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仙侠小说 > 修真门派掌门路 > 第三百三十四章 风息归土兽
    练气圆满修为,站在老者身后,头故意偏着看向别处,已有些风霜经历的中年相貌,虽然早不复当年的纨绔气质,但南宫嫣然还是一眼就认出了对方。

    “姜炎?是你!”

    她一下子有些懵了,楚家要把姜炎塞进试炼之地,这是为了什么?

    难道是要去找当年秦思瑶的死因!?

    “不行!”念头转动,她心中一悚,于是果断拒绝。对带姜炎过来的楚家老者说道:“虽然您齐云楚家在我楚秦门的面子大,但这试炼之地的规矩,每家每户都早已约好了的,别说姜家本就没份,连刚才进去的您齐云楚家也已满员,出入皆有定数,临时塞人绝对不行!”

    “唷嗬?”楚家老者气得笑了,“小姑娘,就是齐休他本人在这,也不会用这口气和我说话。”

    旁边有位久在黑河峰生活的白家老仆,凑上前对南宫嫣然提醒道:“这是当年送我们楚秦门南迁的楚佑严仙师。”

    楚佑严送楚秦十人南下的故事,门里人人都知道的,南宫嫣然自然也听过。但她感应到楚佑严身后,姜炎隐忍、仇恨、屈辱和不甘混杂着的目光落到自己身上,简直是如芒在背,如鲠在喉。

    把姜炎放进去,南宫嫣然是怎也不情愿的,换了个理由,冲姜炎一指,“这人已经有四十岁了罢?又是练气圆满修为,并不符合试炼的初衷和条件啊!?”

    白家人一辈子在黑河坊里打混,眼力劲是没得说的,老仆乖觉地又凑到楚佑严耳边,咕哝道:“这是南宫家嫁过来的南宫嫣然仙师。”

    “噢?”

    楚佑严也反应过来了,看看南宫嫣然,又回头看看身后的姜炎,心中暗叹,“凡是和楚秦门沾边的事,真他喵的麻烦啊!”

    百多年前为了楚秦南迁,楚佑严先找流花宗三家说合,然后在湟后安家将一意入赘的四代掌门秦斯言给提溜出来,再送齐休等人南下,这就跑了三趟了。

    还没完,后来秦继在楚神通结婴大典上冲撞,自己又要把他押回仙林坳。齐休筑基成功的消息传开,老秦家人以为白山是啥好地方,在流花宗两次闹事,自己两次带着流花宗的人找齐休补签契约。加上老秦家南迁,一共又跑了四趟。

    最后,姜家当年拱自己这个在楚秦门有面子的,给姜明荣提亲,顺便让齐休闭嘴,不要把姜明荣在北丁申山贪生怕死的丑事说出来。没成想忙是帮了,后来秦思瑶被人捉了双,自己这当年说媒的在姜家反落得里外不是人。

    这次姜炎的筑基机缘,好死不死又在黑河峰底的试炼之地!他母亲秦思瑶落得尸骨无存的地方。

    姜炎四十岁的人了,才要筑基,姜家根本不重视,更不愿意反过头来找楚秦门帮忙,一名废物不能筑基就算了,丢元婴家族的脸可是大事。

    谁知道姜明荣为了儿子,偷偷跑到自己这来长跪不起,以死哀求。人老了,这心就越发的软,看他父子俩的境遇虽然有部分是自作,但眼下真心又有点可怜,而且筑基机缘,事关姜炎大道,是修士一生最重要的事,此处留个人情总是好的,便答应帮他们最后一次。

    谁知道又那么赶巧,这次试炼竟是南宫嫣然负责的!

    “悲哀,悲哀啊!”

    楚佑严很能体味到身后姜炎的心情,为了筑基,求到逼迫退婚的女子身上,身为男人,这种屈辱感……

    身后姜炎虽然表情复杂,但把双唇抿得死死,应是不会出口相求的。

    “这干系到他的筑基机缘,你家就……咳……就通融通融罢!”楚佑严只好说句软话,放下自家老脸,难得求人了。

    ‘若是楚震老祖还在……’他心里想着。

    “不是我不肯通融,只是规矩已经立了,家里师叔和庶务掌门都不在这,我也不好更改不是。”

    南宫嫣然再次绵绵拒绝。

    “你!”

    没想到这小女子软硬不吃,楚佑严气坏了,又不想和她拌嘴吵闹,一跺脚,“算了,我和你说不着!”看那试炼之地入口快要关闭,飞上前将排在队尾的带队修士叫住,拱手道:“烦请道友去把我双楚家的带队修士叫出来,今天我也不坏规矩,我楚家让一个名额出来不就完了嘛!”

    被他叫住的带队修士身着黄袍,面相惊人的年轻,周身上下散发着一股天不怕地不怕的浑痞气质,正是以二十三岁之龄,刚刚筑基成功的多罗诺,比楚无影还少花了一年。

    多罗诺浑归浑,两世为人,眼色是没问题的,先前又在队尾把双方的争吵听在耳中,不想参合进齐云诸家族的破事里,二话不说,去把双楚带队修士给叫了出来。

    “怎么了?”

    南宫利本来排第一个的,不知怎么也跟着楚家人出来,看见姜炎,脸色一变,马上向南宫嫣然动问。

    再阻止,就是下双楚的面子了,南宫嫣然也放弃了坚持,趁楚家几人凑在一起,正在沟通要把哪个弟子替下来的空当,眼珠子微不可查地往姜炎那一递,目光中透出一丝狠戾。

    南宫利默不作声,轻轻点头,立马转身飞回试炼之地。

    两人的互动,却不防被拖在最后的多罗诺看在眼中。

    ……

    与此同时,七名灰袍人缓缓低飞,正艰难行进着。

    此地寸草不生,只有一望无际的黑色黏土,依照地势,形成北低南高的徐徐缓坡,这已是在醒狮谷中线以南了。

    不能再走路了,这种黑色黏土奇怪得很,只要沾到任何外物,便会产生一种绝大吸力,宛如流沙陷阱一般,直接把东西往里吞噬。

    飞太高也不行,在罡风层中会出现一种【狮身奔雷兽】,躯体几乎完全由精纯至极的雷电之力组成,发现空中猎物后,转瞬即至。即便是有【星遁】神技的秦长风,在空中现身稍长时候,就差点被它合身扑中,其威力之强,完全不在金丹这一级别,楚秦众人毫无挑战的欲念。

    奇怪的是天空之中偶有飞禽经过,前面四翅天鹰这些飞禽也过得好好的,难道这【狮身奔雷兽】还会挑食,只攻击外人不成?

    答案不得而知,可是即便低空飞行,也不是万无一失。

    “嘭!”

    黑土之海中,偶尔会有像是章鱼触手,又或者是类似青蛙舌头的土元素龙卷,突然弹出,瞬间拔升到极高处,而且有生命一般,会刻意往楚秦诸人方向席卷。

    就像凡俗小儿玩的那种躲沙包游戏,七人精神时刻紧绷,一旦地面有动静,必须立刻飘飞躲避。

    如果躲不掉?没试过,也没人想试。

    随着愈加深入,土元素龙卷规模越来越大,越来越频繁。

    “这样什么时候是个头……”

    为了闪躲,飞得曲曲折折,展仇眼看血池在望,却在这黑土之海中纠结不止,难免心头烦躁。

    “冷静!”

    齐休眉头同样紧锁,地图上血池已然不远,却对这片诡异的黑土毫无标注,“再坚持……”

    话音未落,忽然心神狂动,这是【心血来潮】示警!

    整座黑土之海随之像是醒了一样,真的兴起了层层巨浪,波浪之下响起一声声沉闷的轰鸣,熟悉的威压感,由下而上传来。

    “元婴存在!混蛋!”

    此地竟然有元婴存在!难怪如此诡异!

    当年开辟战争,攻天一山那只元婴金毛犼,可是出动了近万低阶修士,一位元婴老祖,数十金丹!

    一切都按照这赵瑶的地图来,而且各种侦查都没有发现踪迹,眼看到了到了,却没想到突遭大难!

    “到我这来!”

    齐休大吼,储物袋中的身家物事到该用的时候了!

    出手就是一张三阶符篆【金剑封绝阵】,无数金色小剑随意播撒,如同种子一般落入正在翻腾的黑土之中,转瞬便被吞没。

    将弟子们收拢在一起,再骈指向下点出,念道:“金光混沌,万剑封绝,定!”

    黑土中便有金光大放,那无数金色小剑互相联络共鸣,混沌金光瞬间连成一片,封绝之力如同一块板结的金砖,生生将地面的动静压得平息不少。

    ‘哐当’一声,地底的恐怖存在一声巨吼,金砖将它上浮的势头阻住,竟被生生撞出如山般大的弯曲。

    “苦也!”

    看那弯曲的弧度,地底存在之巨大,只怕不亚于赵恶廉的那只【金线银背鳐】!

    而这张【金剑封绝阵】是为了克制血修功法,特地准备的最强物事,齐休虽用得果断,只怕也难以拖延多久。

    嘴里虽急得发苦,形势至此,也管不了那么多了,和楚无影等人裹起三名筑基弟子,没命往南低空飞掠。

    哐!哐!哐!

    一声甚过一声的撞击,如同沸腾海洋一般的黑土地,道道土元素龙卷升空狂袭,整个天地都在颤抖呼啸,这就是元婴存在的力量。

    “【召唤金石山】!”齐休祭出【幻山沉海棒】,一座巍峨石山虚影显现,灭压拦路的来袭龙卷。

    “【万影渡生】!”楚无影祭出【万影阁】,楚秦七人感觉自己身形一轻,穿过片幽深的阴影之地,回到正常世界时,第二道龙卷已被甩在身后。

    “灵狐助我!”

    齐妆清叱一声,召出法宝剑匣里的【奉剑灵狐】器灵,御使三十六柄【心生蜂云剑】,一化二,再化三,然后一百零八柄虚实飞剑再合而为一,化作巨剑一柄。

    “斩!”

    齐妆手指第三道拦路龙卷,器灵扑上与巨剑合体,然后应声斩出,‘轰!’龙卷巨剑,双双四散纷飞,灵狐虚影归入剑匣,散乱的飞剑亦追逐而至。

    “我艹!我没辙!”

    展仇对着接踵而至的第四道龙卷,又窘又气,“我天赋被这黑土全克啊!”

    ……

    他们这边正打得地动山摇,南方某地,一口不知何年开凿的平静古井中,也开始咕嘟咕嘟,冒起了气泡。

    “嗬,好吵……”

    话语声悠长嘶哑,井水竟有如血浆般暗红,从里面伸出一个光头生物,全身一样也是血红,不知是被血水染的,还是本就如此。

    本该是人类的耳朵,鼻子处,已经快退化消失,只留有各两道狭缝通气,眼睛一直闭着,却做出个人性化的侧耳倾听动作,不说话时,一对长长的青色獠牙露在唇外。

    “是北边那只【风息归土兽】。”

    他喃喃自语道:“我一直奈何不得它,也许这次会有什么便宜好拣……”

    说罢,‘嚯’地一声,他双目陡然睁开,瞳孔正是邪恶的嗜血红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