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仙侠小说 > 修真门派掌门路 > 第四百三十九章 饮酒又高歌
    对何玉,齐休有点自己的打算,但想在南宫家的注视中搞小动作,这种难度和风险实在是太大了。除非有把握让何玉永远不被南宫家抓到,否则任何对他的帮助都有可能是自掘坟墓之举。

    而且以何玉的人品……

    齐休不是个狠不下心的人,但楚秦门是他的执念和寄托,何玉毕竟是当年一起南下,一起在无名小谷拼命的弟子,清凉瀑里,他也出过力,香火情还是有一点的,对他于这种诱骗出卖的事,念头实在是难以通达。

    “就是这样”

    打定主意,再给何玉一次机会,如果他对自己无保留地信任,那么一定要放他条生路。如果他仍是那种唯利是图的人,那自己也就不用纠结了。

    全知天眼扫荡了几遍,才找到何玉所在,原来他没有穿惯常的白袍,而是披了件灰不溜秋的斗篷,只露出下半边脸,悄然缩在大殿里最不起眼的角落。

    “听说南宫家在稷下城外布下天罗地网,就是为了抓他,没想到他仍有那个本事钻进来,也有那个胆量钻进来,真是个为了大道前途,可以抛弃一切的人……”

    怎么一想,对何玉的厌恶又削弱了一分。

    “我到那边去看看,你去把齐云楚家的人找到,大家在一起,好有个照应。”

    先将楚无影打发走,便往何玉那儿走去,南宫家的人才移开目光,装作和齐休并不相熟。

    两边正好在大殿的对角,距离颇远,又不想过于暴露目的,只得装作与人交际,脸带微笑,边走边和熟人打招呼

    还好现在各家修士已来得差不多了,多宝阁、广汇阁、灵药阁乃至南林寺,凡有生意往来的各家里,总有见过一两面的青年才俊,厚着脸皮一路道好,倒也能混过去。

    离何玉站立处只有三丈远,对方仍旧把头埋得低低的,根本没有和自己打招呼的意思。

    心里稍有些不舒服,将将准备直呼其名时,“何玉好哇,你竟敢来这里”不防被两个人抢了先,他们不顾脸面地在殿中暴喝出声,怒气冲冲地一前一后,将何玉围住。

    这下,几乎将所有人的目光都吸引了过来。

    看那两人是栖蒙派服色,应该是何玉的同门,齐休略一皱眉,停住脚步,将自己隐没在人群之中,又偷空回头,对南宫家的人打了个问询的眼色。看对方微微摇头,示意并不是他们的安排,便暂时不去搀和,先看看情况再说。

    “门中江河日下,你却好,一走几十年”

    年纪稍大一些的中年人,应该是何玉的师兄,当年黑河峰下探宝时齐休就见过,他指着何玉的鼻子,对围观众人气愤地大声诉说着:“这人当年贪图我门派洞玄灵地,百般乞求,先师感其诚意,才允其半路拜入门中。而后百余年供给,什么好的都紧着先给他用,盘弄出个前途远大的金丹中期,他呢?先师陨落之后便一走数十年,召之不回,形同叛门而出门派受人欺辱,从不提供一丝一毫的帮助,而且我们整理先师遗物后,又发现许多宝物下落不明”

    “大家评评理,这种败类,有何资格参加试炼?”

    这位师兄义愤填膺地说完,人群里鸦雀无声,没人应和。

    大家都是金丹修士,年纪最小的也活了好几十年,一面之词,哪个会去贸然相信。

    何玉仍旧埋着头,甚至连站姿脸色都没变过,好像对方说的人不是自己一般。

    见没人响应,师兄有些下不来台,急眼了,于脆伸手,直接往何玉琵琶骨锁拿过去,“我这就把你带回去,以门规处置”

    “在城主府里动手,何玉这师兄是个猪脑子啊”

    齐休心里暗暗吐槽,这位师兄说的话,其实和早年自己得知何玉叛门后的心情九八不离十,他甚至有些幸灾乐祸,谁叫你们当年挖楚秦门的墙角,结果现在怎样?竹篮打水一场空吧?该

    不过稷下城妫家哪能容得这样闹,都不用主事的出手,参与试炼的一位稷下城金丹后期修士便越众而出,板着脸训丨道:“你当这是什么地方,散开”

    主人说话,再闹估计就要被赶出去了,何玉这两位同门讪讪退开,只拿眼睛死死盯着他,一副试炼过后还要继续找麻烦的架势。

    雷声大,雨点小,这场闹剧起得快也消得快,人群又去忙着各自的交际,而何玉,仍旧一动不动,仍旧不发一言

    略等了等,南宫家修士的精神力骚扰又来了,估摸着时间也差不多,齐休再度上前。

    “怎么,和师兄弟闹矛盾了?可是他们排挤与你?”

    装作关心,先起个话头,用传音之法送过去。

    何玉不答,活像个木头桩子。

    “咳”心里有点恼火,加大了些传音的力道,“你怎么回事难道连我也不认得,连我也不想认了吗?”

    何玉终于有了反应,先是喉结上下动了动,然后缓缓抬头。

    齐休才发现,他整张脸煞白,一丝血色都无,毫无神采的眼睛和自己对视了那么一瞬,又把头低了下去,继续埋在斗篷的阴影之中。

    “是掌门师兄啊……”

    他的传音十分微弱,甚至有些气若游丝的感觉,应该是受了不轻的伤,但开口一声掌门师兄,真是把齐休叫得心肝一软。

    “你气色怎如此之差?可是受伤了?我带了些药在身上,伤在哪了?”

    关心的语句,可就全出自他的真感情了。

    “我没事……”何玉不肯说。

    “唉你怎把自己搞成这样……”

    还想关心几句,南宫家修士像催命一样,精神力催促再次过来。

    齐休马上知道,对方肯定有跟自己【听真之耳】类似的天赋技能。

    想了想,再度开口道:“这次试炼结束后,我有事要你帮个忙。”

    “噢。”

    何玉轻轻答应一声。

    这就同意了?

    齐休负罪感真叫是瞬间爆棚,“到我家思过山来,你没有问题吧?”怕他是受伤糊涂,乱答应的,特意追问了一句。

    “没问题。”何玉这次的回答仍旧很短,但已明确无疑。

    齐休眼睛一酸,终于打定主意,怎么也得找个机会,向他示警。

    反正本命不惧读心,只要何玉那边不出问题,南宫家就抓不住把柄

    这是个绝大的冒险,而且是为了素来自私的何玉,但齐休就是想帮他一把。

    “那么就说定了?”

    “好。”

    暂时到这,先得瞒过南宫家的人再说。

    跟何玉简单告别,这次对方只稍稍点了点头,看样子他除了这有助结婴的试炼,真是什么都不关心。

    转身往回走,脑海里突然回忆起展元来,“掌门师兄,你偏心哪”他大骂自己的模样仿佛仍在眼前,齐休不禁苦笑摇头。而南宫家修士,此时已然悄悄隐没在人群之中了。

    何玉之事先告一段落,便准备着和楚无影汇合,全知天眼再度扫开,发现他正在大殿正中,被楚问揽着肩头,走又走不脱,板着脸正在生闷气。

    楚问是金丹后期修士,性格很怪,不太跟齐休甚至南楚门亲戚打搅,甚至和楚神通都不怎么对付,常年在外云游,结交的都是一帮,怎么说,就像现在这样……

    五、六位修士,就在齐休刚刚在和何玉说话的当口,在大殿中心围成一个小圈子,左手酒壶、右手酒杯,正在吟诗应和,有文思稍慢者,就尽饮杯中之酒。

    除了楚问一位齐云道家修士外,另外几位都是做儒生打扮,不知他们喝的是几阶性烈之酒,几巡之后,便个个都有醉意。

    这帮人喝醉了就狂态尽显,有人甚至开始脱光膀子,有人开始对壶豪饮,本来的诗文也不对了,开始唱起七零八落的辞赋,什么兮什么兮的,一边唱,一边还跳。

    几人嗓子意外地不错,高歌之声悠悠绕梁,还偶有意境深远的词句,给人大道以点点启发。

    在场除了些崇理派的儒生,还有些和尚尼姑远远避开外,大都乐呵呵地看戏,有些人或是起哄,或是帮他们出主意对诗,场面越来越乱,但气氛极好,有一种随性洒脱的风范。

    这倒颇符合稷下城的气质,他家修士也不禁绝,甚至大都参与。

    楚问强搂着楚无影,正在圈子中心越跳越欢,楚无影似乎是挣不脱,气得脸都绿了。

    “他倒是过得快乐自由。”

    齐休心底生出许多羡慕,自家修真,修得是风里来雨里去,和人百般算计,刀口舔血。

    看看人家……

    哪日真有一天,能有楚问这种飞扬洒脱,那真是……

    可惜,他既舍不得楚秦门这个家,也不是那种能放下一切的性子。

    “老齐,来来”

    楚问喝多了,感应到齐休所在,倒难得地亲热,在圈子里向这边招手呼唤。

    楚无影那小子,不知抱着怎样的想法,望过来的目光中满是鼓励。

    幻想了一下自己在众目睽睽之下引吭高歌,痛饮美酒的景象,一股羞耻感顿时爬上心头,连连摆手,绝对不去。

    “一帮子不知羞耻的狂生……”

    身旁,一位天理门儒修低声骂着,不过很快被众人欢乐的起哄声所淹没。

    在大殿的另一侧,几位南林寺尼姑背过脸去,闭目诵经。

    美尼姑妙清竟也是其中之一,她装得倒很像,但其实正用自家独门秘法,看得有滋有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