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仙侠小说 > 修真门派掌门路 > 第538章 沙诺的心魔
    在幽影树下晦暗阴森,四、五岁大的男孩全身赤果,长长的睫毛耷拉着,正香甜熟睡。唇红齿白,柔嫩细滑的弱小身躯被一双脏兮兮、毛茸茸的粗糙大手高高托起,“今生没奈何,来世莫怪我……”这双大手的主人,一个低沉的男子声音啰里啰嗦念叨了许久,“小兄弟,对不住了!”突然手腕翻转,猛地将男孩朝下一摁。

    ‘瀑!’水声响起,男孩被活活摁进晶莹洁白的散魂棺,还未见挣扎,大手就已迅速盖上棺盖,连打数个封印彻底关死。幽影树林重归寂静,大手轻轻抚摸着发出荧荧亮光的散魂棺盖,正中间,倒映出一个惨白苍老的人脸。

    “啊!”

    楚秦,沔水,白沙山,掌门密室。

    沙诺不知第多少次看到自己上辈子的那张脸,每每从清修中被惊醒,满头大汗全身冰凉,如做了场噩梦一般。自从修为达到上辈子持平的筑基后期后,这种事便一而再再而三地出现,然后便是进境停滞,心魔渐深。

    “这辈子一直被人看做少年天才,可我如今已九十二岁,普天之下,哪有一百岁还没结丹的少年天才!”

    “再往下走,前生的经验不但没有帮助,还要拖后腿!”

    “加上心魔难去,到达筑基圆满都遥遥无期,更别提丹论还八字没一撇呢!

    “怪了,说起来我也是自认心狠手辣,杀伐果决的,怎么就对那件事放不下呢?难道果真报应不爽?”

    “为什么!?为什么!?还说我真的仙缘浅薄,命中注定跨不过金丹的槛!?”

    越想越气,越想越是心慌,索性停止打坐,打算出去散散心再说。

    步出密室门口,神识放开,感应到白沙山中祥和一片,心怀稍稍排解了点儿。自从娶了灵药阁的甘家姐妹,门中事务基本就不用他来操心了,甘舞儿长于庶务,白沙帮被她打理得井井有条,甘怜儿灵植精妙,山中灵草出产,是整个门派运转最坚强的后盾之一。白沙帮从沙飞沙诺‘父子’俩的练气小帮,到现在无论以地位或是实力论,都稳稳坐住了楚秦第五大附庸的位置,两姐妹居功至伟,而且两人已先后筑基,从来不拖他沙诺的后腿。

    沙诺性格本也耐不下心管理俗务侍弄灵田,他更喜欢做齐休安排的那些秘密事,在元婴存在间奔走纵横,就连化神的隐秘都能窥探一二,惊险刺激,令人上瘾。

    跟两位贤妻简单交待了一下,他便离开山门,先飞上天空举目四望,万里晴空下,上好护山大阵幻化出的祥云瑞雾,将自家三阶白沙山完全罩在其中,活脱脱一个凡人口中的人间仙境。从山门一直到沔水岸边,又通通用从厚土盟购来的白晶沙重新铺过,真真切切地做出一处人造的白沙滩,省得老有人问白沙山这个名字的出处,解释得累。

    在白沙山麓,前不久新开一坊,取名【白沙坊】,坊市名义上自然属于楚秦盟,但白沙帮作为地主,在里面的利益其实就比楚秦门少点儿而已。再因为姜家主力在远方的酆水参加开辟战争,而碧湖门覆灭后他家在白山北部实控的领地已经不小,巧妇难为无米之炊的后果便是境内私斗攻伐,杀人夺宝之类恶行愈演愈烈,弄得治安败坏,姜明玲疲于奔命。

    别人家不好,那对自己家就挺好的,楚秦盟经过齐休多年整治,早已取代原连水盟领地,成为白山的‘首善宗门’,所以各路修士游玩、购物、中转都愿意到楚秦来。沔水往东直插,将灵木盟和姜家隔开的同时,也为那些坐不起兽船的练气修士们提供了一条进入楚秦的安全路线,他们多先到白沙山,然后沿沔水顺流西行,在北烈山附近调头向南方的思过坊去。

    白沙山地理位置重要,坊市建成之后生意也很不错,白沙帮以后每年又能多出一大笔进项。

    “上辈子我可挣不下这么大的家业来。”

    沙诺立在天空看到这一切,不觉心情又好了些,“是去找齐休,还是……”

    他已去找过齐休多次,但人家传功再厉害也无法开解自己的心病,再就是齐休自身大道也十分艰难,惜时如金,烦的次数多了很明显感觉到对方很不高兴。

    “算了,还是去齐南找多罗森吧。”

    犹豫了会儿,还是往北走,一路到了齐南城内。

    多罗森是两年前结丹的,然后便一直呆在齐南城稳固境界,沙诺一路赶到对方租住的洞府时,已有位客人先到了。三人落座,他发现多罗森只专心跟那位叫南宫湘的筑基女修聊什么灵植炼丹的诀窍,对自己爱理不理的,等他终于凑到个话头,说起最近被心魔所困时,多罗森爽快地丢了瓶上好的自制丹药过来,挤眉弄眼,一副拿了东西就赶快走的架势。

    “呸!见色忘友!当年要不是我从旁督促,你不过是个天天闷头捣药的练气棒槌!”

    将丹药收下,骂骂咧咧告辞出门,走没几步,又裂开嘴摇头大笑:“你这算是终于开窍了么?”

    不过现在没地儿可去了,他又不愿回转山门,闲逛到城门口的转运点附近,正好得知有艘去外海海东城的飞梭马上启航,鬼使神差般的就迈步登了上去。

    “这人不是沙诺吗?”

    他前脚进入飞梭,转运点附近阴影处闪出个金丹修士来,原来是灵药阁的蒋长生。

    “这家伙走****运娶到了咱们灵药阁甘家的女儿,正是靠着这层关系,使我在灵草生意上压制楚秦盟的计划连年落空,殊为可恨!要是……”

    他眼中厉笀一闪而过,沉思片刻,干脆后脚也上了飞梭。

    一路无话。

    其实沙诺在路上就开始后悔了,被执法峰暗暗盯梢过一次,他其实已根本不敢比如幽影岛那种与自家隐秘有牵连的所在。心里有鬼,自然不想多呆,正好晚间城里有一场大拍卖会,便打算先在城里随意逛逛,然后参加完这个拍卖会就打道回府。

    而蒋长生则轻车熟路地找到一家小客栈,钻了进去。

    一炷香后,他便离开客栈,马不停蹄地踏上了回程的飞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