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历史小说 > 大明文魁 > 四百八十五 西湖游记
    参加文会?

    想到文会,林延潮自求学以来,可谓见识了不少,要么不是不少文艺青年骗吃骗喝的场所,要么就是一些文学青年无病呻吟,悲春伤秋。

    所谓文会,大多是无聊的人组织的,相互吹捧,彼此捧臭脚的,用此来扬名的。

    对于文会,林延潮是丝毫没有兴趣,于是推说不去。

    袁宏道见林延潮如此笑着道:“宗海有所不知,此文会并非一般吟诗作对,而是比较文章。昔日王右军赴兰亭修禊,一文而就,名流千古。”

    林延潮道:“原来如此,兰亭序乃序跋,这文会是比试小品文吗?”

    袁宏道笑着道:“也可以这么说,文试文章篇幅限一尺牍之内。”

    汉朝诏书,书于一尺一寸之书版上,以尺一牍,所以也将书信,信札,短篇幅的文章,称为尺牍。篇幅很短的文章,可以称尺牍,至于林延潮所说的小品文,小品来自佛学,指的是佛经的节本。

    小品是对于大品而言,大品是佛经之全本。故而小品文就特指篇幅较短的文章。如书信、游记、日记、序跋等文章都可谓是小品文的一种。

    文会若是论及诗词,林延潮不过是中人之姿,但论及文章嘛。

    林延潮听了也不想别人面前卖弄所长,何况眼前的袁宏道就是一位小品文大家。

    林延潮当下道:“这小品文,既不宜说理,也不易传道,不过是小技,小道而已,明道宗经才是经国之大业,不朽之盛事啊!”

    林延潮这话说得可谓是冠冕堂皇,确实在正统文人里,读书人的学问是在八股文章上。

    小品文什么的,太重于文赋了,反而是华而不实。

    袁宏道不由一晒道:“宗海兄,此言差矣,陆放翁的致仲躬侍郎尺牍,以及五柳先生的与子俨等疏,这等文章都是琅琅上口,一字一句读来都是唇齿留芳的。这等文章都是小品文,如何说是小技,小道。”

    林延潮也是点点头道:“中郎兄说得也有道理,苔花如米小,也学牡丹开。”

    袁宏道拍腿道:“此话说得极有道理,宗海你随我一并前去就是。”

    林延潮推道:“在下才疏学浅,不攻于尺牍文章,这等文会还是不去丢人现眼了。”

    袁宏道只道林延潮心虚,诶地一声道:“宗海兄,不要妄自菲薄嘛,出入的都是苏杭有名的举子,就算去了看一看,也算大开眼界。”

    林延潮无奈地,心想去见识一下也好,如此路上游玩两三日,不耽误了自己的省亲的归期。

    林延潮于是道:“既是同船而渡,自也是同船而游,在下恭敬不如从命了。”

    袁宏道闻言当下大喜道:“到了杭州,再与你介绍几位志同道合的好朋友。”

    面对袁宏道如此盛情邀约,林延潮也推脱不过。

    于是林延潮与袁宏道说说聊聊,乌蓬船也是走走停停。袁宏道兴致一到,就将船停在水边,与林延潮把酒言欢。

    林延潮自是希望船走得越快越好,但寄人篱下,又不好催促,只能努力将袁宏道灌醉,再催促开船就是。

    如此经两夜一日,船终于抵至杭州武林门。

    武林门外乃运河重要码头,交通孔道,钱粮,鱼货,可谓是人烟辐辏,商贾云集。

    众人看到武林门外盛景,再想想一会要入杭州城,众人都是心动。

    “宗海兄与家眷,可是初至杭州?”袁宏道察言观色在一旁问道。

    林延潮上京赶考时,曾匆匆路过杭州当下道:“当然曾在此稍歇,未曾入城中游玩。”

    袁宏道对林延潮道:“这上有天堂,下有苏杭,既到杭州,怎可错过,小弟少不得陪宗海兄一趟。”

    “实在是太劳烦中郎兄了。”

    袁宏道道:“你我何必客气。”

    于是林延潮命展进在杭州城外雇船,而自己与家眷一并从杭州武林门入城。

    林延潮两世也是头一次初次来杭州,心情不免激动。

    林延潮问袁宏道,我等先去何处?

    袁宏道只是笑而不语,众人在武林门雇了几辆马车,一路向西而行。

    这马车是敞帘的,坐在马车上之人,转头之间就可见到满城春(协和)色。

    三月的杭州,正是最美的时节。

    沿路杏桃相次争妍,桃花盛开,宛如百里胭脂云。

    林延潮看这满树桃花入了神,陡然抬起头望见一座七级石塔突兀立于层崖之上。他心知这必是吴越王钱弘俶所建的保俶塔。

    保俶塔北镇西湖,林延潮笑着与一旁同坐的袁宏道问道:“中郎兄可是与我同去西湖一游?”

    袁宏道还是不肯说,笑着道:“宗海兄不必问,你随我去就是。”

    林延潮点点头,在马车颠簸中,微微闭起眼,右手枕在车窗上,,耳边似依稀听到梵音钟鼓之声。

    这初春午前,阳光明媚,马车行走在城间,却不闻市井喧杂,暖风轻抚,花瓣飘落,一时薰然如醉。

    此刻悠闲自如,几欲大梦五百年。

    陡然马车一停,袁宏道与林延潮道:“宗海兄到了。”

    林延潮睁开眼睛,但见眼前是一处黄墙碧瓦的禅林古刹。

    林延潮抬起头,但见门额写着‘大昭庆寺’四字。林延潮知这大昭庆寺乃是名寺,与京师戒台寺南北齐名。

    袁宏道道:“我与住持有旧,故而邀宗海兄一并来听经说禅。”

    林延潮大喜道:“这是再好不过了。”

    二人一并下了马车,可入寺后,知客僧却告诉二人住持今日不在。

    少许失望,但此不妨碍林延潮游兴。

    袁宏道与林延潮一并入寺,但见两庑栉比,悬幢列鼎,真有禅林气象,至于林浅浅则与丫鬟同去拜佛,两边于是不在一处。

    游寺乏了,二人至禅房歇息。

    僧人当即林延潮与袁宏道上茶。

    喝着清茶,就着茶点,再用巾帕洗了把脸,疲乏之意顿消,林延潮不由浑身舒坦。

    用毕之后,袁宏道与林延潮道:“既是住持不在,吾与宗海同游西湖。”

    林延潮答允了。

    二人即雇了一小舟,入西湖而游。(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