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历史小说 > 明士 > 第1543章 皇帝亲临
    徐阶脸色阴沉,马芳的策略没有问题,徐阶想了几天,想出的办法和马芳一样。但是一下子将兵部尚书王国光和户部尚书葛守礼都给派了出去,徐党在六部一下子就失去了两个尚书,这让徐阶如何肯答应?

    到时候,高拱再一运作,占据了户部尚书和兵部尚书的位子,葛守礼和王国光回来也没有了位置。

    那徐党的损失可就大了。

    “策略可以!”徐阶凝声道:“但是这总督的人选却要斟酌。葛守礼和王国光都在重要的位子上,大家看看有没有别的人选?”

    “皇上驾到!”这个时候,外面响起了太监的呼声。

    六个人立刻站起,在徐阶的带领下,向外走去。但是,还没有等到他们走出去,隆庆帝已经推门走了进来。

    “拜见陛下。”

    “免礼!”

    隆庆帝径直走向了首位坐下,然后示意大家坐下。众人按照次序坐下。隆庆帝凝声道:

    “办法想出来了吗?”

    “刚刚想出来一个办法。”徐阶将马芳的策略讲了出来,然后刚想要说出总督的人选不适合,却见到隆庆帝干脆地打断了他的话道:

    “按照这个策略,战争一天不结束,市舶司和互市一天就不能够恢复,是不是?”

    “是!”徐阶尴尬地说道。

    隆庆帝就急了,市舶司和互市不恢复,我的帑怎么办?

    “这个办法不行!”隆庆帝断然道:“朕要一个既能够解决战争,又能够解决市舶司和互市的办法。办法你们来想。

    徐阶!”

    “臣在!”

    “如果你能够想出来办法,朕也封你为上柱国。”

    徐阶的心中便是一动,如果自己能够成为上柱国,那高拱就更不是对手了。这个内阁就是自己的天下,继而就能够架空隆庆帝。

    但是,还没有等到他这个念头完全浮起,便又听到隆庆帝说道:

    “高师。”

    “臣在!”

    “如果是你能够想出办法,朕便升你为内阁首辅,徐阶为次辅。”

    徐阶的脸色便是一变,高拱的眼中却是一喜。

    然后隆庆帝又将目光望向了其他四个内阁道:“你们也是一样,无论是谁为朕解决了这个问题,朕都不吝赏赐。这个内阁的排序也应该变一变了。”

    气氛沉默了下来,最终还是高拱长叹了一声,他此时已经明白,自己是真的想不出办法来,如果能够想出来,早就想出来了,于是羞愧地对隆庆帝道:

    “陛下,臣无能,臣请辞。”

    隆庆帝一听,心中就急了。这还没怎么样,自己就是把话说得重了一点儿,这自己的老师就要辞职了。

    高拱要是一走,这内阁可真就是徐阶的天下了,自己怎么办?

    “高师不可,你走了,朕怎么办?”

    徐阶在一旁看得眼热,他心中知道,自己如果辞职的话,隆庆帝一定不会挽留自己。

    “臣不能为陛下分忧。”

    “那也不至于辞职啊!”隆庆帝焦急道。

    徐阶翻了一个白眼,心中暗道:“不过是做做样子罢了,还真能糊弄皇上。”

    隆庆帝目光焦急地扫过了众人,然后目光就看到了罗信,慌乱的心神就是一定,在他的心中,罗信就是他的依靠,别看这些日子,隆庆帝眷恋后宫,但是一有事,还是立刻在心中依靠罗信。

    “罗师,你有什么办法?”

    罗信轻声道:“陛下,臣年轻识浅,有首辅和次辅大人在,还有诸位阁老在,他们会想出办法来的,陛下不要着急。”

    高拱双手一摊,望向了罗信道:“不器,你就别谦虚了,我是真的想不出办法来。你被誉为大明军神和财神。你要想不出两全其美的办法,还有谁能够想出来?”

    马芳立刻打蛇顺棍上道:“不器,我赞同高大人的意见。”

    高拱便赞许地看了马芳一眼,心中暗道:“不愧是我的人!”

    严纳也开口道:“我对兵事原本就不懂,就不乱出主意了。”

    罗信摇头道:“战争的事情归兵部,财政的事情归户部。马大人分管兵部,张大人分管户部,两位大人多商议一下,也许就商议出一个两全其美的办法。”

    “我的办法就是防御,两全其美的办法我想不出来,就是不知道张大人有没有两全其美的办法?”

    张居正脸上现出苦笑道:“我眼前还没有想出办法。”

    “那就是说以后能够现出办法喽?”马芳紧追不舍。

    罗信在心中给马芳点了一个赞。

    张居正的脸色更加地难看,沉吟了片刻道:“我不知道,也许能够想出办法来。”

    马芳当即转向了隆庆帝道:“陛下,我们都想不出两全其美的办法,但是张大人却也许能够想出办法来,不如将这件事就全权交给张大人。”

    徐阶和张居正的脸色不由俱是一变,徐阶狠狠地瞪了张居正一眼,然后立刻抢先开口道:

    “有罗大人这个军神和财神在这里,又何必为难太岳?”

    “我怎么为难太岳了?”马芳一瞪眼道:“是他自己说自己能够想出两全其美的办法来。”

    “我说的是也许!”张居正心中恼怒。

    “可我们连也许都没有!”

    隆庆帝此时已经烦了,打断了马芳的话,望着罗信道:“罗师,你一定有办法,对不对?这样,你先去南方,将南方的战事和市舶司解决了。只要你解决了南方的问题,朕……”

    隆庆帝沉吟了一下道:“你在内阁的排序就提升一位,如何?”

    徐阶和高拱的脸色都是一变,反倒是严纳的神色没有丝毫变化。虽然罗信在内阁的排序提升一位,就是将他给挤下去了。但是严纳不愧是好脾气,而且在内阁的**也不是那么强烈。在他看来,内阁首辅的位子不管怎么说,也没有自己的份儿。徐阶下去了,还有高拱。不能高拱下去了,自己也就告老还乡了,自己的年龄可是比高拱大。既然注定当不上内阁首辅,那么在内阁中,坐在上面位子也就无所谓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