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仙侠小说 > 修真门派掌门路 > 第三百六十章 九星坊漩涡
    “陵梁宗萧选,死于走火入魔意外!”

    “陵梁宗萧某,身为亲传弟子,因一己之私,丧心病狂,趁掌门走火入魔,不但不思救助,还控制其心智,为自家争取掌门之位……”

    姬羽梁的话语声还在隆隆作响,柴艺就知道他支持的那小子事泄了,也不再纠缠,带着灵木盟的人自行退去。

    丹盟支持一方获胜,但不是靠赌斗赢来的他家还觉得胜之不武,打头修士恶狠狠往燕南行等人方向瞪了一眼,肯定已猜到是这些人出的首。

    等到白色飞梭遁入虚空,姬羽梁走了,陵梁宗山门才重新开放,得到大周书院肯定的继任掌门病怏怏出现,将反乱者的头颅一把掷出了山门。

    “哎哟……”

    大家都看出来,这位第二任掌门也受了不轻的伤,而且伤在本源。

    “一代走火入魔,二代伤于内乱,如果不是有人陷害,那陵梁宗可真心有点背时……”

    燕南行一边心里唏嘘,一边跟随众人的脚步迎上去。

    没成想对方出了山门,几步凑到丹盟那边,一揖到底,“谢韩兄为我仗义执言,为我陵梁宗平乱勘正!”

    一副把丹盟当做大恩人的模样,根本无视刚为他家出首的众人。

    当然,对他来说,丹盟的确是恩人,而出首之事他不知情,这边总不能喊说:是我出首的,要谢也是谢我罢!

    被晾了许久,才有对方弟子前来告知掌门即位大典的日期,并请到时与会。

    众人觉得没啥意思,蔫蔫地散了,如今对方家主才是个金丹初期,自家还是金丹后期宗门呢!给你点面子和你平辈交往,不给面子到时候派个筑基来支应一下就完了。

    ……

    思过山,密室。

    这次燕南行又来了。

    自从陵梁宗继位之争后,那第二任掌门也不知能活几年,没想到分封三代,竟转到第三代了,燕南行看不清楚一切,只好又来找他心目中的白山地头蛇,大明白人齐休,接受忽悠。

    “漩涡!”

    齐休话语声从面具之下传出,神秘而又可信,老神在在蹦出两个字,就又不说话了,乃是市井算命之人吊胃口的拙劣把戏。

    “漩涡?何解?还请齐掌门不吝赐教!”

    燕南行果然急切追问。

    齐休带他走到密室一面墙壁之前,那里挂着九星坊周边形势图,手指九星坊说道:“此地便是漩涡,何解呢?”

    又从怀里套出张早年的形势图挂上,那时候白山深处还未开辟,祁无霜还活着,楚秦门刚刚占据罗家旧地。

    “看,那时候灵木盟的大小,北到博木,南到博森,东到博林,三城之间,地域已是极广了。”

    然后又拿出数张地图,灵木盟几十年间,已可见的速度,开辟战争得了博森城以南大部,又吞并器符城及周边,势力延展,整个白山西北,只剩原罗家、山都两地在楚秦门的治下。

    “我要不是有南楚门老祖罩着,下场就是……”

    一边说,一边将自家领地也给盖住,这样灵木盟就彻底统一了白山西北,然后往南边的九星坊一指。

    燕南行恍然大悟,灵木盟不是不想夺北边楚秦之地,而是遭受了挫折,但扩张之势不会停止,东边是连水盟,那就只有往南一条路。

    自家全是分封三代宗门,短期无虞,长期肯定是堪虑的。但只考虑短期的话,灵木盟唯一的发泄口,就是隔九家金丹宗门相望的丹盟。

    而两边接壤最薄弱的地方,就是九星坊。

    九家金丹宗门里,眼下分封三代断绝趋势最快的,也正是九星坊地主,陵梁宗。

    “我明白了!灵木盟要攻,丹盟要守?”

    “可是不对啊!”

    “丹盟如果要守,他家不可能跟灵木盟搞什么赌斗,而且在他家看护下,肯定不会让陵梁宗继任掌门本源受伤的!”

    燕南行个头极高,长相四平八稳,双鬓微有些斑白,本该是个沉稳性子,但眼下想不出真相,一边说,一边急得抓耳挠腮,在齐休身边绕起了圈子,行状颇为滑稽。

    “嘿嘿……”

    齐休心说你问我,我问谁?不过面上可不露怯,先笃定一笑,然后说道:“所以说,九星坊眼下已是一个漩涡,各种阴谋,各种势力,各种千奇百怪,会像是被漩涡吸引一般,纷至沓来。”

    ……

    不过修真者的时间观念,说很快那是相对寿元而言的,平平稳稳过了四年,九星坊什么事都没有发生,倒是越来越繁荣了。

    醒狮谷边缘处的凶兽们,终于抵不过更凶猛的人类前仆后继,就像是当年白山深处一样,沦落为供冒险者收割的移动财宝。

    而齐休已一百四十五岁,正在冲关金丹二层。

    “我一百二十五岁结丹,二十年一层,这速度可以了,毕竟我这二十年一直在忙于外务!”

    赤身浸没在药汤里,运转二阶炼体诀打熬筋骨。

    自家这身皮肤,是用那神秘猿皮做里子,人面纹蛇蜕下来的蛇皮做外表,外面五彩斑斓,而内里坚硬粗糙,和本身血肉筋骨难以融合,每次动作稍显剧烈,就会撕裂分离,搞得齐休经常享受被剥皮拆骨的痛苦。

    也不知道奈文霖是不是故意的,让他无脸见人不说,还得受这份罪。

    不过眼下齐休找到了解决的办法。

    【通明经】乃一门似道非道,似儒非儒的绝学,真要论起来,和儒门的唯心一脉关系近点。

    大体来说,就是以心境通明为立身之本,以通明心,为通明人,练到深处,对事物的看法都要因循经文,直面本心,以求心、性、道、行,通明澄净,因之而成就大道。

    这种功法,除去一些本心飘扬洒脱,真的能超脱世事的人外,就只有以外道磨砺自身的剑修最为适合,修到最后心剑合一,由此证道亦未可知。

    而齐休两样都不是,因为他的心一方面被俗事沾染,晦暗蒙尘,另一方面他还有一个诡代之心,就是练气时借【玲珑塔】参修而成的【七窍玲珑心】。

    楚慧心修改的【明心见性诀】,诡代出了【七窍玲珑心】,成就了齐休选择【通明经】的根本,一环套一环,齐休也从此,开始了超越楚慧心的修炼旅程。能不能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就要看他的悟性和缘法了。

    “我这身猿皮蛇皮,如果和自家本体熔炼合一,不知要多少年,还得修行,还得炼体,还得精研敛息诀,还得温养法宝,哪能一一分心。而玲珑之心,在于通达莫测,奇思妙想,我索性就将所有事,统统化作一件事……”

    齐休思虑清楚,再不犹豫,开始将灵力聚于丹田,冲击金丹第二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