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仙侠小说 > 修真门派掌门路 > 第四百二十一章 各样的来客
    欢迎您的光临,任何搜索引擎搜索“”即可快速进入本站,所有章节显示为同一页面时,是因为你的浏览器缓存未更新。只需按f5刷新页面,手机浏览器请清空下ie缓存即可,给大家带来的不便深感抱歉!!

    一场结丹大典,办得辉煌隆重,在整个白山近年的类似活动里,也能算是头一份了。

    这也多亏古熔,从结丹到典礼,他这个炼器大师资助颇多,对古铁生倾注的心血,是绝对没有话说的。

    谈完正事,南宫止略坐了坐就离开了,整个典礼的气氛陡然一松,交谈和饮宴活跃不少,毕竟元婴修士给人的压力太大了。

    “建盟这种大事,你怎不先透个风给我?我帮你参详参详。”

    古熔见南宫止走了,当先凑到齐休身边说话,为了办好这次典礼,他在楚秦门坐镇指挥,俨然半个主人,眼下就连这种大事都要‘参详,,令齐休暗暗皱眉。

    不过古熔的性子他也了解,给足面子一切好说,使坏倒不至于,加上古铁生结丹,大部分花销都是来自于他,实在是吃人嘴短。可如果不花他的灵石,接下来秦长风结丹就不够花销了,人穷志短,楚秦门气力未复,齐休这两年面对他,还是得自动矮上三分。

    “此事你可支持?”反问一句。

    “当然支持了,人多好办事,特别是对于我和铁生这种生产类修士来说。”

    古熔的视角又和齐休不同,以他们生产类的修士来说,门派越大那么出产越多,原材料的内部价格就越便宜,而且门派以内这个市场,等于说是排他的,只要活计好,生产修士绝对比在小门派活得滋润。

    古铁生和张胜男本就是楚秦门内最赚钱的夫妻俩,古铁生结丹,楚秦盟成立后,日子只会更好过。

    “嗯……”

    齐休点点头,他的注意力不在和古熔的交谈,脑子里念的想的,全是先前南宫止交代的事。

    如果说某一天,得到消息说何玉因为怀璧其罪,死于南宫、或是某某家族之手,齐休不会为之流一滴泪,自私的他得到这种下场,本就不奇怪。

    但是利用两边那点旧情分,主动去诱骗,亲手将他推入死亡的深渊?

    齐休内心是抗拒的。

    黑河峰底探宝,足足过去了四十多年,这么多年,堂堂化神家族都拿何玉没辙?以至于南宫止十年前卖个大好,就等稷下试炼的机会对自己开这个口,是有多重视他?他的成就,如今已到了何种程度?这些年,他是如何捱过化神家族的追寻逼迫?

    他也不容易,毕竟在楚秦门有段缘分,齐休不喜欢他,但也不希望亲手毁掉他的人偏偏是自己。

    更不希望看到他死于对自己的信任。

    那太讽刺,那种感情也太复杂。

    可惜,南宫家族的意志,南宫止的人情,是无力抗拒,必须报答的。

    自己和他不一样,自己要维系这个门派,而他只用顾自己。

    “也许,我能从中稍稍腾挪一下?”

    思虑未定,古熔的声音又在耳边响起,“说起来,最近白山北部,散修的数量似乎大有增加呢”典礼里满坑满谷的散修,无不对古熔奉承有加,他在得意之余,也注意到了这一点。

    “听姚青说,南部的情况很不稳定,许多人都选择往北部迁移。锐金盟好歹是你五行盟之一,和白山剑派的矛盾,真的到无法调和了吗?”齐休反问道。在灵木盟和丹盟、楚秦门血战的时候,白山南部也没闲着,锐金盟和白山剑派的摩擦偶有传出,起因好像只是双方金丹修士后辈们之间意气之争的小事,思过山一战后,白山北部暂时平静,反倒是南边愈演愈烈,动荡起来。

    古熔脸色转肃,摇了摇头,“我一向不问这些事的,不过散修是最会看风向的人群,越多人往北走,说明南边局势崩坏之日,只怕不远了。”

    这是必然的,拥有‘,姚青,万事知以及‘黑手,三大消息来源的齐休当然知道,古熔是五行盟内和自己关系最好的人,可惜他虽然在离火盟地位颇高,但并不怎么与闻机密。“你在离火盟里,还没有更进一步么?”他向古熔问道。

    古熔再进一步,就是离火盟核心圈子了,那样的话对楚秦门的帮助会更大。

    “难关键是巴结不上山顶上那位。”

    古熔指指天空,暗指离火盟在白山上的元婴老祖,“不过等我到金丹后期,一切水到渠成最好。”他说。

    无论在哪,靠实力上位是最稳的,齐休想想也是这么个理,便不去替他操心这个。

    典礼最后的客人,是九星坊诸家家主齐至,嫁到燕归门的罗姿和丈夫也跟着燕南行来了,他们虽受分封三代制保护,但正所谓远交近攻,先和地理上的天然盟友楚秦门交好,肯定错不了。

    总之,战胜霍白之后,无论是齐休个人的声望,还是楚秦门的地位,在白山已隐隐再上层楼,那些金丹后期宗门,彻底放下自矜,愿意和齐休平等交往。

    白山剑魔之类再怎么受推崇,都没有齐休以一敌二,杀死御兽门同阶存在来得震撼直白。妙就妙在当时见证者不多,齐休之胜,明明胜在先机、谋划、运气以及霍白的失误,却被‘,和万事知两位把持白山舆论的闲书作者欲盖弥彰一番吹嘘,让大家对他的个人武力顶礼膜拜。正因如此,楚秦门这次提出建盟,大小附庸宗门上上下下在思过山周边有数千人在,却根本不敢有反乱的心思,一个是各有心思难以联络,一个是楚秦积威深重,还有一个,就是顾忌齐休的本事了。

    快轮到古铁生坐坛论道之时,山门之外忽然一阵骚动,余家礼典修士似乎在确认了什么后,扯起嗓子唱道:“御兽门,铁风群岛之主,赵恶廉前辈到”

    “噗”

    齐休一口茶水刚进嘴,听了这个当场给喷了出来。

    “哈哈哈齐老弟别来无恙啊”

    秃顶披发,长相奇丑的赵恶廉咧着那标志性的蛤蟆嘴,进来后一边走一边向四面八方招手,十分享受那么多人关注、崇敬的目光,又搂着尴尬迎上的齐休肩膀不住拍打,仿佛亲如兄弟一般。

    “你……这是?”

    十年前,两人分别战胜对手后便再无联系,齐休也不想去招惹这鸟人,没想到今天他不但主动来了,还摇身一变成了铁风群岛之主,恍惚越混越好了。

    “这是发了啊”

    嘴上奉承着,心里暗暗祈祷这厮不是来打秋风的。

    但这个想法很快破灭了,被目的明确的赵恶廉扯到自家静室,“那个唤魔土,还有吗?”第一句话就是索要。

    “没了,真没了。”

    齐休无奈,实言相告都怕人家不信啊。

    “真没了?”

    赵恶廉眯着眼睛盯着,似乎在审视齐休话里的真假。

    “真没了,你手下两个从醒狮谷幸存的也是亲身经历,可以证明啊”

    “嗯……”赵恶廉明显有备而来,主要目的也不是这个,“那唤魔土怎么形成的,你知道吧?”

    “怎么形成的?”齐休终于明白对方此行的目的。

    唤魔土齐休是肯定不会制的,只能将当时的情形实言以告,‘魔蚓丨水,‘重土,‘骨粉,之类成分,都是他推断出来的,至于其他,也只有赵恶廉回去慢慢摸索了。

    “铁风群岛那边鸟不生蛋,太无聊了,我找点事情做,解解闷而已。”赵恶廉的借口找得稀烂,齐休信他才见鬼了,更不想问他真实的动机,感应到思过山外悬停着不少巨大的鹰类猛禽,阵仗着实不小,赵恶廉这御兽门一方之主的气势有了,却唯独没看见那只金线银背鳐。

    “死啦决斗的时候自爆而死,不是它和那三十万三阶灵石,我也赢不了霍虎。”

    齐休随口问起,赵恶廉面容一黯,语气变得沧桑悲凉,难得露出人性的另外一面,不过马上又被那股贪婪的青皮气质很好掩盖了,“死了也好,太能吃,为了养他都快把我逼疯了。”他没心没肺地说道。

    达到目的,赵恶廉便很快离开,却将观礼修士和各家附庸们再次震撼。

    天棚中,嗡嗡的八卦讨论之声再起。

    “铁风群岛,在哪?”熊铁壁也镇定不了了,转头问道。

    “好像在齐云以东,外海那边。御兽门的一方之主,和南疆御兽门的乐川应该是同等地位,金丹后期,错不了。齐休杀了御兽门的人,却还有御兽门修士来给他捧场,交际人情也忒邪乎了”

    祁冰燕是祁无霜之后,见识广博些,一番话说下来,四大附庸家主都陷入了沉默。

    今天注定是个难以风平浪静的日子,没过多久,山门外再次发生骚动,似乎还有争吵冲突的声音。一个陌生的声音随后高喝道:“灵木盟博木城主,柴艺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