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仙侠小说 > 修真门派掌门路 > 第501章 森风聚元丹
    没过几天,燕南行便将人从摘星阁赎了出来。

    四人中楚问伤势较重,还好摘星阁救治及时,并未留下后患,其余三人受伤较轻,已经无碍。

    “一切顺利,摘星阁并未留难……”

    燕南行将一卷契约递过来,“赎买的事,我代你做主应下了,想必这点东西对你们不是问题。”

    “燕兄辛苦,这个人情我一定铭记在心。”

    齐休笑道,随手打开契约,只见上面文字密密麻麻,俱是摘星阁列出的赎买物资,回血、回气丹药、灵石、各类制符、制器的基本原料等等。每年赔付的低阶物资大约值万枚三阶左右,持续三十年,年年如此,不得提前还付,也不得以它物代偿。

    “这个条件有点意思吧?”燕南行双目如炬,想从齐休的反应里看出些什么来。

    “有点意思。”

    齐休苦笑,现在是太平时节,这些物资赔三十年也不过三十万三阶,楚秦和齐云楚家一半一半付清毫不费力。可若天下有变,按上次白山内战的规模算,这种必需品价格起码翻倍不止,那可就不是三十万能搞定的事了。楚秦就算趁现在价格低时备存,然后逐年交付,到时候说是不亏,但如果少赚一大笔,那不还是亏了?

    摘星阁提出这个古怪的要求,几乎将他家对未来时局的判断摆明了。

    “他们认为三十年内白山还要乱,老齐你觉得将因何而乱呢?”

    燕南行见他无意提起这个话茬,不肯放过,干脆主动问道。

    现在事情千头万绪,而起大都牵扯高阶修士,云山雾罩的,齐休也觉无力,叹道:“唉!我又从何知晓,只求与我楚秦无关罢了!”这话出自真心,燕南行也只能苦笑以对。

    送走同样满腹心事的燕归门主,齐休回到地底宫殿,楚红裳正在同楚问、妙清、秦长风三人谈话,南宫嫣然则早被遣出去了。

    “咳咳……”楚问伤势未愈,斜躺在榻上接受妙清的照顾,正断断续续说道:“我前次去玉鹤结婴大典观礼时,他说世间许多事,唯‘杀’字一法可解,我本不以为然,如今想来,颇有道理。”

    齐休有些奇怪,问道:“你素来豁达,又何必学玉鹤钻牛角尖呢?”

    楚问道:“不是因为在摘星阁受了些折辱而发此言,而是想不到所谓化神大德,正道楷模也会行如此龌蹉之事,为世间道德抱屈罢了。”

    榻旁坐着的妙清连连点头。

    没想到他竟对妫正起了杀心,齐休下意识向楚红裳看去,正好和一双美目对上,两人都从对方的眼神里,看出了些许无奈。

    “此语切勿对外人道。”

    楚红裳略劝了劝,便让他们下去养伤,独留齐休说话。

    “唉!”

    等殿门关上,她便卸下了人前的威严伪装,将鞋子踢掉,懒懒横卧宝座之上,娇躯弯成惊心动魄的弧度,纤手轻轻揉着眉心,语带讥讽地说道:“他俩倒是一对好卫道士呢!”

    “妫正演算力惊人,更能拉下面皮算计个小小金丹修士,面厚心黑,万不可对他显露敌意。”

    齐休收回欣赏的目光,低下头从怀里取出张白山大地图来,按照这几天收集的目击者信息,在地图上画了三条线。一条出自稷下城,一条出自齐云群山,一条出自齐南城,三条线交汇在拦截贾长庚的死亡沼泽上空,“三位化神同时为一人出手,根据我家长风的描述,时间正好对得上,这贾长庚定是白山化神转世无疑。”

    “他们三个,天地峰老祖的实力应该强些。”楚红裳回道。

    “应该是落到他手里了。”齐休表示同意,又往君旋山方向划了条线,“他后来去找老狐狸了,只是不知意图何在。”

    “想不清,就不要想了。”

    楚红裳挥挥袖子,“我们这些蝼蚁,专注脚下就好。”她说这话时带了些调侃之意,齐休听得出来,她可不是个甘于做‘蝼蚁’的人。就像楚问一样,金丹后期修士就敢想着或许有诛灭妫正的那一天,这并不是修真世家子弟的天生狂妄,而是对居高位者的敬畏之心更低,以及更强大的自信自然导致的。

    齐休自问道心之坚定不在二人之下,但的确比他们短少这种骄傲的自觉,当然,他的谨慎藏拙正好与双楚互补,使得两边配合日益默契。

    “这些事我们管不了,但贾长庚不管落在三人中哪一位的手里,白山势弱是肯定的。”想到这,难免忧心忡忡,“那么也许变数将至,摘星阁的未雨绸缪也解释得通了。”

    可是谁又知道,贾长庚好好地呆在君旋山下呢?两人讨论不出什么,除了‘随机应变’,亦无一策可行。

    “已过去好几天了,也不知碧湖那边如何……”

    楚红裳还是挂心楚慎等人的安危。

    ……

    碧湖秘藏,万轩的暗记已留到第六层,十余位老头老太磕磕绊绊,倒也顺畅,如今正结成个临时阵势,与一只圆筒形状的机关兽僵持着。

    这机关兽不过半人多高,独处在一间密室之内,守护着根钉在密室中央的乌黑长钉,寸步不离。被偶然发现的它反应迟钝,手段也极为单一,只知催动无数风刃,往进入密室的异类猛卷。

    但它这风刃着实厉害,楚慎带着众人结了个临时阵势才勉强抗住,祁冰燕和另一位精通阵法的老修在阵势后头忙碌不休,要尽快扎下一个定风阵法。

    “再加把力!”

    楚慎大声怒吼着,他双手张开,努力撑起这金系阵势的前端,一道又一道,仿佛无有穷尽的白色风刃刮在巨大的金色护罩表面,发出刺耳的呼啸和刮擦声,‘呜呜……’时大时小,如泣如诉。不时还有些前面遭遇时,被风刃毁坏的法器、飞剑等物残骸被风刃卷着,砸在护罩上哐哐乱响。

    他身后十余人盘膝正坐,拼命将自身灵力注入阵势之中,年纪最大的敢珑气力已有些不支,频频往嘴里塞上好回气丹药。

    “以我们的实力,再往下走只怕不成了!”

    楚庄媛抽空望望身周,心中郁苦,一会儿怨那楚神苍不顾同族情分,一会儿又望向那根乌黑长钉,想着这种外物肯定对大道无益,一会儿又挂念家中亲族,患得患失,心乱如麻。

    “都专心点!”楚慎回头一瞥,把她喝醒,连忙加力催动。

    “好了!”

    祁冰燕将储物袋里的灵石往阵法中枢倾泻,这定风阵应声隆隆运转,漆黑如墨的护罩亮起,楚慎喜道:“都进去!”双手往后一挥,大袖生风,将所有人推进阵中,自己也如帘倒卷入内。

    风刃一刻不停,但吹到阵法黑罩上果然声势大减,众人终于得以喘息。

    “下面怎么办?”有人问道。

    “耗吧,别无它法了。”楚慎答道,阵法、战阵之类防守有余,但修士个体实力不强,连近身都难做到。

    大家纷纷打坐调息,正为接下来的长时间消耗战坐着准备,背后突然闪进两道黑色人影。

    这密室是他们偶然发现的,隐藏在一个不太复杂的幻阵之内,楚慎又补了道防御手段,没想到被人无声无息破解,“谁!?”他心弦一绷,厉喝动问。

    “你管我是……咦?”

    来人竟是屠自如和屠单,两人看到那黑色长钉,才认出楚慎等人,“是你们呐?”屠自如目光在两边盘旋不定,显然正在天人交战。

    “这机关兽倒有些门道。”屠单的注意力却一直在风系机关兽身上,话音未落,人已冲天飞起,迎着无数风刃便直冲上去。

    “先来后到都不懂么!?”楚慎怒骂,但对这金丹后期修士也毫无办法。

    屠单手段了得,仅凭护身灵力就迫近十余丈,再祭出面黑色无字旌旗抵挡,又冲近一波。

    机关兽感觉到威胁,加紧用风刃绞杀。

    众人只看见一个黑衣黑旗的身影在无尽风刃中浮浮沉沉,约莫耗了三炷香时间,终于还是没冲过去,原路又回来了。

    “我和贵门楚问、齐休认识,大家联手如何?”屠自如这时候才开口说道。

    “东西怎么分?”楚慎问道。

    “我们要那黑钉。”屠单毫不犹豫说道,“其余都归你们,然后我们再额外补偿。”

    楚慎等人追求在阳寿和大道,对黑钉倒还真没甚执念,讨价还价达成一致,很正式地签下灵魂契约,楚慎和两人三掌交击,然后才将他们迎进定风阵中。

    两日之后,那机关兽终于显出颓势,屠单冲上去拿黑旗镇住一瞬,众人合力将其击得粉碎。

    “合作愉快。”

    屠单将黑钉摄入手中,随手将答应的物事丢给楚慎,其中有二十来枚【森风聚元丹】,黑风谷特产,可增寿八到十二年,是两边达成交易的主要物资,“每人只能吃一粒,而且服用后七七四十九天要遭受森风戮体之苦,不得用灵力相抗,对晋阶也有妨碍。”他好心提醒道。

    增加阳寿的丹药,齐云特产是大、小还丹,当炒豆吃效果最多也才二十年,没想到黑风谷一家外道宗门,竟有这种好东西,楚慎等人哪管什么苦难妨碍,当场一人一枚分了,士气大振。

    “这丹药在这吃不得,我们不如回家算了。”

    大小还丹,敢珑自然吃到了顶,她今年一百九十九,除去本源受损导致的减寿,大约还有四、五年好活,得了这丹药后紧迫性大减,又惜起命来,想回去了。

    “我们实力也就到这了。”老头老太们的理智忽然间都回来了。

    楚慎自无不可,楚神苍他也懒得找了,这就准备打道回府。

    “既然如此,那便就此别过。”屠自如见他们要退,便和屠单拱手告辞。

    做完交易,身背契约的两边毫无动手的可能,楚慎也戒心尽去,抬起手正想回礼,却见面前的屠单上半身保持着行礼的姿势斜斜划落,露出腰腹部血红的切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