠至地上时,才有乱民远远瞧了一眼道:“呵,这都是吃食。”

    “别去,城里的狗官,定是在吃食里下了毒,骗我们去吃呢。”

    这时城头上有人喊道:“府台大人说了,昨个儿过大节,城外的好汉远道而来,本府地瘠民困没什么好招待的。这筐里都是些吃食,就算是府台大人款待各位好汉,不成敬意。”

    山头那一阵骚动,然后几十骑来至城边。

    马匹所经,乱民们奔跑四散。

    几十骑中为首一名大汉向城头抱拳道:“多谢苏府台好意,但咱们一会还要刀兵相见,这些客套咱还是免了吧!”

    说完这大汉手一扬,他手下一名女匪策马向前,抬手张弓就是一箭,说话间将一正在下坠的柳条筐上的吊绳射断。

    吃食滚落了一地!

    然后这女匪英姿飒爽地策马而回。

    响马这边顿时爆发出一阵喝彩声。

    但对于官兵们而言,真是好大的一个下马威。

    眼见这女匪这等箭术,城头上都是哎呀地乱叫,大家同时压低了脑袋,生怕被这百步穿杨的女匪,一箭射向自己脑袋。

    而延潮则是心底一寒,城外这乱民确实不算什么,但这些骁勇的响马才是大患啊。

    苏严站在林延潮身旁,对方才喊话的官兵道:“你继续说。”

    这官兵道:“正所谓先礼后兵,咱们府台大人一番好意,给各位当家打个商量。若是各位当家与我们谈不拢,大家再打不迟。”

    城下响马一阵骚动。

    为首的大汉冷笑道:“那请府台大人划下道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