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仙侠小说 > 修真门派掌门路 > 第三百零七章 击杀不长眼
    天气热得怕人,盛夏酷暑将原白山深处某地,烤得焦干,又没有风,坊市外的一切都仿佛失了生气,只有参天树木,疲惫地立着。

    一名粗豪汉子在客房内闭目歇息,要是齐休看到,一定能认出,这人就是夺舍前的多罗诺。

    不对,齐休不可能看到,因为这个‘多罗诺’,就是齐休本人用【身随意动】易容的。

    不但改了面容,这次齐休还用【幻珑真意】天赋,在识海里幻化出多罗诺原来的本命,伪装得更为彻底。

    变成多罗诺,也是迫不得已,以前筑基修为时好糊弄,随便变体伪装即可。如今齐休已是金丹修为,白山这地界,金丹修士无一不是名动一方的人物,不能和稷下城、齐云山这种金丹多如狗的地方相比,若是贸然出现一位面生的金丹修士,肯定会招人猜忌。

    多罗诺怎么说当年在博森城周边打混,薄有凶名,多年之后,以金丹面目再次出现,也说得过去,有了来历根脚,就不会被人特意盯上。

    这间坊市,乃是开辟战争后,九家新晋金丹宗门之一开设,位于原白山深处最边缘,与之交界的,乃是新接壤的蛮荒之地。

    出了坊市往南不多远,就是斜斜的大下坡路,延伸极远,此处蛮荒之地叫做‘醒狮谷’,因是一只化神境界的【元犼醒狮】领地而得名。这只狮子可比白山深处原来那只母象要嗜血凶恶得多。所以进入‘醒狮谷’冒险、亡命的修士极少,坊市当然就很凋蔽,空有类似当年博森城的地理位置,却没有博森城当日的繁荣。

    齐休来此,是收到了赵瑶通过神秘送信人,再次传来的密信,又来要东西了。

    她能逃过开辟战争,找到新地方躲藏生存,齐休自然是开心的。不过一路上齐休在想,如果既能知道赵瑶安全,又不用再产生纠葛,相忘于江湖,也许对双方而言,才是最好的结果。

    可惜入了魔的赵瑶,根本没有自制力,这次她来信索要的大量的锦缎,布料,胭脂首饰等女人日常之物,大部分是凡俗出产,却必须劳动齐休这个一方之主,金丹修士亲自送货,也是令人无奈得很。

    齐休坐在室内,使用【全知天眼】,就能将小小坊市一览无余,除了主人家的守备修士,大部分冒险者是御兽门修士,他们最懂得在蛮荒兽海中的生存技巧,结成一伙一伙,进入醒狮谷,抓捕大量活的灵兽、凶兽,带回御兽门饲养。

    作为最早一批醒狮谷的冒险者,开辟战争后的这些年里,御兽门低调着攫取着谷中的第一桶金,从未有冒险者涉足的蛮荒地界,不知有多少积年灵草,珍惜兽类,统统任人予取予求。

    御兽门极为排外,整船来,整船走,根本不与别家修士合伙探险,也不知道他们从中赚了多少。当然,这种甘冒奇险的利益,也只有驯兽、御兽独步天下的御兽门敢来挣。

    九家金丹宗门由于受三代制的保护,又是初来乍到的势力,所以十分保守和封闭,御兽门这种从不招惹外人的超级宗门他们自然放心,但对白山散修,却戒心极重。

    齐休被明确告知等待核实身份,居所外面,更时刻有人盯梢。

    早知道,就不经过这处坊市打探路途,直接进谷了!

    齐休算盘打空,悔得不行,把当年博森城的经验套用在这,没想到立时吃瘪。时间根本耽误不起,楚秦门与南宫家族联姻的事,大体已经定下,只等联手探宝之后,秦长风和南宫嫣然就将完婚。

    当年灭刘家之时,南宫止给过一纸文书,避免了当地齐云修士插手,齐南城南宫家是有化神修士的超级家族,而且楚秦门白赚一个筑基媳妇进门,于情于理,都没有拒绝对方主动联姻的可能。

    “不能再等了!”

    齐休想明白,大大方方在坊市中闲逛,抽个空子,突使【遥及闪】,冲出坊市,笔直南飞。醒狮谷边缘地带,没有什么强力的凶兽,感觉走得够远,朝来路忽然回转,将盯梢者给揪了出来。

    对方也是个金丹初期修士,紫袍高冠,中年模样,被齐休发现,也并不惊慌,立刻打出道传讯焰火,然后手执飞剑,大大方方,微笑以对。

    “出了你家地界,还一路跟随,道友不嫌管得太宽了吗?”

    齐休粗着嗓子,冷冷盯着这人。

    “嘿嘿,我家分封三代,受了大周书院大恩,自然要负责一方平安,不教歹人进入醒狮谷逃避追捕。”

    紫袍金丹振振有词,根本不惧,他是在开辟战争的死人堆里爬出来的,身上杀气不比齐休弱上半分。

    “你哪一只眼睛看出我是歹人了!?”

    “不是歹人,那就等我家查明根脚,再走不迟!”

    “你!”

    被这个不长眼的纠缠不清,齐休心底动了杀机,一跺脚,装作拿他没辙,回头继续赶路。

    紫袍金丹牛皮糖一样继续跟上,这次连行迹都不遮掩,也不知道他一家受三代分封制保护的宗门,最高不过金丹后期修士,哪来这么大管闲事的动力。

    “既然你自己作死,那就怪不得我心狠手辣了!”齐休目光一冷,故意飞到处没有树木遮挡的开阔湖面上方,按下剑光,噗通一声直入水中,趁机从储物袋里,摸出一个小葫芦。

    紫袍金丹不屑轻笑,此湖清澈见底,水也不深,齐休在里面潜行,根本逃不过自家双眼和感应。小心谨慎,不轻易下水,缓缓飞在湖面,倒要看看这人想干什么。

    太阳毒辣,照得泉水波光粼粼,紫袍金丹正在飞行,忽然发觉一道波光不对,再想反应,已经距离颈脖不远。

    那道无形波光被他护体灵力一弹,抵消大部分威能,护身法器灵光闪现,终于将其兑作虚无。

    “这无形剑气好生诡异,还好破不开我防御!否则小命不保!”还没来得急庆幸躲过一劫呢,一座金石巨山当头砸到。

    紫袍金丹大怒,这散修真敢跟自己动手!背后紫霞云雾大现,一指点出,紫雾就将山峰托起,虽然无法久抗,但缓那么一瞬,就已达到目的,人刚从山峰阴影中闪出,暗金大棒又来。

    飞剑架住一招,哐啷断成两截,取出件防御法器,再次一触即毁。

    “这法器好强!”

    紫袍金丹连失趁手法器,再没有方才的笃定,转身想逃时,看见后面的路被一只巨大飞蛟堵住。

    “御兽!?你是御兽门的人!?”失声惊叫。

    这么大一只飞蛟!这可是蛟啊!白山谁有?谁养得起?怎能不教人往御兽门身上想。才犹豫了那么一会,大棒又至,一击强过一击,紫袍金丹奇招迭出,无奈被人通通以力破巧,憋屈至极。

    所有能用来抵御的招数都使完了,被【幻山沉海棍】震得手脚酸软,灵力散乱,心中激起一股狠劲,紫霞云雾将大棒一裹,人笔直朝对方扑去。

    “哼!”

    忽然一道真言之威,骤然罩下,紫袍金丹周身灵力一滞,被大棒轻松挣脱紫霞。

    “横扫!”

    又是一声真言冷喝,大棒横扫而来,“雾变!”紫袍金丹还有保命招数,全身虚化为一团紫雾,大棒打上去,发出沉闷的声响,如中败革。

    紫雾散开,紫袍金丹虽然抵消大部分灵力攻击,但被大棒的重量磕得大口吐血。“不要,不要打了,你提条件罢,别杀我!”人都打不过,更别说还有只压阵的巨蛟,艰难抬手摆摆,做出不再防御,任人宰割的架势。

    齐休故意收棒,趁其大喜过望之时,左手一记藏了许久的劈空掌,直接把对方头骨轰得稀烂。

    “别说我是一方之主,重宝加身,就算是个平平常常的白山散修,既然敢闯醒狮谷,你肯定也打不过!何来自信,一路追逐。”

    看着地面这具比想象中弱很多的无头尸体,齐休冷冷说道,然后伸手一招,正在天空中摇头摆尾的巨蛟化作一面七彩,一面通明的宝镜,疾速飞入口中。

    四目环顾,平静的小湖已被蒸发干净,周身大地支零破碎,到处都是裂口,花草树木全部以接战地点为圆心,向四周倒伏。

    “这就是金丹对轰的威力么……”

    上次独斗群尸,虽然比这激烈紧张万分,但试炼之地本就是黄沙混沌,还不觉得什么。这次,如同一个丑陋的大疤痕,留在本来安宁祥和的自然之中,特别的直观和触目。

    摄过储物袋,再将尸体处理干净,远方山中已经传来兽类不安的嘶吼声音,齐休不敢久留,向自家真正的目标地点飞去。