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仙侠小说 > 修真门派掌门路 > 第558章 桑海与江南
    秦唯喻转鬼修后,魂体一直没能附骨,齐休怕打扰他行事,简单交代了几句,将早已备好的相关应用物事留给他便离开了,走前将黑河峰试炼之地的法阵彻底锁死,除了强攻手段,只有自己能从外面打开。

    如果自己遭遇不测,给里面的秦唯喻留有另外的办法脱身。

    外海魔灾已过了数月,其实早有很多修士和势力实施了行动,比如和海东城唇齿相依的齐东滕家,还有齐云派和大周书院各自正式组织的第一波增援,加上稷下城、天理宗、青莲剑宗等以除魔卫道为己任的正道宗门,反正【正气坊】主战场迟迟不能与黑风谷开战,许多修士干脆自愿跑来外海,参与对抗魔灾。不过海东城、冰源岛及他们截留的外海各地幸存修士,仍是最大的一股力量。

    而蔡渊阵营就麻烦了,无论是齐休、楚红裳、楚神通、楚问乃至其他跟随的宗门家族,大家本为开辟小魔渊所做的准备已被搅得一塌糊涂,重新计划牵扯太广,变动太剧烈,各方需得重新平衡。兵贵神速,一步晚就步步晚,原先的计划反而成为了大家的拖累,现在麻杆打狼两头怕,既担心仓促上阵不得成功,那包括蔡渊争位在内的所有念想就得全泡汤。又怕被前面逞一时义勇之气而来的正道修士们抢了功劳,到时候加入进去吃残羹剩饭,一样不可接受。

    导致延宕了数月,就在齐休赴海东城见齐妆之前,才刚刚出台个粗略的方案,大体上还是要全面参与进这次对抗魔灾的大战中去,但具体的方式、目标、利益等等都远没有敲定。

    齐休无法左右蔡渊的决策,只得尽全力做准备,整顿宗门、协调附庸、压服异议、准备物资,事无巨细都细细过问,死生之地,存亡之道,还不是能简简单单放心交给他人谋划的。

    黑河坊,在楚秦自家产业里,姚青已等候多日。

    “很多人对你意见很大哟。”

    姚青地位超然,讲话不太忌讳,见齐休进门,迎上前将整理的情报递给他,笑道:“前脚打破规矩接纳散修,后脚就发生外海魔灾,现在大家一听说咱楚秦要参加外海战事,两相对照,乖乖不得了,原来掌门你连魔修的动向都能提前知道。”

    “谣言诛心。”齐休只能报以苦笑,“我本预计小魔渊开辟不会再等足一百年,早作些筹谋罢了,谁会想到这魔灾却连三年也等不了……”

    这次魔灾跟归古派肯定有联系,这点齐休很笃定。魔灾一起,归儒派搅黄小魔渊开辟,强行进行酆水开辟的责任便被摆在了明面上检讨,归古派难得地在道德上占据了优势地位,听说大周书院的门中辩论里,归古修士连胜十三场,反攻之势已成。

    而正气坊方向,大量正道修士自愿前往外海参与对抗魔灾,天理门等正道宗门的开战底气愈发不足,加上黑风谷表示他们也将组织人手前往外海共御外侮,这样一来,整个对峙气氛得到了极大的缓和。天理门、稷下城、明阳山这些归儒派的铁杆盟友不能得逞,这对归古也是有利的。

    现在的问题是,归古派至不至于那么疯狂?如果是,跟着这么疯狂的团体走下去,其结局又会是怎样的呢?

    “对了,还有件事。”

    姚青交代完情报,犹豫了一会儿,见齐休急匆匆要往外走,赶忙开口留人。

    “何事?”齐休停住脚。

    “呃,门里有个叫包二的来找我,说想学习闲书写作,你可知道?”姚青问。

    “不知道啊。”

    齐休想了想,“应该纯粹出于兴趣罢,怎么?”

    “不是你的意思就好。”

    姚青如释重负,正色道:“我大道上荒废了,如今百五十岁,该是考虑‘百晓生’这个名号的继承问题了。那包二我看不太上,轻浮好大言,又连筑基都难,如何接我和白兄的衣钵,做得稳第三代百晓生?而且万事知封笔后,如今我在白山已无敌手,未来将着手将风物志的涵括范围拓展出去,超级宗门范围内的逸事不便写,唯有稷下和外海两处地方很有潜力。正好有名族中后辈,同我一样是稷下姚氏学宫出身,又久居外海,十分熟悉那边的风物……”

    有人传承‘百晓生’名号,对楚秦是件大好事,齐休自无不允,答应下姚青,便出门直奔转运点,楚秦门自家唯一的一艘乙木御风梭静静停靠在此。他登上去,飞梭便缓缓升空,笔直往南。

    顾叹在上面等着,齐休甫一落座,他便将一大堆文书契约呈上来。

    “对于即将开始的战事,你怎么看?”齐休边翻阅,边问道。

    “这可不同于开辟,面对的大部分都是灵智不行,守在老巢里傻傻等待诛杀的古兽。”顾叹满脸担忧,“从此次魔灾来看,我们将面对从所未有的,狡诈残忍的敌人……”

    “参战已确定,说这些没用了。”齐休抬手止住他,“战略不是我们考虑的问题,战术上你说说。”

    “就知道要打,打谁,在哪打我都一概不知,谈何战术?”顾叹摇头苦笑,“我打算近期出发去海东城,近距离探查情况,等上面的战略出细点再定罢。”

    ‘战略’二字他几乎是咬牙说出的,不满之情溢于言表。

    “不,你已命展剑锋带人跟从于你,到时你不光得亲自领队,还得上阵厮杀,所以现在必须抓紧时间,以训练行军战阵等事务为主。”齐休不容置疑地驳掉了顾叹的计划,语重心长道:“姜明玲前车之鉴,战争中得到的权威凌驾于其他之上,鲜血凝成的权力才是真的,坚不可摧。多数下面人并不明瞭幕后运筹帷幄者的功劳。”

    “是。”顾叹拜谢。

    飞梭很快在器符城降落,齐休独自下船,看到了来迎接的陆蔓。

    “掌门师叔。”

    陆蔓福了一礼,跟在齐休身后,往城主府走去。

    “最近怎么样?”齐休随口问道。

    “城里多了许多来死亡沼泽寻宝的各路修士,略有些动荡。”陆蔓答:“外海魔灾后,各种争斗物事大涨,特别是克制邪魔的,从无人问津到有价无市不过短短数日,还好我早前按您的命令多收购了些。前几天我楚秦将全力参战的消息流传开后,物价再度飙升……”

    “很好。”齐休点点头,“器符城的五分股利,是我楚秦每年最大的单笔收入,你把这里经营好,就是对前方最大的支持。”

    “是,弟子谨记。”陆蔓郑重应下。

    两人到城主府外,便有古剑门弟子进去通报,很快,器符城主古熔笑迎出来,古剑门现任掌门亦步亦趋跟随其后。

    “齐滑头啊齐滑头!”古熔指着齐休,大大咧咧笑道:“你这个无利不起早的,说!外海那儿有多少发财的机会!?”

    “很多!古兄跟我同去,一齐发财,如何?”齐休也笑道。

    “嘿嘿……”

    古熔摸摸光头笑了两声,不再提这茬,两边分宾主落座,寒暄过后,古剑门掌门亲自取出早拟好的约书呈上来。

    齐休看了看条文,以楚秦盟的名义,向古剑门借贷十万三阶灵石加十万三阶灵石的等值物资,还有一系列的采购和长期供货协议,若全部履行,总值约在五十万三阶左右。

    其中最大一笔是一万件二阶下品的【清心退魔珮】,总价四万三千三阶,分三年交货。往年像这种物事,单价连一枚三阶都不到,如今翻了五倍不止还连没现货,就这,还是古熔给的友情价。

    “往日都是借给别人灵石,如今终于轮到我借别人的了。”

    齐休拿起笔,心情复杂地在约书上签下真名。

    “你讨账的水平很高,就是不知赖账的水平怎样?”古熔打趣了几句,也签下名字,“我寻了张克制邪魔的飞剑方子,近日一直在试造,等成功后你可要多买一点哈。”

    “到时候再说罢。”齐休苦笑,“这次我带走到人较多,金丹估计只有一个铁生看家,你这做哥哥的得多多照应。”

    “那是自然。”

    古熔收敛笑容,“除魔卫道乃天下公事,这时候也没人会不长眼打你家的主意。”

    “嗯。”齐休表示同意,略坐了坐,便起身告辞。

    心事重重地再度踏上飞梭,与陆蔓挥手告别,一路往东,全程经姜家地界往连水城去,到达了姜家与离火盟之间的【桑海门】地界附近时,桑海门主桑珈竟拦路拜见。

    曾经出卖碧湖门主家的客卿桑珈,随姜家十年酆水开辟之后,拿了姜家按约定分润的功劳,已摇身一变,成为了分封三代的桑海门第一代门主,按顾叹和姜明玲缔结的约定,战后顺利地拿到了领地。这个顾叹灭碧湖门之计的受益者已有近四百岁,髡发虬髯略染灰白,身材高廋,见飞梭停住,亲自飞到舱门口。

    “齐掌门,顾兄。”

    他把姿态放得极低,抱拳行礼,朗声道:“骤闻贵门将前往外海对抗邪魔,我是既意外又感动,那里是我家乡,您二位有什么需要的,尽可以找我。只要力所能及……”说着朝后招手,便有名弟子拖个盘子飞上前,盘子上放着几个储物袋。

    顾叹见状,和齐休交换了下眼色,笑道:“桑掌门客气了,咱们进去喝茶细谈?”

    “好,求之不得啊!”

    桑珈大喜,跟着进入飞梭,“门派新立,没什么东西拿得出手,倒是我在酆水作战时,曾参与捣灭一山的三阶【小光纹兽】,得了些皮子。这玩意儿对一些魔修惯用的法术很克制,我估摸着做成法袍在外海应该能派上用场,但门中无人会这一手,干脆也不留了,全送与齐兄。”

    他家弟子再次将储物袋呈上,齐休命顾叹收下,“如此便却之不恭了。”

    “些许外物,不值什么,顾兄帮我的大忙,一直想还呢。”桑珈挥手,令自家弟子退去,身子前倾,低声问道:“听说姜明玲要远嫁,可有此事?”

    齐休知道他主动示好为的是什么了,点点头,“嫁与齐东滕家。”

    桑珈马上道:“顾兄是知道的,我这开宗立派之功,姜家如今立这么大的家业,主要还是靠的就是靠顾兄和姜明玲的谋划。那姜明恪什么东西,在酆水拿人命填了些战功,转一圈回来倒成话事的了!虽没赖掉我的分封,但对我桑海门的态度,唉!”

    他唉声叹气,“我无望大道,后辈也没争气的,现在想想,当初捞这个分封三代是图啥!”

    他话里话外,无非是想结交楚秦门这个强援,齐休自然满口答应,反正桑海门三代无虞,三代之后……

    又没白字黑字的契约,那就到时候再说了。

    桑珈送来了一枚四阶光属性灵石,一千多张小光纹兽皮,还有许多从酆水采回的灵草和矿石,品种品质很乱,不过对一位外海散修出身,宗门初立的桑珈来说,已很有诚意了。

    打发走桑珈,顾叹笑道:“蚊子再小也是肉,好就好在不用还。”

    一路无话,到达连水城转运点,和等候在那的南宫嫣然一道进城时,看见七、八具修士尸体被吊在城门口,可能已有些时日,风吹日晒下来**难闻不说,光这幅景象就令人望而却步。

    “这是?”齐休很惊讶。

    “开辟战争回来后,姜家开始驱赶盘踞在他家领地内的散修凶人,这些是敢于武力对抗的。”

    南宫嫣然低声答道:“姜明恪说跟白山人讲理没用,需得入乡随俗,换成他们能听得懂的手段。”

    齐休摸摸长须,没发什么评论,一路走到原连水门的山门所在,高高在上的匾额已换了,齐云白色云纹做底,上面是陆云子亲笔所题‘江南宗’三个黑色大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