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仙侠小说 > 修真门派掌门路 > 第四百五十六章 高裴与连水
    涉及何玉还活着的事,齐休是半句话都不敢吐的,但他还真不是一个心胸宽大的人,甚至于有些蔫坏。

    话说当年白山深处开辟战争时,北丁申山地底出现的鬼修曾杀死数百开辟修士,光大周书院金丹就有数人,楚秦门亦损失惨重。那一战的缘起,便是大周书院某归古派修士莫名身陷山中,附近修士齐聚援救所致。从告警焰火的等级来看,被困修士在书院内的地位绝对不低,只是由于当时主持开辟战争的化神老祖属于归儒派,故意迟迟不派遣强力救援,导致了那场惨剧。

    奇怪的是那个放告警焰火的正主,从始至终都没有出现。

    如今,北丁申山中发现了一座明显和鬼修有关的传送阵,当年的事就肯定不会那么单纯。真相如何齐休不感兴趣,但大周书院里肯定有人感兴趣,以刑剑齐云执法峰老祖后辈的身份,说不定真能联络到大周书院的某些人,给独占北丁申山的南宫家捣一捣蛋。

    当然,作为此界顶级存在之一,同样主持过开辟战争的南宫木,能不能顶住大周书院那就不知道了。

    至于鬼修后来远遁醒狮谷,不小心陷落在醒狮谷的重土地底,最后与展仇同归于尽的事,因为涉及到秦唯喻的魂体,齐休有意隐瞒了。跟归古派的关系,亦同样不会对刑剑交底。

    密谈了一整晚,刑剑被巧舌如簧,又对南宫家颇有怨气的齐休引入了一条曲曲折折,利害方层次极高的险路。但齐休也并未骗他,也确实是一条可以走得通,或者说唯一一条能走通的,借助外力强行介入化神家族秘辛的路。

    刑剑执念深重,压根不管得罪南宫木的后果,告辞离开的路上,就已开始寻思怎么才能将大周书院的注意力吸引到北丁申山,好让自己能继续追捕姜炎了。

    他有所得,齐休从他那儿亦有所得,这个情报对于现在的白山局势来说,甚至可以说是决定性的。

    “去楚云峰”

    强打精神快步走出地底,拉上办完事回来的楚无影直飞齐云山,轻车熟路,很快见到了圆滚滚的楚神通。

    体验过南宫家五阶顶级的松涛福地,再进入楚云峰的五阶下品灵地时,已没了当初的震撼和悸动,况且楚云峰里五阶地只有小小的一片,差不多正好笼罩齐休第一次见到楚震时的静室,也就是齐云楚家历代家主清修的地方。

    “你不是一直在监视高家和裴家的动向吗?”

    刑剑交换的消息,使齐休对面前这位齐云楚家的掌舵人更增添了分轻视,劈头一句话就是责问,搞得自家像元婴老祖,对方反而才是金丹修士一般。

    “当然”

    楚神通也不知道是没听出齐休说话的语气呢,还是真的天生乐观,还是那副不急不躁的老样子,笑眯眯地回道:“高和同一向乖得很,像那些凡俗大户人家的小姐一样,大门不出二门不迈,裴雯讨厌些,也不过就是缩在庶务峰里时不时吠两声罢了。”

    说完,目光落到齐休身后的楚无影身上,聊起来稷下试炼的闲话。

    “唉你被骗了”

    看他那副老神在在的样子,齐休都替楚震恨铁不成钢,也许楚震正是看破了这位继承人的性格,才会不惜使用魔刀都要在临死之前把高广盛除去。如果现在高广盛还活着,如果楚震没有利用那次围杀使当年参与诸家和高家结下血仇,楚神通估计早被人家给玩死了。

    心底一阵烦躁,将面具摘下摔得粉碎,现出自己满是皱纹还没有完全复原的老脸。

    “骗?从何说起?”

    楚神通这才被齐休粗暴激烈的态度惊醒,连忙追问。

    “白山连水盟,已经跟五峰上层达成协议,将举派归入齐云,就是高家裴家牵的线,这么大的动静你就一点风声都没听到?”

    “?”

    “你个……”真是给对方一巴掌的心都有了,气得又咳又喘,自去找了个下首位子坐下,楚无影适时递过来一枚平心顺气的丹药,吞服下去运功化开,好半天才缓过来。

    楚神通讪然慰问了几句,终于开始认真,拖着沉重的身躯在静室之内踱了好几圈,才皱眉说道:“今不如昔,咱家在齐云山中的境况你是知道的,我又得专心奔大道,实在难有时间专门盯着。小事还好说,元婴层面的事务,往往从广汇阁、万宝阁、灵药阁等当年参与围杀高广盛的家族那里打听消息,这几家都属于庶务峰,管不了那么宽。但是你也别急……”

    “我齐云道门,虽然看上去没儒门在意血缘门第,但对连水盟这种举派半路投靠的事情,还是十分介意的。以我的记忆来看,除非他连水盟有大功于齐云,或者强势人物亲自操作,否则基本不太可能。须知要做到这一点,有不少关口要过……”

    他将齐云派几个峰头之间的职守,细细跟齐休介绍了一遍,

    “首先,你得在几座峰头里找好下家,起码得有元婴中后期的长老级别的人物牵头,执事级别修士合议准许。这一点我相信高和同能办到,高家历代都是五峰的人,关系深厚,连水盟本就是以水属性本命为主,五峰收他家理所当然。”

    “然后还要得到庶务峰,执法峰轮值长老点头同意,同样是元婴中后期修士级别。这里面庶务峰长老又占主要地位,执法峰长老只是最后核准,一般不会留难。而庶务峰里,裴家虽有些影响力,但万宝阁的万天罡正好是这一百年的轮值长老,完全占压倒性优势,作为当年围杀高广盛诸家之一,他是不可能放任高家成事的。”

    “还有,举族迁入,得有空出来的山门领地接纳吧?齐云派如今已基本失去了扩张的动力,家里面是一个萝卜一个坑,即便有空出来的,自己人都要争破头的,哪会那么容易让连水盟那种外人拿到手?”

    听完楚神通提出的这几点,齐休稍作沉吟,露出恍然之色,“我的情报来自执法峰……”

    “嘶……”

    楚神通倒吸一口凉气,“那就是说庶务峰一关已经过了?”

    “万天罡可能和他们达成了交易……”

    齐休点头,两人同时沉默下来。万天罡作为除南宫家之外,当年围杀高广盛后形成的隐形同盟中,分量最重,修为最高之人,和高、裴两家搅在一起可不是什么好消息。

    “不是可能,是肯定这种事本不是什么私密,要在齐云山里经过那么多人的手,没有万天罡配合,绝不可能瞒过我们。”楚问的声音出现在门口,进来后先对齐休点头致意,笑道:“上次在试炼之地错怪你了,还请见谅则个。

    “无怪,无怪。”齐休边打招呼边注意楚家两人的互动,果然,一向话唠的楚神通奇妙地沉默了,还下意识地将目光移向别处,鼻子作势嗅了嗅,眉目间立刻有不满之色,明显在对楚问满身酒气表示抗议。

    楚问似乎浑然未觉,在齐休对面潇洒坐下,还有心思随手将地下的面具碎片拂去。

    “他们关系果然如传言地不好。”齐休心道,印象中,这是自己第一次见到他二人出现在同一个场合。

    “万天罡倒不一定是故意跟我们作对,他阳寿也已不多了,最近喜欢结善缘修补关系,帮个不大不小,于己无关的忙,和高家消弭仇恨是可能的。”经过上次试炼之后,楚问似乎真的积极、入世不少,他一旦认真,无论是思路还是判断,都比楚神通清晰许多,“既然流程已走到了执法峰,我们想阻止只怕也已晚了,不如……”

    “怎么会晚”

    楚神通不悦打断,“他家元婴下得了白山吗?我齐云派倒过来给他连水盟腾地,怎么可能”

    “既然事情已经到了执法峰,这些问题他们肯定有解决之道,只是我们想不到而已。”楚问对族中的元婴老祖丝毫尊敬也无,立刻反唇相讥。

    “怎么解决,怎么可能解决?”楚神通出离愤怒。

    眼看事情每个进展,楚家两位爷这么就杠上了,齐休真是一脑门子黑线,起身道:“湟后安家的安斯言葬礼在即,这就得动身了。”告辞闪人。

    “正好,我本就是来叫你同去的。”

    刚和楚无影出门,楚问也追了上来。

    三人并排飞到半路,楚问突然传音过来,语调阴沉冰冷:“下次不要让我看到你用那种态度对他说话,永远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