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仙侠小说 > 修真门派掌门路 > 第三百一十二章 同处人间道
    “承惠一两三钱,客官慢走。”

    小二恭恭敬敬,将一名打着看相算卦旗面,手执破烂拂尘的青袍道士送走,回头看看满座酒席,只有一盘素菜被动了几筷,摇头叹道:“这道士点了这么一大桌却不吃,好生浪费。”

    道士出了酒楼,走到僻静无人处,随意一跨,身形便如轻絮般飘起,直入云霄。

    平常市井在眼中越来越小,终于不见,外层罡风里,一道绝美红影正在乱冲乱撞,不时燃起炙热炎火,爆出隆隆响声。

    “楚前辈,歇一会罢!”

    道士正是齐休,被困在这人间道已有两年,和楚红裳二人想尽了办法,依旧破不出去。

    楚红裳听话住手,的确是累得够呛,飞下来问道:“你的入世之法,可寻到此间破绽?”

    齐休黯然摇头,楚红裳秀眉一拧,骂道:“那叫我下来作甚?”又飞回去,继续蛮干。

    拿她没辙,齐休摇头苦笑,这两年被困在此地,为了出去,自己想出个入世之法,化作各种样人,在这人间道里四处奔波。但此地各行各业,人物种种,各有七情六欲,各有悲欢离合,打人人呼痛,骂人人还口,算命人给钱,吃喝饱口腹,根本毫无破绽可寻。

    刻意在人前飞行,展露仙家术法,那些凡人就会口呼仙人,虔诚跪拜磕头,一切都是正常反应。

    要不是被那六道法器拉入此地,这里空间边缘又极不稳定,齐休甚至会认为自己被传送到某处原先修真界某处了。

    “就连我杀了一位强盗并搜魂,都毫无异状,就是一个活生生的人……”

    山穷水尽,齐休也有点认命了,幸好自家道心在这红尘中游历磨练,精进不少。而且法宝在识海中,温养得也越来越强大了。

    张口吐出【通明幻镜】,拿正面照向自己,镜中之人目光深邃睿智,仙风凛然威严自有,这幅皮囊是越来越好了。

    齐休得意捋捋长须,“我做丹论时,定下的是命运大道中的现在一脉,曾说‘活在当下’,难道在这无一丝灵气,无法修行的地界,就怨天尤人,又不想‘活在当下’了?所以无论何时何地,不可少了问道之心,不可丢掉品味现在之念。”

    自问自答,宝镜忽然传出声声清鸣,齐休心中一动,使出全知天眼,本来才百丈感应范围的这个本命天赋,被宝镜加持,竟能暴增十倍。

    镜面幻化,显现出千丈之外的一只野猪,正闲逸地躺在泥巴地里,翻滚玩耍,一举一动,精细分明,而且野猪些微欢快心意,透过镜面,也被齐休感应于心。

    算是给【全知天眼】不错的增幅手段,齐休刚想满意收起,忽然镜面一闪,显出楚红裳的倩影,正往自己飞来。

    连忙将宝镜往嘴里塞,却已然晚了,楚红裳元婴遁速,瞬间便到眼前,将镜子捞到手中一看,气得大怒,“我在天上累死累活,你个小色胚,倒在这躲懒偷窥!”

    齐休是百口莫辩,只得低头任她骂,楚红裳喋喋不休,就是怪齐休被困在此,不愿意真心出力,又将镜子塞到自家储物袋里,一副不想还的架势。

    法宝连心,齐休招之即回,但哪敢真那么做。楚红裳的办法,他心里其实不怎么认可,好歹学过佛门外道,如此宏大精细的幻境也罢,小空间也罢,都不是用蛮力可以破解的。

    楚红裳来找他,其实是真累了,灵力虽未枯竭,但体力已经到了极限,百病不侵的元婴躯体,甚至都流出了细细香汗。这次正好抓住了齐休的把柄,逼着他按自己的要求,挥舞大棒用蛮力攻击人间道空间里,她看中的一个薄弱处。

    “嚯!”“喝!”

    齐休无奈,口中呼喝有声,好使自己显得卖力些,一棒一棒,按照楚红裳指点猛砸。

    楚红裳则索性取出自家红晶宝座,斜斜慵懒躺着,一边歇息,一边监工,“往左边一点,往下,再往下,高了!”

    齐休偷偷猛翻白眼,小心调整,偏偏楚红裳似乎自己也没找到准地方,总之就是砸哪都不对。

    等到累得和狗一样,棒子都握不住,忽然身后传来楚红裳的轻笑声,才明白这是人家在耍自己玩呢。

    不过能博得美人一笑,也算是累有所值了。两人都是一家之主,修为也是门中最高,背负着整个门派的性命干系,若是真不能出去……

    齐休不敢想,楚红裳同样不敢想,她九百岁,是分封三代制的第一代掌门,即便无法化神,也能保南楚门接下来千年平安,后面还有两代呢,总能盘出一个元婴修士来。如果身陨在这,下面楚夺再无法结婴,只怕几百年间,南楚门三代掌门就会传完,羽翼如果还未丰满,只怕祸事立时就到。

    也算是苦中作乐罢!

    “我小时候,乃是楚家的未来之星,族里专门安排了一位外姓年老修士,专门保护、看顾我的生活。”

    楚红裳示意齐休也停下来歇息,突然美目望远,回忆起往事来。“他虽是同阶修士,但对我却毕恭毕敬,时刻卑微自处。我问他,明明可以平等论道,以亲朋待之,为何如此?他以命运人生之道答我。”

    “他说:若是和我做朋友,则心挂念,共悲喜,苦乐其中,反迷失了自己。若是和我做道友,则失了亲近,我对他戴着面具,他也无法借以品味人生。不如做个像凡俗管家一样地位的人,既能亲近主人家,窥见这家的兴衰荣辱,喜怒哀乐,又能置身事外,冷眼旁观。”

    “不付出感情,就不会伤心失望,不脱离人际,就能以他人之乐,观人生之乐,以他人之悲,观人生之悲。即入世,又出世,以求大道……”说到这,她看向齐休,“你修的也是命运大道,他这办法,你觉得如何?”

    竟还有这样的奇人,楚红裳话中那名老修深意,齐休一下子就明白了,当年重回清凉瀑下,做抽身旁坐之悟,就是隐含此跳脱命运之道。

    可是,那条路被齐休抛弃了,因为将本身感情抽离,冷眼旁观敏娘等人的死,齐休做不到。

    “我是做不到的。”

    齐休坦然答道,“我想他也做不到,所以他用了个讨巧的方法,不付出感情,所以就能无情,这是伪论。和跳脱命运大道,无论亲缘感情,都从高处俯视众生,平等待之那种真无情是不同的。这老者追寻一生,走了条岔路,只怕大道不成吧?”

    “他想体悟人生命运,却一心寻个捷径,可惜大道之途,哪有捷径可走……”楚红裳点点头,面露忧容,将宝镜拿在手中赏玩,再不说话。

    若是没有猜错,楚红裳走的应该是火之毁灭大道,齐休不明白她为何会提起这个,元婴深意,想也无用,等休息好了,仍旧继续自己的入世之旅。

    时间流逝,再过一年,楚红裳和齐休一样,开始认命颓唐下来,脸上愁容更胜,有时一发呆,就是整整数天。

    在这人间道同处了三年,两人关系倒是更亲近了些,楚红裳也不一直端着架子了。

    一日,突然整个人间道剧烈震动,那些凡人以为是地震,纷纷惊呼躲避,人群之中,一名正抓捕窃贼的壮汉捕快,冲天飞起,迅疾飘渺无踪。大家以为是又有人白日飞升,纷纷跪下来向天磕头祈福。

    “这是?”

    捕快全身骨骼噼里啪啦直响,在楚红裳面前变回齐休本尊,两人又惊又喜,此界终于有些松动,一个久攻不破的薄弱处,裂开细细小缝,里面透出一股六道轮回里的天道气息。

    “出去有门!”

    楚红裳深深吸了口天道里的好闻空气,像个小女孩般欢呼雀跃起来,还狠狠挥舞了下手臂,旋即想到齐休在一旁,干咳了两声,又恢复以往那种生人勿近的形色。

    “咦?”

    眼角偷瞥齐休,发现他很快从兴奋中平复,正在凝神闭目,专心感应。“你发现了什么?”楚红裳问道。

    “我感应到一名弟子的气息,就在天道某界……”

    齐休从楚红裳那里讨回【通明幻境】,使出【全知天眼】,往天道中细细搜寻,可惜千丈距离,还是太近,镜中只看到一片缭然云雾,半个人影都无。

    “我想我可以帮你。”

    楚红裳从口中吐出一件火红宫装,这应是她的本命法宝,通体火云暗绣,精美绝伦,隐隐有只火精器灵在内游动。楚红裳伸手摘下宫装上一粒黑色珠扣,托在手中越变越大,齐休终于认出,这正是在夺丹试炼最后一关,自己拿到的五阶内丹,丹中的那只章鱼精魂还在,倒是还没被转化为器灵。

    “此丹被我炼制,可以使出当年那只章鱼的奇怪念力,应该能配合你宝镜威能。”

    楚红裳将内丹握在手中,另一只手伸到齐休面前,“握住我的手。”

    齐休二话不说,一把握住,楚大美女的芊芊柔夷,不光触感绝佳,齐休心里更升起莫名的快意,这元婴老祖,可是百年人生里,一直仰望的存在啊,没想到也有牵住她手的这一天。

    “你个小色胚,在想什么!?”

    楚红裳俏脸通红,嗔怒喝骂,把齐休惊醒,连连道歉,两人收敛心神,灵力透过牵住的手交缠一起,共同驱动。

    黑色内丹飞出一道奇特念力,将齐休宝镜的全知天眼威能包裹,然后飞速遁入那细缝后的天道之中,就像小孩子被大人抱着,自然能走得极远。

    终于,宝镜之中显出两女模糊影像,好像是秦思瑶和南宫嫣然。

    “这俩个冤家,怎么那么正好,落到了一起?”

    齐休一声惊呼,隐隐感觉,可能有事要发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