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仙侠小说 > 修真门派掌门路 > 第三百五十七章 当上了杀手
    一处不见光亮的隐秘洞窟中,有座毫无装饰,平淡无奇的固定传送阵,在这不知多少年了,已被厚厚的灰尘积满。

    忽然阵法隆隆响动,光芒闪过,一道黑色人影出现在阵中。

    来人弯腰低头,干呕了几声,度过长途传送的不适后,沉鹫双眼精光闪闪,迅速将四周环境打量清楚,然后化作虚影一道,原地凭空消失。

    “嘿嘿,果然是能被送到这的新人,这手阴影之术,使得极好,想必是得益于本命天赋罢!?”

    洞窟里一道苍老尖厉的嗓音忽然响起,黑影从藏身之地出现,并不显被揭破的惊慌,平静答道:“你也不赖,竟没被我发现。”

    “哈哈哈!”

    大笑声飘忽不定,似乎在洞窟内到处游走,“你以为,显出道分身,就能骗过我的感应?”

    黑影正是楚无影,轻‘咦’一声,虚影分身如言散去,本体在另一个方向现形,冷冷说道:“你也出来罢,我丑话说在前头,加入你们可以,不愿做的事一件也不做!”

    “嘿嘿,好说。”

    一名黑袍老者也从阴影中出现,感知不到修为,一边臂管空空荡荡,似乎少了只手,这在可以修补身体的修真人士身上并不常见。“不过我们帮你做的事,可是做得妥妥当当,到时候差遣你,可别想有啥小心思。”他说。

    “不尽然罢!”

    楚无影眉头一皱,“萧选突然有事,我作为周边为数不多有能力潜入陵梁宗的修士,必然是要遭到怀疑的,如果被读心探问……”

    黑袍老者独臂一挥,“我们鬼手若是这点后账都抹不平,还混个什么劲!你放心罢!”丢给楚无影一枚金色骷髅鬼手的胸针,一套全身暗绣骷髅鬼手的黑袍,“你只要按我们的安排去做,一切都不用担心。”

    说完,再次启动传送阵,和楚无影一道传送了出去。

    “这是?”

    风景一换,两人已在另一处秘密据点,“跟我来!”独臂老者裹着楚无影,一路飞出,原来这处地方竟在水底,刚出水面,老者陡然一个遁术,两人便出现在上层罡风之中。

    “起码元婴!而且还会一种遁术!现在元婴老祖和遁术这么不值钱么?!”

    楚无影心中惊骇不已,会遁术的元婴,而且一遁这么远,谁能抓到,谁能杀死?那么斩掉他一臂,并且再不能恢复的人,又是何种能耐!

    独臂老者哪管他心里的惊涛骇浪,静静在罡风中躲藏了一会,就将楚无影往下面一推,“你是个聪明人,知道如何做的!”声音悠悠传入楚无影耳中,回头一看,空中哪还有人迹。

    “就这么把我丢下了?”

    楚无影本还有些莫名其妙,但忽然心有所感,有两名修士正从远方飞近,其中一人还是认识的。

    “你怎么找到这来了?可是掌门师兄让你来叫我回去的?”

    换了身缁衣的齐妆看见楚无影,无奈说道,身边杵着一名光头美尼姑,看面相年纪不大,却也是同阶存在了。

    两人应是结伴同游,楚无影心念急转,终于明白了黑手的计划,此地想必离九星坊极远,眼前两人也挑选得正好,自己此行的动机有了,作证的人也有了。这黑手果真厉害,而且把齐妆的动向掌握得清清楚楚,这种恐怖的操纵能力,楚无影突然又有些后悔,为了帮齐休分忧,贸然沾染上这么强大的组织,不知日后会不会遭其反噬……

    想也无用,把眼前应付过去再说,对齐妆笑道:“我也是一路寻了来,没想到正巧遇到,这位是?”

    齐妆想岔了,语调带些讥讽,“是啊,万里之外的飞行途中都能遇到熟人,真是太巧了。”

    她只道楚无影来找,肯定是齐休吩咐的,除此之外没别人,未免嗔怪齐休连这点空间也不给。又介绍身边尼姑,乃是南林寺境内一家庵堂的主持,齐妆云游到此,两人很谈得来,法号‘妙清’。

    楚无影讪讪表示齐休命自己来,只是想知道人在哪就行,略聊几句,妙清提出去自家庵堂坐坐,他想想还是拒绝了。在这露一面就行,离了两人,一路高调从南林寺境内辗转回程。

    谁知刚步入稷下城,便有名凡人儒生不知受谁指使,递了封书信过来。里面把要去哪里,杀哪个人,事先埋伏在哪,事后怎么脱身规定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等书信自动烧尽,楚无影心中一叹,“这就当上杀手了么……”

    不过信中安排的目标人物名号,伏击地点统统听都没听过,估摸着是在极远的所在。楚无影心里隐隐又期盼这种蛰伏许久,一击致命远扬千里,深藏功与名的刺激感。就像当年齐休安排他杀敢棋,杀蒯量文一样,每每回味这两桩自家做下的案子,到现在都没露出马脚,他还会小小得意一下。

    再不啰嗦,一路往黑手在稷下城的隐藏据点行去。

    ……

    齐休哪知道这些,遣走罗小小,回头继续和楚青玉闲聊。

    “陵梁宗是九星坊地主,萧选乃第一任掌门,他要是身死,只怕他家后续不稳吧?”楚青玉问道。

    齐休歪头想想,“这件事说起来对我家还有些利,萧选一死,灵木盟肯定高兴,更要紧着折腾南边的事了,可能再顾不上我楚秦……”又一摆手,学楚夺当年的做派,“分封三代,死个第一任掌门其实也没啥,陵梁宗又不是没金丹修士接班,他家还是比较稳的,再看百年罢。”

    两人又聊起天引山的事,齐休也不瞒他,把自己门里的糟心事一一告诉,“你楚家虽然移民,但像我楚秦这种附庸宗门,一概放在外围,核心还是你楚家人。现在想想,真是明智,能省多少烦恼,可惜我没你家这个条件。”

    “呵呵。”

    楚青玉笑笑,“我家老祖也和您一样,没个直系后人,只是楚家人团结,而你家诸姓杂乱,要理清楚关系比我家可难多了。”

    齐休也感无奈。

    扯到楚红裳,就不好再聊下去了,两人把话题又扯回到天引山。

    天引山早年是器符盟和山都魏家势力的边界,地理上是必争之地,而灵脉又利于布置威力强大的雷系护山大阵,易守难攻,所以最后被打了个稀巴烂。

    而灵木盟得到博北城(原器符城)的四成股之后,实在是扩张过速,把祁无霜的班底掉,剩下各家都当是赶羊上山,撒手放养了,所以现在周边都是些零落的小宗门和家族在。

    灵木盟控制力体现在边界上,毕竟是白山顶上有元婴存在的宗门,没人敢进去夺座山门之类的搞事,但管境内的小家族是管不了太严的。

    天引山废弃已久,楚秦得到山都之后,灵木盟也没有特意申明对其的控制权,是个模糊地带。而齐休这次动天引山,正是趁同连水、离火谈和的机会,试试灵木盟的反应,看他家是找借口挑事呢,还是默不作声认了。

    南宫嫣然已经去了小半年了,灵木盟没有任何动静,而南边九星坊又有地主掌门即将陨落这种大事发生,想必他家是不会管这天引山的。

    “有时候试探试探没坏处,他家要是炸毛,我们缩回去就是了。就怕上来就不给面,让人家下不来台,当年要不是白山众金丹强行搜查魏家的山都山,魏家也不会一定要在天引山找回场子,后面的事,说不定就完全不一样了。”

    齐休一边这么对楚青玉说,一边暗暗观察对方的动静,看他不像知道当年盗婴之事的样子,“楚夺死后,楚家就没办秘密事的人了?无影什么事都和我说,楚慎又是到处出面的人,不会让他与闻机密……”

    心里默默算计,嘴上却扯个不停,楚青玉阅历经验不够,很快就被套出来不少信息,还聊得挺开心。一路聊到大道之上,青玉秘传得自齐休,里面有些经文齐休也看过,互相印证,两人都有些体悟。

    罗小小这时候却又去而复回,禀告说黑河峰那边出了篓子,南宫家、姜家和南林寺一同传来消息,让齐休亲自过去。

    “出了什么事他们也不说?”

    姜炎都带回齐云山小半年了,这三家还在试炼之地找呀找,齐休本以为他们已经有了默契,私下把鬼修弄死,然后做做样子然后对外宣布找不到,死无对证就算了,没想到又有事情……

    干脆,把楚青玉拉着,正好做个见证,一路到得黑河峰,南宫家和姜家人又都不在,被南林寺打头的营造老僧引到试炼之地里一看,好嘛!还真是‘捅’出个大篓子。

    一道奇臭无比的黑河水龙,正顺着试炼空间的边缘破口汹涌窜入,在地上汇成条湍急的溪流,往低处流去。

    灵识探进去,竟是个笔直的极长孔洞,一直通到外面的黑河水底。要知道这伪六道轮回空间,可是在极深的所在,上面还有八层小空间呢!就算被南宫家化神修士轰得七七八八的时候,黑河水也没能进来。

    “谁钻的!?怎还不补上啊!”齐休心疼叫道,这试炼之地花了自家巨资,这才多少年?要是被黑河水给淹没毁了,自己也太冤了。

    “阿弥陀佛……”

    南林寺营造老僧宣了声佛号,说道:“此处是经过一种秘法破除我布下的试炼阵势,一路穿行而过,我等在此找了小半年,竟没有丝毫察觉。近日此地异变,我才恍然大悟,定是那名鬼修一直在努力钻出此地,方才打通到黑河的路,所以黑河水才会倒灌进来。此种秘术我还要研究一二,不便于立刻就封死。”

    “那鬼修哪有那么大本事!?明明连鬼蛛都要对付半天的!”齐休有些不信。

    “那鬼蛛早已不见……”营造老僧说道,不过南林寺的人还真讲信用,他保证这里一定包管修好,才把齐休安抚下来。

    这时候南宫家和姜家修士才垂头丧气回来,他们循路追过去,什么都没发现。

    都是金丹修为,既然找不到,不是那鬼修藏得很隐秘,就是已逃远。

    ……

    黑河底,当年探索高广崧遗宝的空间裂缝还在,齐休等人走时已将幻阵拆去,一只鬼蛛沉到近前,四处兜了一圈,没发现什么,便果断钻了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