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仙侠小说 > 修真门派掌门路 > 第532章 小黑来报信
    也许是眼界变高了的缘故,齐休感觉此方世界更加动荡了。

    楚秦之地,君旋山,昔日的白山之主被齐云天地峰之主塞入此地,不知具体情形。

    酆水流域化神古兽已死,开辟战争即将最后收尾。

    醒狮谷,御兽门一人一兽两位化神亲临,将元婴古兽【黑煞硬背猪】的栖身之地团团围住,只要活的。

    天理门、青莲剑宗、稷下城、明阳山等正道宗门组成的联军,正齐聚正义坊誓师,兵锋直指不远处的黑风谷,化神势力对化神势力,超级宗门对超级宗门,人类自己也有一场旷世大战即将爆发。

    大周书院归古派为了营救姬佳芊,组织人手将归儒派控制的北政外院大门堵了,双方****辩论不休,火气已累积得越来越大。

    对黑手组织的追捕已告一段落,这黑暗秩序的主导者烟消云散后,各地城坊中的黑市却已顽强复苏,大多被新崛起的本地凶人把持,信用、底线、安全远未建立,彻底成了藏污纳垢之所。

    外海,与小魔渊魔修有关的消息果然更加频繁了,不知是不是归古派为证实姬信隆临死前预言的阴谋。

    不知去向的何玉、姜炎、万骨,仍没从齐云执法峰出来的屠自如,进入南林寺戒律堂便无音讯的青奋和尚,幽影岛养魂的秦唯喻,蛮牛荒原里藏身的人面纹蛇、小黑和赵瑶……

    “我们这一代人……”

    楚云峰中,齐休按捺住浮动的思绪,“楚兄还记得当年妫正的预言么?”他问道。

    “妫正不正,信他的话,你就是傻子。”

    自从妫正利用妙清算计贾长庚以后,楚问对其十分不屑,他站起身,踱到静室门口,负手看向远方,“这次叫你过来,一是因为我将闭关冲击元婴……”

    这次短时间内第二个人表示要准备结婴了,“那我便提前恭祝楚兄,哦不,楚师叔了。”齐休颇觉羡慕,拱手说着吉利话。

    楚问随手摸了摸腰间的银酒壶,“死亡值当是又一次宿醉长眠,成与败我并不在意。”

    比起燕南行念叨不休的家门利害后代安危比起来,楚问就要洒脱得多了,凭感觉,齐休更看好他。

    “二嘛,南宫木与极东城主芈东极已离开酆水,不知去向,他俩都是传言过不了下次天劫的人,估计目标还是何玉。”

    何玉与神傀之术的消息,是齐休安排沙诺在稷下城放出来的,目前已然人尽皆知了,齐休伪造的神傀之术破绽百出,但这消息因为南宫木的激烈反应还是被坐实了,妙就妙在所有人都以为消息源头是第一时间拿到何玉神傀化身的稷下城势力。

    楚问说完,看齐休没什么反应,疑道:“这消息你知道?”

    “这消息在酆水前线都传遍了。”齐休笑答:“化神行止搞得人尽皆知,这应该还是归古派故意捣乱。”

    楚问想了想便明白了奥妙所在,“的确,若想抓到何玉,就必须瞒过归古,否则归古派肯定再把事情给搅黄了,南宫木吃过一次亏,肯定想明白了其中道理。要跟归古派的意志作对,那么行止必须隐蔽,而归古现在自顾不暇,只能放放消息恶心他一下。”

    “我头上悬的那柄剑,还没有放下啊。”

    齐休叹道,只要南宫木在找何玉,说不定哪一天就会突然用到自己。

    “我楚家没能力保你,实在抱歉。”

    楚问难得这么正式地道歉,齐休连忙笑说不必。

    在楚云峰住了几天,等楚问将各种事务交代完毕,在家人朋友们的注视下进入自家五阶静室闭关之后,齐休才提出告辞。

    “你对自己结婴作何打算?”

    楚神通亲自相送,到门口站住话别时突然问道。

    “还没有决定呢。”齐休实言以告,“上白山几同坐监,而且山上元婴内斗剧烈,好处是可以降临下山,照顾宗门……”

    他将白山、外海、稷下等可能结婴之处的优缺点说了个遍,唯独不提齐云。

    楚神通想了想,说道:“反正还早,你先别急着决定,等楚问的事忙完我便开始在齐云谋划谋划,有了消息再找你商量。”

    虽对楚神通的‘谋划’能力很有疑问,但齐休仍感觉心暖,大礼拜谢。

    回到自家思过山中,御兽门已在醒狮谷旗开得胜,曾和人面纹蛇不太对付的那头元婴野猪被只化神玉兔轻松诛杀,听说是因为不服驯化的缘故。

    不知为什么,听到这消息,齐休心中略微有些不适感。

    “别的不去管他,那摩云鬣说起来是瑶儿他们的朋友,我两次入谷,它都帮了忙,还有风枭熊兽,好像和人面纹蛇的关系还不错。”

    想了想,取出剩下的两片小黑羽毛,握在手中。

    现在这种情况,自己连醒狮谷都进不去了,“要不要给小黑传个消息,让她想办法救救摩云鬣它们呢?”

    隐隐对这念头感到害怕,当年若不是自己和楚夺盗婴,魏家便不会受冤枉,进而和器符盟不死不休,当年若不是自己偷偷把北丁申山的隐秘告诉了刑剑,只怕酆水流域开辟战争都不一定能打得起来。

    自己这个小角色扇动翅膀,与某些重大事件有很深的因果关系,如果这次又……

    “事不宜迟,御兽门还没推进到摩云鬣那里,现在可能还来得及,再犹豫就晚了。古兽一般不会离开领地,若小黑不能说服它就算了,我尽了力无愧于心就行,对了,还有那风息归土兽,小黑正好能顺路通知一下。”

    终于还是那一丝恻隐之心占了上风,用精神力直接在那羽毛上烙下想说的话,那黑色羽毛便无风自燃,烧得干干净净。

    “希望我这次没做错罢。”他心中想着。

    ……

    醒狮谷以南是无边无际的黄色荒原,土地平坦坚硬,常年大风,雨水稀少,暴躁的蛮牛群落必须不停迁徙,才能追逐到足够顽强的荆棘类草维生。

    不过此时在空旷的荒原上趴着的,是只银白长发,屁股上有道血痕的老狮子。

    老狮子闭目睡得香甜,没任何活物敢于靠近它。

    “和蛮牛做了那么多年邻居,现在才发现他根本没有智商啊!我都打败他七次了还不肯服,脾气又臭又硬,无法沟通,无法沟通!”

    纯白的精神力世界,幻化成人的老狮子精神虚体正呲牙咧嘴地不停埋怨着,第七次战斗时他放松了警惕,一个没留神被蛮牛角戳到了屁股,虽然最后还是没悬念的赢了,但受伤了总归很不爽。

    “我都记不清上次受伤是什么时候的事了,你教我的统御之法到底有没有用啊。”

    他语气不善地盯着独臂元婴。

    “实在没办法,就再往南走吧,蛮荒那么大,总有能沟通,会服软的化神古兽的。”

    独臂元婴哪有对付化神古兽的经验,只得小心出着主意。

    “好,我先去把蛮牛咬死,再往南走。”

    老狮子兴冲冲地说道,精神力虚影随之转淡。

    “别……别啊!”

    独臂元婴大急,“在你积蓄足够的实力以前,蛮牛可以为你把守北方,不可擅杀!”

    但老狮子已不在这精神力海洋中了。

    荒原中的睡狮睁开了双眼,磅礴的精神力以他为中心,如潮汐般一浪一浪逐次推开,他伸了个懒腰,“嗯?”感应到了一个小小的障碍,正好在精神力潮汐的圆圈外围。

    “哪来的小黑鹊,也敢靠近!”

    发现是只愣头愣脑的小不点黑鹊,正是气不顺的时候,准备一口吸进肚子,那小黑鹊用颤抖的尖细声音叫道:“报告大大大……大王!大事不好啦!”

    “嘿嘿,叫我大王?”

    来了兴趣,“啥事啊?”他笑眯眯地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