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仙侠小说 > 修真门派掌门路 > 第四百五十五章 刑剑提交易
    “您应该养好身体再忙这些的。”

    顾叹带领厅中众人刚走,楚无影悄然出现,语带关心,手腕翻动间,已从储物袋里取了个大靠枕塞到齐休身下。

    “白山均势随时可能崩盘,我们行动已很慢了……”

    齐休倚着靠枕,换了个舒服些的姿势躺好,摆摆手,“这些人是双楚附庸各家精挑细选出来的,我刚看了看,应该差不了,散布出去,让顾叹在海门岛结丹时遥领即可。不过,刚坐我左手边第二个位子的,不太可靠……”

    以两人间多年养成的默契,这种事已不用言明,楚无影点点头,再度消失在阴影之中。

    白山顶上爆发大战,十家元婴很明显已各有阵营,互相翻了脸。自此以后,山下战事再未见有白山元婴降临,以筑基练气为主力的各家纷纷依山结阵,互相碾压消耗,生生打成一场几乎遍及白山的大烂仗。

    目前的情况是,失去元婴降临支援的丹盟已快顶不住灵木离火联军,覆亡就在旦夕之间。两家剑派在南部对锐金厚土有优势,但还没有达到决定性的程度。而一直虚伪地名为中立,实际偏帮丹盟和两家剑派的何欢宗,正厉兵秣马,大有双线齐发,一路北上援救丹盟,另一路南下,给锐金厚土最后一击的架势。如果两条战线如他家所愿,只怕白山残局,尽入这得利渔翁的囊中。

    世易时移,即在局外,又在局中的楚秦门要么想办法重新平衡白山局势,要么就只能预备应付将来一家独大的何欢宗了。

    当然,这是不考虑白山顶上元婴们争斗的胜负,以及外部因素的影响下做出的判断。

    和顾叹商量下来,白山十家维持平衡对楚秦门来说固然最好,但绝不应该主动介入进去,只有游离在纷争之外,通过不刺激何欢宗等势力的方式稍微偏帮一点,尽人事,听天命罢了。

    “关键就是尺度的拿捏,既要尽力于平衡白山诸家,又绝不能得罪将来的胜利者。”顾叹这话,齐休深以为然,但这种尺度的拿捏,谁也无法说有十足把握。

    为后路计,外海方向的行动就要加快了。

    目标还是多年纠葛的龙家,他家在外海安身后诸事不顺,主要还是倒了楚秦门的霉。先是被沙诺一面通天令出首告发给搅得鸡飞狗跳,元婴家主陨落之后,万事知和‘,闲中将龙家吹得天花乱坠,说什么以前是天理门附庸中的第一家族,门中重宝无数,道法典籍更是儒门正统,可供人一路修到化神炼虚,速度特快还安全云云。然后用春秋笔法,暗示他家已在天理门失势,老家都呆不下去,才搬到了外海……

    正是当年万事知害楚秦门的老一套,众口铄金,积毁销骨,万事知和姚青本就是操弄舆论人心的行家,他俩的书在外海也有那么点销量和信誉,十年又十年,时不时地就要感叹一下龙家底蕴深厚,富甲外海,财帛动人心,骗不了明眼人,但总会有些目光短浅的贪婪之辈中招。

    加上龙家自己作死,元婴家主陨落后又闹了出争位内斗的乱子,自家先消耗了不少元气,终于在数年前,被联络串通的各路亡命徒觑准机会,一举攻入他家本岛,大肆抢掠。藏经阁被围了近百天,还是龙家当年好友从老家赶来援手,才免于被洗劫一空的命运。

    以笔杀人,效果出乎意料地好,龙家一蹶不振,齐休的觊觎之心就陡然增强,毕竟龙家那座岛可是当年元婴家主还在的时候夺下来的,比思过山更大更好,只是本岛加周边零星群岛的面积小了些,容纳楚秦盟肯定不行,但容纳楚秦门仙俗老小可尽够了。

    白山十家平衡也罢,一家独大也罢,楚秦门能呆白山就呆,不行,就去外海把龙家的老巢抢了,这便是齐休整个大方向的定策。这二十几个打入各家潜伏的探子,正是为那时预先做的准备。

    “无论如何,楚秦门不会亡”

    想到这,心中升起道怨忿不平之气,南宫木那一击,吸掉了自己近百年的阳寿,即便他家后来赔了些疗养增寿圣药,损失的阳寿也有近五十年。结婴之路,又难走不少……

    结丹之前,齐休阳寿大约是一百七十多岁,结丹后用了不少人面纹蛇的【长生苔】,但也受过几次重伤,加减差不多有四百八十年左右的阳寿。被南宫木当消耗品用了这么一次之后,齐休今年一百八十岁,等于还剩下二百六十年左右好活,结婴时还不能太老,那么剩下来的有效时间也就一百五、六十年,如今才金丹三层,最慢也必须二十年一层,否则大道基本就无望了。

    讽刺的是由于他曾经用过大量长生苔,很多以长生苔为主要成分能延长寿命的丹药,比如【大还丹】【小还丹】之类已经无效。南宫家给的药也只能吃这一次,今后再想延长寿命极难了。

    正想着事,忽然心中一动,地下大厅中再次走进两人,走在前面的是沙诺,后面一人将身形笼在宽大的斗篷里,难辨面目。

    “掌门,人来了。”

    沙诺打了声招呼后便转身离开,等感应他走远,后面那人才揭开斗篷,原来是‘楚秦福星,刑剑来了。

    “刑道友原谅则个,如今形势微妙,我俩只能偷偷摸摸见面了。”

    想到当年对方替自己挨刀的事就想笑,特别现在自己为了掩盖老态又把银灰面具戴上了,强忍着,将对方让在正对面坐下。

    刑剑看见银灰面具,脸颊也微不可查地抖了一下,不过很快平复,直接开始谈论正事。

    话说青木之龙击破北丁申山,找到何玉、姜炎但并未抓获后,南宫止便组织南宫家人手,去那边直接把山封了,意图顺着传送阵继续寻找何玉下落。

    而刑剑缉捕姜炎,同样追踪到了北丁申山附近,同是齐云跟脚化神后辈,这次南宫家却不卖面子了,拒绝让他进山参与此事。

    “姜炎和鬼修这档子事,已成了刑某的执念,不让我于下去是万万不行的。”

    刑剑说出这话来,带着以前少见的沧桑语调,齐休听了心里也有点触动,注意观察了一下他,容貌依旧俊朗,但多年在外追捕,已被尘世人情磨砺得较为成熟和隐忍了。

    若在当年,他才不会为了一桩公事,主动偷偷摸摸地来和齐休见这个面,“我听稷下城传来的消息说,南宫木花极大代价,从妫正手里带走了何玉的遗体还有正昏迷着的你,没过多久,他便迫不及待地轰击北丁申山,说两件事没联系我是不信的。”

    “姜炎肯定在北丁申山,南宫找他于嘛?你和何玉在其中扮演了何种角色?”

    刑剑问完,齐休便知道他想得岔了,不过局外人谁又能猜到何玉有身外化身这种逆天之物,而且跟姜炎他们搞到一处去了呢?化神老祖视为盘中之餐,志在必得的事,自己有多少条命都不敢泄露出去的,只得打着哈哈,不吐一字

    “齐掌门我乃执法峰修士,你怕得罪南宫家,就不怕得罪我么?”

    刑剑问得烦了,故态复萌,拿出老一套的言语威胁来。

    齐休早把他看透了,“嘿嘿,你若是真不在意南宫家,怎么不光明正大地来找我呢?”

    一击致命,噎得刑剑半天说不出句话。

    “其实,刑道友何必纠结?你要找姜炎,南宫家难道就不找了?你们都是齐云一脉,谁先找到都是无所谓的吧?

    见场面尴尬,齐休只得出言调剂一下。

    “我就是,就是……唉”

    刑剑头垂下来,神色愈加灰败了,“执法峰主事也是这个意思,可若不是我亲手抓回姜炎,以后见人哪还能抬起头来心结难过,结婴也不要想了。”

    对他的执念,齐休也只能抱以沉默。

    “不过……”

    刑剑眼中突然闪过一丝愧疚,吞吞吐吐说道:“如果……咳,如果我和你交换情报呢?我告诉你你想知道的,你告诉我我想知道的,如何?”

    “噢?”

    没想到做人一根筋的他也学会私下交易了,齐休坐直身体,顿时来了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