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历史小说 > 大明文魁 > 第两百九十九章 我是初哥
    男人都有青楼梦,才子更有青楼梦,林延潮读书六年多,一直绝步青楼,这一次也算体验一下腰缠十万贯,骑鹤下扬州的风光。来到眼前的悦翠楼,就拿他当天上人间吧,就算是还了上辈子作**丝时的志向。

    不过林延潮在林世璧面上还是要表示不去的,因为这样自己就可以不用掏钱,让林世璧当这冤大头。

    于是众人当下入了悦翠楼,不由感叹里面的器物,一看就十分奢华啊,且丝毫没有青楼的俗媚之气。

    入内后女子,也没有衣着暴露,用色相诱人,都是各个端庄持礼,仿佛大家闺秀。

    林延潮等人进入二楼一个叫牡丹春色的厅里,门口垂以珠帘。

    林世璧一副风流才子的模样,事实上他在闽地时也是有名的青楼常客,不少青楼女子以和他诗词酬答为荣。

    当下林世璧一副见多识广的样子与众人道:“京城里的青楼女子一贯高傲,见过大场面,这可不是小地方,见个举人进士就登了天了。咱们这等来京赶考的士子,见得多了,要得她们青睐可没那么容易。”

    一人笑着道:“有林兄在这里,我们萤火之光哪敢与你这皓月争辉。”

    一人亦是道:“要被青楼女子看上,要么有才有财,这两样林兄你都有。”

    一人也是道:“是啊,我等来此是求见周盼儿一面的,已是足矣。”

    林世璧听了呵呵笑着,拿眼睛不住凑林延潮然后嘲讽道:“宗海,第一次来吧,不必局促,咱们士子在青楼里交游应酬也是常有的事。考完就好好放松一下。”

    被林世璧当着这么多人面说自己是‘初哥’,无疑是一件很没面子的事。

    一旁一人连忙替林延潮解围道:“不过宗海兄,大丈夫食色性也,别不放开,再说以你的才学,随便拿出一篇诗词。即可得美人倾心,若是得了那些卖艺不卖身的大家赏识,不需花一分钱,就能得成为人家的入幕之宾啊,说不定还自愿嫁你做妾,平白得一份奁妆!”

    林延潮听了心道,既睡了人家,还得了钱,这么说来。与小白脸有什么区别啊。

    不过周围的士子却对此津津乐道,显然是拿来当作男人一等风雅,令人羡慕的成就。

    林延潮听了笑笑,就不说话了。林世璧见削了林延潮面子,当下更是得意起来。

    不过随即他们被告之周盼儿今晚有客了,大家是见不到了,众人不由觉得扫兴。

    想想也觉得没错,男人的成就。总需要女人来肯定的心态。花魁就成了男人展现魅力的场合,谁能夺得花魁的芳心。这不亦于另一等可以媲美金榜提名的风光。

    不过周盼儿既是名角,花魁,多少王公子弟要见她一面,并非是他们轻易能够见到的。

    但随即就六名清倌人入内,林世璧他们一见这六名女子,顿时先前没见到周盼儿的那点失落。一下子就丢到爪哇国去了。

    这六名女子无一不是可人的,只是有的娇憨,有的冷艳,有的大方,各有千秋。

    众人坐得是圆桌。姑娘入内后先是行礼,然后与众人插着坐。

    不过既是清倌人,那是卖艺不卖身,这几名女子相貌既是清丽脱俗,且知书达理,一个个都是显然都是读过书的,而且身上还带着淡淡的清高。

    才子们最喜欢的,就是这样知识女青年来。

    众人一下子就陷进温柔乡中去了,忙着与几个女子说话。这几个清倌人也是熟络大方应答,立即场面就热闹起来。

    阵阵欢笑声,从牡丹春色厅里传来。

    有美色当前,众才子们谈了几句,就用各种话术,技巧展示自己的风度才学。

    不过林延潮身为旁观者,总觉得这样子好像有些秀肌肉,孔雀开屏味道。当然大家都是读书人,在卖弄的时候,还是比较含蓄委婉。

    众人中无疑林世璧是最出色的,毕竟是有名的风流才子,他也不是一来就学着他们卖弄自己的诗词,或者说一些俏皮的笑话,将几位女子逗得前仰后合。

    而是一个人静静坐在那里装了会逼,等着众人上来展示了一番后,他才开始说话。

    与他们不同,林世璧随便一两句话,即是令场面一变,众人都跟着笑了起来,气氛一下子活络了。林延潮看见几名女子美目中目不转睛地看着林世璧,更有一人贴在林世璧的身旁,令他不由感叹这厮把妹果然有一手啊。

    林世璧频频目视林延潮,一副和哥比起来,你还差得远的表情。

    几碗黄汤下肚,众人也谈得深入起来。

    “妹妹这等美貌,定是惹来无数相思吧!”

    “哪里,不及公子多情啊。”

    “奴家,没什么志向,只是要觅一个心甘情愿的人,嫁掉啊!”

    “姐姐可以嫁给我啊!”

    “尽说这样的话,你们男人都是没心肝啊!若是中了状元,早把当初说过的话,当作耳边风了!”

    “哪里,若是我如此负心,叫我万箭攒心。”

    林延潮听了只是静静的吃菜。

    “这位公子,怎么一直不说话啊!”

    一名青楼女子笑意盈盈看了过来,林延潮还未开口,一旁林世璧既笑着道:“我这位朋友第一次来青楼,难免有些拘束,放不开!”

    众姑娘都是露出原来如此的表情。林世璧不怀好意地笑着,看来他是要把林延潮‘我是青楼初哥’这等形象牢牢竖立在别人脑海中了。

    一旁人劝林延潮苦口婆心地劝道:“大丈夫,食色性也,没什么好拘束的。”

    那女子笑着道:“原来如此,楚君,你陪陪这位公子,别怠慢了他。”

    林延潮没说什么,一名女子移步坐到了他的身旁,轻轻欠身道:“这位老爷,楚君有礼了。”

    林延潮打量对方,但见对方穿着月白色的湘裙,长发挽起,容貌却是六名青楼女子里却是美的一人,若说其他人气质各有不同,那么这位女子无疑要更青涩。

    她自上桌来,不太喜欢说话,不如其他青楼女子那般会活跃气氛。

    林世璧他们与她说了几句,便转去与他人说话了。

    在厅里唯独林延潮和对方,与厅里嬉笑的众人有几分格格不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