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仙侠小说 > 修真门派掌门路 > 第567章 南宫止表白
    “红裳,我的心意天地可鉴……”

    楚神通和楚问走后,南宫止望向眼前美人的目光就透出了毫不掩饰的柔情,先盟了个誓,再凑上前,轻声细语诉说起来,“当年受困于酆水时,万念俱灰,每每静思前尘往事,脑中却总是出现你的身影……”

    “为什么?”

    颜蕴薄怒,楚红裳完全不领情地打断话头,同时还往后飘飞,再度拉开了两人距离。

    “什么?”南宫止僵在原地,一时没反应过来。

    “为什么?”楚红裳又重复了一遍,语调冷得像是万年寒冰,拒人于千里之外。

    “因为,咳……”

    南宫止比楚红裳年纪轻些,但怎么也是几百岁的老怪了,现在却似乎被看不见的炽热情愫包裹,周身洋溢着的都是浓浓爱意,浑然不觉楚红裳态度有异,又趋前几步,带几分倾慕几分讨好地微微笑着,“红裳,我再不想等下去了!我一切的付出只为求你眷顾于我,你……你嫁给我吧!我发誓!从此与你一生一世厮守,只有死别,没有生离……”

    “别说了!”

    楚红裳一声断喝,“为什么!?”她还是那三个字,接着正色斥道:“我辈修真儿女,行事本该慧通果决,你的心意我知道,我的心意我不相信你不知道!为什么仍要来?为什么仍要说这些话?当断不断粘粘连连,于事无益徒增尴尬!”

    “我的心意天地可鉴!”

    南宫止这辈子估计也没怎么说过情话,骈指向天还是那句,不过语调变重了些,“你的心意我能体会一点儿,但我认为那是因为我没有下定决心的缘故。我以前错了,如往常那般,只言片语试探是一种努力,但失之轻浮;如往常那般时而示惠是一种努力,但失之市侩;如往常那般勇于帮手是一种努力,但侧于友情。遮遮掩掩,蹉跎岁月……”

    “但你也要体谅我,那是有原因的!有件隐秘,现在才可以跟你说,我家老祖下次天劫就在近期,本来渡劫机会渺茫,所以别看我家在外威名赫赫,实际上若老祖有难,想维持家族今日之地位将万分凶险。所以我怕,怕到时候失了依仗,强敌环伺之间,还能不能在你面前云淡风轻,还能不能配得上你……”

    “但是现在!”他语速越来越快,“老祖得了件应劫之宝,未来三千年齐南江山铁保无虞,我想也该是时候下定决心,解决我们俩的事了。红裳!”又进逼了几步,“答应我吧!我又不图你南楚基业,反而有我南宫家在,我们……”

    “哼!谁管这些!”

    楚红裳三度后退,被他赶得都快靠上墙壁,“你如何如何,你家如何如何,与我何干?我不是个会随便扭转心意的人,请你注意分寸!”

    她甩红袖赶人的恼怒模样,看在南宫止眼里却分外娇嗔动人,愈发不舍得放手,“修真儿女行事,除慧通果决外,不更该体问本心誓达目的么?男女之情哪有初时不行就完全无法扭转心意的道理?照你这么说,世上只怕没几对能成,精诚所至,金石为开,我便从这海门岛开始与你并肩作战长相厮守,慢慢你就会发现我乃你唯一良配……”

    “无礼!”

    楚红裳被缠得忍无可忍退无可退,性子起来干脆运起灵力将快贴上来的男人一掌震开,“总之你我无缘,请出去!”

    她这一掌含怒而发,南宫止又无防备,被灵力推飞老远,“你!”本欲发脾气,但想想又笑了,作势揉揉自家胸口,“红裳,我不会放弃的,我以道心立誓,终有一天,你会爱上我,嫁给我,与我携手大道,共攀永生。”

    楚红裳同样也按住自家心口,但那是在拼命压制她当场动手的冲动,“你出去罢,我都快听吐了。”她骂道。

    “好,我的驻地就在黑风谷旁边,你知道的。”

    南宫止见她这样,也只能作罢,“这次随我来的三千六百人里,大部为南宫附庸诸家内抽调,忠心能力均无问题,任你差遣,由你驱策。”

    好话说尽,他终于告辞出门,心绪波动之下竟没发觉等在门外的一位金丹修士,两人差点兜头撞上,“滚开!”忽然无名火起,元婴威压一弹,将那金丹修士摔了个七晕八素后方才认出是齐休,但他也懒得有什么表示,施施然走了。

    “这是为什么?”

    齐休爬起来,浑身酸痛,望着南宫止消失的背影完全莫名其妙。

    “活该!”

    看到他这副倒霉样子,楚红裳反在里面噗呲笑了,明艳不可方物,仿佛刚才的不快完全不曾存在。

    “我啥坏事都没干啊!怎么我就活该了……”齐休直感冤枉。

    ‘你干的坏事多了。’楚红裳在心里轻轻答道。

    “御兽门玉鹤和他座师史万奇来了,名为找我询问赵恶廉的情报,但据我观察,实地里应该是史万奇为日后分封外海来结善缘的。”无奈正事要紧,齐休忍着痛边在前引路,边抓紧时间给楚红裳汇报情况。

    “那我们该如何做?”楚红裳问。

    “是桩好事,正常应对即可,日后楚问在外海不说多个朋友,起码少个仇人不是。”齐休答道。

    待两人到达城主府,楚问、楚神通早已入座和史万奇聊上了,那伴兽黑鹰亦不时从旁插话,唯独玉鹤闭目孤坐,不发一言。

    齐休一到,史万奇便问起了赵恶廉的事。

    “从头说起吧,当年我楚秦门在黑河落魄时,颇得一名叫做赵良德的御兽门筑基照拂,这件事说起来玉鹤前辈还是个当事者,当年山都山开山大典,赵良德曾和魏同吵架,最后拂袖离席。”齐休说到这,大家便都看向玉鹤。

    玉鹤微微点头表示记得,除此再无反应。

    他跟楚家关系微妙,实在是做不到谈笑风生,可以说这世上除曾经的座师史万奇之外,其他任何人都别想把他拉来。

    “这赵良德便是赵恶廉的同族,他恶了魏同,在南疆御兽门呆不下去了,只得迁回总山,寻求赵恶廉庇护……”

    “赵良德凡俗族人无法全数带走,便在临走时托付给了我楚秦门一小部分,大概也就几十户的样子……”

    “后来……”

    齐休扯谎的功夫如今已臻化境,做出闭目回忆的样子,一边说着九真一假的瞎话,一边还有精力用【全知天眼】偷偷观察玉鹤。“真是无情一道么?果然给人的感受已完全不同了呢,以往的玉鹤面冷心热,有正义感,而现在的他却冰冷阴寒,不,不是,更像是无情、无欲、无求的那种冷,或者不能形容为‘冷’,‘空’‘绝’‘无’等字更合适一些。”他心中暗暗计较。

    “至于同时跟霍家人决斗的事,那纯粹是适逢其会,说白了就是霍鹳死在醒狮谷后,霍家要拎人出气,而我俩就倒了霉。”说到倒霉,齐休感觉身上更酸痛了,“决斗获胜后,我跟赵恶廉才算是有点儿真交情,但也仅此而已。史前辈您知道的,赵恶廉为人酷贪,最善于‘杀熟’,我躲他都来不及,哪会深交……”

    齐休一桩桩一件件,交待得滴水不漏。他跟赵恶廉之间秘密的关键一在唤魔土,二在姬信隆,小魔渊魔灾已发,姬信隆死无对证,他估计两件事都已无从追查了,秘密永埋心底就万事无虞。

    “他在当上铁风群岛门主后,我们倒是有些生意上的往来,但我一心修行,具体的事也不清楚了。后来,赵恶廉变得行踪诡秘,那更是连音讯都不通了,我已将当年门中驻在铁风群岛的奉行唤来,就在外面……”

    又把柳光推出去交给史万奇询问,这柳光是个会来事,观察能力又颇强的人,他按一个旁观者的思路将在铁风群岛任事其间感受的疑点和盘托出,正好把史万奇的注意力完全转移了过去。

    “这么说……”

    史万奇最后总结道:“赵恶廉最喜欢呆的地方是岛中的重土之地,而且那里有大规模的建设痕迹?”

    “我说不准,只是根据岛中一些店铺物资周转的记录和平常听来的闲言碎语猜的。”

    柳老头不知内情,得了机会就在各位老祖面前卖弄,倒真让他猜了个八、九不离十。

    整个过程和谐愉快,史万奇满意地将各种真假情报和三楚保证的友谊带回去了,而玉鹤,从始至终没说一句话。

    “这个玉鹤,你们怎么看?”

    送走二人一鹰,楚红裳脸上带着颇有意味的笑容,主动提起了话头。

    “深不可测。”楚神通答。

    “他的心路历程,我和齐休都能理解,是不是?”楚问道:“被楚夺重伤吼又起心魔,结婴自然受阻,可谓尝遍了势利人情,唯一的朋友楚希钰又死在了稷下试炼,从此对以往的古道热肠彻底灰心,转而走上了无情大道。”

    齐休也点头赞同。

    “非也非也。”

    楚红裳摇头浅笑:“决斗生死,各由天命,虽然我不会为楚夺之死报复,但刚才我仍下意识地仍去寻找他的弱点,结果发现了件有趣的事。”她卖了个关子。

    “什么事?”齐休马上发问,十分到位。

    “本该与我格格不入的无情大道却令我生出一丝惺惺相惜之感,你们说,奇不奇怪?”楚大美人笑靥如花:“正所谓毁灭之中藏不灭,他那无情之道里……哼哼,只怕还有东西。”

    “噢!?”

    楚问听罢,霍地站起,“难道他和你一样,也是走的双大道,一真一假,一隐一现的路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