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仙侠小说 > 修真门派掌门路 > 第三百三十五章 血修的偷袭
    自己叫什么?来自哪里?‘血刀’完全不记得了。

    身下的血井仿佛给了自己新生,一切的一切,都从这里才开始。

    爬出井口,侧脸摩擦地面,然后像动物般用鼻子嗅嗅,决定前进的方向。

    已经退化的骨骼再无法支持站立,如同血色胶质组成的人形蛇类,就这么蜿蜒扭动,向战斗发生的方向游去。

    “血……血……”

    离开血池的他,立刻被无尽的饥饿感包围,神智愈发的不清楚了,几乎全靠本能行动。

    【风息归土兽】是附近最强大的蛮荒古兽,天赋威能又是自家克星,对方的血,是必定要饮之而后快的。

    ……

    此时的楚秦门众人,从一开始的左支右拙,也已慢慢摸索出了一点保命之道。

    “这货很强,但是对金系防御有点没办法!”

    齐休早先仓促之间打出的【金剑封绝阵】,虽然早被攻破,但怎么说也拖延了不少时候,几通交手下来,最终发现还是金系物事管用。

    如今的七人,全都缩在悬空一口金光闪闪的三阶钟型法器之内,任由外面龙卷侵袭,还有已现出真身的巨兽,直接以元婴躯体的力量,猛力挥击。脱身暂时无法可想,只有先顶顶再说。

    ‘哐!哐!’

    这口钟被敲得爆出一声声巨响,应该还能支持些时候,只是没过多久,那元婴古兽似乎从中得到了乐趣,巨型鼹鼠般的身躯整个翻了过来,四脚朝天,将金钟在天空中蹬来蹬去,不再想破开防御的事,而是当只皮球般抛接玩耍开来。

    “这……”

    齐休等人面面相觑,展仇更是脸色漆黑,七人就像是笼中的鸟,井底的蛙,自以为有多强大,远远跑来报仇,可是在高端存在眼里,不过就是个玩物罢了。

    古兽自娱自乐,就连敲击的声响也因为玩耍,而变得有规律起来,只要听到‘哐’一声,众人感觉便高高飞起,过一会儿回落到低点,又是‘哐’地一声,

    这古兽的身子像鼹鼠,但是嘴部却又像食蚁兽,像鸟一样弯弯长长,觉得这么玩不过瘾,干脆刺溜一下吐出蛙舌般的奇长舌头,卷起金钟,一下抛得老远。

    然后自己撒欢了开跑,不等金钟落地,便能再度接住,不亦乐乎。

    “有门!”

    上上下下的感受,以及耳畔钟声的巨响,对修士之身来说也没有多大不适,齐休手执【通明幻镜】,指着镜中景象喜道:“若是我们被抛到边缘地带,就同时离钟开跑,应该能脱离这黑土范围!”

    众人一看,果然,灵智不高的古兽就这一点好,傻傻的,玩来玩去玩忘了,自己不知不觉已跑到了黑土的北方边缘地带,远远能看到翠绿森林的踪影了。

    “注意,注意,等我命令。”

    齐休手执符篆,死死盯着宝镜内的景象,越来越近了……生路越来越近了。

    “这是什么!?”

    明贞眼尖,手指宝镜一角,古兽背后的远处,一条细细红线,正贴着黑土游动接近。

    “别管这些了!就是现在!”

    机不可失,先跑出去再说,哪还能管那些。齐休一声令下,还是老样子,四位金丹裹起明贞、秦长风、潘家洛三人,从金钟里闪出,然后没命向黑土范围之外疾飞。

    三阶金钟干脆都不要了,值当吸引那古兽注意力。

    对于元婴级别的古兽来说,由于其灵智不高,被人类合作围攻之下,大都可以对症轻松灭杀。但这种小规模遭遇的情况又不一样,古兽面对同阶的元婴修士反倒极占优势,毕竟元婴级别的争斗中开始带入大道真意,人类后天无论如何努力,在这个层级,暂时还追不上已经和天地作伴了千万年的古兽。

    现在也是一样,脱离金钟之后,齐休立刻感受到天地之间,无处不在的土之沉重真意。

    仿佛此地就是另外一个世界,是以那元婴古兽的意志构筑的世界,这个世界里,一切都要被重力吸引,最终归于尘土。

    灵力运转迟钝无比不说,连滞空也快不能,几人飞不多远,就被压得越来越贴近地面。

    “去!”

    齐妆再次召出灵狐器灵,一百零八柄剑组成的【蜂云剑阵】第四层将众人团团围住,以剑阵之力对抗大道真意,勉强又能支应一会儿。

    在古兽的眼里,几只小虫子忽然从玩具内飞出,仓惶飞窜,就连他们情绪中的恐惧和惊慌,自己都能品味得到。蚊子再小也是肉食啊,舌头一弹,向那几只小虫子卷去。

    “孽畜!想吃我们!?我臭死你!”

    展仇自从踏进这黑土地开始,就憋屈坏了,见那粉红的大舌头卷来,骂骂咧咧地将【双珠九转壶】祭出,壶嘴里【鬼面黑水藤】器灵,裹着一束恶臭至极的【黑河水】,往那舌头上交缠而去。

    “哇~”

    古兽舌头陡然回缩,生生将【鬼面黑水藤】这木妖器灵吞噬,喉咙里发出婴儿啼哭样的震天大叫,双眼之中泪光含含,急忙低头大口大口吐唾沫,明显被臭的不轻。

    展仇法宝器灵被灭,‘噗’的喷出一口鲜血,颓败下来。

    “快走!”

    齐休把他摇摇欲坠的身子一把拽住,眼看逃离此地在望,那古兽的舌头却第二次卷至。

    “着!”

    祭出一张攻击符篆,打在看似柔软的舌头上,毫无效果。

    【幻山沉海棍】,【心生蜂云剑】俱都无功而返,楚无影攻击力就更低了……

    可惜无法落地,否则据阵而守,会有效得多。

    就在楚秦诸人苦苦挣命的时候,早先明贞发现的那道红线速度飞快,已悄无声息地游移到附近。

    ‘嘭!’

    齐休等人合力扛过【风息归土兽】的第二击,正在凝神准备应付即将到来第三击的当口,整条红线忽然如弓般绷紧,然后往人群里弹射而出。

    “这是!?”

    不用感应,那血腥味直接冲鼻而入,红线速度太快,转瞬扑到眼前,“血修!”齐休看清对方的狰狞形状,不禁失声惊叫。

    虽是血修,却和资料里大闹黑河坊的血影邪修‘血刀’的模样大不相同,那个好歹还能称之为半人半魔,这个简直就是半魔半兽了。

    虽然不能确认,但看对方的目标,分明是扑向自己这边修为最低的潘家洛,齐休来不及细想,抖手打出早备好的【化血幡】,将自己人全数罩定。

    “嗬嗬……”

    头部被有针对性的化血幡影一挡,立刻烧灼出一阵青烟,血修嗓子里传出无意识的痛苦嘶吼,突然,就这么一爆而开,洒下漫天血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