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仙侠小说 > 修真门派掌门路 > 第586章 楚神通问策
    白山,齐云碧湖宫。

    楚神通胖胖的身躯出现在传送密室内。

    “见过老祖。”早候着的齐休迎上拜见。

    “楚师弟别来无恙。”

    碧湖宫主姜焕在后面立着,笑吟吟地拱手道,“一别经年,你大道又有进境了,直教老朽即惭且嫉呢。”

    “师兄说笑了。”楚神通自然一番客气。

    “此地清净,你们聊罢。”

    两人寒暄几句,姜焕便告辞离开。

    楚神通随手布下阵法隔绝内外。

    “他与我等不同路,老祖何以约在此地相见?”

    姜焕是陆云子、蓝隶一系,齐休见楚神通示意可以交谈,连忙把心中疑问说了出来。

    “蔡渊已主动放弃大位之争!”

    楚神通第一句话就是这个石破天惊的消息,“如今形势变了。”

    齐休立刻懂了,不入天地峰,不得为掌门,陆云、楚震、蓝隶、蔡渊之流说穿了都是天地峰座下的人,如果竞争不再存在,那绝对是可以相互信任,一致对外的。

    “也许,这能算是件好事罢。”他道。

    “是啊。”

    楚神通也叹气赞同,对于全力押注在蔡渊那头的三楚来说,能助其夺得大位自然最好,若事有不济,就怕蔡渊不肯接受失败,选择长期与陆云子、蓝隶正统一系对抗,那三楚夹在当中的下场肯定好不了。

    “我传送至此,行踪最密。”

    他简单解释了下,“你听好……”丝毫不浪费时间,将蔡渊与楚问的对话一五一十转述给齐休,“有些事,楚问他毕竟不知内情,我又不擅此道,还是来找你帮着分析分析。”

    “我还道当时走通了唯一的生路,没想到一切尽在他人算中!”齐休听完,立时呆住,“如蔡渊所言,我不过是运气好,若我运气不好呢?那会是什么后果?红裳被搜魂?”思虑至此,心头涌起阵阵后怕。

    “你看,蔡渊话中可有虚言?”楚神通见他只顾着发呆,连忙着急追问。

    “他是否作伪,我等绝难知晓。”

    齐休轻抚长须,冷静下来,“只能说如果他所言为真,那能从中分析出什么。”

    “嗯,你说罢。”楚神通点头。

    “其一,利用南宫止的是谁?”齐休问。

    “楚问说是执法峰那位。”楚神通回道:“蔡渊应也是如此暗示。”

    “当时去铁风群岛的有海东芩家、齐云滕家、执法峰荆山守,前两家先离开,听说后来御兽门镇守大人突至,将荆山守等人也撵走了。利用南宫止的人肯定是这四家之一,芩、滕两家地位与齐南相若,估计做不到令南宫止为其守口如瓶,而蔡渊说我运气好,应就是指御兽门镇守突然而至,打乱了执法峰的如意算盘……”

    齐休想起当时荆山守看向自己的眼神,悟不出什么,“对红裳搜魂,御兽门应无此需要,而执法峰……”

    “那一位的大道重法,而当年楚震老祖杀高广盛后被天地峰死保下来,他会怎么想?化神修士念头不通达也不是件简单的事……”楚神通补充道。

    “对!”

    齐休忽然想起当年刑剑被龙越云错认为自己暗杀受伤的往事,执法峰囿于大道,并未重惩相关人士,却送给自己一册照影玉简,利用自己当时为破局必杀龙越云的形势,曲线逞其目的。“多年以后,利用南宫止欲得红裳的心理,将带着红裳元婴之体的我赶至铁风群岛,自愿送入荆山守手中,然后便能寻一借口搜魂,盗婴事发,再名正言顺整治我等,只怕天地峰也保不住……”

    他点头道:“这像是执法峰手法,南宫止即便吃了他的哑巴亏,也必然不敢声张,一切合情合理。”

    “那么说,一切就是那人安排?”楚神通听罢,亦是面色惶惶,“原来我们早被他盯上了……”

    “那是肯定的。”

    齐休倒不觉意外,盗婴一案也曾动静不小,执法峰怎可能不加关注,“只是这里面,也牵扯到那两位的斗争罢?”

    楚神通埋头默认。

    楚震用魔刀诛杀高广盛,执法峰要惩,天地峰要保,这里面必然不止明面上的护短之争。天地峰暂胜一筹,而执法峰大道在此,日后怎能善罢甘休。

    “所以蔡渊说御兽门镇守恩威并施,他到铁风群岛赶走荆山守,坏了执法峰的事,那就是在向天地峰示好,所图无非目前骑虎难下的醒狮谷方向。”

    齐休断得八、九不离十。

    “我虽不擅此道,但也有些自知之明,我三楚安危,还不至于令天地峰向御兽门低头。”楚神通道。

    齐休点头同意,“恩威、恩威,只怕立威之处,还在铁风群岛。”他又想起赵恶廉和唤魔土的旧事,“好一个连环套!”恍然大悟。

    “快说,快说!”楚神通急得连声催促。

    “嘿嘿。”

    齐休还笑得出来,“化神存在行事,如齐南那位那般不顾脸面者甚少,红裳安危,正是连环套最外一层。南宫止受执法峰蛊惑,不,不能说是蛊惑,那一定是某种暗示,正如当年他暗示我必杀龙越云一般,行为虽然自主,但形势仍迫使自身按其意志行事。”

    “这第一层,便是红裳遇险,元婴被我自愿带入荆山守手中,对外,背锅的是南宫止。第二层,他找借口对红裳搜魂,然后盗婴事发,名正言顺严惩三楚,以及完成对三楚背后之人的打击。对外,背锅的自然是已身败名裂的三楚。”

    齐休说完,看向楚神通,见其频频点头,终于解开心头一个多年疑惑,盗婴之事,果然跟天地峰有关!“你必然不会出卖那位,那么执法峰此举,只能解其当年未能严惩楚震老祖不得通达的念头。还有第三层,只怕着落在铁风群岛……”

    终于把姬佳芊当年说外海魔灾得利者实为齐云的指责串起来了,“看样子,那里有外海魔灾的隐秘,也必然有天地峰的把柄,其程度应远在盗婴之上!”

    “原来如此!”

    楚神通终于听明白了,“如果此事一切按执法峰意志施行,那么对大周书院等外人来说,红裳遇险,对南宫止追责,此事即可解决,后续勿论。盗婴事发,我等只有引颈就戮,天地峰及蔡渊亦不能公开反对,此第二层得以解决,外人自不必深究。他手里还捏着从铁风群岛获取的证据,随时发难……”

    “正是!”

    齐休踱了几步,“如我所料不错,铁风群岛那头的目标可能正是蔡渊。这三桩事层层递进,又尽在铁风群岛一击解决,算计之精,时机之准,真真令人拜服。说不定还有第四桩,第五桩,我等不知之隐秘,隐藏其后。”

    “那么现在的情况是……”

    楚神通拖着下巴赘肉,陷入沉思。

    “现在的情况是,御兽门镇守大人把一切都解决了。”

    齐休见他想半天想不出什么,只得接道:“逐走荆山守,一击斩断执法峰所有谋划,红裳免受搜魂,将铁风群岛那的证据夺在手上,蔡渊免受追责,同时又有把柄被捏在御兽门手中。当今之世,有几人能令荆山守知难而退,有几人能利用齐云内部暗争,借而向蔡渊恩威并施?镇守大人不出手则已,一出手便能把握住要害,果然不负当世名声。若我所料不错,两家不久便会公开消弭所谓‘误会’,齐云助御兽,独得醒狮谷!”

    “你果然是我楚家智囊!”

    楚神通大为赞叹。

    “可是我之智计,已尽入他人料中。”齐休苦笑。

    “不不,你已做到了你所能做到的一切,我楚家尽皆看在眼中。”

    楚神通又连连摆手,开解道:“因循守旧人之患,你如今得了教训,日后还怕不更上层楼?”

    “是啊,因循守旧人之患……”

    齐休又想起当年稷下秘境中,安斯言对自己的批评言语,“跳出一切,思考问题,是该有跳出一切的觉悟和勇气,才能于如此高层的险恶漩涡中挣扎求存。”

    “那我们现在当如何应对?”楚神通问。

    “解决南宫家的纠缠。”

    齐休答:“红裳恢复肉身自不需提,楚问在外海争取分封白塔更不能变,对南宫止,你也不能显露出半点放过的姿态,依然加紧追索……”

    “为何?”

    “跳出一切!我们对于诸化神间的争斗来说,不过是筏子而已,难由自主。御兽门镇守横插一手,虽本意不在此,但的确为我等解去了天大祸患,蔡渊运气之说着落在此,它与天地峰各取所得后,目光也不会再放到我等小角色身上。执法峰暂时受挫,按他的心气,也必然不会再对红裳死缠烂打。蔡渊退出大位之争,我们与陆、蓝等人的矛盾也被消弭无形,正是潜心静气,争取与南宫和解,跳出一切的好时机。”

    “怎么和解,何谓跳出一切?”

    “呵呵……”说到这,齐休诡异一笑,“靠我们恐怕难与南宫相争,还需楚问多去逼那蔡渊一逼,一条绳子上的蚂蚱,互相间能利用便要利用干净!至于跳出一切……”

    “消极点便是闷声不响,从诸化神暗争的视线中脱离。积极点嘛,那便是您三位大道之途再进一步,唯有掌握力量,才得自主。”

    “晋阶化神,谈何容易。蔡渊那头也算对我等仁至义尽,企好意思再行逼迫。”

    楚神通听罢,嘴里虽说着颓唐的话,目光中却已闪烁出自信之光,“给我三楚时间,时间,一切都要时间呐……”他喃喃道。

    两人相谈甚久,楚神通临走时,又吩咐道:“我家那个神苍多年未归,只怕已陷落在那处空间里。等与南宫和解之后,我会派些人来,你带着去寻上一寻罢。”

    “呃……好罢。”

    你家这些破事怎老找上我!?齐休心中腹诽不止,但面上,该答应的还得老实答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