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仙侠小说 > 修真门派掌门路 > 第四百五十九章 找谁出主意
    数日后,齐南城某洞府内。

    “掌门师兄……”

    被秦长风第一次平辈相称,齐休不仅不会生气,反而整个人都感到无比的欣慰与自豪。

    “好,好。”

    带着银灰面具,笑吟吟地打量着眼前美人,结丹后的秦长风光端坐不动,就给人感觉如星空般静谧浩瀚,似乎带着某种神秘的吸引力,去勾引人了解探寻,气质风华无疑已更上层楼。如果不算入赘的安斯言,他便是秦家继秦烈儿之后的第二位金丹修士,而且是自己一手一脚培养起来的。

    “您气息不稳,可是受了伤?”

    秦长风眉毛微蹙,语带关心地问道,说话时,身形微不可查的晃动瞬间似有群星闪烁,陡然让人看花了眼。

    “是稷下试炼的手尾,不碍的。”

    越看越满意,摆摆手,不想让他参与这些狗屁倒灶的事情,“白山不稳,我略坐坐便走,你在此专心稳固境界便了,法宝、功法之类,可定好了?”

    “定好了,通明经还继续修习下去,法宝胚胎已拜托南宫家炼制,估计也快了。”

    秦长风说完,坐在下首的南宫嫣然便得意邀功:“也是赶巧,娘家库房里正好有块五阶【星雪秘蛇】的内丹,我想说买,他们都不愿收灵石,白送了来给长风。”

    她是哪壶不开提哪壶,“好,好…”齐休微微有些心塞,南宫家把自己折腾得不轻,而秦长风越来越宝贝,若是被他们给拐了去,新仇旧恨,真要逼人拼老命了。

    正暗暗发愁,有人在外打入道拜帖,这是秦长风的洞府,南宫嫣然出去转了一圈,拿了个漆黑材质的盒子回来,“说是送给您的。”恭恭敬敬呈给了齐休。

    “噢?”

    打开一看,竟是枚碗大的内丹,一只红色火鸟的魂体在内左冲右突,不得逃脱禁制。打开盒子内附带的书信,内丹的种类,炼制方法等一应俱全。

    “五阶【通明烈阳鸟】内丹”

    齐休看罢,又惊又喜,【通明灵龟】器灵崩解后,自家法宝半废,这【通明烈阳鸟】不但合通明之意,而且正好又跟【莽古阴阳珠】分出来的那一半至阳之力契合,就是自家敞开了花灵石求买,只怕也得不到如此适合自家法宝的器灵了。

    礼物不可谓不贵重,送得不可谓不精准,明白这是南宫家的补偿之举,自己五十年阳寿换来的,不拿白不拿,不拿,人家还以为你记上仇了呢,便默不作声揣进自家储物袋里,等着抽空炼入【通明幻镜】。

    秦长风要静心稳固境界,不便久坐,唠叨了些琐事便告辞回到自家暂歇的洞府,不知藏在哪个角落的楚无影凭空出现在身前,递上顾叹从海门岛发来的书信。他前次在碑林试炼里说漏了嘴,被百般追问也不肯吐露实情,为了讨好,一路端茶递药、送信站岗,服侍得十分尽心。

    “唉”齐休知道他的心思,心肠一软,只好把犹疑丢到一边。

    ‘前次被掠后,龙家守备甚严,急切不好下手……,

    展开手中信,顾叹先交代了一番外海形势,龙家连遭打击不假,但瘦死的骆驼比马大,难对付也在情理之中。对这次连水门的北迁,顾叹也觉得有些无计可施,根结还是楚神通被瞒得太久,齐云派内部决定一成,想从中上下其手也不敢了。不过他倒是比齐休乐观些,‘自有记载以来,白山便是群雄并立之局,千万年间,英雄豪杰不知凡几,却无人统一此地,其中奥妙颇耐寻味,我楚秦静观其变即可。,

    他的话很有道理,但如果把两个因素考虑进去,则会发现以前的经验可能对现在的情况不起作用,一个是白山顶上化神老祖陨落了,白山也许是开天辟地第一次,进入没有化神修士的极弱时期。二个就是稷下碑林试炼之前,妫正的那番关于未来有大变局的言论,他说得很清楚,就着落在自己这代有可能结婴的人身上,算算就是近千年左右的事情,既然要变,很多事就不能以常理度之。比如灵木盟当年的突然扩张,如今白山各家的激烈内战,就有些反常的端倪。

    齐休觉得不能如顾叹所言静观其变,怎么说也要略微使点力,既然一时拿龙家没办法,好歹让白山内战打久一点,起码能给楚秦门争取点时间。

    “我要静心疗伤,还得抽空将【通明烈阳鸟】炼入法宝,无法主持大局,顾叹早该专注结丹,现在已经过度使用他了,又刚刚派去海门岛,拉回来实在不好。”

    大方向定下,但怎么拖延,他自己也没想到什么好办法,莫剑心守成可以,可是要应对现在的局面,远不如自己和顾叹。楚秦盟里的其余人等又不能放心,“沙诺?不不不。”马上否定了这一闪而过的念头,即便沙诺可以信任,这位前世叫做多罗诺的家伙还是草莽气太重,大局观不够。

    千头万绪的事情太多,实在是心乱如麻,“这也是几乎所有门派里,顶级修士一般不管事的原因罢”作为门派顶级战力之一,齐休既要顾大道修行,又要兼顾法宝实力,还得运筹帷幄决策千里,现在又被南宫家窥破了【命演术】的秘密,以后说不定把自己当那嗅物寻人的狗也有可能。

    “那【通明烈阳鸟】内丹就是狗骨头哇老子这条命够南宫木吸几次”

    回忆起当日差点被抽成人于的惨状,心底涌起一阵惧怕,就连在识海中休养的本命猴子也感觉到了,睡梦中的它翻了个身,面容扭曲,露出痛苦之色。

    还好有个【甲己心】压服下去,“再艰难的路,也只能挣扎着走下去。”齐休这么想着,定下心来,思绪模拟上一次被青木之龙带动高飞的情景,用【全知天眼】俯瞰脚下的齐南城。

    “这座璀璨的修真之城,是齐云派南部的重镇,也是南宫家族的命脉”

    “南宫木对身外化身之法如此急迫,很有可能是他大限将至了不过化神老祖思虑深远,寿命更是悠长得不像话,人家觉得迫在眉睫,说不定是为几千年后着想呢”

    “北丁申山里不过是一座传送阵而已,何玉他们不会那么傻,一定已将另一侧的传送阵破坏,那么南宫家的追捕还要很有一番周折。毕竟何玉、姜炎,还有姜炎身边,占据【千目鬼蛛】身体的存在,都是逃亡的好手。”

    举头北望,“如果不出所料,受我怂恿的刑剑将去大周书院借势,那又势必引起当年北丁申山中的某个隐秘,那位神秘的,早就藏身山中发信告警的归古派修士到底是谁?他对那鬼道一脉的传送阵知道多少?”

    闭目观想,按照青木之龙当日路线南下,下一个地方便是自家亲手建立的【黑河坊】。

    “我和展元一手一脚建立的坊市,可惜孱弱不能守,几经易手,落入南宫家族掌控已五十年,如今之繁盛已不亚于某些修真城市”

    继续南下,越过死亡沼泽,便是连水、离火各占四股,双楚各占一股的器符城。

    “当日器符盟已灰飞烟灭,和其死斗的魏家消失更早,蒯通、祁无霜之流俱都死于暗杀,眼看连水即将北迁,此城只怕又难消停。”

    从器符城转往西南,越过山都地界,便是自家的【思过坊】。

    “如今楚秦盟以立,正从白山内战中攫取海量的贸易利益,只是好景难长久,连水北迁之日,灵木、离火覆灭之时,到时候面临强大得多的何欢宗,又将如何是好?”

    叹口气,再往南走,便是灵木盟的【博木城】。

    “咦?”

    心中忽然跳出来安斯言的声音,那是当日他在试炼之地里对自己说的话,“你能跳出所有规矩,所有束缚想问题吗?”

    “对啊,自己学魏玄纵横谋略,死中挪活,学祁无霜以利当头,操弄人心,但是仍脱不了某些窠臼,比如对待曾经的死敌……”

    “法、术、势,妙用之道,存乎一心,盟友、敌人,何尝不是能随时变化的呢?”

    “如今我缺一个出主意的人,博木城主柴艺不就是当下最合适的谋士,甚至毒士么”

    思绪转回,齐休拍案而起,“就是这样连水北迁,我不乐见,灵木离火更不乐见,我动手捣蛋,齐云派特别是万天罡肯定会阻止,灵木盟都快灭门了,他还管你许多连水门几个金丹北迁,双楚勉强都可以接受,利益关系上来说,已和在白山的我有些不一致了,如今灵木离火,反倒是可以信赖的伙伴”

    “灵木盟已危如累卵,只要给柴艺指个方向,这把刀肯定会按我的意志飞”

    “无影”想到这,唤出旮旯里躲着的楚无影,吩咐道:“你悄悄去灵木盟,把柴艺约来见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