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仙侠小说 > 修真门派掌门路 > 第496章 密藏碧湖底
    碧湖门以前算是连水盟内分量很重的附庸门派,有金丹修士两人,筑基数十,原先也是家大业大,但在连水门偷偷迁去齐云,何欢宗步步紧逼的那段时间内,他们选择了举家北逃,这一去,想回来就难了。水令仪为了收拾连水盟内离散的人心,故意将他家摒除在外,算是个杀鸡儆猴的举动,其中说不定也有独得秘藏的想法。

    没想到碧湖门在黑河坊和原厚土盟客卿,金丹后期散修桑珈搭了上线,白山外海离散势力凑成一团,整治过后的门派实力翻倍不止,自有一番全新气象。他们的第一个重要举动,就是报复性地直接将秘藏消息全数公开,狠狠地恶心了水令仪一把。

    基于这样的背景,当南楚门飞梭伴着夜色到达秘藏入口附近,一处大湖之畔时,岸边已扎下无数临时营地,各式各样的防御护罩点亮了夜空,将团团围拢的湖面照得五光十色,煞是好看。又不时有兽船、修士等等穿梭飞过,一片繁忙景象。

    楚神苍弓背负手,一步三晃,颤悠悠地在船头漫步,双眼眯着俯视下方,专注于研究各家营地,“御兽、天理、南林寺,咦?连青莲剑宗的人都来了。”一张老脸笑得沟壑纵横,“此地不简单呐!”

    “有点意思吧?”楚慎站在他身后,冷笑道:“水令仪看到这个阵仗,只怕已悔得肠子都青了。”

    这处秘藏从未开启过,连水门的人似乎并不知道其中价值,但看到此情此景,若是再给水令仪一次选择机会的话,只怕她绝不会将碧湖门拒之门外了。

    越多人来,说明此处秘藏价值越高,对他们这帮老头老太来说,自然是一桩好事。至于相应增加的危险性?他们浑不在意,反正都没几年好活了,该是别人怕他们才对。这算是探宝中一个默认的规则,宁惹小的,不惹老的,阳寿不多的老人一来经验和身家丰富,二来悍不畏死,三来真要有什么好东西,他们为了自家大道阳寿或者弟子后辈,行事会变得毫无底线,着实令对手头疼。

    挑了处地方,命楚庄媛等人去布阵扎营,楚慎和楚神苍捏了个避水法诀,一同没入湖水之中。

    此湖就名【碧湖】,本是碧湖门的立身之本,也是连水城周边几大湖之一,湖中终年灵气不散,由内而外,品阶大约在一阶上到一阶下之间,是以出产许多低阶灵鱼,当年齐休带魏敏娘等人来游玩时,就没少吃这湖里的鱼。

    不过这次可没人对鱼感兴趣,楚慎随手打出记灵力,驱散凑过来的一群银鱼,按照碧湖门公布的路线,沉入湖底一处隐秘的深沟。

    沉了许多时候,两人终于坐底,辨认出前方有处幻境,入口外盘膝坐着一名美貌女修,竟是南宫家的元婴修士,曾主持黑河坊议和的南宫梦。

    “怎么是南宫家把门……”

    楚神苍和楚慎对视一眼,心里同时升起一念疑惑,这时南宫梦已当先笑道:“两位楚家贤侄,也要淌这浑水么?”

    “呵呵,时日无多,做最后一搏罢了。”

    楚神苍假作听不懂对方话里的意思,躬身一礼。

    “唉,也罢,进去吧,看完记得出来,开启时间应在十七天后的子时。”南宫梦随手掀开幻阵一角,放两人入内。

    里面是被幻阵隔开的一处空间,已有许多修士在,真是天南地北哪地方的都有,围在地面一座玉质门户四周,指点交谈。又有一位元婴修士,浮力半空,监视着场中众人。

    “姜焕?”

    两人认出那名元婴,更加吃惊,说老实话,姜云山姜焕是齐云派里众元婴中十分弱势的一个,大小事务基本没什么他搀和的份,如今却和南宫梦一内一外,俨然共管此次探宝秩序,实在是令人直呼看不懂。一是看不懂为什么由齐云势力主导这位于白山的秘藏探宝,二是不懂姜焕何德何能,能跟南宫梦分庭抗礼。

    “哟,这不是神苍么?来来来。”

    姜焕可比南宫梦客气多了,招手将两人唤到身边,和楚神苍说起了闲话,“我记得你比神通年纪还大啊,怎么,怎么现在还活蹦乱跳的哈。”

    被前辈开这种玩笑,楚神苍也无奈得很,只能苦笑回道:“痴活五百余年,惭愧惭愧。”

    两人敷衍完姜焕,这才有时间查看湖底的秘藏门户,整个门户以一块完整的璞玉雕成,呈直径约两丈的圆形,上面满满地雕刻有一副完整的星图,没甚奇特之处,但雕工堪称神技,整片星图无一丝错漏,美轮美奂。掐指一算,此图正好对应十七天后子时的星空,难怪开启时间能测算到如此精确。

    两位元婴都在老老实实地等待,想也知道没可能强行破关,两人便也不试了,正准备回自家的湖畔营地等待,突然被一名面相年轻的黑袍修士拦住去路,“两位可是楚秦门的人?”他一拱手,开门见山地问道。

    若是齐休或楚问在,一定能认出对方是碑林试炼中那名性格暴躁的黑风谷修士,楚慎和楚神苍却不认识,无非寒暄而已,两人还了一礼,“非也,我俩一个来自齐云楚家,一个来自南楚门,敢问道友……”

    “噢,我乃黑风谷屠自如。”他又指着身后一位金丹后期大汉介绍大声道:“这是我师兄,屠单。”

    在这种场合下,屠自如依然举止张扬,旁若无人地大声自报名号,明显是个没甚吃过亏的大家子弟。而那屠单不但身形高大,肃立时如岳临渊给人以莫大的压力,目光也极为凌冽如刀,一看就非易于。

    楚神苍和楚慎也自报名号,两边聊了几句,终于弄清楚是这屠自如看见楚慎道袍上的红云,联想到齐休道袍上同样的红云,这才有此一问。

    楚秦门道袍是赤色,胸口红云上绣有金色‘楚秦’二字,而南楚门道袍是白色,胸口红云无字,齐云楚家道袍也是白色,胸口绣的是齐云派白色祥云,三家各有不同,这屠自如能歪打正着,眼力也有些了得。

    即便是楚问、齐休,和他也没什么深交,这时候拉关系自然另有所图。一路跟着来到楚庄媛等人仓促建成的营地,四人分宾主坐定,屠自如果然提出了联手事宜。

    “上次碑林试炼,贵门楚问不畏御兽门势大,毅然揭露玉鹤之私,我深感钦佩。两位道友既然是他一族,自然都是忠勇有信之辈,我和师兄远来到此,人生地不熟,正想求两位帮衬帮衬,到时候在秘境之内,也好有个照应。”

    屠自如说完,楚神苍寻思着黑风谷虽然是外道一脉,但没听过不讲信用,想着以如今的大场面,自家两位金丹可能连朵浪花都翻不起,于是便打算点头答应。还未开口,楚慎抢在前面说道:“我们都是些命不久矣的老朽,不敢拖累您二位了。”

    他拒绝得干脆,屠自如性格高傲,于是便没再往下劝,两边略聊了聊白山风物,便一拍两散。

    “你这是为何?”楚神苍等人走远,马上出言诘问。

    楚慎出发前已被齐休告知和万轩的交易,自然不想再节外生枝,但此等隐秘又不想太早说给楚神苍听,只得拿话遮掩,“如今这碧湖周边各家都在,干嘛要和黑风谷这种没甚交情的外道宗门联手,你等着看好了,接下来的十七天,必然精彩得很呢!”

    果不出楚慎所料,第二天便有许多势力修士上门联络,各处营地或是宾客盈门,或是剑拔弩张,各方合纵连横,或拉或打,探宝还未开始,便已如一锅烧开的水,闹得碧湖周边沸沸扬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