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仙侠小说 > 修真门派掌门路 > 第540章 送一场富贵
    楚秦门,掌门密室。

    齐休一脚立地,一脚弯成倒勾状,然后双掌合什前伸,同时运转【五禽炼体】和【通明经】之余,闭目修炼之余,还支着耳朵听顾叹、沙诺说话,一心三用。

    “当年我看尤大有他们四个心狠手辣有余,心计气量不足,做完龙家那一票差不多也该四散了,没想到却是低估了他们。”

    顾叹顶着沙诺不怀好意的目光,微微感觉尴尬,并不是因为失算,而是那混蛋东轸言谈间将一个大忌给说了出来。是的,云淡风轻如顾叹也禁不住在心底用了脏话,作为已明确的楚秦掌门继任者,最怕的就是齐休疑心自己按捺不住,想‘提前’上位。随便翻翻儒修著的史书,此种先例比比皆是,同胞反目父子相残毫不稀奇,更何况自己和齐休的关系只建立在忠心上。

    ‘如果楚秦那个现门主死了,是不是就该顾叹做你们掌门了?’东轸这句话问得很直白,但伤害力着实不小,而且他说这话的对象是沙诺,某种意义上来说,沙诺是这个世界上最不希望齐休出意外的人。

    “那些人不是你在外海经营的盟友么?顾大掌门?”

    沙诺现在的形象活脱脱是齐休的忠狗,盯着任何潜在的威胁撕咬。

    “临时利用而已。”

    瞄了眼齐休,见他面上没什么变化,顾叹道:“这四人做暗杀生意都出卖雇主,日后断难成事,我觉得仍可以先以利诱之,表示英伯、桑珈之类的好处我们楚秦给不了四个人,分化之后再想办法揉捏他们。”

    “他们四个可是接了暗杀掌门和我的单子,那尤大有话里的意思摆明了稍不如意就要翻脸,你此计太慢!而且现在最重要的,是搞清楚谁想杀掌门和我!”

    沙诺继续抬杠。

    顾叹摇头,“你说得都对,但是我们对这种远在外海,行踪隐秘的金丹没什么好办法。”

    沙诺不甘心,“找海东城?”

    “打草惊蛇。”

    “设计给他们桩生意做,诱骗出来……”

    “难得一网打尽。”

    辩论了会儿,沙诺气呼呼地不说话了。

    “唉!”

    等齐休结束这一行功周天,睁开眼坐了下来,叹道:“还是黑手好哇!”

    顾叹、沙诺默默点头,心有戚戚焉。

    “像尤大有这种不讲规矩的新势力,现在到处都在冒头,那人能委托他们四个,也能委托别人。”顾叹接过话头,“姜家领地内就有,而且不止一拨,听说其中有不要命的号称能接咱们楚秦之地的生意,只是现在还没形成严密的组织。黑市之类有利可图又危险性不大的活动就更别提了,操办者前仆后继,龙蛇混杂……”他抱怨了许多,最后道:“现在白山哪还有英伯、桑珈那种千载难逢的好机会?就算有,也不是我楚秦一家能搞定的,所以那四个人的开价我们其实根本就付不起,他们是接下了暗杀单子的,讨价还价的基础都没有。”

    “哼!他们想威胁我,我还想吃他们呢!”齐休瞳孔中杀意一闪而过,“四个金丹就敢做春秋大梦。”

    “两个中期修士,两个初期修士,在外海虽以凶名著称,但大多数时候都是欺压弱小,没听说赢过什么硬仗,上次灭龙家一战,手段实力看上去也一般。”顾叹见齐休动了杀心,他的心思自然也往这方面使力,“他们背后应该没什么靠得住的大人物,就算有,也不见得能容他们勾连图谋离开外海。”

    他俩这几句话一说,沙诺听着又觉得这事儿没那么可怕,“那就干翻他们!从他们嘴里撬出谋杀主使!”他兴奋地站了起来。

    “这样最好,可惜这种凶徒最是贪生怕死,狡兔三窟,我们难得机会。”顾叹兜头一盆凉水泼下来。

    “那顾叹你先跟他们接触着,拖一拖在找机会罢。”齐休就松泛了这么一会儿,便再度摆好炼体姿势,进入修行之中。

    顾叹、沙诺见状便起身一礼,静静退出密室。

    三人都没想到,机会很快就降临了。

    二十日后,白沙山外白沙滩。

    “退路预备好了吗?”尤大有皱眉站在临时布好的幻阵之中,对身后一名筑基随从问道。

    “预备好了,您放心吧!”

    随从瞟了眼缓缓流过的沔水河面,“这儿随属于楚秦地界,但其实远离楚秦本土,往东、往北、往南都能轻松离境。”

    “嘿嘿,那顾叹想跟我们拖,就偏偏不能如他的意,好教他知道咱们外海人的雷霆手段!”另一金丹遥望白沙山边热闹的白沙坊,眼中尽是贪婪,“区区筑基后期能有偌大家业,啧啧,我们早该来这儿的。”

    “别大意了,这楚秦盟有金丹七位,其中一名叫齐妆的女修,白山人送外号‘剑魔’,能御万剑。”尤大有提醒道:“我们是来做交易,不是来和楚秦盟这地头蛇作对的,我不想说第二遍!”

    “当年对付龙家,他们就来了顾叹和那个花瓶娘们儿两个,还都没动手!要不是我们和英家哥三儿出死力,只怕龙家能反过来撕了他们!”东轸是拿到龙家大岛的得利者,但言语之中仍不满足,“英家兄弟给他们做事,是为了在白山掌权,我们四个得了什么?一座被炸成废墟的藏经阁?”

    “对!等下和那个齐什么的谈判,尤老哥你得强硬点。”

    “我们四个不如英家兄弟我们认了,起码不能比孤家寡人的桑珈混得差。”

    “妈的,那英家兄弟也不是好东西,在白山混得威风,上次见面竟一点口风都不漏!”

    “他们能洗白,我们也能!”

    大家一起哄,尤大有的眉头皱得更深了,顾叹放话说楚秦盟可以走通齐云姜家的路子,如那桑珈一般去酆水参加开辟战争,走个过场一年两年回来立地就做开宗立派的一代始祖,这种远景虽然梦幻得没啥真实性,但对他们这种一生漂泊的外海凶徒来说还是难以抵挡。大家的心完全被撩拨起来后,顾叹又说楚秦盟势力有限,只能帮衬出一人,听到这话四人关系立刻就变了,一面想着自己如果立刻反水卖掉蒋长生,做那唯一的人选,一面又怕别人先走出这一步,自己什么都捞不到。

    还好大家都不是刚混江湖的雏儿,心理也清楚这顾叹多半是在挑拨,现在还能克制住心底的贪欲,不过小团体被顾叹三言两语就搅得濒临分裂,尤大有坐不住了,将众人聚在一起商量出了个统一口径,要么大家都有份,要么一起翻脸,共同进退。不过这还不够,他知道这些人没几个真讲义气的,拖久了还是夜长梦多,干脆带人一股脑冲到楚秦盟面前,想快刀斩乱麻,逼顾叹定个城下之盟。

    “听说那齐妆人在外海,现在必定赶不及回来,谈不拢,我们也走得掉。”他心有些乱,又往白沙山看了一眼,“他楚秦盟若是敢动手,我就把白沙山屠了,先收蒋长生一笔赏金!”

    他不是没研究过,蒋长生虽然是齐云人,但职务不过灵药阁黑河坊主事,家族不过金丹,哪能跟楚秦盟这种麾下数千修士,背后又有双楚元婴的宗门可比,卖蒋长生结交楚秦盟总不会错。

    唯一的问题就是怕被楚秦门一锅烩,但有句话不是叫富贵险中求么?

    何况自己还有退路,还有后招。

    尤大有总体上还是乐观的,等一只【银背驼鳐】运来的三百来人在幻阵对面亮起楚秦大旗之后,他愈发笃定了。

    楚秦这面旗子还是当年山都魏家赐的,绛色旗面上书‘楚秦’两个金色大字,一百多年了,几经战乱几经修补,保养得很好,只是形制气派已略有些配不上如今楚秦门的地位,但齐休依然固执地用着。

    三百来人一下兽船就在大旗下聚做一团,其中大部分是青年男女,甚至还有些半大的孩子,人人看上去都是养尊处优惯了的,举止潇洒,贵气十足。他们统一穿着鲜亮的赤色道袍,在沙诺人工造就的这洁白沙滩上摊开,宛如红云一片。

    十来位筑基修士先是在幻阵正对面的地上划了些阵位的标识,然后像保姆一样把这些还在或是聊天谈笑,或是斗嘴耍闹的年轻人们赶到阵位上,光分班站定就花了半柱香功夫,后面又是分发阵法器具,又是宣讲纪律,最后临时操演。整个过程如同春郊野游,嘻嘻哈哈混乱一片,时不时有人犯错,按下葫芦起了瓢,把大旗下一名中年筑基男修气得喝骂连连……

    “蒋兄,谢谢你送我们一场富贵。”尤大有心里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