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仙侠小说 > 修真门派掌门路 > 第三百五十八章 相请燕南行
    试炼之地即便是修好,只要那鬼修没抓到,估计齐云诸家也不敢再来了。

    还是老老实实自用就算,楚秦门想做做人情,结果没讨得了什么好。

    这事最倒霉的就是楚佑严,要不是他一定要把姜炎加塞进来……

    特别是姜家并不愿姜炎找楚秦门帮忙,这次为了面子死保姜炎,跟楚秦门这闪转腾挪,回去自然没啥好话。

    楚家自己撤下来一个自家子弟,塞进去个姜家的祸害,最后姜家还不领情,光自家人的闲言碎语就够楚老头喝一壶的了,气得他称病躲起,再不出来。

    鬼修进了黑河,姜家想私了都不能够,只得老老实实,报给齐云山执法峰,听说执法峰的人又要来重新查一遍。也不知道执法峰抓不到鬼修,是不是大周书院的人又要再来一遍,根本没个了局。

    楚青玉告辞前,私下说道:“这执法峰的化神座主,因为楚震老祖用魔刀杀死高广盛一事,对我家十分看不惯,要小心下面人察言观色,和你为难。”

    齐休想了想,主要还是怕躲在齐云山里的两个对头,高广盛遗族高和同,还有裴家的裴雯搞事。不过没听说齐云执法峰有什么行事偏颇的故事,执法峰座主讨厌楚家,更多的还是因为楚震和楚家没有遭到实质性的惩罚,是为‘公平’二字,并非私怨,从中也能看出是个行事规矩的人。

    再说担心也是无用,趁着两拨人交接,试炼之地空无一人的当口,齐休【敛息诀】,【身随意动】,【幻珑真意】三招齐出,幻化成姜炎模样,独自在内游荡一番。

    若是那鬼修还在,说不定能把对方引诱出来抓住,这样就能省掉很多手尾。但可能鬼修真走了,也可能是齐休【敛息诀】使得不精,只能将境界压制到筑基后期,露出了马脚。

    无论如何,齐休可陪他们耗不起,赶回思过山修行才是正理。

    回程时,半路转去天引山那边悄悄探望一番。

    ……

    天引山灵气依旧散乱支零,修士若是在此地修炼,走火入魔概率极高,楚无影那变态竟然能在此地筑基,福缘不可谓不深厚。

    如今楚秦门进驻,南宫嫣然先将早时祁无霜圈禁蒯家的房屋修缮,然后运来许多一阶【避雷石】,在四周堆砌围拢,稍稍挡住那肆掠的雷系灵气。都小半年了,除了几个为了探矿开凿的浅浅矿洞,丝毫进展都没有。

    不但初始家族的修士凡人们抱成一团,连探矿都是分别选址开凿,南宫嫣然根本指挥不动。老早投奔她的那些人,同富贵可,共患难可不行,跟你没好处,干嘛要听你的?一到干活时就掰扯别人,或者装病躲懒。

    可怜她一个化神家族出身的大小姐,在这山中日日蹉跎,跟一帮子练气乃至凡俗之人斗嘴置气,才过了小半年,人就憔悴消沉不少。

    好在秦长风经常来看看她,夫妻俩见面就抱在一起互诉衷肠,然后便抓紧时间玩造人游戏,整日沉溺在男女之乐里,忘却外面的现实。

    齐休收起偷窥的镜子,嗤笑一声,正好古铁生飞来监督进度,传音入密命道:“你下次来,带些作物种子给他们,从明年开始,所有人不许出山,不许来人探视,不许从外买粮食补给,俸禄暂扣,什么时候把矿开起来,什么时候解禁发还。”

    这哪是开矿,分明就是奴役圈禁,古铁生点头应下,回去一宣布,山中顿时哗然。可是齐休的命令对他们来说就是天地法则,根本没有违抗的心思。

    更别说他们记忆深处,一直闪现齐休捏爆张玄高头颅时的画面,那酸爽……

    既然要尽快出去,终归还是着落在挖矿上,这一起挖总比各干各的要快些,尽管不情不愿各怀心思,但他们终于知道聚在一起,在先把事情做好的前提下,然后再为争取自家利益而激烈斗争了。

    吵了数日,南宫嫣然终于理出个方案来,这矿井工程才算是正式开动。

    而此时的齐休,早已在思过山大殿安坐,听着莫剑心的汇报。

    “无影从南林寺地界里捎来了信,说去看了看齐妆,一切都好……”

    “执法峰修士也到了,一名金丹初期带队,似乎没一定要抓到鬼修的意思……”

    “南边九星坊,萧选撑不了半月,眼下陵梁宗里,灵木盟支持一位弟子继任,另八家金丹宗门和丹盟支持另一位,正在暗地里拉拢支持者,激烈斗争。”

    齐休微笑点头,下意识去摸颌下长须,才发现正带着面具呢,讪讪停手,托住面具光溜溜的下巴。“这个无影,越来越懂事了,我都不知齐妆去哪了,他巴巴得跑那么老远都找得到。”

    本来心里隐隐觉得萧选出事和楚无影有关,这下疑虑尽去,内心轻松不少。至于那鬼修,反正齐云化神大家族都抓不到,自己也烦不了,跑进黑河又怎样?该操心的还是拥有黑河坊利益的南宫等各家,就连楚家都没关系了。

    至于陵梁宗的事……

    齐休有些纳闷,问道:“这萧选出事,是灵木盟一直期望的,就没人怀疑到他家头上?而且萧选人还未死,接班人应该早定,他家在分封三代以内,别人应该插不进去手才是。”

    莫剑心摇头,“我们那边的情报只靠九星坊里的楚秦小店,秦芷和顾叹回来后,派去的店主老实做生意还行,打探消息方面不是很得力。”

    “这样哪行!”

    知己知彼是一切的基础,特别是对齐休这种能够读懂人心,进而知**念特别强烈的人来说,想了想,问道:“那九家金丹宗门里,我记得你跟其中一家掌门当年有点交情,要不试看看请来与我一见?”

    当年开辟战争快要结束,战后赏功之前,那家家主本以为没有开宗立派的资格,所以也曾谋划过来楚秦地界抢一把再走。后来莫剑心前去谈判,本想砸大价钱买个平安,对方却正好新立大功,拿到了开宗立派的资格,心中得意,早没了抢劫的打算,两家便顺水推舟,落得个清平无事。

    当年莫剑心还送给对方一枚四阶灵石为贺,有这种往事在,厚着脸皮说有点交情自然也可以。

    “噢,我也想起来了。”

    莫剑心想起来也笑了,当年那位宗主要是能把握住他的心理,诈上一诈,就能攫取楚秦门为买平安,已预算要送出的大笔财富。“此人姓燕,名南行,金丹后期,开宗立派的宗门名称好像叫燕归门,我去访一访,看能不能把他请来。”他说完就往外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