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历史小说 > 明士 > 第1511章 辩
    罗信的嘴角泛起一丝讥讽道:“我说的是,徐阶同意你的一条编吗?”

    “一条编?”

    “你把数条编案化为一条折银的编案,这不是一条编吗?”罗信含笑道。

    “对!”张居正一拍大腿道:“就是一条编。”

    “我问的是徐阶同意一条编吗?”

    “这……”张居正苦笑道:“不同意。”

    “能说说为什么吗?”

    “这……”张居正的脸上现出为难之色。

    罗信淡淡地说道:“这可不是来找我支持的态度啊!泰岳,我和你说过,你变了,不再是之前我认识的张居正了。”

    “我没变,我只是……”

    “算了!”罗信摆摆手道:“弟子不言师过,你不说,那我来说吧。”

    “你来说?”张居正惊讶地望着罗信。

    罗信思索着后世历史上对徐阶的记载,缓缓地开口道:

    “徐阶的意思是你的一条编并不可取。他会说,那些商人虽然非常富有,但是却因为没有田产而免役,这对有田产的农户是不公平的。如此必定会导致农户因为一条编不安人头收税,只按田产收税,便会放弃田产,以图免役。这是动摇国本。”

    “你你……你如何得知?”张居正呆滞地望着罗信。

    罗信哂笑道:“以我对徐阶的了解,完全能够推测出来。而且他这理由还很充分,很难驳斥。如今你不听你恩师的,反而出来争取我的支持,我看你这不是一条编。”

    “不是一条编,那是什么?”张居正好奇地问道。

    “是一条鞭。”

    “一条编?你不是说不是一条编吗?”

    “是鞭子的鞭,抽在你恩师徐阶身上的一条鞭。”

    “不器,这个玩笑不好开。”张居正脸色一沉。

    罗信摆摆手,然后沉默了片刻抬头道:“泰岳,你来争取我的支持,就不怕恶了你恩师?”

    张居正也沉默了片刻,脸上的神色愈加地坚定道:“我认为我是对的。恩师以后会理解我的。”

    “好,我支持你。泰岳,我很庆幸,你没有变得更多。”

    “我从来没变过。”张居正气愤地说道。

    罗信含笑不语,让张居正脑门窜起黑线。不过张居正还是忍了下去,一方面昨夜被罗信开解,让他认为罗信依旧是一个他应该结交的人。有时候他甚至想,如果徐阶没有和罗信敌对,那多好啊!

    另一方面,他还要寻求罗信更多的支持。

    “还有一件事。”

    “还有什么事儿?”罗信意外地望着张居正。

    “大明宝钞应该作废了。”

    “呵呵……”罗信笑道:“即便是官府不宣布作废,实际上也如同废纸。如今大明宝钞在民间根本就不流通,没有人认,已经贬值的如同废纸。”

    “但是,一旦一条鞭法实行开来,铜钱根本就不方便运送。而我们大明却少金银,所以我认为应该出现一种新的宝钞来代替原来的宝钞。如此也是利国利民。”

    “利国利民?”罗信的神色变得严肃了起来。

    “不错!”张居正肯定地点头道:“如今钱庄都有票号,比方说你想要去杭州进一批货物,带着铜钱根本不方便,而且那么大的数量,还需要请人押解,这又是一种消耗。但是你在汇丰的京城钱庄将铜钱存入,钱庄会给你一个票号,你带着票号到了杭州,去汇丰在杭州的钱庄,便可以取出你在京城存进的铜钱。

    这是否方便?”

    “当然!”罗信点头道。

    “那既然民间的钱庄都能够做到,朝廷为什么做不到?我们完全可以发布一种新的宝钞来代替那些钱庄。”

    “你又用什么来保证你的新宝钞不会像旧宝钞那样?”

    “以朝廷的信誉……”

    “以前朝廷就没有信誉了?”

    “只要新宝钞不滥发就没有问题。”

    “关键是你能够保证朝廷不滥发吗?到时候这新宝钞就又变成了掠夺民财的工具。”

    “我……保证不了!”

    张居正沮丧地低下来头,他心中十分清楚,以自己目前的身份地位,一旦朝廷决定滥发,自己根本无法阻拦。即便是他张居正有朝一日坐上内阁首辅的位子,一旦皇帝要滥发,他真的能够阻挡得了吗?

    或者是说,即便是张居正能够阻挡的了,等他张居正死了呢?

    他虽然对于货币这方面不是太懂,但是却也知道,货币不能够依靠一个人的人品,而是要有一定的约束。

    但是……

    谁敢约束皇帝?

    “难道钱庄做得,朝廷却做不得?”张居正不甘心地低声道。

    “钱庄的是票号,却不是宝钞。两者不一样。”罗信道。

    “有什么不一样?不都是一张纸吗?”张居正看了罗信一眼,那意思是,你别糊弄我,哥也读过书。

    “两张纸的差别可是大了去了!”

    张居正坐直了身子,脸上现出好学生的神色,望着罗信道:“那你给我说说。”

    “其实说起来也十分简单,那票号就代表着银子。也就是说有多少票号,就有多少银子。”

    “不懂!”张居正干脆地摇头道:“你说的再细些。”

    “就像你刚才所说的那样,我只有再京城的钱庄存进一笔钱,钱庄才会给我一个票号。然后我拿着这个票号去了杭州,才能够从钱庄内取出钱。而杭州的钱庄在把钱给我之后,便会立刻销毁那张票号。

    这说明什么?

    第一,每张票号上的银子数量,必定有真金白银在,也就是说,你可以凭着票号随时将真金白银取出来。这就是有多少票号,便有多少真金白银,两者的数额是绝对相等的。

    第二,这个票号只是在各自的钱庄内当作取钱的凭证,你拿着这票号去买一块肉,没有人卖给你,也就是说,这个票号并不流通。所以,这两张纸是不同的。”

    张居正皱着眉头思索了一下道:“难道钱庄就这么白白地为人服务?”

    “也不是白白地为人服务,每次存取银钱,钱庄不是收一些手续费吗?”

    罗信看着张居正道:“宝钞和票号最大的区别就是,票号能够随时取出钱来,但是宝钞不行。因为钱庄有着和票号等量的真金白银,而朝廷没有。”

    *

    -- 上拉加载下一章 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