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仙侠小说 > 修真门派掌门路 > 第三百四十一章 血井围攻上
    由外而内,木败之毒令【血罟根】迅速枯死,牵连扩散,方圆百里再无血刀逃生的桥引。

    明贞为了省力,刺下的牛毛金针也不再收回,直接丢弃在【血罟根】各个根系中。大战近在眼前,能花灵石买到的实力,就是赚的,这是被齐休奉为圭臬的作战教条之一。

    【血罟根】在地表的那层浅浅地衣,也失去了往日的淡淡血色,就像红海退潮一般,这种变化,渐渐弥散到【九柱血魔阵】的防护范围当中。

    “呼……”

    一根血色石柱缓缓从地底升起,通体绘着直白恐怖的嗜血魔像,血腥微风以石柱为圆心,将四周血红的薄雾带动,绕柱飞舞,越来越浓重。

    “嗜血魔要出动了,启动大阵吧!?”

    秦长风从白昼星空中现身,他扛着一根又长又粗的金色鼓槌,向齐休请命道。

    “不忙,不忙!”

    齐休抬手止住,将双眼一眯,盯着石柱边即将出现的嗜血魔,它们一只只单个出现,对目前而言,是最好的情况。

    嗜血魔头终于成型,赤剌剌的血肉筋骨暴露在外,薄如血膜的半透明宽翼,除了青色獠牙,面目一片模糊,远远看去,就像只无皮的大蝙蝠。贴着地面缓缓飞行,似乎在查看【血罟根】的异状,不时停下发出像是女人低声呜咽时的声音,很快就飞出了阵势。

    “分而杀之!齐妆,先偷一只!”

    没想到还真有嗜血魔出阵这意外之喜,九乃数之极,九去其一,等于断他阵法一臂!

    如此绝佳机会,哪容错过!齐休令出如山,齐妆抬手就是最强剑阵,她结丹后的【蜂云剑阵】第四层,那大约筑基后期实力的嗜血魔还没来得及有什么反应,便被当头罩住,绞杀得粉碎。

    剑阵中三十六柄火剑将残余血气烧得干干净净,齐妆从出剑到收剑,不过数息功夫,果然楚秦第一战力。

    依她现在的实力,似乎剑阵威能已成了拖后腿的短板。

    齐休暗暗记下,打算回去救着手,帮她寻摸一本上好剑阵回来。

    嗜血魔一死,整座【九柱血魔阵】立起感应,轰隆隆响声中,另八只石柱同时缓缓升起,血井也开始咕嘟嘟冒起了泡。

    “血刀醒了!也好!为了展仇,大战一场吧!”齐休再不掩藏身形,从幻阵中跃出,手执大棒,昂然立于魔阵之前。

    他背后,秦长风笔直飞入空中,手里金色鼓槌放出刺目光芒,楚秦门落脚之处背后的制高点上,亮起一面巨大的圆形金鼓,鼓面如辉煌烈阳,射出道奇粗无比的至阳金光,牢牢将血井和魔阵锁定,金光照耀下,本绕着石柱凝聚的血色薄雾,一下子稀薄不少。

    “此【金光破魔鼓】归你守护!”

    齐休喝令,秦长风朗声应是,然后在空中迈步一踏,便消失不见。

    “大阵起!”

    潘家洛和明贞两夫妇早已在幻阵里盘膝坐定,听罢流水般往阵法中枢里倒三阶灵石,三阶下品【荒古镇邪大阵】,已被众人暗暗布于四周,阵法甫一启动,来自远古大荒的拙朴气息铺散开来,将【镇邪】威能发挥到极致。

    这些克制血修的物事,乃是齐休在得到赵瑶传信,决定入谷报仇后,整整准备了七年。虽然他不是阵法大师,但深谙灵石砸人之道,反正有备无患,只有嫌少没有嫌多的。此界血修不多,克制物事虽然难寻,但并不很贵,高阶低阶买了无数,每人身上都一大堆。

    以阵克阵,荒古气息带镇邪属性,是克制大部分邪魔修士的万用灵药,只有遇到古魔之类存在时,会被反得很惨。血刀当年不过是白山一散修,说‘古’字还轮不到他。

    齐妆、楚无影分站一侧,随时准备应变出手。

    九柱空了一柱,血魔阵被克制得厉害,剩下八根柱子的嗜血魔身躯迟迟凝结不成,这时候井边红影一闪,又回复非人相貌的血刀终于出现,他断掉的手脚业已长好,像只青蛙一样四肢着地,蹲坐在井口边发懵。

    嗜血红瞳看看齐休等人,便扭头左顾右盼,似乎在找逃跑的路子。

    “血刀!”

    齐休用了些【哼哈真言】的真言之力,好歹是修习佛门外道修出来的神通,这么一喝,还真把对方吓得浑身一抖,从井沿差点掉回井里去。

    “你还记得当年黑河坊的事吗!?”

    “嘿嘿,代我替高广盛问声好!”

    血刀听齐休说到黑河坊,还以为和当年器符盟诸金丹追捕他一样,又是高广盛派来的人呢,“不过老规矩,不奉陪了!哈哈!”

    说完,想引动体内【血引遁】逃跑,没成想换了几个方向,哪还有活着的【血罟根】,通通无引可用,这才有些急了。

    而且出井就那么小会儿,灵智已经完蛋,身体渐渐软趴下去,“桀桀,血……”红瞳贪婪地看着齐休等人,已不知什么叫害怕,什么叫镇邪,纯以魔物捕猎的本能,化作一条血线,当头疾冲。

    “来得好!”

    齐休等人同声大喝,就怕他那依靠那口诡异的血井,有什么强力招数呢!

    三人冒险牢牢站定,诱使对方快飞到近前,一直等到体内血气都开始被引动了,才祭出化血幡。

    和在黑土地旁偶遇一样,血刀一头撞上,又是全然无功。

    无功但想返回就难了,齐妆剑阵蓬然洒落,这次单用三十六柄火剑剑阵,困他一时,三十六柄本剑高悬空中,以备意外。

    齐休、楚无影联手,打出破血、辟邪两枚长钉法器,以求当场将其定住。

    还有天上的秦长风,阵里的明贞、潘家洛,个个使出全力,金鼓、镇邪大阵齐攻【九柱血魔阵】,血光渐渐被压制得越来越低。

    血刀不挡不躲,连中两钉,虽然没被压服,但也是痛得连声怪吼。

    “不错!”

    如此顺利,齐休大喜,掏出枚银白色,隐隐有电光游离的丹药吞下,此丹可使人短暂时间可运用雷电之力,再取出一张二阶单体雷系法术符篆,郑重坐下。

    “不好!”

    齐妆突然颤声说道,那血刀突然在阵中使出漫天血影,火剑被那血影一裹,竟然生生湮灭。三十六柄本剑一震,又分出三十六柄水剑下去。

    可惜晚了那么一丝,一道天雷砸在空处,血刀已果断施展【血引遁】,逃回了血池之中。

    血池之血,不攻破那血魔阵,是无法打主意的,所以几乎无法阻止血刀逃回老巢。

    “改变战局的,果然是那漫天血影!”

    齐休无奈,看着地上两枚见效甚微的钉子,又回头望向秦长风等人。

    三名金丹争取的时间,不足以令他们攻破血魔阵,虽都已尽力,不过对视的目光中,还是遗憾之色难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