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仙侠小说 > 修真门派掌门路 > 第581章 楚红裳遇难
    星夜兼程,乙木御风梭穿空而过。

    两侧甲板上蜷缩着许多翅背长有九条白羽的黑色巨禽,这些九翅玄鹰正乃史万奇支援之物,几年间逐渐将不能应付外海情况的银背驼鳐替换,帮了三楚和楚秦很大的忙。

    “慢了,太慢了!”

    飞梭头部,齐休抬头焦急地望着上方罡风,“飞不到罡风上面去吗?”将栏杆捏得嘎嘎作响犹不自知,“以前这船可快多了。”

    “加装了那么大的船底,又运有许多人员辎重,飞不上去,这已是最快的了。”

    顾叹在旁提议道:“不如我们停下来,卸去船底,甚至丢弃部分辎重……”

    “停下来?”齐休皱眉。

    “路途遥远,停留半天的时间完全可以用提升后的飞速追回来,而且若能飞于罡风之上,便无需绕过一些魔物聚集的岛屿,这样航程更短。”顾叹仔细谋划,虽然不知齐休为何如此笃定楚红裳会有危险,但此事后果他自然能掂量出轻重,“若您还想更快……”下意识咬了咬牙,沉声道:“可把驮兽和人员也丢下。”

    “那还等什么!该卸的卸,该丢的丢!”齐休果断下令,“呃……”马上反应过来,又看了眼顾叹,“呃,人员就算了,仍旧带着罢!”

    飞梭正行进在未经清理的海域,若是把带来这一千人抛在此地,只怕性命难保。

    “是!”

    顾叹领命,马上下去安排。

    “就是那了!”

    不多时,觑准一处顶部平整的无人礁石,顾叹指挥飞梭猛地扎了下去,轰,防护阵法冲得碎石乱飞,飞梭主体也发出了吱呀哀鸣。

    “抓紧时间!”

    经历一小段不很愉快的滑行,准备好的楚秦修士们立刻行动起来,祁默安大声招呼着这些粗通炼器布阵之道的同门钻入飞梭底部,开始拆解臃赘的船型大底。

    所有舱门统统打开,展剑锋带人将飞梭中的各类辎重运出,然后顺着礁石滑入大海,一块块极为昂贵的巨型阵石就这么被运出抛弃,砸得水面通通作响。

    “一定要丢下它们么?”十来名驭手不舍地护在自家驮龟身前,同处几年下来,互相都有感情了,红着眼睛,同声乞求道:“展师叔再帮我们跟掌门求求情罢!”

    “丢下,除了禽鸟一类及各人伴兽,其他驮兽统统丢下!”

    展剑锋能理解他们的心情,但已在战场上奔波近二十年,执行起命令来绝对一丝不苟,“时间紧迫,你们也不要有别的指望了,没有人情好讲的。”他斥道:“你们与其求我,还不如抓紧把食料弄下去备着,别回来接时它们反倒饿死了。”

    这句话吸引了驭手们的注意力,“对对对,展师叔说得是正理。”忙不迭蹿去帮忙卸运食料。

    展剑锋便将驮龟们驱赶着离开舱门,这些灵智不佳的巨型生物们见到了海倒十分兴奋,不用驭手驱赶,一个个便也滑了下去,在水里撒欢翻滚,玩耍起来。

    随在齐休身边的内门弟子如今已只剩四位,张临、赵时、秦钟琳、帕吉馨,都才十二、三岁年纪,也跟着大人后面尽力帮手。另两位十五、六岁的罗心武、罗佑武兄弟已开始加入大部队行动,而魏敏行还在黑风谷那头接受教导,今年应已十七岁了。

    齐休立在高处,俯瞰着飞梭内外忙碌的场景,渐渐冷静了下来。

    心血来潮是他的本命天赋没错,但修士心有所感其实是个普遍性的现象,这次就不是出于心血来潮,而是有些接近当年自己结丹之前,至亲之人在面前连接逝去时的心痛之感。这也就说明……

    “人之情思,实在琢磨不透,我对她的感情,似乎超过了爱慕……”

    齐休如今已极能克制自身情感,爱与恨,与他来说更像是一个……法纹,固然是亲手所绘,也在那里,但看与不看,理与不理,均收发随心。

    “刚才我的惶急,似乎夹有对失去现实利益的恐惧呢!”

    他不由摇摇头,身即楚秦是自己的执念,而楚红裳无论对于自己还是对于楚秦,都是不可失去的人。这种发自利益的‘不可失去’是自私的,而同样‘自私’的个人情感隐藏其间,真是复杂而无奈。

    “如果,我们身份的差距不那么大……”

    齐休回忆起了当年初见楚红裳真容时,自己还是个侍坐楚震身后的小小筑基,真叫是一见丢魂,闹了个小笑话,“记得那次南宫止就在。”他又想到南宫止,目色转厉,“如果这次的事是你干的,终有一天,我必令你死无葬身之地!”

    半天时光,他回忆了很多事,也规划出了很多应变方案,毕竟就算楚红裳陨落,自己的大道还是得求,楚秦门也得拼命维持着,生活仍将继续。

    “掌门师兄,已办妥了。”

    不知不觉,顾叹已站在身后禀报,各种物资被随意丢弃,那个丑陋的船型大底也被卸成大小数块,像花瓣般散落在飞梭四周,一地狼藉。

    “继续出发!”齐休精神一震。

    飞梭果然变得身轻如燕,近乎笔直上升,然后一头扎出罡风层,遨游其上。

    速度大增,齐休舒了口气,趁这个机会,把顾叹和明真叫到自家面前。

    “外海事了,你俩就把好事办了吧。”他随口命道。

    “什么!?”机敏如顾叹,对齐休突然强行点鸳鸯谱也有些猝不及防。

    “掌门师兄!”明真更是大羞。

    齐休面无表情,似乎对眼前两人的反应毫不关心,转而道:“顾叹,刚才你说可以将人员丢下,我心里……其实有点不舒服。”

    顾叹听了这话脸色一变,连忙谢罪,“是我心狠,不念同门之宜……”

    齐休摆摆手,打断他说话,“以后一定要把他们放在心上。这件事倒也提醒了我,你在某些方面很像我,恐怕对待感情上也是,自控力太强,把利弊辨得太明瞭,恐怕往往会将人与人之间的情感混淆在利益之中,白白蹉跎。人之生命,不如情之永恒,当面对时还是要面对,否则一误终生,后悔莫及。我多年冷眼旁观,倒是把你俩这回事看得清楚,今日就强作这月老,你俩也别矫情了,领命下去罢。”

    “这……”顾叹拿眼偷看明真。

    明真红着脸,“是。”倒是大大方方福了一礼。

    “遵命。”顾叹于是也应下。

    两人目光对上片刻,回首同声禀道:“那我们告退了。”

    “去罢。”齐休挤出丝笑容。

    一路疾赶,终于到达顾叹估算南楚大军行进路线上,发起传讯烟花,很快得到了回应。

    降落在南楚临时扎下的大营,看到齐整无事,齐妆、多罗森、秦长风等人都好好的,齐休大松口气,进入南楚中军,才发现气氛不对,楚家外松内紧,自己的感应恐怕已成现实,楚青玉早急得如热锅上的蚂蚁般,见到自己如见救星,迎了上来。

    “老祖人呢?”齐休不等他说话,劈头问道。

    “我也不知!”

    楚青玉言语间都带上了哭腔,“老祖前些日突然说感应到一桩机缘,要独自前去撞撞,如今还未回来!我已广布人手,前往各处寻找……”

    “跑到魔灾之地撞什么机缘!?”齐休气得连声责骂,“她说是什么机缘了么?”

    楚青玉摇头不知,“老祖这人你又不是不知,念起即动,只留下这句话。”

    “胡闹!”

    齐休试着闭目感应了会儿,突然心中一悸,跃入半空,向天边远望,果然见到个小小红点正摇摇晃晃往这边飞来。

    “这是!?”

    还未来得及细看,那物遁速飞快,‘噗’地一声闷响,便穿过楚家大阵钻入。

    他模模糊糊看清了,人却愣住,不敢相信。

    “老祖!”

    身边楚青玉撕心裂肺一声大喊将他惊醒,定睛辨认,一个白白胖胖的拳头大婴孩之体,面貌依稀和楚红裳有七八成像,正闭目做痛苦之状,身上套着的红色小宫装,不正是那件【九天不灭炼火霓裳】么!?”元婴离体!“

    齐休连忙前迎,楚红裳的元婴之体在他和楚青玉之间盘旋半圈,一头扎到了他的头上。”快,带我回南楚……地底宫殿……“

    元婴之体的小手抓着齐休头发,断断续续口吐人言,说完这句便身躯一软,似乎昏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