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仙侠小说 > 修真门派掌门路 > 第三百四十六章 齐休的伤势
    红屁股猴子正死死抱着【通明幻镜】,缩成一团。

    也不知太阳从哪边出来了,素来因为害怕这死猴子,而常年躲在镜下水底的【通明灵龟】,竟然主动上浮,正乖乖地趴在镜面上,任由自家的生命力被识海抽取,反哺给主人。

    而识海四周天地,从原来的混沌一片,变成带一点淡淡的暗红,斑斑血丝状的缝隙越来越大,蚕食着边缘的领土。

    一猴一龟目光里满是人性化的无奈,它俩清楚得很,事到如今,救齐休,就是救自己。

    而齐休现在,全身上下已一块皮肤都没有了,红肉青筋,乃至隐约露出的白骨和脏器,倒像极了之前交过手的嗜血魔。不光如此,那血手印的腐蚀之力还在继续,若不是炼体后的躯体强健,又有器灵的生命力在撑着,楚无影再接连用药,只怕早就血气攻心,一命呜呼了。

    楚无影将途中猎杀的一阶【麝鹿】胸腹破开,迅速挖去内脏后,趁热乎劲将齐休直接赤条条塞进里面,最后将破口缝上。

    麝鹿温暖而血气浓郁的体腔,会吸引走一部分腐蚀之血的攻击,算是个拖延时间的法门。

    远远看到峡谷尽头的小山,楚无影心就提了起来,和那小鸟灵兽的联络,全是齐休一人包办,如今他昏迷不醒,楚无影和齐妆根本两眼一抹黑。回程时如果无人领路,这元婴摩云鬣的领地如何通过,就是个大问题。

    还好,远远就看见一棵醒目的白蜡树树梢上,那只黑鹊正望眼欲穿地等着。

    “大黄呢!?”小黑劈头就问。

    扛着麝鹿的楚无影如何知道大黄是哪个,但没时间和小黑啰嗦,说道:“烦请道友带路,我等急于出谷为掌门师兄救治。”

    以前从没和灵兽交往过,楚无影看小黑有金丹修为,索性就平辈相称了。但以小黑才几岁的智商,哪里会管这些,一口咬定,不见大黄不带路。

    “大黄是谁?”

    楚秦众人面面相觑,明贞问道:“可是先前和你一同进来的那位?”

    小黑点头,众人这才醒悟过来,一定是齐休‘小心谨慎’,在灵兽面前用了化名。

    楚无影将麝鹿腹腔扒开,露出里面奄奄一息的齐休,血糊糊的,连面皮都已被化去了,惨之又惨。

    不过也有好处,没有易容,小黑也分辨不出来。

    “怎么弄成这个样子啦!”

    小黑稚气的声音尖叫起来,刺得人耳疼,“要是小红、小玲两位姐姐知道了,不知道该有多伤心呢!”

    欸?

    什么小红?小玲?在这醒狮谷里,这灵禽的两位姐姐,还为……为掌门……伤心?

    楚秦几人一下子听懵了,脸上表情那叫一个精彩。

    ‘噗通!’

    潘家洛不知不觉手一松,还在昏迷,被他抱着的秦长风无端倒霉,掉到地上,溅起一地灰尘。

    齐妆、明贞两个女人先是吃惊,又同时撇撇嘴,表露出既蔑视,又完全不觉得意外的样子。

    从来不苟言笑的楚无影也瞪大了眼睛,不过随即便眼珠子一转,把另外一只空着的手缩进了袖口里。

    小黑奇怪地了他们一眼,又喊道:“快!快把大黄带去给小玲姐姐治疗,她是远近有名的医仙呢!”

    “哦!?”

    楚秦众人有点不相信,灵禽的姐姐,不过也是只鸟儿罢了,在这醒狮谷里能有多高明的医术?

    楚无影现在只想快点赶回去找赵恶廉,便推脱道:“不劳费心,我等急于赶回去,烦请带路。”

    谁知道跟这几岁大的孩子完全没法讲理,小黑一定要把大黄哥哥带回去,不让带不给过。

    僵在这里不是个事,齐休的病情看样子随时都有可能挂掉,楚无影甚至起了动手硬闯的念头,但想想齐妆连剑阵都没了,自己这拨人完全没可能杀出元婴摩云鬣的领地。

    短暂商量一番,只好先把齐休送到小黑那里去。

    “呃,我就不去了,我带着几个小的先回去,然后试着将赵恶廉请动,让他派人直接到小黑那里,去给掌门师兄治疗。”

    楚无影这时候却突然表示自己要回去,把差事甩给了齐妆。

    本来依齐休不欲两边碰头的表现,是不该派人跟着小黑的,但谁会放心信任一只幼稚的小鸟呢。约好联络的手段,齐妆和楚无影、明贞等人作别,抱着麝鹿,跟小黑去人面纹蛇的领地。

    “大黄是你们的头?就像小蛇姐姐是我们的头一样么?”

    “外面的世界是什么样子的?”

    “有什么好吃的?好玩的?”

    “你为什么像小玲姐姐那样,穿素色的衣服?难看死了,没小红姐姐穿得好看。”

    “而且你人也没我两个姐姐长得好看。”

    “……”

    一路上,小黑围着第一次见面的齐妆,东问西问。

    总算是齐妆性格恬淡,不像齐休那么奸猾,有问必答,态度又好,不但赢得小黑不少好感,还使它对谷外的人类世界越发憧憬。

    ……

    刚刚走进人面纹蛇领地范围,早等在外面的赵瑶就迎上前来。

    “小红姐姐!快!大黄哥哥快不行了!”小黑叫道。

    “赵瑶!是你!”

    赵瑶这些年虽然未进阶,但相貌没啥大变化,齐妆如何不认得!

    以为早已逝去的同门,忽然出现在眼前,震惊得差一点令她道心失守。

    赵瑶除了对齐休挂心,得知自己女儿去世时都没多悲恸,更不会管齐妆如何想了,美目一弯,笑笑便算是打了招呼,然后专心去看齐休的伤势。

    “你……”

    齐妆看着眼前女人那邪气凛然的红瞳,终于品出味道来,“你入魔了?”轻声问道。

    “知道还问……”

    赵瑶没空理她,将齐休连麝鹿从齐妆怀里抱走,回身飞入蜿蜒蛇洞。

    小黑自然也跟了过去,齐妆一个人被晾在外面,哭笑不得。

    “赵瑶入魔,被掌门师兄藏在了这里,对外谎称她死了……”

    这么明显,齐妆很快就猜到其中梗概,一来是觉得齐休真是对弟子们太好,甘冒奇险,也要将赵瑶保下。二来也明白了齐休不让自己这些人和小黑交流的隐情。

    “掌门师兄的本命可以保守秘密,但是我不能,来了这一趟,我便成了楚秦门最大的隐患。”

    齐妆想到这,陷入了沉思,“这一趟不该来啊!”她心中哀叹。

    “可是如果真能救活掌门师兄,来这一趟也值了……”

    正在纠结,忽然感觉背后有人靠近,寒冷剑气透骨而来,杀意逼人。

    “你速度太慢了!”

    齐妆冷哼,祭出一柄【心生蜂云剑】,随手荡开对方飞剑。回身看到一名极美的女子,身着件似曾相识的锦袍,正对自己怒目而视,眼中尽是仇恨。

    “你是谁?为何偷袭我?”发现对方连筑基实力都达不到,齐妆心里觉得有些好笑,不再追击,只出言喝问。

    “哼!”

    貌美女子咬牙喝道:“好个‘剑魔’!当年楚秦山外,杀我奈文家无数亲人,竟然胆敢孤身到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