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仙侠小说 > 修真门派掌门路 > 第三百二十四章 仇人的下落
    碧空如洗,巨大青灵的【乙木御风梭】,缓缓落在思过坊转运点,最大的一处泊位上。

    楚无影第一个从出口探出头来,看到下方熙熙攘攘的迎接人群,不禁皱起了眉头。

    人群里的楚秦门弟子虽占了大部,但许多人他已不认识了。两名外门弟子,还拉着一面落落长的横幅,上面写着‘热烈庆祝南楚门自制飞梭首航暨南楚城至九星坊航线开通!’

    最后排还有一队乐师,正热火朝天地奏着喜庆的鼓乐。

    “什么乱七八糟的!”

    楚无影搀起为了行礼,快跌到自己身上的沈良,不悦说道。

    老得不成样子的沈良笑笑,并不答话,他已时日无多,但自家后辈们还得在思过坊讨生活,犯不着得罪门里的实权筑基修士。

    顾叹站在沈良身后,一脸尴尬。

    不用说,肯定是顾叹的主意,楚无影不是那种会给人留面子的性格,冷着脸骂道:“这条航线,以后又不会在思过坊停靠,你搞这么大场面干什么!”

    说完也不等顾叹答话,甩开正要上前奉承的各色人等,踏入飞梭下方阴影,凭空消失。

    “散了,散了吧……”

    顾叹马屁拍在了马腿上,悻悻然回身遣退众人。在场来迎接的,大多为思过坊里各家产业的奉行之类人物,得到新航线中途不会停靠此地的准信,一个个哀声叹气,散去不提。

    也不怨他们着紧,自从踏平山都后,楚秦之地扩大了一倍不止,思过坊是唯一中心,内部交易十分活跃。但是得罪了连水、灵木、离火三盟,除了北边南楚城和黑河坊还保持通畅外,一应转运和外来人流,生生比以往少去七成。

    好不容易盼到南边传来消息,九家开辟战争之后分封的金丹宗门,联手在醒狮谷外建立了一座全新的【九星坊】,大有效仿以往【博森城】作用的架势。而且南楚门自从收容了不少原器符盟的制造类修士,多年投入大成本试制,终于造出了自己的【乙木御风梭】,新航线开辟,南北再次贯通。

    没成想楚家却没打算航线在思过坊中途停靠,满腔期待落了空,各家店主垂头丧气,也就情有可原了。

    “老是这样半死不活的,也不知道何年何月是个头……”

    “谁说不是呢!楚秦门把最大宗的灵草发卖,都批给了丹盟和灵药阁,过往客人也没了,天天赚些低阶弟子的三瓜两枣,好没劲哪!”

    广汇阁和万宝阁奉行更是怨声载道,两家各处产业,就属思过坊最偏僻,交易量也最少。眼下这里,已成了在两家内部斗争中,落败奉行们的发配之地。

    齐休已闭关两年多了,楚无影在洞府外问明,也不想打扰,悄悄退去。

    正往回走,不经意间看到洞府外的待客小殿里,坐着一位黑袍人,虽然一动不动像座雕像般,但给自己的感觉却极为危险。

    悄悄拉过奉茶童子,过问那人的根脚。

    楚秦门还延续着百年传统,真正要害地方的仆役,都挑阚家老实本分的人担任,童子知道楚无影和齐休的关系,也不瞒什么,脆声答道:“这人说是送信的,来大半年了,天天如此,谁都不搭理,茶也不喝一口。老祖答应见他,他却说受人之托,一定要等展仙师回来,三人同时在场,才可将来信交出。”

    “展仇?送信?”

    既然是展仇的事,楚无影也不想多打听,丢开手正要离开,别不防那人已从屋子里出来,对自己笑道:“这位可是南楚楚无影?久仰大名,今日得见,不甚荣幸。”

    他才筑基初期修为,面目极为平凡,浑身上下不带一丝烟火气,不对,或者说不带一丝活人气息,笑得更是比哭还难看。面对金丹修士,依旧不卑不亢,身上黑衣暗绣骷髅手骨花纹,握拳捏着一张皮卷。

    “何事?”

    “无事无事,只是我这有样东西……”

    那人对楚无影的冷淡丝毫不以为意,丢过来一枚凡铁做成的信物,“我家主人想和您谈谈,若是您感兴趣的话,就拿着这东西在黑河坊随便哪处露个面,自会有人来找。”

    “没头没尾的,我不感兴趣!”

    楚无影将信物掷还,身形一动,便消失不见。

    那人并不着恼,仍旧回他的原位,继续如老僧入定般坐着。

    楚无影前脚押船刚走,思过山上空忽然烟花大放,原来是展仇夫妇后脚回来了。

    ……

    展仇顺利结丹,齐休得到消息,自然无比欣慰。

    庆祝还没来得及庆祝呢,那位黑衣信使,便已找上了两人。

    他来传信,一般都是赵瑶的联络手段,这次对方却拉上了展仇,令齐休有些意外。虽然心中好奇,不过这种水面下的黑暗规矩,能不破坏,还是不要去破坏为好。

    “此信只得你两人看。”

    黑衣信使连秦芷都打发了出去,取出一卷书信,先递给了展仇。

    “血影邪修的下落!”

    展仇扫了一眼,先是大惊,马上转而大喜,“我刚刚结丹,就知道了仇家的下落,这?这难道是天意么?!”

    齐休冷着脸接过书信细看,笔迹淡秀疏美,不知何人所书,但下角有赵瑶的暗记没错。她竟打破两人的约定,主动找展仇联系,只怕已入魔更深,而且……

    看着正兴奋异常,幻想着报杀父之仇的心爱弟子,齐休心中一叹。

    送别黑衣信使,等展仇稍稍平复心情,才温言劝道:“不是我泼你冷水,那血影邪修百年前就能大闹广汇阁控制下的黑河坊,实力早在如今你我之上,而且他逃过了开辟战争,还能在醒狮谷里安身,只怕修为已更上层楼。如何报仇,还得从长计议……”

    “掌门!”

    展仇噗通一下跪倒身前,不住磕头道:“门里如今时势大好,还有齐妆师姐在,就帮帮我!报这个冤仇吧!”

    齐休赶忙扶他,无奈展仇这次是铁了心,不答应,就不起来。

    ……

    思过山,密室。

    齐休、展仇、齐妆三人无声对坐,都在默默思考。

    “何不找大周书院?”齐妆率先打破宁静,出言问道。

    找大周书院是不成的,一来消息来源是赵瑶,太容易暴露;二来醒狮谷是未开辟的蛮荒,大周书院才不会派人进去,他们要么不动,要么就像白山深处那样,直接发起开辟战争,一劳永逸。

    三来……

    “我曾在娘亲面前发誓,一定手刃此獠!”展仇省却了齐休虚言搪塞之苦,直接求道:“如果消息没错,那血影邪修还未结婴,当年他就已可能是结丹后期修士,距今已近百年,再等不得了!师姐!就帮帮这个忙吧!”

    齐妆看他这样子,心也软了,转头望向齐休。

    齐妆这位‘剑魔’同意,战斗力或许够了,但是血影邪修功法怪异,齐休做下决断,还是要仔细拟好章程,才可行动。

    而且展仇初结丹,还会不时受到外魔侵扰,稳固境界才是当务之急。

    这种大行动,不能不设法遮掩,齐休找了个借口,说是要去醒狮谷给自己抓只同参猴子,又暗地里四处寻购能克制那血影邪修的物事。

    他虽做得隐秘,但还是没瞒过门中一人。

    已百岁高龄,在家颐养天年的卢玄青主动找到齐休,从怀里珍而重之地拿出一本书册。

    “您是知道的,当年高广盛强逼器符盟几位金丹,去白山深处抓捕大闹黑河坊的血影邪修,家祖卢士洛也是其中之一。当时器符盟和魏家连年大战,家祖他们急着回来,不可谓不尽力,这本书里,便记着那血影邪修的许多资料,我看展仇一回来,您便四处收买相关物事,也猜到几分……”

    “若能成功,也算是了却家祖当年的一个遗憾吧。”

    卢玄青这个卢家遗族,做了那么长时间的破落户,没想到还存着这种东西,齐休正需要,好生嘉奖了一番。

    又想到既然卢家存着,只怕祁无霜的后辈们也有,找空曲山祁冰燕,果然拿到了几样有【镇邪】【化血】之类属性的法器。

    这种大行动,一定得知会楚红裳一声,否则被灵木盟等对头给堵在醒狮谷里杀了,可没处说理去。

    楚红裳同样在闭关,只回讯说知道了,并让楚无影到时候跟着齐休,参与此次行动。

    血影邪修,不知名姓,也不是白山本地人,会一种隐藏本身邪气的秘法,所以可在外界自由行动,不必像其他魔修般躲躲藏藏。大闹黑河坊前,他以一把血刀闯荡白山,在金丹散修里凶名赫赫,人送外号‘血刀’。

    其实他本身绝学,还是血影邪修功法,只在黑河坊那次,为了躲避追捕,露过根脚。后来便藏进了白山深处,一直渺无音讯,没想到近百年后,被赵瑶在醒狮谷里发现踪迹。

    如此凶人,而且时间已过了百年,现在实力肯定更强,齐休准备万全,已是三年以后了。

    命莫剑心夫妇和南宫嫣然看家,齐休带着展仇、齐妆,并秦芷、秦思过、顾叹、潘家洛、明贞五名筑基弟子,启程南下,去找已在九星坊里打前站的楚无影汇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