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仙侠小说 > 修真门派掌门路 > 第543章 喋血白沙滩
    “人呢?全跑了?”

    “怎么可能!?”

    “难道有传送法阵?”

    整个白沙滩哗然一片,楚秦军阵骤失目标,人心亦略有浮动。

    “呔!”

    一声呐喊,人们才发现本在楚秦大旗下压阵的顾叹,不知何时已站在了沔水边,面向河面沉腰半蹲,一贯以儒雅示人的他摆了个令形象崩坏的‘马步’姿势,又将双手置于在膝盖处,掌心向上。一条摇头摆尾,又肥又大的红锦鲤鱼虚影在他背后亮起,与寻常锦鲤不同的是其鳞片形状,一个个正方鳞纹纵横交叉,像极了对弈用的棋盘。

    【棋盘鲤】,乃是顾叹杂本命之一,当年他为了替齐休寻找结丹灵地,在外海各处奔波近二十年才在海门岛被那海门奇观吸引,驻足停留下来。在等候齐休到来的某个时刻,偶然看到有只海鲤一次次逆浪高跃,似乎在尝试跳过高耸的海门,一只微不足道的小鱼儿都有志气完成那不可能的壮举,为其精神所感,顾叹遂将主修本命改换为棋盘鲤。

    于是,他也找到了自己的机缘,大道之途从此一帆风顺,直到如今。

    本命天赋的第一次公开亮相就是全力出击,他双手缓缓上托,白净脸皮涨得通红,表情狰狞满头大汗,似乎在抬什么极为沉重的东西,“起!起!啊!啊!啊!”口中不停嘶吼着,真是用尽全力。

    除了楚秦门几位金丹,在场其余人等并不知内情,只得将目光齐聚在顾叹身上,屏息静待。

    随着顾叹的双手越托越高,他面前的沔水河段水位暴涨,渐渐的,河面隆起块长宽各百余丈的方形水墙。

    “这是!?”

    “这是顾叹的本命天赋么?竟有如此伟力!”

    “咦?水里有人!”

    “看!还不止一个!”

    等那水墙越拔越高,众人终于看清内里景象,这乃是一方巨大的透明水质棋盘,纵横各四十九道线分隔盘面,将棋盘内的水体划分成许多小型空间,刚才消失的尤大有等人分别置身于其中某个小空间内,无法互相联络。他们中的大多数人对外界变化还浑然不觉,手里捏着避水决,一门心思往前方游动,其实只是在棋盘产生的奥妙幻觉中徒劳地兜着圈子,根本不知已陷入敌人掌控中。

    只有两人举止有异,一个是尤大有,他先变换几个方向,然后干脆悬在水中不动,双目如电,仔仔细细搜索周遭,应是在思考脱困的办法。另一个则是东轸,正暴躁地御使件船型法器在水中胡乱攻击,虽不能助其脱困,但也有些效果,水质棋盘各处波纹阵阵,明显是受他攻击所致。

    而在棋盘中心的‘天元’处,一只赤身金尾的变异【棋盘鲤】魂体稳居其内,俨然此物主人。

    “器灵?那只鲤鱼是器灵!这是法宝!是法宝啊!”

    “一件法宝,能困住四名金丹,二十名左右的筑基修士,好……好强!”

    “这顾叹不是庸手,以前我竟然没看出来!”

    “你凑得到人家跟前么?大言不惭……”

    整个水质棋盘彻底离开沔水河面,在半空中缓缓往白沙滩中心移动,白沙坊边那些旁观的散修们无不惊叹万分,谁都知道顾叹是白山有名的谋主、毒士,可没想到今日不鸣则已一鸣惊人,斗起法来也如此厉害。

    如人饮水冷暖自知,这法宝胚子是三阶上品的【伪河图】,乃是顾叹从稷下城拍得,然后加入一只生前约有金丹修为的变异棋盘鲤魂体,经过多年的炼化融合,最终得了这件约三阶极品的法宝【小河图棋盘】。此物妙用不少,使起来威势更是惊人,但有得必有失,短处便是对灵力的消耗过于大了。

    比如现在,尤大有动了……

    他珍而重之地从储物袋中取出张海兽皮符篆,做法化开,一只巨大的三阶【深海锯齿鲨】虚体被召唤了出来,巨鲨还没动,光这二十余丈的体型一撑,小河图棋盘水面边沿顿时难以维持棋盘的方形棱角,就像水袋被人戳了个窟窿,开始有淅淅沥沥地往外渗水。等巨鲨横冲直撞起来,不光天元中的棋盘鲤露出了拟人般的慌张表情,正流水价打入灵力的顾叹也难以维持,‘噗!’吐出一大口鲜血后,本涨红了的脸血色褪尽,如金纸一般。

    “起!起!”

    顾叹的喊叫声中已透出些许癫狂,双手依然缓缓上托,巨大的棋盘虽被那巨鲨冲得越来越残破,但仍牢牢将尤大有等人困在里面,随着他双手的移动,缓缓移向白沙滩中央,楚秦军阵的正对面。

    “这……”

    随着时间的流逝,顾叹的脸颊开始内缩,这是灵力用尽即将要消耗本源的标志,看到他这样,明真自然舍不得,“掌门师兄,得帮把手呀。”含泪向齐休求道。

    齐休当然也看得揪心,赶忙向多罗森打个眼色。

    多罗森会意,席地盘膝而坐,身后亮起白、红、蓝三道光雾,光雾之中,三株本命小草轻轻摇曳,随着他手中法诀,三道精纯无比的木灵气投向顾叹,【养心草】,【回春草】,【凝气草】虚影立刻在顾叹脚下的白沙上显现,然后疯狂生长,很快爬满顾叹身周。

    然后三种花朵适时开放,白的,红的,蓝的,花朵开处,木灵力如甘霖般浸入顾叹身体,他立刻就像吃了大补之药一样,精神大震,“去罢!”双手再一用力,将巨大的棋盘整个倒扣过来,堪堪赶在那三阶巨鲨自爆后,尤大有寻着阵眼脱困之前。

    二十来人就像是被从鱼缸里倾倒出来的小鱼一样,连人带水被一股脑泼在楚秦军阵之前,不过身体并未受大的损伤,只是刚从幻觉中脱离,略有些愣神。

    【小河图棋盘】受了重创,器灵鲤鱼自也萎靡不振,越变越小,最后钻入顾叹口中,完成使命的顾叹再无一丝力气,当场仰天栽倒。

    “同生共死,佑我楚秦!”

    机会稍纵即逝,随着齐休喊出久违的口号,反五行军阵射出的混沌光线,还有众多二阶【银甲乐傀】,纷纷向刚刚脱出牢笼的外海招呼。

    【通明幻镜】现于齐休头顶,莽古阴阳珠分出阴阳两气,阴气裹起【悬灯海蛟】,幻化成为张牙舞爪的【悬灯鬼蛟】由幻珑背面飞出,一道夺命黑影笔直往东轸卷去。阳气归入通明正面,【通明烈阳鸟】愈加炙热,清鸣声声,浑若天降火陨撞向尤大有。

    乙木御风梭上,秦长风和熊十四并肩站立,“咱俩一道下场?”熊十四问道。

    “老头子不是说不让你们几家参与么?你们压阵,看住想御剑逃走的人,我下去就行了。”

    白昼天光中参宿群星显现,秦长风瞥了眼倒在河岸的顾叹,随随便便踏出半步,身形便消失在熊十四羡慕的目光中。

    下个瞬间,【秘蛇胸针】和【幻月无形剑】如毒蛇般分别钻进剩下两金丹修士随身防御之中,‘噗!’一簇血花先在其中一位的背部绽放,秘蛇建下首功。但没想到那人有点炼体的功夫,虽然防御被破,却完全靠强横的身体硬生生将胸针卡在了骨骼之间,伤而未死。外海凶徒绝非易于之辈,那人先往自家胸口拍下一张三阶防御符篆,将秘蛇胸针震开身体,然后向远处疾飞,其间吞服疗伤丹药,观察周遭局势,增补防御手段一气呵成。

    “可惜。”秦长风低声念了句。

    另一人可就没那么好的运气,参宿星光之下,幻月无形剑不同于在诸星间穿梭的秘蛇胸针,走的是完全无形无色,无声无息的路子,配合自身的【斩灵】属性,像切软豆腐一般切开对方的护身灵力,当场穿胸而过,一击致命。

    ‘轰!’

    那边东轸和齐休硬拼了一记,他刚刚在水里面用的船型物事其实就是法宝,金光闪闪的宝船桅杆、船舵、风帆皆栩栩如生,以天为海飞行无碍,内里器灵是只花斑螃蟹,正用两只钳子把着船舵,有模有样。

    悬灯鬼蛟虽颇克制其器灵螃蟹,但那宝船呼啸而来,船头和鬼蛟正面对撞,一身白骨给撞得喀拉直响,落在下风。

    尤大有作为领头,修为实力自然顶尖,只是他这人自诩有些计谋,喜欢审时度势,斗志难坚,看上去被烈阳鸟追得连连后退,实际上是想行个借坡下驴之计,逃离战场。

    这可难坏了齐休,莽古阴阳珠中的阴阳二气并不能持续多久,他这干的是一锤子买卖,结果东轸这疯子死战不退,尤大有却脚底抹油溜得飞快,战场拉长,两头难以兼顾。齐休想速战速决,偷偷祭出【幻日无形剑】,追着尤大有连砍几剑,可惜那惜命的家伙防御意识超强,幻日无形剑在烈阳鸟的幻日光芒掩护之下仍毫无建树,只好回手绕了一大圈,朝东轸背心攒刺。

    东轸疯归疯,战斗经验老到得很,御使宝船跟鬼蛟硬憾的同时,自身防御也布置得很周全,一个小临时防御法阵远远撑开,一只用符篆召唤出的二阶血龟虚影挡住自家后背,还有几样小法器在身边环绕飞动,堪称滴水不漏。齐休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御使幻日无形剑攻破临时法阵,绕过那只迟钝的血龟,和东轸护身法器硬拼一记,然后一剑【斩灵】,斩破东轸护身灵力时已到了强弩之末,削下对方左肩上一大块皮肉,只能算是轻伤。

    齐休和秦长风两人出手极快,一切只在兔起鹘落之间,等死于幻月无形剑的金丹修士尸身倒地,那些外海筑基才陆续清醒过来。他们首先要面对反五行大阵的混沌射线,然后还得跟围上来的傀儡死物搏命。但楚秦门也不能称必胜,由于没有法阵或是人手将其团团围住,前期大量精力花在了攻击有逃走倾向的修士身上,导致对方士气渐渐凝聚,打得越来越有章法。

    白沙滩上空充斥着高阶法宝对拼的轰隆声,剑气纵横更不需提,光有那么多金丹修士在场搏命,就已是白山少见的一幕了。

    旁观者大多只看得懂热热闹闹的表象,哪知其中凶险。

    “楚秦齐休,果然厉害,以前说他决斗杀死御兽门同阶修士我还不信,如今见他同时对上两位同阶仍不落下风,我是真服了。”

    “秦长风不也是独斗两位同阶?他瞬杀一人,不比齐休要强些?”

    “秦长风那种用遁术偷袭的,怎比齐休硬桥硬马打得来劲?”

    “能赢就行!”

    “喂喂,你们看楚秦门剩下那几位金丹……”

    众人七嘴八舌,把注意力又转向另外几人。

    多罗森仍旧盘膝坐在阵后,身周一道道三色木灵力传向楚秦军阵之内,每名弟子脚下都长着那三种本命花草,为这些气力不济的弟子们补充体力灵力,乃至精神上都能比往日要疲乏得晚一些。

    古铁生手执大铁锤,傲立在军阵上空,他才是真正压阵的那一人。

    而明真则飞出去将昏迷的顾叹搀了回来,正在喂食丹药,悉心照顾,对整场血战恍若未闻。

    “楚秦门真正能打的就齐休和秦长风爷俩儿,加上剑魔齐妆。”有人说道。

    “怎么你嫌少了?放眼整个白山,能够这三位打的又有几人?”马上有人反驳。

    “怎么没有!随便数一数,丹盟英伯算一个,何欢宗中行隽……”

    “停停停,你尽列些金丹后期的出来,要比就同阶比!”

    众人正争得起劲,白沙滩上形势再变,东轸那五名筑基后辈边抵抗边聚到了一起,本做着人多力量大的好打算,没成想却成了蒙儁眼中的靶子,楚秦大旗连指,一道道混沌光线罩下,终于攻破防御,将五人一道轰成齑粉。

    而齐休阴阳二气用尽,只好将鬼蛟和烈阳鸟收了回来。

    “齐休!山高水长,来日必有回报!”

    感应到空中那飞梭里的熊十四,尤大有无奈又退到了沔水边,稍作犹豫便咬牙想第二度往水中钻去。

    “何用等来日!”

    谁知面前的虚空中闪出了秦长风的身影,正好挡住去路。

    原来齐休见东轸和尤大有两人棘手,干脆趁收回鬼蛟和烈阳鸟的空当,重新祭出那块四阶砚台,抽冷子一砚砸在那正在跟秦长风周旋的金丹初期修士脑后,可怜那厮也是位法体双修的,全部精力都放在防备秦长风随时而至的偷袭上,被【乌金宝砚】一力降十会,直接砸了个脑浆迸裂。

    秦长风抽出了手,转头便缠上了尤大有。

    外海众连金丹修士总共就这么二十来人,个体实力极强的他们遇到楚秦门战阵杀伐之术,哪能抵抗,渐渐地,站着的少,倒下的多。白沙滩上喋血处处,眼看大势已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