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仙侠小说 > 修真门派掌门路 > 第521章 又到年底时
    思过山,崖顶大殿.访问:。

    “韩平又来了,还是指名找您。”

    礼典奉行余子澄上前禀告。

    “烦死人了。”南宫嫣然扶额直骂,这韩平也不知为了什么,一‘门’心思急着要见齐休,“丹盟上上下下都在忙着废盟合并,怎他这么闲,三天两头往这儿跑?”

    “这我还真不知道。”

    余子澄不好意思地笑了笑,“他如今是金丹前辈了,不好强问。”

    上次带姜明玲去见齐休,害得亲缘颇近的灵植老妪失了差事,这么着,连老妪那一房的族人都全得罪了,南宫嫣然哪还敢再带人去,冷笑道:“这些刚刚结丹得志的,就喜欢拿大。你去回了他,说我问过老头子了,不见!”

    “呃……这合适吗?”余子澄面‘露’难‘色’。

    “有什么不合适的,比他身份地位高的都没法见老头子一面,想也知道结果。”南宫嫣然回道。

    余子澄依命行为,韩平无法,只能气呼呼离开,失望至极,“姬信隆自杀,楚无影原来是个黑手,齐滑头又躲着不见人,老子怎么突然就三头不靠了!眼看英伯那边废盟成功,说好的让我再进一步呢!?”

    越想越气,“齐休!你想食言反悔,没那么容易!”回到自家丹青山,议事大殿里金丹筑基济济一堂,气氛却如同冰窖,静得连掉根针到地上都能听见。

    “哈哈,韩平师弟回来得正好,这合并一事就差你没表态了,来来来,跟大伙说说。”

    英伯笑容可掬,热情得很,但下首英仲和英季两人则眼冒凶光,在韩平身上扫来扫去。

    “呃……”

    心里想着报复齐休失信,将整件事搅黄算了,但话到嘴边却被英氏三兄弟的气势给压了下来,感应到角落里坐着的韩阎老一系人马,递了个试探的眼神过去,却没得到什么回应。

    “是了,废盟一事归根结底对我青丹‘门’有利,韩阎老他们这时候不会出头坏事的。”

    韩平心中十分失望,再望向殿内各家附庸,他们倒是一个个眼巴巴地看着自己,“你们倒是出头啊!”他给其中一位‘交’好的打了个眼‘色’,对方立马怂了,回头看看英氏兄弟,把头深深低下。

    “哼!大殿之上你挤眉‘弄’眼作甚!?”英仲出言骂道。

    “不得无礼!”英伯假惺惺将其压服,回头和颜悦‘色’问道:“贤弟可有异议?但说无妨嘛,我们今天就是做最后一议,现在说什么都没关系。”

    没了姬信隆和齐休为代表的两大势力支持,韩平这才发现自己不过就是个普普通通的金丹初期,本命妄语风铃又怎样,不利争斗,没人怕啊!如果自己有剑魔齐妆的本事……

    “我没什么意见。”

    多想无益,只能低头。

    “好!”

    英伯长身而起,红光满面,沉声道:“年关吉日举行大典,从此只有青丹‘门’,没有丹盟这一名号了!”

    时间过得飞快,转眼便是年关将至。

    南宫嫣然正在跟楚秦‘门’各位奉行算账,“这个柳风,告诉他买剑最多三万,他倒好,愣是多出五千,还来信哭穷说什么自己添了灵石进去,感情我楚秦‘门’倒要雇佣修士‘花’钱来贴公中了?”她心情不好,唠唠叨叨地骂着。

    “今年老头子两百岁寿诞不办,山‘门’这块省下好大一笔开销,倒也应付得来。”

    思过山山‘门’奉行阚萱坐在下首笑道。

    “哼哼。”

    南宫嫣然难得笑了下,“我娘家那顶级‘洞’府给他住着,一个子儿都没收。”

    各路奉行自然一通奉承。

    “丹盟马上合并大典,礼物备下了,您去不去?”余子澄问道。

    “顾大盟主要去,我就懒得去了。”她脸又拉了下来,“人家合并做得这么顺利,这边是个人都敢跟我顶牛,一群养不熟的白眼狼!还有吃里扒外的……唉!”摆摆手,满脸疲态,“算了算了,把今年的账报了吧。”

    “我先来吧。”楚秦领民奉行虞清儿道:“楚秦之地我家旧领加上新得的沔水两岸,还有白沙帮腾换出来的楠笼山周边,凡人人口三十一万余……”

    “楚秦小店各家分店总和,加上代售丹盟出产的佣金,年收……。”

    “黑河坊、兵站坊、思过坊等地店铺租约,年收……”

    “山都、天引等矿井,各处山‘门’灵草出产发卖……”

    “炼器炼丹等收入……”

    “齐妆长老飞剑‘花’了三万五千六百四,多罗森、莫剑心那头‘花’费更多……”

    大家一通通报下来,今年竟入不敷出,亏空甚大,“我们从楚秦盟公中的账上挪用不少,各家附庸一直很有意见。”阚萱道。

    “迟早我们也要合并,左手进右手出而已。再说了,齐妆师叔威震白山,丹盟的账才收得回来,这点道理他们难道不懂?没事,这主意老头也有份,有本事他们找老头闹去。”南宫嫣然不以为意,转头向坐在末尾的一位年轻筑基‘女’修笑道:“我家小‘门’小户,蔓师妹听了可别见笑。”

    那‘女’修正是陆家嫁过来的陆蔓,长相不过中人之姿,胜在气质雅致高贵。沈‘玉’琢是楚秦‘门’那一代的三位天才之一,而她则是吃丹‘药’强行筑基成功的,大道前途要艰难许多,这么论的话楚秦‘门’吃了亏,但两家地位不同,外人看都是楚秦‘门’攀上‘门’好亲。

    陆蔓笑着说:“家家有本难念的经罢了。”

    “陆师妹家‘门’显赫,正好压制那些附庸土包子,明年就随我一同筹划楚秦废盟之事可好?”南宫嫣然问。

    “呃……”

    陆蔓犹豫了下,“好罢。”还是点头答应下来。

    南宫嫣然大喜,爽利地将明年的庶务分派妥当,然后宣布议事结束。

    陆蔓回到自家‘洞’府,新婚丈夫虢豹已得了消息,劝道:“顾叹师叔和南宫师姐两人不对付,楚秦盟他们一个要废一个要保,正斗得厉害,你何苦卷进去呢?”

    虢豹人如其名,身处像头豹子般威猛矫健,是楚秦‘门’不多的道法体术双修之人。

    “我陆家家‘门’摆在那儿,若是跟阚萱、虞清儿他们做一样的职守,我心里也不舒服。”陆蔓道:“合并总归对‘门’派有利,那顾叹是个曾经给姜家做过帮闲的,这几个月我冷眼看下来,他在附庸外人跟前收买人心,为自己图利,这种人眼光难得长远,不足为虑。”

    “这……”

    虢豹语塞。

    陆蔓把他推入静室,“你呀,专心修行即可,早日结丹,才不负我嫁到白山这种地方来。”

    思过山中人间百态,又过了平静正常的一年,酆水流域却‘不正常’了起来。

    养好身体回前线的展剑锋摇身一变成了筑基前辈,手底下分到了二十五名练气修士,已是个乌合之众里的小头目了。

    “怎么回事?我们已在这处临时驻地呆了半月,难道年前不再开辟了么?”

    他是个闲不住的,呆在驻地的临时居所内,满腹牢‘骚’。

    包二和薛小昭都被他求到自己辖下,包二喜欢打探消息,这种事自然只有他能解答,“听说是我们这边主张暂停进军的,其余方向都意见很大呢!”

    “我们?”

    展剑锋有些奇怪,“姜家?”

    包二指指天上示意。

    “南宫家?”展剑锋摇头表示不信,“南宫家有元婴修士陷在酆水流域,按理来说比别人更急才是。”

    酆水城最高品阶的灵地之内,两位修士相对而坐,一位出自大周书院归儒派,一位则是本地的酆水城主,同是化神修为。

    两人中间有一个照影法阵,就像是平放在地面的镜子,镜面显现一座黑‘色’山峰,正是酆水流域化神古兽的老巢,三道化神气机隔空牵引纠缠,无一刻放松。

    “事先说好的三人一同出手,南宫木这算什么?”酆水城主满脸不悦。

    “他有急事去找妫正了,等等,等等罢。”

    归儒派化神只得好言劝解道——66766+dsuaahhh+268898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